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告别信
  • 如果有一刹那,上帝忘记我是一只布偶并赋予我片刻生命,我可能不会说出我心中的一切所想,但我必定会思考我所说的一切。我会评价事物,按其意义大小而非价值多少。我会少睡觉,多思考。因为我知道,每当我们闭上一分钟眼睛,我们也就同时失去了60秒。当他人停滞时我会前行,当他人入梦时我会清醒,
  • @姚晨,一次采访课
  • 新学期的第一节采访课,老师上来就布置了一个让我们意想不到的特殊作业:在5月底前独立完成一个名人采访,字数要求8000以上。那天课上。我就想到了几个想采访的人,央视的主持人芮成钢、篮球评论员于嘉,还有我很喜欢的姚晨。同时我想到了微博邀请,但也清楚地知道,一个粉丝数不过二百出头的微博平民,想要让“微博女王”看到我的邀请。
  • 依靠哭泣的肩膀
  • 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天刚微亮,薄雾还挂在树梢上,我坐车前往山村学校支教。车在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上盘旋,直到日影西斜,才来到位于大山深处的一所中学。看到四面漏风的校舍,我心里一阵酸楚,决意留下来,把梦想的种子播到孩子的心田。可事实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有个叫李想的孩子,就是让我头疼的学生。
  • 现代版的白求恩
  • 他的背影,让人想起他说过的一句箴言:每个孩子都是我的孩子,每个男人都是我的兄弟。4月17日,69岁的狄家诺在昆明的房子里醒来时心情很沉重,许久都不说话。即使面对他熟悉的助理陈珊珊,护士维吉尼亚。他刚刚在意大利休假一个月。而现在,他必须重新面对在中国云南的种种困难。
  • 狄家诺的一天
  • 4月21日清晨,在Chinacal位于大理古城洱海门外一栋民居楼中的诊所里,狄家诺医生、陈珊珊、护士维吉尼亚与小卫都早早起来了。他们是前一天晚上从昆明到大理的。这天,将有16名预约好的病人从云南各地来到这个诊所。最早到来的是寻甸县的5岁的马宇豪,他是去年狄家诺医生的“圣诞礼物”之一。在超声波检测后,
  • 57美分建起的世界高等学府
  • 美国费城大学是享誉世界著名的高等学府,然而这所占地近百亩的综合性大学最初营建时,仅仅付出了57美分的采购地皮价。如今人们慕名前来费城大学参观时,选择的第一个目标往往是主偻的展览大厅,因为那里悬挂着一个农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小女孩画像,而这个尚不知姓名,年龄和出生地的小女孩,
  • 我爱转笔,手指间的舞蹈
  • 上学时,恐怕大部分人都有过转笔的经历,但上课转笔影响学习,往往被老师反对。事实上,玩转笔的确可以益智、减压,而且,样子会很酷,广州也隐藏着不少转笔高手,他们有的被请上湖南卫视做节目,有的年纪轻轻已经打破了世界纪录,
  • 高才生海削大赌场1
  • 说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你会想到什么?高科技的摇篮、诺贝尔奖、数学大师、天才大学生、计算机黑客……可是,你会不会将麻省理工学院和赌博连在一起?事情得从1994年说起,有一位M先生,召集麻省理工学院的一群高才生。
  • 给雕塑一个电话号码
  • 2011年4月,荷兰著名的圣约翰大教堂外竖起了一座崭新的雕塑,这座雌塑与那些宗教人物造型小同,它是一个身穿牛仔裤斜挎背包的时尚小天使,右手握起放在耳边,余着小脑袋,猛一看上去,像是止在做笑首听电活那端的人娓娓而淡呢。与那些沉闷的雕塑相比,这座小天使雌塑又萌又可爱,特别引人注意,人们从教堂外经过时,
  • 当小蚂蚁有了梦想
  • 2012年4月23日晚,江苏卫视《梦想成真》栏目请来一群特殊的人。他们平均身高不足一百三十厘米。他们面容稚嫩,童音清脆。乍看起来,还以为电视台又从哪里找来了一些“神童”。但是,他们不足神童。相反,他们足一群残疾人。他们的平均年龄已达23岁,可是,他们仍然娇小,仍然“稚嫩”。对,他们是一群袖珍人。
  • 汉朝也“限车”
  • 汉文帝时期,经济发展起采了,大家就去买车,当然买的是马车没想到,大汉帝国也堵车了,从西汉堵到东汉,从长安堵到洛阳。西汉最明显的现象就是用车标准在放宽,豪华车在普及,本来规定国家元首用的车,可地方上的省长,京城里的高官子弟,也敢用了,司马迁就记录:“车服拟于天子”,
  • 对求知的尊重
  • 20世纪50年代,剑桥的两个学生经常在本尼特街上的老鹰酒吧午餐。1953年的一天,其中一个名叫克里克的学生冲进酒吧,宣布“我们已经发现了生命的秘密”,不过,另一个学生沃森觉得,这样说为时尚早。不管怎样,这个酒吧的一张桌子背后至今镶嵌着一块铜牌:“克里屯和沃森往这里宣布发现DNA的双螺旋结构。”
  • 大人物不争论
  • 纽约房地产商威廉·哈芒卖出过超过2亿美元的房子。他最爱说的一句话是:“推销员最大的禁忌,就是与客户争论。争论就是一种竞争,而任何人都不想在竞争中失败。”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如果你一定要迫使他人承认自己的错误,你往往会一无所获。也许,只有那些没有经验的新人才会采取这种笨方法。
  • 职责
  • 叮咚,叮咚。驼铃如水,在沙漠响起。一只驼,在沙漠里缓慢地走着,背上驮着被毯,还有水囊和食品。它的后面,跟着一个探险家。明显的,驼已负伤。那是不久前的一个晚上,他们遭受到一只狼的偷袭。当时,探险家已睡熟,打着鼾声。一只狼借着云的影子,悄悄逼近,龇着牙,在月影下发出白森森的光。
  • 最“愚蠢”的一代
  • 年轻人需要在自己的生命中保留一个空间,可以与历史、与艺衣、与公民理念相遏。毛泽东只是一个名字吗?“二战”只是一个标注了时间和地点的事件吗?梭罗在瓦尔登湖边想了些什么?哈姆雷特关于生命意义的冥想,真的与你无关吗?
  • 别把理想摆在书柜上
  • 这位老太太,很有意思。95岁,美国堪萨斯州人,名叫诺拉·奥克斯。她有这个想法时,已近耄耋之年,老伴先她而去了,子女也都长大了。孤寡的生活,令她窒息。于是,她对子孙说,要继续年轻时没完成的理想——上大学!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满堂子孙,皆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她的想法,差点让周围的人笑掉大牙。
  • 被绑架之后
  • 伊万·阿布拉莫维奇是当地屈指可数的富商之一。他在20世纪90年代不失时机地捞得了第一桶金,然后又成功投资,现在就只等坐收回报了。伊万一生可谓一帆风顺,也许正是因为太过顺利了,有一天发生了意外:他乘坐自己的游艇在非洲东海岸旅行时,被索马里海盗劫持了。
  • 有一个地方,不知钱是什么东西
  • 谭老板穿越到了26世纪。带他过来的人叫小汪,开始带着他四处转了起来。蓝天绿草,青山碧水。到处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污染,简直就是仙境。谭老板越走越开心,连满头的大汗都忘了擦一擦。见谭老板累了,小汪把他领到一个挂着“交通工具”标志的场所。里面竟然是陆海空各类的交通工具,连宇宙飞行器都有。
  • 政要替身真与假
  • 或出于安全考虑,或缘于谍海诡谲,或纯属阴差阳错……外界看到的不少风云人物,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只不过是替身而已。替身真假之辨,扑朔迷离,以其神秘、离奇和刺激吊人胃口,令人叹息。譬如,1996年解密的前苏联文件显示,历史书上常见的一幅斯大林肖像照,其实拍摄的却是替身费利克斯·达达耶夫。
  • 外星人的梦想
  • 西多罗夫家门外站着的这几个外星人一点儿也不可怕,甚至还挺可爱。他们长着三只大大的绿眼睛,两只在脸上,一只在肚子上,头上还有五个淡紫色的触角,看上去很聪明,也很友善。“您对我们来说非常难得,我们从几十亿地球人中选中了您。”外星人开门见山地对西多罗夫说,“这是您无上的荣幸。”
  • 走进皇家学院的订书工
  • 1791年9月22日,英国萨里郡纽困顿一个贫苦的铁匠家庭里,一个小男孩呱呱坠地。小男孩天资聪慧,是老师们眼中的“神童”。他9岁那年,父亲去世。随着家庭经济的日渐窘困,初中还没有读完,他就不得不告圳校园,进入当地一间私人书店当学徒,老板交给他的任务足,每天必须卖掉500份报纸。
  • 无畏
  • “爱是什么?”弟子问。“就是没有任何恐惧。”大师回答。“那么我们会恐惧什么呢?”弟子又问。“爱。”大师回答。
  • 第51个梦想
  • 当时谁也不会想到德国纳粹会穿过海峡轰炸英国,教室里同学们正热热闹闹地议论着各自的假期计划,一位中年老师走进来,脸上洋溢着长假前特有的喜悦,布置了本学期最后一次业——写一篇题为《我是未来的……》的作文,并说明下学期开学后在课堂上点评。51个同学都停止了讨论,提起笔开始完成最后一次作业,
  • 美国孕妇的选择
  • 女友的美国同事做孕期的血液检查时。医生怀疑孩子有可能是唐氏儿,又叫蒙古症痴呆儿。后来给她做了羊水穿刺,确认孩子确实是,也确定了性别是女孩。她在午餐时间很随意地告诉了同事们这个消息,情绪没有什么起伏,就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 绿茵场上的非主流
  • 他出生在意大利的一个富豪家庭,父亲是钢铁大亨,家族企业涉足50多个国家。在很多人眼里,他这辈子只要守住家业即可,根本不需要什么奋斗。然而,当他接触到足球以后,突然觉得,跟绿茵场相比,俐铁经营之类的事情简卣索然无味。从此,他的梦想是成为职业球员。父亲骂他没出息,说:“我可以买下一家足球俱乐部给你经营。”
  • 毕业典礼演讲不会告诉你的10件事
  • 2012届的同学们: 在和你们差不多大的时候,我开始厌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为缅因州州长写演讲稿。每年春天我都会为22岁的年轻人提供非凡的智慧点滴——这相当了不起。因为当时我才23岁。从那以后的几十年,
  • 努力去够
  • 美国的天堂动物园里,新来了一个喂河马的饲养员。老饲养员给他上的第一堂课,让他有点接受不了,听起来也确实有点离奇。老饲养员告诉他:“不要把食物放在离河马过近的地方,不要怕它饿着,以免它长不大。”新来的饲养员听了这话,十分纳闷。心想,世上怎么会有这种道理。为了让动物长大,而不要把食物放得过近。
  • 货币
  • 开心乐园
  • 爱心无限物理课上讲动量守恒。老师:“一个鸡蛋去撞另一个鸡蛋,谁碎了?”一同学举手:“心碎了。”老师:“谁的心碎了?”同学:“母鸡的心碎了。”求施舍车站碰到个要饭的。他手里拿着一张纸,写着:我是一个聋哑人,请你施舍一点给我。
  • 美人鱼学名叫海猿
  • 提到美人鱼,你的脑海里可能立即会浮现安徒生笔下那个既善良又让人怜爱的海王的小女儿。最近,一部在国外热播的纪录片告诉你,关于美人鱼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美人鱼不但和我们一起生活在这个蔚蓝色的星球上,而且她们还可能和我们人类有着血缘关系。其实,早在多年以前,
  • 我只能为你说一个小故事
  • 他坚称自己是黑天使,可人们都喜欢唤他死神。盘旋在城市上空,引渡刚刚离世迷路的灵魂。坏人下地狱,好人排队入天堂。那女孩出车祸的前两分钟,他正蹲在这城市最高的楼顶。灵魂从她身体飞出去,轻轻的。伴随满天飞散的梨花,他轻盈地直飞而下,悄无声息地落在她的灵魂前,像一只张开漆黑羽翼的鸟。
  • 燃烧的泪光
  • 那年,他17岁。辍学的他,在山地上拼命劳作,擦汗看太阳时,看见一个男孩。男孩背着书包,在笑着看他。他也笑,但心痛了,说:“过来。”男孩过来了。男孩是邻居家小弟,9岁,昨天辍学,头脸上还有求爹时被爹打的伤,却还背着书包,有点儿壮烈。
  • 丹麦首相看病
  • 丹麦首相拉斯穆森在今年2月份出访秘鲁。在出访之前,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腿不舒服,走起路来很痛。于是,在2月14日,他驱车前往离首相府较近的哥本哈根大学医院看病。这是丹麦一家医疗设备非常齐全的著名医院,什么人都可以在这里看病。这里也根本不存在VIP专属区。
  • 与父亲有关的故事
  • 悲痛纵身跳下大河的时候,年迈的父亲知道,他要找的儿子大概已成了冰冷的尸体。儿子溺水早就超过12个小时。那晚他在工地上千完活,大汗淋漓,想到河里洗个澡,可下水后就再没冒出头来。民警来了,消防队员也来了,说不熟水性,不敢轻易下水。随后,专业的打捞队也来了,但他们说水面广阔。一天的打捞费用得花三万元。
  • 等待梦中的节日
  • 2011年4月,我去了一趟印度。一路很辛苦,坐飞机到新德里,再从新德里坐火车,咣当咣当在伟大而混乱的印度铁路上颠簸8个小时,然后再换汽车。到站后。再换很小的那种蹦蹦车。经历那么多路途,最后到恒河边,去赶昆梅拉节——印度12年一次的沐浴节。我看见成千上万的人从各地徒步而来,在那个地方我才真正知道什么叫摩肩接踵,
  • 『呆若木鸡』不是真呆
  • 形容一个人呆头呆脑或痴痴发愣的样子,会用“呆若木鸡”这个成语。可是按照庄子的本意,“呆若木鸡”其实是一个最高级的褒义词,它代表着一种高深境界。在他看来,外表活蹦乱跳、骄态毕露、强悍伶俐的鸡,并不是最厉害的,目光如炬、内蕴真气、纹丝不动、貌似木头的鸡,才是真正的“鸡”林高手。
  • 如果我们穿越到未来
  • 克鲁马努人是旧石器时代晚期在欧洲的高加索人种,生活在大约3万年前。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时间隧道绑架一名克鲁马努人,给他洗澡、帮他修面、让他穿上崭新的西装,然后再把他带到现在的纽约,并将他放在人头攒动的地铁口。大家会注意到这个特别的人吗?很可能不会。
  • 你的“原始股”是哪只
  • 十多年前,他初到美国,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涂鸦画家。为生计,他随即进入工作状态,在洛杉矶市偶尔为人创作喷漆壁画度日,所得报酬虽然不多,尚可维持生活。然而在最初创业阶段,他并非总是幸运,日子过得捉襟见肘。除去日常开支,他把节余的钱全部用来购买绘画工具和涂料。每天天一亮就出门,一边写生和创作,一边找活干,直到终于落下了脚。
  • 逃出德军集中营
  • 二战中,德国人将位于萨克森州寇地兹的一座城堡,改造成为“被俘军官集中营”,即寇地兹堡集中营。该集中营戒备森严,守卫人员比战俘多,德国人吹嘘其为“逃不出去的集中营”。屡逃屡挫奇招百出为了逃出寇地兹,集中营内的被俘军官们绞尽脑汁,
  • 千奇百怪的成人仪式
  • 秘鲁少年在成人仪式上须通过的唯一“考试”是从约8米高的悬崖上跳下,胆怯者就永远不能成为“大人”。尽管每次仪式上都有一些少年在跳崖时被摔得鼻青脸肿,但这种古老的“跳崖礼”至今仍在秘鲁盛行。墨西哥海滨地区有个部落的成人仪式更为奇特:少年们必须每人携带一块沉重的大石头游过一条海峡!
  • 梦想从来不卑微
  • 他的噩梦是从三岁那年开始的。那天,母亲终于从亲友们“贵人行迟”的安慰声中省悟过来。抱着浑身瘫软的他坐上火车直奔省城的儿科医院。大夫无情的诊断打碎了母亲最后一丝希望,“重度脑瘫,像这种情况目前尚无康复的前例。”母亲抱着他,哭了个天昏地暗。丈夫说:“把他送福利院吧,我们再生一个。”
  • 心灵天使
  • 有两个人,一个在台湾,一个在香港。也许你知道。也许你不知道。一个叫林依晨,长得甜美可人,她是台湾偶像剧主角。曾在台湾夺下金钟影后头衔。她出生于单亲家庭,家庭经济拮据。5岁那年父亲离家而去,由母亲抚养她,直到她大学毕业。为了应付房租、学费、生活开支,母亲瞒着她借了300多万元的债务。
  • 光焰总能被光焰吸引住
  • 席勒儿时自从能读书,读到《少年维特之烦恼》后,就被其作者歌德的才华深深吸引住了。小席勒很想结识歌德,于是,他怀着无比崇拜的心情给歌德写了一封信。然而,信寄出去以后,却如石沉大海。一天,颇为懊丧的小席勒问父亲:“很想结识一个人,可别人不理自己怎么办?”这时,父亲点燃了,供台上的两只蜡烛,
  • 狼行成双
  • 他们是两只狼,他的个子很大,很结实,目光有神,牙爪坚硬有力。她则完全不一样,她个子小巧,鼻头黑黑的,眼睛始终潮润着,有一种小南风般朦胧的雾气。他的风格是山的样子,她的风格则是水的样子。刚才因为她故意捣乱,他们眼巴巴地看着那只兔子跑掉了。他还是少年的时候就征服了她,然后他们在一起相依为命,
  • 保守一生的秘密
  • 1961年,美国大兵史蒂夫当兵仅有7个月,便被派往越南参加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7月20日,在经历了6次小战役后,史蒂夫的身心彻底崩溃了,可又一次冲锋开始了。他想到了长官说的话:最好的士兵是有血性没有思想,是一部服从命令的机器。
  • 跟植物说话的男生
  • 第六十号男生,在英国念一个很奇特的学院。那个学院没有电,天黑以后就点蜡烛。那个学院的学生都不准开车,只能走路,或者搭陌生人的便车。那个学院的学生除了上课以外,每天早上都要到田野当中吟唱中古时代的欧洲僧侣经文,同时做一些介于膜拜、呼吸和舞蹈之间的舒缓动作、那个学院的学生,
  • 兄弟,向我开枪
  • 拉尼和艾克在集中营里相识。这是一座特殊的集中营,这里集中了纳粹多名生化专家,他们利用集中营里的关押人员,夜以继日地进行生化武器试验……端掉这个生化武器制造厂营救所有人出去,成了他们伟大的目标。拉尼是一位爆破专业的少校军官,艾克是一位侦察连长。也是一位优秀的狙击手,
  • 冒险的风险最小
  • 吉姆·沃尔芬森1995年担任世界银行行长,一上任就有记者问他:“听说你上大学时,门门功课都不及格,现在怎么能当上行长呢?”他听后并没有恼,也没有难堪,而是说:“我问你,你没学过击剑,你敢去参加比赛吗?”记者害怕地回答说:“那不是自寻死路吗?我是不敢。”“我敢,我就是敢于冒险,并且善于冒险,所以当了行长。”
  • 误解外国大学青年
  • 2010年,我被派往美国阿尔弗雷德大学任教一年。我发现,早年我对国外青年的消极看法并不客观。关于梦想,我们行动太少在美国时候,一次与来自韩国的C和Z一起聊天。C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把我给问住了。从小到大,我对未来做过很多畅想:最开始我想当服装设计师,
  • 有时候沉默也是谎言
  • 金子在什么情况下都是金子,而沉默不过是一种规避,有时是金、有时是谎言。什么是金子?一部历史如果有金子的话,它只能是真相。真相可能令人沮丧、令人愤怒和悲伤。但真相如金子一般诚实,它的价值只在于它是真相。
  • 天使也有犯错的时候
  • 她出生在澳大利亚的一个普通家庭,10岁那年,父亲爱上了别的女人,母亲伤心地远走他乡,她从幸福的小公主一下子变成没人管的野孩子。不久,父亲将继母娶进家门,拂去了母亲残留的气息,也破灭了她让父母团圆的梦想。她怨恨父亲,也不喜欢继母,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她暴跳如雷,吵架、摔东西、离家出走、逃课、早恋……乖乖女变成了叛逆少女,她用所有能想到的方式和他们对抗。
  • 删除记忆
  • K博士的工作室开始对外开放的第二天,他就接到一项任务:为两个痛苦的人删除大脑中的一段记忆。记得那是一个下午,有个面色苍白、神情恍惚的人来到K博士的工作室。一看那人的面色,K博士就若有所悟地说:“你最近经常失眠吧?那是你大脑中的痛苦记忆在作祟!”K博士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人顿时泪如雨下。
  • “多背一公斤”:旅行中的平民公益
  • 1公斤有多重?8小杯酸奶,6只苹果,抑或是1.53本iPad的重量。然而又有多少人想过,有一天,这区区的1公斤,也可能掀起一场新生活风暴。这就是“多背一公斤”——正在席卷全国,将旅行和公益相结合的爱心生活新方式。
  • 鼾声
  • 他恨不得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个臭袜子,以阻止那该死的鼾声。但是,没有用。只要搭上眼皮,不出三十秒,他就能睡着。一天的活做下来,他太累了。而只要一睡着,同样不出三十秒,他就会打起如雷的鼾声。在乡下的家里,这不算什么,老婆还活着的时候,听不到他的鼾声,她还睡不踏实呢。可是,现在是在城里,
  • 从家庭主妇到“印度国宝”
  • 现年78岁的印度阿婆钱德罗·托马尔家住印度北方邦一个名为朱赫里的小村庄,她有3个女儿、3个儿子,还有几个孙儿。一家人住在一起其乐融融。平时,作为母亲和祖母的托马尔负责料理家务。10年前,托马尔的孙女南德娜怀着成为职业射击运动员的梦想,在距离朱赫里村不远的镇上学习射击。一个周末的中午,
  • 难局
  • 有个叫苏格拉底的老头,你大概不认识。他已经70岁了!深凹的眼睛,白花花一把胡子。在牢里关了好几天了,明后天等船回来,死刑就要执行。这天清晨,他刚睡醒,一小格窗子透着一点光。非常晴朗的天空。克瑞图是个有钱的老朋友,已经滔滔不绝用尽了口舌,恳求苏老头逃狱。“钱,包在我身上,”他说,“更何况,你死了,
  • 你就在天堂
  • 当你吃不了冷饮,才开始怀念年轻时候那个生吃猛喝的胃:当你吹不了冷风,才开始羡慕当初那个冲冷水澡睡凉炕的身体;当你被欲望迷乱,陷于泥淖,才开始仰望起先那颗无边宁静的心。然而,回不去了。人生的好多东西,就这样回不去了。当你失去了这一切。你与生活,就只剩下了将就、妥协以及投降。
  • 总统先生,请帮我批改作业
  • 莱米尔是美国伊利诺伊州葛曼小镇一位中学生,暑假里,她报名参加了一个数学特训班,这是一个非常严格的特训班。每天都有大量的特训课以及家庭作业,为了督促学生们能够顺利完成家庭作业,特训班都规定要让家长检查批改一遍作业,并且签上自己的名字。8月18日,莱米尔的父母有事情去了纽约,并且要在那里逗留两天,
  • 爱器才会赢
  • 光绪皇帝驾崩,山都易了色,河都含了悲,乌鸦从头顶飞过,呜哇,呜哇,恨别鸟惊心。这奕助水都没一滴。当然这也怪天,光绪奉安崇陵,十里长街送别,阳光一片明媚,没下雨,没雨水可充泪水,很多人都是带了辣椒水的,一抹眼眶,泪水哗哗掉,“奕助独后至,亦无戚容。”又是至亲亲戚,又是至高首长,
  • 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我们输掉了整个人生的乐趣。“他爹!你现在最想干啥?你说句话呀,你可不能丢下我呀!”妻子趴在我耳朵边喊魂。按医生的说法,我病危了,该准备后事了。她的话我听得真真切切,可是,我没法回答。我躺在病床上,鼻孔里插着氧气管,张不开口,甚至连转动一下眼球都困难。
  • 愤怒的小鸟对你说
  • 愤怒的小鸟对你说:不管我是白色的,还是红色、黄色的也罢,黑色的也不要紧。只要我能打败对手,我就是好样的小鸟。所谓外貌不重要,本事才是硬道理。愤怒的小鸟对你说:多复杂的工事,我们也能想办法攻破。重要的不是敌人有多强大,而是你有多少智慧。愤怒的小鸟对你说:世界万物一物降一物,
  • 原来李时珍用中药名写过情书
  • 明朝名医李时珍不仅医术精湛,而且颇有文才。有一年,李时珍外出寻访名师,在外面生活了五个月,在这期间,李时珍的夫人曾经给他写了一封别致的“中药情书”:“槟榔一去,已过半夏。岂不当归耶?谁使君子,效寄生草缠绕他枝,令故园芍药花无主矣。妾仰观天南星,下视忍冬藤,盼不见白芷书。
  • 你说——我说
  • 人有两只眼睛,全是平行的,所以应当平等看人;人的两只耳朵是分在两边的,所以不可偏听一面之词:人虽只有一颗心,然而有左右两个心房,所以做事不但要为自己想。也要为别人想。——于丹人生中最珍贵的财富有六种:一是洋溢在脸上的自信。二是融化在血里的骨气。
  • 美轮美奂的衍纸艺术品欣赏
  • 衍纸艺术又叫卷纸装饰工艺,就是以专用的工具将细长的纸条一圈圈卷起来,成为一个个小“零件”,然后藉由组合这些样式复杂、形状各有不同的“零件”来创作。卷纸做来相当简单,可以说只要抓住要点,相信没有比它更好学的手工艺了,一点点耐心和创意,
  • 心灵书签
  • 骑一区永远奔跑的马,让四季朦胧。哼一首没头没尾的歌,看天地辽阔。世界这么大,都是我的。却愿用这一切来换,和你相倚忘忧。划过一个又一个圆圈,才惊觉,我们是被命运牵引的木偶,距离永恒。时之海洋每一个泡沫都是一个银河收藏一缕心绪回忆堕入沧海我撒开思念的网徒劳打捞到下一个轮回
  • 雕刻旧书出奇观
  • 盖伊·拉勤米是一个涉足领域颇多的人,在过去的三十年间,他做过编副、导演、作曲、乐队伴奏、歌手、雕刻家、画家以及作家。而今他又有了一个新的独特爱好,用旧书来雕刻制作每种地质奇观。在他的作品中,梯田、裂爷、天坑、地缝,应商尽有,让人叹为观止。
  • 说话
  • 我们不光要为说过的话负责任,还要为将要说的话负责任。误解外国大学青年范录薇(50)总统先生,请帮我批改作业陈亦权(60)晓风展语别把理想摆在书柜上美国孕妇的选择绿茵场上的非主流心灵天使跟植物说话的男生有时候沉默也是谎言你就在天堂
  • [晓风展语]
    告别信([哥]加布里尔·加西亚·马尔克斯)
    [菁菁校园]
    @姚晨,一次采访课(刘南琦)
    [世间万象]
    依靠哭泣的肩膀(顾晓蕊)
    [时代冰点]
    现代版的白求恩(梁为)
    [玫瑰留芳]
    狄家诺的一天(梁为)
    [环球纪事]
    57美分建起的世界高等学府(听那片海)
    [智慧人生]
    我爱转笔,手指间的舞蹈(火养)
    [环球纪事]
    高才生海削大赌场1(郝广才)
    [智慧人生]
    给雕塑一个电话号码(汤小小)
    [世间万象]
    当小蚂蚁有了梦想(罗伟)
    [繁星集]
    汉朝也“限车”(刘黎)
    对求知的尊重(唐闻佳)
    [智慧人生]
    大人物不争论(尤文·韦伯)
    [文坛艺苑]
    职责(余显斌)
    [菁菁校园]
    最“愚蠢”的一代([美]马克·鲍尔莱因)
    [晓风晨语]
    别把理想摆在书柜上(陈建宽)
    [讽刺与幽默]
    被绑架之后(李冬梅[编译])
    有一个地方,不知钱是什么东西(紫墨飞扬)
    [新知趣闻]
    政要替身真与假(杨舒怡)
    [文坛艺苑]
    外星人的梦想(冬梅[编译])
    [智慧人生]
    走进皇家学院的订书工(郝金红)
    [繁星集]
    无畏([印度]安东尼·梅勒 孙开元[编译])
    [智慧人生]
    第51个梦想(海鸥)
    [晓风晨语]
    美国孕妇的选择(蔡真妮)
    绿茵场上的非主流(朱晖)
    [菁菁校园]
    毕业典礼演讲不会告诉你的10件事(查尔斯·惠伦)
    [多角思维]
    努力去够(星竹)
    [讽刺与幽默]
    货币(张卫[供稿])
    开心乐园(榛子[辑])
    [新知趣闻]
    美人鱼学名叫海猿(汪去)
    [世间万象]
    我只能为你说一个小故事(桃子夏)
    燃烧的泪光(张鸣跃)
    [环球纪事]
    丹麦首相看病(李良旭)
    [世间万象]
    与父亲有关的故事(陈倩儿)
    [繁星集]
    等待梦中的节日
    『呆若木鸡』不是真呆(于丹)
    [新知趣闻]
    如果我们穿越到未来(苏晓禾)
    [多角思维]
    你的“原始股”是哪只(迩半坡)
    [新知趣闻]
    逃出德军集中营(姜昱宇)
    [繁星集]
    千奇百怪的成人仪式
    [世间万象]
    梦想从来不卑微(李红都)
    [晓风晨语]
    心灵天使(流沙)
    [世间万象]
    光焰总能被光焰吸引住(奇清)
    [文坛艺苑]
    狼行成双(邓一光)
    [玫瑰留芳]
    保守一生的秘密(毕志)
    [晓风晨语]
    跟植物说话的男生(蔡康永)
    [文坛艺苑]
    兄弟,向我开枪(程刚)
    [多角思维]
    冒险的风险最小(苗向东)
    [环球纪事]
    误解外国大学青年(范录薇)
    [晓风晨语]
    有时候沉默也是谎言(鲍尔吉·原野)
    [玫瑰留芳]
    天使也有犯错的时候(杨承熙)
    [文坛艺苑]
    删除记忆(金长宝)
    [时代冰点]
    “多背一公斤”:旅行中的平民公益(梓曦)
    [世间万象]
    鼾声(孙道荣)
    [智慧人生]
    从家庭主妇到“印度国宝”(张鹰)
    [多角思维]
    难局(龙应台)
    [晓风晨语]
    你就在天堂(马德)
    [环球纪事]
    总统先生,请帮我批改作业(陈亦权)
    [历史星空]
    爱器才会赢(刘诚龙)
    [文坛艺苑]
    (杨光洲)
    [繁星集]
    愤怒的小鸟对你说(白国宏)
    原来李时珍用中药名写过情书(书窗灯影)
    你说——我说(榛子[辑])

    美轮美奂的衍纸艺术品欣赏
    心灵书签(刘建峰[图文])
    雕刻旧书出奇观
    说话(彭长征[图/文])
    《青年博览》封面
      2000年
    • 01

    主办单位:福建省青年联合会

    社  长:陈若晖

    主  编:何阳

    地  址:福州市金鸡山路23号

    邮政编码:350011

    电  话:(0591)7336086 730024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558

    国内统一刊号:cn 35-1067/g0

    邮发代号:34-44

    单  价:4.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