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百年潮》杂志稿约
  • 一、本刊是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管、中国中共党史学会主办的大型文史月刊,发表白鸦片战争到当代中国的各类历史题材稿件。凡此期间中国政治、军事、外交、经济、文化、社会、民族等各方面内容的稿件,均所欢迎。
  • “不怕鬼,不信邪”——亲历新时期外交最艰难的一段时期
  • 钱其琛同志在《外交十记》一书中写道,在他担任外长的十年期间,“中国外交所经历的最艰难的时期,莫过于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那段时间”。而笔者恰恰正是在那段时间,担任了两年半的外交部礼宾司司长。从1989年6月5日至7月中,美国、日本、欧共体和西方七国首脑会议相继发表声明,宣布对中国进行制裁,中止双方领导层的互访。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宣布取消或推迟原定的对华访问。霎时间,乌云翻滚,颇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中国外交面临严峻考验。
  • 特点突出的中共五大会务
  • 中共五大于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在武汉举行。这次大会是在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大革命遭受局部失败的形势下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当时,一方面工农运动蓬勃发展,呈现日益高涨的局面;一方面革命阵营内部危机四伏,国共合作面临破裂的危险。虽然未能挽回危局,大革命最终失败,但与前四次党代会比较,中共五大在会务方面具有十分突出的特点。
  • 鲁迅晚年的经济状况——读鲁迅书信札记
  • 近来,有论者关注起鲁迅当年的经济收入和经济状况来,但看法是截然相反的:一说,鲁迅是富人;一说,鲁迅是穷人。这两种看法孰是孰非?近读鲁迅晚年书信,他对此都有过明确的表述。这些表述,对于我们了解鲁迅的伟大人格及他的经济生活,是第一手的材料。
  • 追忆老同学梁从诫及其父母
  • 2011年4月,当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之际,清华历史系邀请1952年院系调整前曾在本系学习过的老校友返校聚会。当天到会的共有20多人。其中最年长的是1939年在西南联大入学的何兆武先生,现已年届九旬。最年轻的则是1951年入学的王敦书先生,也已78岁。聚会中的话题之一是半年前刚刚去世的老校友梁从诫,特别是他在清华学习时的一些情况。遗憾的是那天在场的老人中,与梁从诫同班的校友只有我一人。
  • 想起徐雪寒
  • 前几年,报载有政协委员建议尽快启动“安乐死”立法,加快安乐死的实施。我想起了十几年前,徐雪寒曾郑重要我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建议:以中心名义给党中央打报告,建议实行“安乐死”,并表示他自己可以带头。当时我没有同意。如今,徐老已辞世(2005年),人去言在,徒留唏嘘。要说当时为何讨论起安乐死,需要先从徐老其人谈起。徐雪寒的经历极为特殊,可用一生坎坷、一生求索、一生忧国三句话概括。
  • 随历史远去的中南海居仁堂
  • 1956年中共八大产生的中央书记处急需用房,经邓小平、彭真、杨尚昆同意,对居仁堂进行简单修葺布置用来办公。可居仁堂毕竟年久失修,只用了4年,二层东侧主墙就开始开裂,而且裂缝一年比一年增大,至1964年,险情已十分严重,实在不能再用,无奈之下只能作为危房拆除。如今,居仁堂已随历史远去半个多世纪,亲历亲闻这段历史的人已越来越少,在居仁堂发生的那些故事也即将被历史所淹没。
  • 几位领袖的最后一次航行
  • 共和国领袖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都曾多次乘坐空军专机,并留下了不少令人难忘的轶事趣闻,但他们的最后一次航行至今鲜有记述。笔者长年在空军工作,对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的最后一次航行的专机组成员进行了采访。现根据采访记录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 1961年田家英晋东南农村调查(一)
  • 1961年6月,《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简称“六十条”)在全国农村试行。9月29日,毛主席给中央政治局常委写信,说“我们对农业方面的严重平均主义的问题,至今还没有完全解决,还留下一个问题。农民说,六十条就是缺了这一条。这一条是什么呢?就是生产权在小队、分配权却在大队,即所谓‘三包一奖’的问题”(“三包一奖”是包产、包工、包投资、超产奖励——笔者注)。
  • 从救亡走向革命——记郑天翔与几位一二九时期的清华同学
  • 人的一生要怎样度过?青春要如何才不虚度?五四运动和一二九运动中的青年学子作出了选择: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将自己的聪明才智投入到救亡图存的伟大事业中。历史和实践表明,真心爱国、救国的人,无论是革命救国,还是实业救国、科学救国,往往会集合到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之下。郑天翔和他的几位清华同学,正是从参加救亡运动走向革命、从青年知识分子成为职业革命者的一个例证。
  • 董必武在中南海居住前后——访老警卫员柳志清
  • 1946年,董老为同岁的朱德所作的祝寿诗《祝朱总司令六秩荣寿》中有这样一句:“要作主人不作客,甘为民仆耻为官。”这句诗不仅是评价朱德的由衷之言,更是董老一生的真实写照。曾跟随董老多年,现已迈人耄耋之年的老警卫员柳志清接受笔者采访时仍一直难掩激动的心情。董老不仅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是中国社会主义法制的奠基者,更是人民的公仆……
  • 聂荣臻与“两弹一星”
  • 20世纪60年代,我开始在新华社担任负责报道科技方面新闻的记者,在采访一些著名科学家的时候,时常听他们讲述在聂荣臻元帅的领导下,如何取得“两弹一星”(导弹、原子弹和卫星)的重大成就。1984年国庆节前夕,我突然接到通知,要我陪同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去登门看望聂帅。那天同去的还有当时的国家科委负责人宋健等。
  • 新中国第一次大规模慰问老区的缘起
  • 1951年8月,根据中央的指示和部署,中央人民政府分别成立了南方革命根据地访问团和北方革命根据地访问团,下设多个分团,对老区进行了访问。这次访问活动,是新中国第一次大规模慰问老区,对老区人民鼓舞很大,对全国的政治影响深远。当时,党的工作重心刚刚从农村转移到城市,为何就组织这么大规模的慰问老区活动呢?
  • 蒋英:我的丈夫钱学森
  • 他曾是麻省理工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他曾是美国空军发展规划的主要撰写者,他曾是中国导弹研制的技术负责人,他是蒋英的丈夫。让我们听一位妻子的讲述,走进钱学森的情感世界。
  • 和黄华携手走过的日子(一)
  • 2010年11月24日,黄华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他逝世后,党和国家以及社会各界给予了高度评价,称他为“外交战线的杰出领导人”、“资历最老的外交家”,美国《纽约时报》也罕见地发表悼念文章,称他是“中国迈向开放时值得尊敬的外交家”。从1936年随斯诺进入陕北时的一介书生到新中国的外交部长、国务院副总理,70多年的外交生涯,外交经历之丰富,友好交往之广泛,堪称外交界的奇迹,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见证了新中国的外交史。他这一辈子看起来顺畅而风光,但光环和鲜花背后艰辛曲折的故事几人能知?艰难岁月苦苦略守的心情何人能解?
  • 辛亥革命的世界意义
  •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当我们用世界眼光和国际视野去观察100前的辛亥革命时,我们不仅要看到它是中国近代历史上一次极其重要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革命,而且也要看到它是20世纪初世界历史上一次具有重大影响的历史事件。因此,我们不仅要深入研究和阐发辛亥革命在中国的伟大历史意义,同时也应该深人研究和阐发辛亥革命的重大世界意义。
  • 辛亥革命的历史地位
  • 辛亥革命是20世纪中国发生的第一次历史性巨大变化。它在很多重要方面改变了中国,成为一个新的起点,为中国以后的进步打开了闸门。辛亥革命过后只有7年多,中国便发生了五四运动,又过两年多便产生了中国共产党,这当然不是偶然的。
  • 党史上的十月
  • 《百年潮》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

    主办单位:中国中共党史学会

    社  长:陈夕

    主  编:陈夕

    地  址:北京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9号

    邮政编码:100080

    电  话:010-82615317 82615240 82615334

    电子邮件:bnczz@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425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3844/d

    邮发代号:82-920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