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希望哲学
  • 看体育比赛的时候,有些念头会一闪而过。我有时也会势利地想,那些世界排名那么靠后的运动员,为什么还要来参赛?有菲尔普斯出现的比赛,别的选手为什么不索性弃权?那些在举重比赛中,按照自己的实力,选择了较轻重量的选手,自打他确定重量的时候,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为什么还要让比赛继续?还有伊拉克的选手,在奥运会上,穿着起了毛球的T恤和开了口子的运动鞋,带着眉宇间的阴霾,也还是要来参加比赛,比赛又能为他们改变什么?
  • 以爱为名
  • 在伊朗交流的日子真的可以用时光如梭来形容,一切恍如昨日,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就已经快要结束。 早晨茶点时间经过隔壁教室,看见巴基斯坦的姑娘在和一个印度女孩说着什么,然后两人忽然紧紧拥抱在一起。
  • 这是我小时候的故事。我遇见了一个魔法师。 “请你把我变成一个大人。” “这是为什么?”魔法师感到很奇怪。 “因为我的脚够不到自行车踏板。” “那好吧,”魔法师说,“不过,你得猜个谜:‘一早醒来就没个完的是什么'。
  • 追火山的人
  • 喷发中的火山——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拍摄对象了,而马丁·里亚兹就是这样一位"追火山的人"。这位47岁的德国摄影师花了10余年的时间,为28座活火山留下影像。
  • 外教的最后一课
  • 在北京大学读博士学位的时候,有幸认识了来自美国的帕垂特教授。他给我们上英语课,每次进教室他都笑嘻嘻地拖着个带轱辘的旅行箱,那里面装着我们课堂需要的教材和我们上交的作业。在帕垂特教授带来的教材中,有一本他专门为我们编写的教材,我们称它为"黄皮书"。
  • 相差一点点
  • 相貌平常、家境平常、职业也平常的沈资仕君,先后与妙龄女子赵美眉、钱美眉、孙美眉和周美眉,相过亲、求过爱,均以失败告终。 那天,赵美眉和沈资仕君约会后,对他说:"你的身高是1.69米,如果是1.70米就好了,相差一点点。"前后相识还不到一个星期,两人就断了来往。
  • 堂堂大国屈于小房
  • 如果算上4只狗和一只猫,这个"国家"目前共有13名"合法公民"。 这个名为"摩洛希亚共和国"的国家不仅人口稀少,面积也只有可怜的0.025平方公里。不过,"摩洛希亚"自称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至少,尊贵的总统先生凯文·巴夫这样认为。
  • 你所说的理想究竟是什么?
  • 许多年前的某个傍晚,有个网友约我见面。在soho现代城,她抽着劣质的中南海烟,斜踮着脚,睥睨着人群。她在一个环保组织做杂志。吃饭时,她不停地说他们那群人个个都是"理想主义者",使我对"理想"这个词印象特别深刻。不过,她是坐在整洁明亮的写字楼里写几乎很少有人能读到的文章,偶尔到某个景色优美的地方,在当地政府的护送下做采访。
  • 微爱情
  • @"帮我订张去广州的飞机票吧。"他不好意思地笑着。每次出差,他总请她帮忙,她都会答应,只是又会为几天见不到他而偷偷难过。距离拉长了相思,一周后,他回来了。"谢谢你!"他看着她,眼神里有一丝坚定,"能再帮我订张票吗?""又要去哪里?""你的心里!"
  • 爱尔兰船长的遗言
  • 19世纪中期,因粮食歉收,爱尔兰闹起了饥荒,5年内有100万人被活活饿死。为了寻条活路,许多饥肠辘辘的穷人主动找到基尔拉什船长,表示希望船长收容自己做奴隶,唯一的条件便是恳求他把自己运到美洲,在那边寻口饭吃。
  • 自己的时间
  • 我们有自己的时间吗 有位老兄并非球迷,但4年一届的世界杯,场场不落,且备好啤酒,郑重地邀我陪看。他总是感慨:"还记得吗?咱俩第一次这样看世界杯是20岁出头,可现在……人活一辈子,能看几届世界杯啊?所以要看,看仔细喽,否则都不知自个儿多大了。"他说得很动容、很悲壮。
  • 盲人与猎人
  • 在非洲有一个名叫吉伯罗的盲人,他住在一个圆形的茅屋里,每天在他的园子里劳作,照看一排排的太阳花、南瓜和玉米。他劳作的时候唱着甜蜜的歌,有很多鸟飞到园子附近的树上听他唱歌。
  • 驯鹿的花纹
  • 加拿大北部茂密的原始森林里,生活着一种腹部带有各式各样美丽花纹的驯鹿。别看它们仅仅是普通的食草动物,但是有相当惊人的跳跃奔跑能力,而且极端耐寒。在严酷而漫长的冬季里,其他动物基本上销声匿迹时,这种驯鹿却依然活跃于皑皑雪野中。
  • 承诺
  • 邻国的国王亲自率领重兵攻占了王都,取代了这个年少国王的王位。邻国国王担心留下后患。立即发出悬赏令:捉拿年少的国王。赏金可观。不过,谁也不知年少的国王的踪迹。
  • 用行动去维护公正
  • 2011年5月下旬,在阿根廷举行了一场拳击比赛,由当地一名拳击手近战来访的另一名拳击手桑德斯。两人名气在世界拳坛影响不大,但实力相近,因此比赛场面相当火爆。由于有本土选手参赛,现场观众座无虚席,拳迷们几乎一边倒地为本土选手加油助威。两位选手也没有让观众们失望,他们不惜体力,各施所长,从第一回合开始,就展开激烈的肉搏战,对攻场面令人感到眼花缭乱。
  • 你恨你的亲人吗
  • 1997年5月,在我去马来西亚演讲之前,接到当地一个女孩的来信,里面附了一沓资料,细看,是医师的诊断证明:她得了血癌。 "我很想去听您的演讲,但是因为要动手术,不能去了。"女孩子在信里描述了病情,以及她痛苦的生活。说到她从小就被姐姐欺负,似乎对她姐姐充满怨恨。
  • 枕头人
  • 《枕头人》是一部兼具贝克特式的黑色杂耍剧风格和皮兰德龙般质问每个角色生存境遇的作品。这部故事中套着故事的剧作,拷问的是文学作品中的一些细节,是否具有造成有影响力的社会行为的潜质。剧中一共有10个故事,下面的这篇《枕头人》即是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个。
  • 命运的紫罗兰
  • 一登天难,求人比登天更难;黄连苦,贫穷比黄连更苦。 春冰薄,人情比春冰更薄;江湖险,人心比江湖更险。 知其难,甘其苦,耐其薄,测其险——可以处世矣!可以应变矣!
  • 上帝的小丑
  • 有一次,一位梦想家从沙漠来到伟大的舍里阿(阿拉伯语,意为律法城),他的全部家当,就是身穿的衣裳和手中的一根木棒。 走在街上,他对眼前的殿堂、尖塔、宫殿,既是敬畏又是惊叹,舍里阿城好不富丽堂皇!他不时拉住行人,询问城市的情况,但他和行人都听不懂对方的语言。
  • 真正的大师是我的儿子
  • 德国青年卜劳恩,又一次失业了。满大街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工作。情绪极度低落的卜劳恩去酒吧坐了半天,直到将身上最后一块钱换了酒喝下肚后。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
  • 火星人当校长
  • 等俺当了校长,就定这样的校规! 1.没有与异性并肩走过的扣5分,理由是不善于交际。 2.带学生证的扣1分,暴露身份。 3.穿校服的扣2分,太没个性。 4.不会打网络游戏的扣15分,原因是不能全面发展。
  • 沧桑的旧时光一言不发
  • 1 15年前,领着出生不久的儿子去医院看病。医生说,住下吧,交1000块钱押金。我一摸兜,只有300多块。借吧,四处借,借够了。不过,事情过后,曾经的窘迫很快就都忘了。
  • 物理课的开场白
  • 桑卡尔教授抛出一粒糖,一个学生接住了,教授叫了一声好:"这个同学对糖的落点判断得很好,我们马上要学的牛顿力学要解决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判断落点的问题,就是‘基于现在预测未来'。"
  • 那个为我扛椅子的男人
  • 1 我8岁时,他三岁。可8岁的我,却瘦瘦小小,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三岁的他白白胖胖,走到哪里都是人们眼中的焦点。那不是我最苦恼的事,最让我恼火的是,三岁的小孩,却懒得吓人,那里还没开始迈步,
  • 在加拿大经历动物“拆迁”
  • 在加拿大的动物王国中,浣熊被人宠坏了,经常跑到居民家里偷吃的。这还不算什么,如果它觉得你家很好,便会在此安家落户,生儿育女,干脆赖着不走了。陈先生刚搬到多伦多不久,就遇到了这种令人头疼的事,以下是陈先生的自述。
  • 我的学生怎么都不回来
  • 1984年4月,朱镕基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时至今日,"出身名门"的朱镕基的"桃李"们已经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各个领域的中坚栋梁之材。 据统计,在朱镕基的众多学生中,毕业后出国深造的相当多,在1984年至1988年的在校生中,旅居海外的超过半数以上。自朱镕基任国务院总理以后,政府不惜斥巨资吸引人才,一直在积极吸引海外留学生回国。
  • 不会提问的中国学生
  • 两种极端的提问 拖着大队人马访华的英国首相卡梅伦应该想不到,在离开北京差不多半个月后,他的两日行程中最被关注的并不是两国经济上的实质性合作,而是他在北大的演讲。2010年11月11日演讲结束后,一条微博在网上传播:在提问环节,北大学生的第一个问题是:"作为英国的领导人,您能从中国模式中学到什么?"
  • 哪个更有用
  • 卖出香烟的好办法,是先免费赠送打火机。约翰、汤姆、杰克一行三人到一家公司去应聘推销员,公司经理布朗先生接待了他们。布朗告诉三人,要想成为一名推销员,首要条件是要有锐利的眼光,去发现客户对你所推销产品的潜在需求,这样推销起来阻碍才会小些,才更容易成功。
  • 我爱货币
  • 校园牛人
  • 原来如此 同学聚会,当年的一位老师也应邀参加。 某同学对老师说:"老师,我必须敬您一杯,当年您对我好啊,每次讲完题都第一个问我听明白了没有,让我很受激励。 "老师:"其实我是觉得,你要是明白了,其他人就都能明白了……"
  • 寄生在“妻子”身上的鱼
  • 鱼也会钓鱼 鮟鲸鱼又叫琵琶鱼,名字好听,但长相不好看,瘦骨嶙峋的样子,且嘴巴很大,张开后比它的身体都大,一口能吞下比身体还粗大的食物。不过,这种丑陋的鱼倒是很有趣。
  • “大家”是谁
  • 我们中国人难有隐私权,也不提倡个人空间,这已众所周知。 所谓隐私权或个人空间,是针对那些熟人,密友、家人或亲戚而言的。真正的陌生人,倒不存在这个问题。 因为是你的熟人、家人或亲戚,你内心的隐秘,你的时间、你的空间,就必须得对大家四敞大开,你必须随和地恭候那些随时可能发生的莅临、介入或侵占。
  • 吃土豆的人
  • 1 荷兰画家凡·高有一幅名作《吃土豆的人》,画出了人类的生存困境——贫穷。 为什么要画这样一幅看起来并不是很美、很艺术的画? 在写给弟弟提奥的信里,凡·高讲了他的道理:"我想清楚地说明那些人如何在灯光下吃土豆,用放进盘子中的手耕种土地……老老实实地挣得他们的食物。我要告诉人们一种与文明人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 拉丹门上的“锁”
  • 2011年5月2日,美国海豹突击队队员在巴基斯坦首都郊外执行对“恐怖大王”本·拉丹的刺杀任务。海豹突击队队员乘着夜幕的掩护,从天而降,并迅速地锁定了本·拉丹的房间。
  • 衣服大小号为何卖一个价?
  • 尺码不同的衣服售价相同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但是,为什么呢?服装尺码不同,原料多少不同,成本自然也不同。衣服成本不同,售价也应该不同啊?经济学家说,这是由市场竞争决定的。
  • 不重要的真相
  • 出差南宁,在好友家留宿,发现她有一个细心却唠叨的婆婆,她却与其相处甚好。 那天,我们在大排档吃了夜宵,肚皮溜圆地回家。好友拿出两盒鲜奶,递给我一盒。正待把鲜奶送到嘴边,她的婆婆忽然心急火燎地说:"赶紧吃点东西,不能空腹喝牛奶!"我觉得她真是不可理喻,我们明明刚在外面吃了那么多东西,好友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
  • 孝鸟
  • 米利鸟,是一种生活在美洲的鸟类,它们有着“孝鸟”的荚名。 它们没有美丽的“外貌”,体型小如麻雀,尖嘴像极了钩子,尾羽上长着环状物,这种鸟喜欢热闹,群居在一起。 米利鸟的睡觉方式与众不同,是一种令人震撼的睡觉方式。一只年轻的米利鸟将尾羽上的环挂在树干上,再利用它的尖喙钩住另一只鸟尾羽上的环,就这样依此类推,用身体串成一张柔软安适的“吊床”,
  • 重逢
  • 事业失败之后才发现除了开车之外,自己好像连说得出口的专长都没有,所以最后他选择开出租车。 不过,出租车在市区里跑还是容易碰到以前商场上的客户或对手,熟人不收费,自己倒贴时间和油钱这不算什么……最怕遇到的是以前的对手,车资两百三给你三百块,奉送一句:不必找啦,留着用!外加一个奇怪的眼神和笑容,那种窝囊感够你低沉一整天!
  • 怎样成为天使
  • 有甲乙两个人找到上帝请教怎样才能成为天使,上帝派他们到一座大山上去考察,约定十年后再相见。 他们一道攀上山顶,发现整座山没有一棵树,也没有一株草。他们都从内心里感到不满意。甲发了一通牢骚后就愤然离去,乙则去别的山上采撷来许多各种各样的种子,把它们播种到了荒山上。
  • 命运是选择的结果
  • 几个台湾的医科学生来找我,诉说他们的困扰。医学生说: "我觉得很沮丧,过去我们都考上了分数最高的医学系,根本不屑去读分数低的牙医系。但我们发现牙科有很多非全民健保的自费收入,可以做假牙、又可以植牙,不像医学系将来只有健保的保费收入。相形之下,牙科赚钱比医科容易多了。"
  • 马云发年终奖
  • 开个支付宝账号 各位阿里人: 请全体阿里人在年底前去支付宝开一个账号,务必,务必!到时候不开好,别后悔哦!请互相转告! 马云 2011.1 马总2011年先来了个悬念,告诉大家今年除了年终奖外还会往员工的支付宝里发红包,但是多少会是个谜,员工纷纷猜测,有人说红包一定是象征性的一两千。
  • 母亲的游戏
  •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在费城一家建筑师事务所里,一个神情阴郁的男子正用铅笔在纸上乱画,突然,他皱了皱眉,"哧"一声,将自己的涂鸦撕掉了。这时,一位老妇人推开门:"请问,您是文丘里先生吗?"男子一怔,随即站了起来:"妈——""先生,"老妇人打断他,"请叫我瓦娜。"他仿佛回到了童年,顿时来了兴致,"瓦娜,不,瓦娜夫人!"他忍住笑,"您找我有什么事?"
  • 尝试给苍蝇做尸检
  • 杭州的一名消费者在为"酸奶中的苍蝇"索赔时,厂商竟要求她提供尸检报告!如何确定苍蝇是"生前溺水"还是"死后抛尸"?对于人类来说,呼吸道、肺部的肿胀充血和病变是生前溺水的铁证。不过对于苍蝇那一丁点气门气管来说,就很难说了。
  • 巨鲸的尸体去了哪里?
  • 长期以来,生物学家对死于公海的鲸的去向十分好奇。早在1934年,丹麦动物学家奥格斯特·克罗伊就推测,死鲸沉人海底,被深海动物慢慢吞噬。然而,直到半个多世纪后,研究人员才真正发现死鲸的去向。
  • 伊莎贝拉其实不是蝴蝶
  • 蛾子在夜晚飞翔 蛾子绝对是属于夜晚的女孩儿,她的眼睛常常随着夜晚华灯的初放而璀璨起来。尤其当她坐在网吧的电脑前,当那些图案在淡蓝的屏幕上一点点变得饱满起来时,她的脸上就会呈现出一种熹微的光芒。楚天枫最开始就是被她的这种光吸引住的,
  • 尊重
  • 奥斯卡·列凡特是美国20世纪有名的钢琴家和作曲家,又以机智幽默、善于搞怪而著称。 一天晚上,列凡特正在为观众演奏钢琴曲,悠扬的乐曲从他的十指间轻轻流泻出来,此曲只应天上有,列凡特表演得投入,观众也沉浸在美妙的音乐中,如醉如痴。这时,一位观众姗姗来迟,
  • 世界上最穷的大慈善家
  • 他没有收入,没有存款,没有汽车,没有房子,没有老婆、孩子,甚至没有兴趣爱好。但很多媒体称他为"当代英雄",甚至"圣人布洛克"。因为四分之一世纪以来,他已经在全球10多个国家,为40多万穷人免费看病,提供医疗服务的价值达4000多万美元。像斯坦·布洛克这样的奇人,世界上很难找到第二个。
  • “中彩”轶事
  • 事物是相对的,"中彩"也一样,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中国历史上十大富豪之一的邓通就是"中彩"之后,稀里糊涂地一步登天,又稀里糊涂地跌入地狱。 两千多年前的一天夜里,汉文帝做梦,梦见自己被玉帝召唤,放下梯子让他向上爬。文帝身子发软,想上天上不去。正焦灼间,
  • 隐身梦想 如何实现
  • 人类对隐身衣的念想从古至今就没彻底断绝过,英国《物理世界》杂志近日发表文章,再次论证了隐身的可能性:改变光波和声波,从而影响人的视觉和听觉,这就是隐身材料的原理。
  • 701号囚室的窗子
  • 二战结束后,在对奥斯维辛监狱受难人员遗留下来的物品进行分类清理时,专家们意外地发现了一卷"诗稿"。这是一卷特殊的诗稿,是作者蘸着鲜血写在白色衬衣上的。 由于血液的书写性能比不上墨水,又加上时间已久,血书诗稿变得斑斑驳驳,专家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那些文字还原出来。
  • 天使看见了她的爱
  • 1974年,她出生在英国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很小的时候,她便养成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去做"的果敢性格。16岁那年,学业优异的她,突然迷恋上了舞蹈,她毅然中断学业,进了舞蹈团做了一名舞女。不久,因为欣赏了几次名模表演,她又对模特这一职业发生了兴趣,一番辛苦后,
  • 惩罚“告密者”的美国女教师
  • 前不久,美国一所中学师生来学校访问。接待过程中,我结识了一位名叫马里昂·琼斯的女教师。在聊到"惩罚"这个话题时,琼斯饶有兴致地向我说起了一个发生在她与学生之间的小故事:
  • 一个吉祥的数字
  • 九月的一天,下午五点钟,罗绅德·托贝正准备实施第三次谋杀。意识到经常杀人会让自己陷于险地,他一直都很小心。 此时,他在新租来的房子的浴室中站着照镜子。 楼下厨房的响声让他的心揪了一下,难道伊迪丝在他准备好之前就要洗澡么?不,一切都很正常:她正要从后门出去。
  • 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
  • 前不久,我坐歌诗达游轮在海上漂了几天,这段旅行,给我留下最深记忆的,不是船上每天供应五顿的意大利美食,也不是每晚都有的美艳异国风情表演,更不是靠岸之后商业化到牙齿的各种旅游景点。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是每天晚上静夜之中无边无际的星星,这是我这辈子所见过的最美景象之一,只可惜海风太凉。甲板上顶得住寒意和我分享这种感受的人并不多,只远远的,有群年轻人在弹吉他喝酒唱歌。
  • 市长千万别捡易拉罐
  • 马克·保罗·塞拉芬是美国纽约州小城曼利厄斯市的市长,他平时的生活非常节俭,哪怕是散步,也不时从公园或街角捡一些瓶瓶罐罐回家,积存起来卖钱。对于这笔聊胜于无的"外快",马克市长通常用来为它的小狗"巴克斯"看病,或者给它买一点小零食。
  • 一生只为打磨一部戏
  • 他出生在英国首都伦敦。小时候,曾是一名口吃者,性格非常孤僻,公众场合他很少说话。 幼年时,因为躲避二战,他们举家迁往纽约。 每天,父母都会通过收听广播,了解大洋彼岸的局势和动态。乖巧懂事的他坐在桌子的一旁,似懂非懂地聆听着追踪报道。
  • 知更鸟的情歌
  • 巴格达郊区,早已经成为一堆瓦砾,偶尔会有美国的士兵穿梭在这座村庄与另一座村庄,罗伯时常坐在自己的家门口,佝偻着苍老的身躯,想着四十年前的往事。 那个时候,他们的爱情才刚刚开始,奇娅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他们的相识十分浪漫。
  • 大雨吞噬的生命
  • 这只是两个小人物的"非正常死亡。 "至少,报纸上关于他们的新闻,占据的版面不算大,轻轻地,就翻过了。 在两个青年二十多年的人生路上,北京苹果园南路一只敞口的窨井,是他们的终点站。6月23日的北京暴雨中,这个"黑洞"吞没了他们年轻的身体。
  • 出来混,靠的是创意
  • 宋江被刺配江州,路过浔阳江,误上了张横的贼船。船到江心,张横忽然把船停住,问宋江和两个押解公人,你们三个想吃板刀面,还是馄饨?宋江不懂,壮起胆子问,什么是"板刀面",什么是"馄饨"?张横说,俺有一把泼风也似快刀,我一刀一个,把你们剁下水去,这叫"板刀面";如果你们想吃"馄饨",
  • 【享茶·享生活】系列之 居福地 品茉莉 之五
  • 介于近期的介绍,相信现在的大家对茉莉花荼的制作工艺流程已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延续上期内容,本期我们将继续为大家讲述窨制工序的最后五个步骤,也就是通花散热、起花、烘焙、压花和提花。 首先,我们先来看看通花散热,关键就是根据窨品堆温、水分和香花的生机状态来把控,其目的是为了散热降温,通气给氧以及散发堆中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气体,以达到促进鲜花恢复生机,继续吐香的效果。
  • 【享茶·事生活】系列之 赏壶怡情论紫砂 之二
  • 制作紫砂壶的基础,首要便是紫砂泥料,泥料本身材质的优劣、炼泥技术的高低,都将直接影响紫砂壶成品的水准。 紫砂泥料出自宜兴的丁山,所谓的"本山泥",就是指出自当地黄龙山的泥料,该紫砂泥料深藏在此山岩层下数百米,又称"富贵土",虽然紫砂泥料很珍贵,但市面上炒作的关于泥料即将匮乏之说还是姑妄听之,好的泥料确实不可多得,但紫砂壶重在制壶工艺而非材质,
  • [佳作欣赏]
    希望哲学(韩松落)
    [环球纪事]
    以爱为名(徐漫)
    [晓风晨语]
    (波诺玛廖娃[俄])
    [世闻万象]
    追火山的人(秦珍子)
    [菁菁校园]
    外教的最后一课(铁桦)
    [讽刺与幽默]
    相差一点点(邵宝健)
    [环球纪事]
    堂堂大国屈于小房(赵涵漠)
    [多角思维]
    你所说的理想究竟是什么?(刘大先)
    [繁星集]
    微爱情
    [玫瑰留芳]
    爱尔兰船长的遗言(张小平)
    [多角思维]
    自己的时间(王开岭)
    [世闻万象]
    盲人与猎人(韦盖利[编译])
    [新知趣闻]
    驯鹿的花纹(雪绒花)
    [晓风晨语]
    承诺(谢志强)
    用行动去维护公正(刘清山)
    你恨你的亲人吗(刘墉)
    [文坛艺苑]
    枕头人(马丁·麦克多纳)
    [多角思维]
    命运的紫罗兰(刘心武)
    [讽刺与幽默]
    上帝的小丑(纪伯伦)
    [玫瑰留芳]
    真正的大师是我的儿子(犟人)

    火星人当校长(佚名)
    [世闻万象]
    沧桑的旧时光一言不发(马德)
    [菁菁校园]
    物理课的开场白(裴智新)
    [世闻万象]
    那个为我扛椅子的男人(梅寒)
    [环球纪事]
    在加拿大经历动物“拆迁”(姜钦峰)
    [新知趣闻]
    我的学生怎么都不回来(田亮 杨帆)
    [菁菁校园]
    不会提问的中国学生(施健子)
    [智慧人生]
    哪个更有用(耿文涛)

    我爱货币
    [讽刺与幽默]
    校园牛人(博览[辑])
    [新知趣闻]
    寄生在“妻子”身上的鱼(余鱼)
    [多角思维]
    “大家”是谁(陈染)
    [时代冰点]
    吃土豆的人(张海龙)
    [新知趣闻]
    拉丹门上的“锁”(李良旭)
    [繁星集]
    衣服大小号为何卖一个价?
    [多角思维]
    不重要的真相(艾小羊)
    [繁星集]
    孝鸟(苏霞)
    [情感画廊]
    重逢(吴念真)
    [智慧人生]
    怎样成为天使(阿冰)

    命运是选择的结果(侯文咏)
    [世闻万象]
    马云发年终奖(陈伟)
    [晓风晨语]
    母亲的游戏(李浅予)
    [新知趣闻]
    尝试给苍蝇做尸检(Kenny)
    巨鲸的尸体去了哪里?(陶诗秀)
    [菁菁校园]
    伊莎贝拉其实不是蝴蝶(逸安)
    [繁星集]
    尊重(翟振祥)
    [世闻万象]
    世界上最穷的大慈善家(洪立)
    [多角思维]
    “中彩”轶事(许家祥)
    [新知趣闻]
    隐身梦想 如何实现(金煜)
    [晓风晨语]
    701号囚室的窗子(张前)
    [玫瑰留芳]
    天使看见了她的爱(崔修建)
    [环球纪事]
    惩罚“告密者”的美国女教师(杨海亮)
    [文坛艺苑]
    一个吉祥的数字(柴橚[编译])
    [多角思维]
    你已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了(曾颖)
    [环球纪事]
    市长千万别捡易拉罐(陈亦权)
    [智慧人生]
    一生只为打磨一部戏(詹伟明)
    [情感画廊]
    知更鸟的情歌(古保祥)
    [多角思维]
    大雨吞噬的生命(从玉华)
    [历史星空]
    出来混,靠的是创意(姜钦峰)

    【享茶·享生活】系列之 居福地 品茉莉 之五(小今)
    【享茶·事生活】系列之 赏壶怡情论紫砂 之二(未央)
    《青年博览》封面
      2000年
    • 01

    主办单位:福建省青年联合会

    社  长:陈若晖

    主  编:何阳

    地  址:福州市金鸡山路23号

    邮政编码:350011

    电  话:(0591)7336086 730024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558

    国内统一刊号:cn 35-1067/g0

    邮发代号:34-44

    单  价:4.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