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迁徙的鸟
  • 看法国纪录片《迁徙的鸟》,心灵始终是震撼的。蔚蓝的天空下,候鸟们成群结队,彼此呼唤鼓励着,翻越崇山峻岭,跨过浩瀚的大海,朝着远方展翅翱翔。它们目标坚定,靠太阳和星辰辨别方向,昼夜兼程,不远千里,只为了那个遥远的梦。
  • 最穷的人
  • “巴布”,她那浓重的阿尔巴尼亚口音总是不能完整读出我的名字。她身材娇小,仅1.5米左右,但并不脆弱。她走路的速度很快。我有一张我俩在机场走路时的照片,照片上我的手在她背后。看过这张照片的人都说:“你看上去像是扶了特蕾莎修女一把。”而我会告诉他们事实是:“我把手放在她背后,是想让她放缓脚步,因为我快跟不上她了。”
  • 一条腿的冲刺
  • 我站在意大利都灵奥林匹克障碍滑雪赛跑道顶部的起始门之后,感到冰冷的寒风像尖刀般刺穿了我的比赛服。这一刻终于来临了,我默默地对自己说。在山底的终点线旁等候的众人中有我的父母。在维吉尼亚的家里,亲戚和朋友正坐在电视机前观看现场直播。门“啪”地打开了。我用力一点滑雪杆,支撑着我的身体的单一滑雪板火箭般向第一道门冲下去。
  • 布衣英雄
  • 参加临济文化研究会,本地宿儒全部到齐,依次发言。 这些老先生都拎着黑色人造革旧皮包,穿着灰扑扑的中山装,满脸皱纹,老旧如陶,却一个个口吐莲花,满腹经纶。
  • 挥舞的哈达
  • 3年前,我陪内地一个工作组从阿里返拉萨。两辆车,取道北线从狮泉河镇出发,依次革吉、改则、措勤,再归入南线219国道,历时3天,行程1800多公里。选择略远的北线,是因为219国道修路。全长2342公里的219国道全程几乎都是沙石路。这次修路就是让全国的国道没有沙石路。
  • 震撼
  • 一次采访中,著名军旅摄影家吴苏琳给我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并不曲折。讲述者也极为平静,然而就像如镜的深水下最有力的涌动一样,我在故事戛然而止的一刻,甚至难以寻找到最恰当的文字作为出口,来表达我内心深处的震撼……
  • 真实自有万钧之力
  • 死亡是一件没有任何办法的事,失去所爱,除了忍受,没有别的办法。 只能忍受。 这是我自己的人生观。 所以去年大地震,我在杨柳坪,没什么采访可言,没法儿问,也不想试图劝谁别难过。
  • 难堪的友情
  • 我与许蝉是在大学时相识的。 我们那时都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勤工俭学,常在一起帮着系里的老师整理资料,或者做校对,后来便成了无话不说的铁杆。
  • 不完满的人生
  • 元宵节夜,多年未见的同学S君突然冒雨来访。一开口,他便大倒苦水,直为婚姻不幸而悔恨,直叹自己命运多舛倒霉至极。笔者只好耐心宽慰开导他,并给他讲了一则发生在欧洲的真实故事。
  • 一个人的战争
  • 迈克尔·科布家住英国德文郡的卡伦普顿镇,从小家境贫寒。在他刚懂事时,就喜欢在地上画一些弯弯曲曲的线路图,而且很是痴迷。当父亲知道儿子在画铁路图时,很是不解,问他:“你长这么大,连铁路都没见过,怎么能画出铁路图呢?”迈克尔一脸严肃地对父亲说:“总有一天,我不但能见到铁路,而且还要画出全国最详细准确的铁路图来!”
  • 人造美人
  • “有一位年轻美貌的女郎,自命清高,爱摆架子,答话时急是冷冰冰的”消息一传开,顾客们不约而同地纷纷来到这家酒吧。
  • 矮子和高子
  • 夜漆黑如墨。 铁路上,信号灯忽明忽暗,鬼火样闪烁飘忽。远处,一列火车,星星点点,从黑夜深处蜿蜒而出。
  • 拍死蚊子并不完全占理
  • 蚊子整天在你想安静的时候嗡嗡叫,让你不得安宁,睡不着。更罪该万死的是,它叮你。吸你血,除了传播疟疾、登革热、脑炎、丝虫病等,它们一只只都是生不能做事,死不可做药的家伙。一句话,可恶的蚊子有百害而无一益。所以,当它把刺叮进你手背、脸上时。你一巴掌过去,让它死无完尸,这一点也不觉得过分。
  • 我们真的需要喝牛奶?
  • 牛奶,几乎成了当下的生活必需品。科学对此功不可没:什么日本人不再是“倭”全因为全民喝牛奶长了个,什么欧洲之所以发达全因为乳制品摄入量高导致脑容量增大。但如果又有人以科学的名义告诉你喝牛奶有害,你会相信吗?前一阵,法国知名科学记者、巴黎《新观察家》周刊健康栏目主编、
  • 限制生物长大的魔咒
  • 放眼地球生物圈,最大的动物只有两种,陆地上是大象,海洋里是鲸鱼;次一级的动物,海洋里有鲨鱼、海豚、海象和海豹等,陆地上有马、牛、驴、老虎和狮子等;更小的动物,陆地上有狼、狐狸、兔、鸡等,海洋里则有龟、鱼、蟹、虾等。以此类推,从大动物到小动物,个体越小,种类越多。植物也如此。
  • 两个才女两样人生
  • 她在读初中时,作文极好而数学极差,几次考试都不及格。为了对得起父母和老师,她硬生生地把数学题死背下来,三次小考,数学都得了满分。数学老师认为她成绩的提高百分之百是因为作弊。她是个倔强而又敏感的女孩,并不懂得适度地忍耐更能保护自己,就直言不讳地对老师说:“作弊,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就算你是老师,也不能这样侮辱我。”
  • 细说牙签
  • 知道吗——牙签曾支撑了一个“英雄时代” 1907年6月的一天,法国一名叫治鲁贝鲁的律师站在了里昂车站货物保管处前,拿出一件私人物品要求保管,结果被拒绝。过了没几天,治鲁贝鲁将法国公共事业管理局告上了法庭。官司打了将近20年,结果是律师获得了约440万元的诉讼费用。
  • 当一个贫穷的人走进了大学
  •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 我为“团长”造坦克
  • 模型制作是个冷行业,他却凭着一腔热爱在这个行业里坚守创新闯出一条新路—— 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已在观众中掀起了一股热潮,其中日军95式坦克、美军M4谢尔曼坦克外形逼真,行驶平稳,甚至连炮塔都可以360度旋转……这些坦克在剧中一亮相,就令不少军事迷惊呼:这些坦克太拽了,简直跟真的一样!谁有这个能力造出如此逼真的仿制品?
  • 不想做一个悔不当初的研究生
  • 从他大踏步走向车站的姿态里,你根本不会感到外面的严寒。相反,你会觉得那是春天踏青的步子,每一步,都踩在孕育希望与未来的林阴大道上。
  • 值得冒险的青春
  • 17岁那年,我上高三。因为有个盼望我当明星的妈妈,我需要不停地赶那些表演系的场。
  • 爱我,请等我
  • 初闻曾思赵这个奇异的名字,是在人潮涌动的迎新晚会上。我手捏着一张薄薄的纸片在舞台上主持,当报及“民舞秀”这个节目的演员名字时,心里有些惶惑,怎么还有人取这么露骨的名字?
  • 浮岛
  • 人的心是一座浮岛 来来往往 有不断产生好奇想要靠岸的人与表示厌倦决定离开的人 沿海城市的温差强烈,游嘉白天将脸摆在太阳底下暴晒,过敏发红。从前段睽见了一定会说这是哪种动物的屁股啊,然后是一阵笑。
  • 别做理性傻瓜
  • 富裕孩子与草本植物
  • 夏天躲在空调的恒温里和冬天缩在羊绒被里的富裕孩子,他们的生物学气象温度跨度很小,约16℃~26℃,计10摄氏度;春夏秋冬,而小区楼道外草坪里的任何一款草本植物,以南方为例,24小时内的气象温度跨度却很大,-4℃-42℃.近50摄氏度。
  • 杀招与招杀
  • 有一次,陪女儿看《动物世界》,那集讲述的内容是关于鳄鱼的。 电视片中说,鳄鱼可以潜在水下一个小时而不被淹死,这有利于它遇到体形庞大的猎物时在水下搏斗一番,一旦被鳄鱼咬上,动物就要拼命挣扎。这时,鳄鱼会在水里不停地翻滚。
  • 卖病
  • 《西京杂记》上有个小故事,很有趣。说是一个人患怪病,一张嘴说话,肚子里就有声音跟着说话。有一天,此人在街上遇到一个方士,那方士对他讲,你这病叫“应声虫”,久不治,就会影响到妻子孩子。他问怎么治。
  • 从笑话到神话
  • 美国NBC脱口秀主持人雷诺在1990年的节目中说,美国人造的汽车要开才会动,韩国人造的要推才会动,而且是下坡时。全体哄堂大笑。
  • 做一支带橡皮的铅笔
  • 他跑到“橡皮”堆里,那里只有他一支“铅笔”,成为与众不同的“带橡皮的铅笔”就成为指日可待的事儿了。
  • 永远有人非议你
  • 听到别人在背后议论你,尤其是议论你不好的一面,其实是件挺有趣的事,至少你可以知道,原来你的一举一动可以被解读成想象之外的样子。
  • 爱有天意
  • 以前,我家里总是满满当当的:一群互相玩闹的孩子,跟着小主人跑来跑去的宠物,一大堆枝繁叶茂的花草。那时,既恼人又悦人的欢笑声和嬉闹声从不间断,简直是热闹得一团糟。可是后来,随着我最小的孩子考上大学后搬去学校宿舍。随着我和丈夫25年的婚姻一朝解体,那个原来的家就不存在了,它变成了一栋大而不当的乡下老房子,充斥着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 记忆中的那些孩子
  • 去黑龙江的一个山区小城采风,那儿的山水别有一番情趣。 那天,我们登上一座小山的顶峰,浩荡的长风之中,满山的石头都静默地矗立着。我们在一堆乱石旁边合影留念,这时,手持相机的小王忽然停了下来,向我们身后望去。
  • 医疗与戏
  • 外国电影里面最常见的画面莫过于心肺急救的场面,先是心脏按摩、人工呼吸,再来是电击刺激。镜头看起来严肃而忙乱。我刚开始当见习医师时最不能适应的也就是这种场面。气管内不断产生的痰,护士必须不停地用抽吸管抽吸。由于心脏衰竭的缘故,造成肺部水肿、积血,稍一不慎,挤出血水,喷得脸上、身上到处都是。
  • 一堂生死课
  • 2005年6月10日那是一个天色阴沉的下午,黑龙江沙兰镇中心小学的老师和学生们正在学校里上课,丝毫没有察觉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悄悄向他们逼近。15时,天下起大雨,当时是下午第二节课,4年级一班教室里一位女教师正在上语文课。看到外边雨很大,就让学生早点儿回家。
  • 只有一个原因
  •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无所不谈,甚至把不可告人的隐私秘密也说出来,只有一个原因——信任对方。
  • 以割爱的名义逃往幸福
  • 不经意,屋子被旧物充斥了。 书架上杂志塞得满满的,上面蒙了一层薄尘;墙角有台坏掉的电风扇,似乎已不值得拿去修;抽屉里杂七杂八废弃的小物件;一枚断掉舍不得扔的水钻发卡。
  • 九票之差和两个错误
  • 明朝的一次金融危机
  • 明朝嘉靖年间,富庶的江南地区店铺林立,商品交易频繁。在当时的苏州府,万福记的酥饼是远近闻名的风味小吃,每天门口排队的顾客络绎不绝,店家开足马力生产仍是供不应求。不仅如此,还经常有官府和大户插队下大订单,足够万福记忙上几天的,为了不让散客再空跑一趟,掌柜沈鸿昌情急之下,在收取定金之后打下了白条,允诺在指定的日子一定交货。
  • 一个真男人
  • 清末,程德全以从五品的同知身份,被派到黑龙江交涉与俄国有关的事务。此时正赶上俄罗斯修筑北满铁路,火车开到中国,跟我方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欺负人欺负到这个份儿上,我方除了表示惊愕之外,亦无办法。火车驶来那天,程德全认真地穿好朝服,披挂整齐,来到铁轨旁横卧其上,以身相搏:要打此路过,先从我身上轧过去!果然,火车开到他眼前,戛然而止,再不敢前行。
  • 社会需要我这样的看客
  • 晚上跟兰聊天,她告诉我,今天早上她们那儿一个小男孩从5楼摔下去,摔到地上。先后有5个人从他身边走过,都装作没看见,大步离开。后来是保安跑过去将孩子送到医院,但已经死了。
  • 特殊考试
  • 印度孟买一所大学第二天要举行重要的考试,但4个学生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紧张地准备考试,却跑到外边狂欢直至深夜。第二天早上,怕考试不及格的他们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应对的办法。他们先是用油污和泥巴涂抹全身,把自己弄得浑身脏兮兮的。
  • 胡适的“少年得志”
  • 沉得下心志,耐得住寂寞,方能做得出学问。 胡适25岁时已经是北京大学的名教授,发表了引领新文化运动的《文学改良刍议》;不到30岁,他就成为了当时中国学术界最有名望的人物之一。
  • 河流从来不睡觉
  • 大学毕业时,父亲要我制定一份人生的计划。几天后。我把一份认为父亲看了后会很满意的人生计划送到父亲的手中。父亲看了后,摇摇头对我说:“这份人生计划的目标也太低了吧。”
  • 6+2大于4+4
  • 美国旧金山的金门大桥横跨1900多米的金门海峡,连接北加利福尼亚与旧金山半岛,由于出行车辆很多,金门大桥总会堵车。
  • 我听到了爱的声音
  • 这一户人家只有两个人了。是丈夫也是父亲的男人一年前病死了。 在正月十五那一天,母亲很晚才回到家里,女儿竟还没吃晚饭。母亲也没吃,她带回了一盒元宵。
  • 爱与宁静曾经来过
  • 雄枭隼之死
  • 被强者侮辱叫征服,被弱者侮辱叫耻辱…… 在莫桑比克的蒙特利尔草原,生活着最能代表野性非洲的上帝杰作——枭隼。
  • 我们的希望所在
  • 在今天柏林洪堡大学主楼的一条长廊上,随意悬挂着很多的黑白照片,照片中的人物都是在各个领域里取得了重要成就的本校教授,其中的29人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诺贝尔奖得主。这是很多国家举全国之力都不能企及的一个数字,这29个名字却属于同一所大学。
  • 破窗理论改造罪恶之城
  • 纽约在前市长朱利安尼上任之前是一个罪恶之城。朱利安尼上任之先并非纯粹直接打击罪案,而是处理一些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小问题,例如清理市中心及地铁站的涂鸦,捉拿及惩罚一些坐地铁不付钱而纵身跳越收费闸机的青少年。纽约市民不明所以。
  • 华尔街,216岁,卒于放纵
  • 突然有点想你。想你的不眠夜,想你浓浓的咖啡,还有你曾经的神话。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在北半球共同的秋凉中,你死了,在216岁的时候凄凉地死于一场由“次贷”所引发的金融风暴。
  • 那还是俺家的哩
  • 和我同在财务科当会计的肖鑫砚刚30岁,却一点也没有年轻人的朝气。话不多,总是把眉头皱出个“川”字才小心翼翼地说。声音也绝对不浪费,仅让听讲话的人明白而已,5步以外的人休想知道他在说什么。
  • 幽默漫画
  • 我可以等待
  • 一个来自美国布鲁克林的犹太商人决定去俄罗斯探访。他想,为什么不去呢,那里想必是一个赚钱的好地方。然而,正当他企图在黑市上交易时,警察当场抓住了他,并将他送进了监狱。
  • 亲情在前,幸福在后
  • 动物也疯狂
  • 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
  • [佳作欣赏]
    迁徙的鸟(姜钦峰)
    [玫瑰留芳]
    最穷的人(鲍勃·麦考利)
    一条腿的冲刺(庞启帆(编译))
    [世间万象]
    布衣英雄(凉月满天)
    挥舞的哈达(王庆献)
    震撼(金昊)
    真实自有万钧之力(柴静)
    难堪的友情(安宁)
    不完满的人生(马承钧)
    一个人的战争(张达明)
    人造美人(星新一)
    矮子和高子(夏阳)
    [新知趣闻]
    拍死蚊子并不完全占理(忆君)
    我们真的需要喝牛奶?(王宥骅)
    限制生物长大的魔咒(赵尚泉)
    两个才女两样人生(车广秀)
    细说牙签(关敏)
    [成长履迹]
    当一个贫穷的人走进了大学(来东亚)
    我为“团长”造坦克(陈其)
    不想做一个悔不当初的研究生(徐小平)
    值得冒险的青春(龙信)
    [情感画廊]
    爱我,请等我(李兴海)
    浮岛(颧鸟星星岛)
    [多角思维]
    别做理性傻瓜
    富裕孩子与草本植物(何鑫业)
    杀招与招杀(彭真平)
    卖病(蔡兴蓉)
    从笑话到神话(郎咸平)
    做一支带橡皮的铅笔(单国友)
    永远有人非议你(谁谁谁)
    [晓风晨语]
    爱有天意(邵维维(编译))
    记忆中的那些孩子(包利民)
    医疗与戏(侯文咏)
    一堂生死课(张世普)
    只有一个原因(李碧华)
    以割爱的名义逃往幸福(下午好阳光)
    [历史星空]
    九票之差和两个错误
    明朝的一次金融危机(东江)
    一个真男人(王国华)
    [繁星集]
    社会需要我这样的看客(蒋英姿)
    特殊考试(韩星(编译))
    胡适的“少年得志”(蔡军)
    河流从来不睡觉(黄小平)
    6+2大于4+4(杨江波)
    [文坛艺苑]
    我听到了爱的声音(梁晓声)
    爱与宁静曾经来过
    雄枭隼之死(陈俊)
    [环球纪事]
    我们的希望所在(陈晋)
    破窗理论改造罪恶之城(佚名)
    华尔街,216岁,卒于放纵(佚名)
    [智乐园]
    那还是俺家的哩(杨光洲)
    幽默漫画

    我可以等待(闻春国(译))
    [亲情剧场]
    亲情在前,幸福在后

    动物也疯狂
    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
    《青年博览》封面
      2000年
    • 01

    主办单位:福建省青年联合会

    社  长:陈若晖

    主  编:何阳

    地  址:福州市金鸡山路23号

    邮政编码:350011

    电  话:(0591)7336086 730024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558

    国内统一刊号:cn 35-1067/g0

    邮发代号:34-44

    单  价:4.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