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三百万亿分之一的概率
  • 三百万亿分之一的概率,才使我们成为一个人。所以,地球上所有的人,人人都是幸运者。
  • 你的成长丢失了什么?
  • 早上7点,北京房山区某派出所来了个人。值班民警瞧了一眼,来人蓬头垢面,裹着一件破旧的军大衣,裤脚磨破了,走路还磕磕碰碰的,估计是个流浪汉。
  • 海藻的现实版蜗居生活
  • 《蜗居》热播,片中争议人物妹妹海藻的扮演者李念,引起人们的关注。 李念曾在电影《霍元甲》中崭露头角,还曾被传是陈道明的女儿……
  • 谁偷走了我的大学
  • 那时,刚刚走出高中校同的我还是个腼腆知羞的小姑娘,对大学生活抱着种种不切实际的遐想。于是在饭桌上,各方前辈借着自己的记忆为我上了一堂生动活泼的大学生涯规划课。
  • 少年陈家安的风寒
  • 有自行车的男生站起来!班主任在下了晚自习后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哗啦啦就站起十来个人在班主任的尾音里。
  • 倒立的马云
  • 马云有一个绝活:单手倒立。他能够一只手撑地,倒立数分钟而面不改色。 在阿里巴巴,有一个不成文但被严格执行的规定:无论胖瘦、高矮,新进人员都必须在三个月内学会靠墙倒立,而且必须坚持30秒以上,否则,只能卷铺盖走人。
  • 得寸好进尺
  • 美国心理学家弗里德曼和两名助手,曾做过一项经典的实验。他先让一位助手去请求郊区的家庭主妇、让她们将一个关于安全驾驶的精美小标语贴在窗户上,或者在一个关于安全驾驶的请愿书上签名——这显然是一个很小的、对她们无甚妨碍的要求,所以很多家庭主妇都答应了。两周后,他让第二位助手更大范围地访问那里的家庭主妇,要求她们在今后的两周时间里,在院内竖起一个宣传安全驾驶的大招牌——这个招牌特意做得很大而且很不美观。
  • 最彻底的失败是放弃
  • 同学从深圳回来。这小子在深圳混得风生水起,两年前加入了某知名IT企业,现在已是部门经理,月薪能抵我半年的工资。既然是高薪,门槛自然不低,早就听说,这类企业的面试题目刁钻古怪。抑制不住好奇,闲聊时,我向同学问起此事。见我饶有兴致,同学微徽一笑,既然你有兴趣,那就考考你?
  • 我们为什么痛恨房地产商
  • 根据某网站的报道,95%的网发对房地产的炎易现状是不满的。总而言之,大家对地产商部很痛恨。 潘石屹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房地产业之所以有这样的负面形象,主要商几点理由:第一,财富排行榜上大概有一半的人都是地产商;第二,大家普遍认为地产是暴利行业;第一,俦败的官员通常与地产开发项目有关。
  • 挫折是存折,而不是骨折
  • 如果你细心观察,就会发觉,铺天盖地的励志书籍都在与这样两个字周旋——挫折。 励志一类丛书是最近几年比较畅销的书籍,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出版商们趋之若骛,作者或编者们每天也郝在挖空心思设计命题,殚精竭虑拨索论据,放眼望去,整个图书市场,励志的“蛋糕”越做越大。
  • 逃课的经济学分析
  • 近日南京一所大学给大学生们的教育成本算了一笔账,结果是大学生一节课的成本是25.2元。不少大学生恍然大悟,原来逃课的成本如此之高,纷纷表示以后再也不逃了。
  • 成功不能刻意去追求
  • 林尚沃是19世纪朝鲜最著名的商人。他眼光独到,极富传奇色彩。 一天,有三个人不约而同来向他借钱,都说是要去做生意。林尚沃答应了,不过先只给他们各1两银子,要看5天后能赚多少钱再作决定。
  • 沙僧为何出工不出力
  • 取经团队中,沙僧给人的印象就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好人,取经走了14年,基本上就没他的什么戏。这不免令人生疑,他究竞真的是个老好人还是假装出来的?
  • 冬天里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
  • 1965年,特莱艾生于津巴布韦一个小村落.她只上了一年小学便被父亲打发回家。辍学的特莱艾在家帮助母亲忙家务,帮父亲忙农活之余便是在自己家里的小桌前梦想上学的情景。而每天哥哥放学,特莱艾总是迫不及待地翻开哥哥的书包,缠着哥哥将课堂讲的对她讲一遍,然后,在自己的小桌上将老师布置给哥哥的作业自己做一遍。
  • 最温暖的女人
  • 安妮,1870年出生于爱尔兰一个贫困之家,病弱瘦小,7岁时患眼病双目失明,上了5年盲人学校,1996年移民美国,手术后双眼复明。
  • 小提琴的第五根弦
  • 他生在山民之家,那里根本就没有音乐。 12岁时,他跟父亲出山,看见一个人在扣小提琴……
  • “补白”人生
  • 舞文弄墨的,谁不想上头版头条?但也有人退而求“补白”,一辈子甘愿当“补白大王”。
  • 超然时刻
  • 一个夏日下午,物理学家卡普拉在海边突然看到身边周围一切像是“一个宇宙舞蹈”。他说:“我‘看到’能量像飞瀑一般从外太空倾注而下,粒子以有韵律的波动而生生灭灭。我‘看到’元素的原子和我肉体的原子参加了这一场宇宙能的舞蹈。”
  • 植物的情感
  • 常常想,最与我们呼吸与共的,其实是从不打鼾扰人的植物。 从小就懂得“光合作用”,后来又知道了“负离子”。武夷山有个溪边林地,取名“天然氧吧”,人在那里如鱼得水,脑袋再不灵光也能写诗。而在备受污染的都市颗粒尘娴里,人们的呼吸道红肿肺部淤积,喘息在时代文明的浅辙里。
  • 我要打开那扇门
  • 知道那里有一扇门是在我7岁的时候。那是父亲为了更换墙纸将家具移开时被我偶然发现的。 “爸爸,从这扇门可以通到哪儿?”我好奇地问。
  • 男人的面具
  • 男人真是强者吗?抑或他们只是戴着面具的可怜虫? 朋友请客,席间谈到他从政多年的父亲: “我最记得小学时候逃学,被我爸爸抓到,原来要打我,却举起手又不打了,对我说‘你大了,不打了,自己想!’
  • 有些聪明永远不被仰视
  • 汉更始年间,天下大乱。有一个人叫刘平,带着母亲逃难。一路上,风餐露宿,食不果腹。有一天,饿得实在走不动了,刘平只好把母亲藏在一个低洼地带,只身一个人出去找吃的。
  • 绝境的隔壁是天堂
  • 老麦克是一个狂热的蝴蝶爱好者,虽然他拥有一家很大的公司,可是工作之余,他把精力都投注在自己的爱好上。在他的影响下,他的家人也都爱蝶成痴。
  • 永恒的瞬间
  • 1925年,吴宓拟请陈寅恪为清华大学国学院教授。清华校长曾云祥问时任国学院导师之一的梁启超:“他是哪一国的博士?”梁答:“他不是博士,也不是硕士。”曹云祥又问:“他都有些什么著作?”梁答:“也没什么著作。”曾听罢摇头,表示为难,梁面露不悦,说:“我梁某人也没博士学位,著作嘛,算是等身了。
  • 没有结尾的故事
  • 或许是因为我的父母都是教师,所以他们都十分了解和重视知识对于改变一个人命运的重要性。1997年夏天,我9岁那年,母亲以我的名义向中国希望工程基金会发去了一个包裹和一张汇款单——包裹里是我已穿不上的旧衣服和已经用过的教材等等,汇款单上足4000元钱。
  • 三平方米的金融海啸
  • 这是位于北京三环路和四环路之间、路宽不足10米的一条小街,两侧一辆挨一辆地停满了各种卧车、菜农或果农雇来的大小卡车、厢式小货车以及小贩们的三轮平板车。
  • 活着的牵挂
  • 老高头做收发多长时间了,即使是单位上了年纪的人也说不清楚,他们总是这样说:“我来时老高头就在了。” 我上班的第一天就和老高头熟悉了。
  • 六瓣梅
  • 他热爱文学,但从事的却是最不需要文学想象力的一种冷僻的技术工作。他很忙,没有时间阅读任何文学作品。但他会在难得的休闲时间里,同妻女侃文学。也不是对文学进行评论,而是对小说进行复述。他复述的小说,都是几十年前出版的。他的复述极有可听性,甚至可以说具有特殊的魅力。他不单是复述那些小说的情节,他会把细节、对话,乃至某些描写上的精致处,全复述出来。
  • 幸运儿
  • 她被视为幸运儿。 工作三年,已在一家大公司有了像样的职位,又因一个偶然的机缘,和朋友相约创业。起初是玩票,谁知不到一年,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被业内喻为传奇,她干脆辞去工作,全职投入。
  • 大侦探毕图逝世,遗产有侦探社一间、花园洋房一幢。 律师宣读毕氏遗嘱:“刘聪、马成、朱乐为余之义子兼助手。廿四小时内,三者之中,寻获余之放大镜者即遗产继承人。若无人寻获则将遗产捐予慈善机构。”
  • 哈佛成功靠产品
  • 哈佛商学院正式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募捐运动,目标是募集5亿美元。如今,成果出来了,大大超过原来的目标,达到6亿美元。这是世界各商学院中所募集到的最大的金额。
  • 达拉姆的储蓄
  • 从印尼归来的舅舅讲了一个关于他的朋友的故事。这个朋友名叫达拉姆,此人三十多岁就担任了一家大银行的行长,比起那些六七十岁的资深金融家、银行家,他是地道的小字辈。他掌管的这家银行尽管在本市大名鼎鼎,但他简单的履历还是受到金融界巨头、银行翘楚们的嘲笑,认为由他掌舵银行业的旗舰,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 泪与笑
  • 黄昏时分,一只土狼在尼罗河边上碰上一条鳄鱼,他们停了下来互相问候。土狼开口说:“先生,你过得还好吧?”
  • 绝不妥协
  • 记住,不管在什么时候,老板并不在意你做事的过程,他只看重,你拿出的结果。 2002年,我到关外一家工厂应聘。工厂效益很好,由于业务需要,总经理要请两个秘书。英文秘书负责国际市场,中文秘书负责国内市场。经过层层笔试、面试,我顺利通过考核,成为这家公司的中文秘书。
  • 心不在焉的教授
  • 教授对学生们说:“为了更确切地讲解青蛙的解剖,我给你们看两只解剖好的青蛙,请大家仔细观察。”
  • 幽默漫画
  • 电梯健康法
  • 当我迈进常去的酒吧间时,他看着我的脸色,微微一笑。 “怎么那么心灰意懒,在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不称心的事?” “迟到,挨训了。”我坐在他身旁说。
  • 莱迪回到公司,失魂落魄的,情绪一时间还无法安定下来。 她支颐着,在回忆着刚才在地铁内的一幕…… 她坐下来,抬起头,就发觉坐在她对面座位的那个中年男人在直勾勾地望着她。
  • 忘年恋
  • 妻子去世后,唐先生已经习惯了孤独,每日下班后,困在斗室里,自己煮饭烧菜,倒也度过了一个个寂寞的夜晚。有时黎明醒来,望着渐渐发白的窗口,心头陡地掠过一缕凄酸,难道我就如此孤身只影,终此余生?
  • 到哥伦比亚大学换灯泡
  • “在哥伦比亚大学,换一只灯泡需要多少名学生?” 答案是76名。其中,1名学生换灯泡;50名举行集会,争取不换灯泡的权利;另外25名则举行反要求的集会。
  • 掌声中诞生的学府
  • 1619年,一位名叫约翰的年轻人,在一次旅行时,偶然来到马萨诸塞海湾。正当约翰陶醉于徐徐的海风中时,突然听到附近传来一阵朗朗的读书声。于是,约翰信步走了过去。
  • 绝对准时的挪威人
  • 公司派我到挪威首都奥斯陆出差,有一笔重要的涉外业务,我要和当地一家公司洽谈。这家公司负责接待我的是克林尔姆先生。我乘坐的航班提前5分钟抵达,但在机场,我却遍寻不着克林尔姆的踪迹。
  • 巴黎的劈柴
  • 听作家迟子建讲,巴黎这座国际大都市竟是没有一处败笔的。 有一天,她手握一张地图,独自在巴黎的小街里闲走。意兴阑珊时,她踅进一家装饰店,忽然发现虚拟得栩栩如生的壁炉下面,躺着一个长方形的宽松的皮口袋,好像风尘仆仆的主人刚刚回来,随意将其丢放在地面上。
  • 那篇小说是虚构的
  • 她狂热地爱着他,在她写成的一篇篇的小说里。 她从没有告诉过他,她杠看到他的第一眼,就陷入了绝望的暗恋。那时他们还都在校园里,可是再有几个月他就要毕业离校,而且,是跟随他的女友去往邻近的城市。
  • 小三的爱情
  • 那年夏天我第一次出远门,出省,从陕西到山西晋城一个叫白沙的地方去下窑井,做苦力。 以前我没做过这种活儿,也没见过煤。小三对我说,那只是个粗活,没啥技术含量,只要有点力气就行了。小三刚过18岁就开始下窑井,挣了不少钱,可他总觉得不够。
  • 弹指30年
  • 他和她同年同月出生在同一个村子里。 3岁的时候,他和她玩过家家,他当爸爸,她当妈妈。 7岁的时候,他和她牵着手一块去上学,并且成了同桌。她从家里拿了一块锅巴,总要分一半给他;如果谁欺负了她,他也总会去为她报仇。
  • 间谍也是生产力
  • 1990年冬,西方某大国情报局计算机中心。 当值班人员将侦察卫星昼夜监控所拍摄的胶片输入计算机时,令人大吃一凉的事情发生了!在大屏幕显示的地形复原图上中国工业重镇兰州市,竟然消失了。
  • 战争与房价
  • 战争会打压房价,比如说。汉求战乱,居民外逃,洛阳烧成焦土,千里不见人烟,那时节,洛阳城里已经没有房子,即使有,房价也不会高到哪儿去。为啥?人都跑了,没人买啊。
  • 博傻理论:别做最后一个傻子
  • 在博傻理论中,只要你不是最后的那个笨蛋,你就是赢家。你必须要睁大跟睛,不做最后一个笨蛋。别做最后一个傻子。
  • 那些丑孩子
  • 纪道思,是《纽约时报》的著名记者,全球最高新闻奖普利策奖的得主。1998年,在印度中部恰尔肯德邦的一个小村子里,他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位丑孩子。
  • 民航飞机上为什么没有降落伞
  • 2009年对于民用航空来说,不是一个安稳年。每当提列民航事故,总会有人掀起争论,民航飞机上,为什么不给乘客准备降落伞。说起这个问题,好多读者都不理解,有人甚至认为,这是因为航空公司偷工减料。到互联网上搜索一下,对此给出的解释也不少,但无论怎么解释,总会有人提出各种诘问.
  • 模范夫妻
  • 一对夫妻结婚25年来从来没有吵过一次架,他们成了远近闻名的模范夫妻,周围的邻居朋友都十分羡慕他们。在夫妻俩25年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当地一家电视台专门来采访他们,想从他们身上找到幸福婚姻的秘密所在。
  • 戴天的醉言醉语
  • 1970年代初期,著名导演胡金铨、诗人戴天、学者刘绍铭常在一起煮酒论诗。有一回戴天喝醉了,当他和刘绍铭回香港太子道寓所拾阶而上时,醉眼朦胧的戴天像个小顽童,在每层楼的门铃上按个叮铛响,然后狂笑。当他按到第5层楼时,房主通过对讲机问:“你是谁?”戴天答:“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 怪异的广告
  • 美国纽约国际银行在刚开张之时,为了迅速打开知名度,便想出了一个出奇制胜的广告策略。
  • 大家都这么做
  • 有一个6岁的小孩,当他的父亲超速被警察拦截时,他正坐在车上,亲眼看见父亲递了50元钱给警察。父亲笑着对他说:“没问题,孩子,大家都这么做。”
  • 5年后,这事还重要吗
  • 多年前,我曾深陷在自己惹出的麻烦中。浑浑噩噩的学生生涯,交不到朋友的差名声,让父母失望等等……一想到这些,我整天打不起精神来,这件事就像包袱一样压在我身上。
  • 谦卑的“糖衣”
  • 2008年8月,温总理看望了钱学森。当这个消息传到海外,一位75岁的菲律宾老华侨写了一封信,回忆她60年前与钱学森在马尼拉轮船码头的一次谈话。那是在钱学森回国的途中——
  • 问话
  • 那天,我的朋友桑塔上了德里市的一辆公共汽车,车上拥挤不堪。桑塔身上揣着一张有护照那么大的照片——那是他儿子的,大学新生入学时需要这样的照片。在行车途中,那张照片不小心从他的口袋里掉了出来。他疯狂地找着照片,发现它落在了公共汽车的地板上,刚好就在一位穿着纱丽的女人脚边。
  • 都是为了孩子们
  • 不久前,我们看到了最美乡村女校长李灵的事迹。 2002年刚从淮阳师范毕业的李灵,看到农村有大量留守儿童辍学在家,便萌生了在家乡办学的念头。在父母和亲朋的支持下,她办起了周口淮阳浒湾乡希望小学。在她的努力下,这个学校共有300多名学生。
  • 皇帝的敏感词
  • 明朝人创作的《金瓶梅》,被清朝人张竹坡评点后,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张竹坡对底本做了很多改动。比如,将“胡僧”改成“梵僧”,将“虏患”改成“边患”,将“夷狄”改成“边境”,将“匈奴”改为“阴山”,将“突厥”改为“河东”,将“金虏”改为“金国”,不一而足。
  • 盐:咸咸的历史
  • 盐引发的战争 在历史上,盐导致的战争无数,在中国,有人考证,传说中黄帝与蚩尤进行战争的目的,就是争夺山西运城盐池,蚩尤带领的南方部落,与黄帝带领的北方部落长期进行了争夺战,以黄帝取得胜利告终。
  • 唐代“交通事故”是如何处理的
  • 唐朝是我国古代陆路和水路发展的极盛时期。与路和行人相伴生的各种交通规则的诞生,则开创了中国古代交通章法的先河。
  • 囚徒
  • 哎,这真应该算是这一年以来最离奇的一件事了! 昨天上午,我父亲和我一起到蒙卡列里的近郊去看一座别墅。我们准备把它租下来,今年夏天就到那里去度假避暑。往年我们都是去基耶里的,但是今年我们想换换环境。
  • 抬价
  • 赫特福达城的查理·英吉斯决定自杀是不无道理的,因为几天之内他接连失去了三件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宝贝:首先是在金融危机中,他输掉了全部家产,连一个子儿也没有剩下;接着,在世界锦标赛中,他希望得到的射击冠军的桂冠被一个澳大利亚人夺走了;最后,他的未婚妻格拉蒂丝背信弃义,向他索回了所有的信件。
  • 金鱼和人
  • 办公室不准养金鱼,这是自从总经理巡视办公室后,在员工之间广泛流传的公司最新的政策。葛田那天刚好外出,听说总经理看到他桌子上的那樽小金鱼瓶,面色一沉,说:“难道要把这里变成动物园吗?”在场的同事犹如惊弓之鸟,纷纷把金鱼瓶、小盆栽甚至零食罐搬回家。桌子上只剩下文件和电脑。
  • [佳作欣赏]
    三百万亿分之一的概率(毕淑敏)
    [成长履迹]
    你的成长丢失了什么?(羽毛)
    海藻的现实版蜗居生活(楼南星)
    谁偷走了我的大学(阿湟)
    少年陈家安的风寒(刘正权)
    [多角思维]
    倒立的马云(孙道荣)
    得寸好进尺(梁明书)
    最彻底的失败是放弃(姜钦峰)
    我们为什么痛恨房地产商(郎咸平)
    挫折是存折,而不是骨折(李丹崖)
    逃课的经济学分析(马啸)
    成功不能刻意去追求(崔仁浩)
    沙僧为何出工不出力(吴大鸣)
    [玫瑰留芳]
    冬天里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陈晓民)
    最温暖的女人(张鸣跃)
    [晓风晨语]
    小提琴的第五根弦(龙富鸣跃)
    “补白”人生(孙君飞)
    超然时刻(惠特曼)
    植物的情感(舒婷)
    我要打开那扇门(彭永清[译])
    男人的面具(刘墉)
    有些聪明永远不被仰视(马德)
    绝境的隔壁是天堂(包利民)
    永恒的瞬间(佚名)
    [世间万象]
    没有结尾的故事(门泊舟)
    三平方米的金融海啸(梁晓声)
    活着的牵挂(曾鸣)
    六瓣梅(刘心武)
    幸运儿(林特特)
    (张煦风)
    哈佛成功靠产品(薛涌)
    达拉姆的储蓄(程刚)
    泪与笑
    绝不妥协(摩卡)
    [智乐园]
    心不在焉的教授(雨村)
    幽默漫画(阿拉贡斯[美])
    电梯健康法(孙好轩[编译])
    (林荫)
    忘年恋(兰心)
    [环球纪事]
    到哥伦比亚大学换灯泡(何君华)
    掌声中诞生的学府(沈湘[编译])
    绝对准时的挪威人(韩燕)
    巴黎的劈柴
    [情感画廊]
    那篇小说是虚构的(安宁)
    小三的爱情(南在南方)
    弹指30年(王国华)
    [新知趣闻]
    间谍也是生产力(赵刚)
    战争与房价(李开周)
    博傻理论:别做最后一个傻子(萧然)
    那些丑孩子(朱国勇)
    民航飞机上为什么没有降落伞(苏椰)

    模范夫妻(韩星[编译])
    戴天的醉言醉语(古远清)
    怪异的广告(佚名)
    大家都这么做(李阳波)
    5年后,这事还重要吗(张思)
    谦卑的“糖衣”(王勇)
    问话(闻春国[译])
    都是为了孩子们
    [历史星空]
    皇帝的敏感词(梁发芾)
    盐:咸咸的历史(刘畅)
    唐代“交通事故”是如何处理的(马洪路 夏孜)
    [文坛艺苑]
    囚徒(储蕾[译])
    抬价(让·季洛杜[法])
    金鱼和人(周瀚)
    《青年博览》封面
      2000年
    • 01

    主办单位:福建省青年联合会

    社  长:陈若晖

    主  编:何阳

    地  址:福州市金鸡山路23号

    邮政编码:350011

    电  话:(0591)7336086 730024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558

    国内统一刊号:cn 35-1067/g0

    邮发代号:34-44

    单  价:4.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