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食人鱼
  • 1 钓鱼的时候,老兀说有一批狗将会在七天以后被集体处死,不过如果有人愿意领养,这条狗就会得到赦免。老土的心动了一下,问怎样领养.老兀说去犬类检流所挑一条就行。老土头一次听说城市还有这样的地方,刚想仔细打听,鱼浮猛地抖了一下。老土甩鱼上岸,见鱼已脱钩,阳光下强悍地蹦跳。是一条奇特的鱼,老土见到它大且圆的眼睛、宽且红的肚腹和恶狠狠的表情。
  • 手机响了
  • 春二月,日头暖洋洋,像一条大棉被,把大地松松软软地包裹在里面,又暖和又舒服,把柳条上的嫩芽儿都快给焐出来了。连升老汉和十几个老汉蹲坐在村前的一段墙根下晒日头。这里视野开阔,村前就是田地,地里生长着还没有返青的麦苗,田野的尽头是远山。喜鹊在田野间的杨树上飞来飞去,让呆板的天空变得稍微生动了些。
  • 逃离
  • 1 静止是六指儿呈现给人们的最常见姿态。六指儿静止时,和施了魔法一样,全身一动不动,头部和直立的身体呈九十度角,双腿并立,双臂紧紧地贴在瘦削的身体两侧。像默哀。她握在手里的长柄黑雨伞,伞尖戳在地上,离伞尖不足一柞的距离,是她穿着的或红色或绿色的中勒雨靴。六指儿的静止,说来就来。
  • 老丁的乡村生活
  • 老丁要把屋前的路灯打下来,丁夫人责问道,为什么把路灯打下来?老丁很不屑说道,这还用得着问的呐,影响我的睡眠嘛。丁夫人说,你不要惹祸了,会挨骂的。可老丁不爱听,他开始做弹弓了,在三楼小阳台上摆开做弹弓的阵势。他要用弹弓把路灯弹下来。
  • 天尽头
  • 后来,我对川西男子说,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男子表情淡漠,不置可否。他的眼神已经有些呆滞。他站在这里实在太久了,体力和意志都快到了极点。我抛出一根香烟,来,放松一下。香烟划出一道白弧,碰触到他的手臂,又跌落到地面,向我这边滚来。他的眼神追着香烟跑了一段距离。我俯身拾起那支香烟叼进嘴里,然后顺势坐下去,点上烟,吸一口,又吐出去,淡淡的烟雾在我的眼前袅袅升起,男子巨大的喉结在烟雾中猛地抖动了一下。
  • 天过午
  • 星期五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老杨忽然打来电话,清明节休假两天。消息很突然,也有些意外,办公室里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闹哄哄地像过年。清明节那天是星期日,休班基本上是定了的,但周六也得到一天休班,这就有些意外了。同事们猜测着老杨中午是不是喝多了酒.迷迷糊糊下的通知,于是不敢多做停留,似乎老杨会随时清醒过来通知取消休假似的,大家争相出门,然后蜂拥而去,各奔东西。
  • 喊灯的人
  • 每天上午八点五十以后.我总会听到几次喊声——啊!短促,苍老,上扬,骤然响又骤然落。声音是从走廊里传来的,透过走廊关闭的门.转弯才飘进的办公室。这段距离最多也就六七米,我听到的时候自然又微弱了一层,于一片寂静之中,效果好像山坳里回声最末端的一个音,好像翻过了重峦叠嶂的样子,疲惫不堪。但声音也不是一直都弱,也有稍强的时候,那个时候应该是靠近走廊的门响起的,或者走廊的门没有关闭。
  • 别人的爱情怎么开始
  • 台湾 坦白说,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开始的.如果你以为是我忘了.我可不这么认为,忘了的事至少曾经发生过,应该有个过程,好比出门忘了带钥匙,可能是你前一天回家时,开了门便把钥匙摆在进门处的鞋柜上.忘了放进公文包里:又好比在炉子上烧了一壶水直到烧干了才发现,可能是中间接了个电话,因此忘了原本想泡茶;所谓忘了是即便你想不起来确切的细节,至少有推测。
  • 布满蔷薇的土路
  • 终于,还是聊起了她,在幺弟喜庆的婚宴上。腊月二十。候鸟般,在沿海版图上翔飞的姊妹们都回秧村了。往年,临近年关,姊妹们也季节性回巢,但回的是婆家的巢。幺弟的婚宴,让我们齐刷刷地飞回娘家的巢。爷爷四个儿子,有八个孙男、六个孙女。我们这群孙女,有读完小学后就外出打工的,如大姐二姐;有读完初中后外出打工的,有三姐四姐;有读完高中外出打工的,是幺妹;也有读完大学后外出打工的,她就是五妹,我。
  • 当代小说四季评·冬——故事的德性与结构
  • 对于今天从事短篇创作的写作者而言,“小说在故事终结处开始”的观念几乎已经成为常识。不过.讲故事毕竟是小说区别于其他文体的优势所在,因此,“故事终结”并非一定要在文本里放逐故事,而更是指在容留故事这一小说美德的前提下.破除闭路性的因果链条和线性逻辑,使得其具有更开放和包容的空间,而非莫泊桑或欧亨利那种巧夺天工、精心剪裁、善用包袱式的来讲述一个头尾完整的事件——如果故事中有一杆猎枪悬在墙上,它未必一定要在结束时放响,它的枪口也未必指向故事中的人,而是指向故事的每一个阅读者。
  • 道德困境、孤独及抵抗的方式
  • 在掺杂着情感与信仰的这张道德之网中,很多作家让自己笔下的人物在此挣扎和思考,努力寻求一种较为正确的存在方式。他们探讨和审视着人类普遍的道德危机,然而生活在当下这个金钱、名誉、权力等欲望纵横交错的社会里.压抑和苦闷无处不在,精神领域的荒芜与堕落是那样的自然普遍。翻看当下的几本文学杂志,很多作品都不约而同地表现了人物在道德困境中的无奈与悲凉,流露出或浓或淡的孤独意味。
  • 都市人悲喜剧
  • 当代美国著名文学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在文学地图译丛丛书的前言中说:“事实上,城市是文学的主题,更是文学必不可少的元素。”多姿多彩的城市景象不仅为作家提供了素材基础,也成为他们的心灵栖息之地。中国的现代城市文学自20世纪初开始发端,经由各代海派作家书写,形成一幅幅描摹着浮世悲欢的画卷。
  • [特别关注]
    食人鱼(周海亮)
    [三人行]
    手机响了(潘维建)
    逃离(张悦红)
    老丁的乡村生活(徐汉平)
    [青年小说家纵队]
    天尽头(乔土)
    天过午(乔土)
    [新都市小说]
    喊灯的人(齐可)
    别人的爱情怎么开始(杨明)
    [民间格调]
    布满蔷薇的土路(刘会然)
    [当代小说四季评]
    当代小说四季评·冬——故事的德性与结构(马兵)
    道德困境、孤独及抵抗的方式(杨海天)
    都市人悲喜剧(高天瑶)
    《当代小说》封面

    主办单位: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崔苇

    地  址:济南市历下区龙鼎大道1号龙奥大厦11楼f区

    邮政编码:250102

    电  话:(0531)6660953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7946

    国内统一刊号:cn 37-1068/i

    邮发代号:24-29

    单  价:5.80

    定  价:69.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