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沙漠的哭泣
  • 一位牧师一到摩洛哥的马拉喀什城,就决定每天早上都要到城边的沙漠漫步。第一次漫步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名男子躺在沙地上,双手抚摸地面.耳朵贴在地上倾听。
  • 被玷污的世界之巅
  • 保罗·思伦已经68岁了。一个德国人,不远万里来到喜马拉雅山,他却不是为了在此完成登顶梦想,而是爬上去,清理满山的垃圾。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好吧,让我们把讨论精神的事儿暂时缓缓。事实上,尽管从航拍图上看来,珠峰白雪皑皑,可登山者们知道,那里藏着数量巨大的垃圾,“简直就是世界上最高的垃圾场”。
  • 快了花儿会疼呢
  • 校园里有一个花店,很小,只有一个员工,是个20岁的女孩子。我没有问过她的名字,但我喜欢叫她叶子,因为每每从窗外瞥见,她总是隐在一丛丛馥郁的花里,白的,蓝的,粉的,紫的,而她则似那翩翩一叶,风吹过的时候,温柔地抚着每一片花瓣。
  • 签订生命契约的女孩
  • 有的孩子是一夜之间长大的,那不是童话,而是令人心痛的残酷现实。 在重庆长江师范学院读书的女孩靖易,不用回忆,就能直接说出让自己一夜之间长大的生活变故。虽然她曾经“完美”地瞒过了许多老师、同学和朋友,但是她从来没有对自己隐瞒、对生活隐瞒,而是活得坦荡而又美好,让人觉得她就是飞越沧海的蝴蝶。
  • 把酒店建在悬崖上
  • 阿尔卑斯山脉位于欧洲中南部,它西起法国东南部,呈弧形向北、东延伸,经意大利北部等地区,这里许多山峰岩石嶙峋,角锋尖锐,挺拔峻峭,并有许多冰蚀崖、U形谷、冰斗、悬谷、冰蚀湖等以及冰碛地貌广泛分布,是一个风景秀丽、景色迷人的旅游胜地。尤其在法国与意大利之间一处海拔300米的阿尔卑斯山脉,更是探险者的乐园。
  • 广告的受害者
  • 我认识一个诚实的小伙子叫克洛德,他去年才去世,他一辈子可以说是受尽了折磨。克洛德从他懂事的年龄起,就抱定这个主张:“为了跟得上文明的进步,过美满幸福的生活,我只消每天早晚看看报纸和广告,准确地按照这些无比崇高的导师指点的去做。这足真正聪明的办法,唯一可能得到幸福的办法。”
  • 好人生都是睡出来的?
  • 人为什么会想睡觉呢? 突然被这样问也许很难回答,但是你若想睡个好觉,就要先了解睡眠是怎么一回事。 人之所以睡觉,是要让活动了一天、早已疲惫的大脑机能和精神机能都得到恢复。
  • 和书架有个美丽的掘金约会
  • 老外的书架里藏着金子 依依从小便有个好习惯——整理书架。大学毕业后,因为暂时没找到适合的工作,依依只好赋闲在家。那段时间,她情绪很低落,整天把自己锁在书房里。一天,爸爸对她说.
  • 一个MBA的上班日记
  • 7月28日 我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今天是我上班的第一天。我发现自己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份工作!“生产车间主任初级副助理.这个职位真他妈不错!”爸爸听到我上班的消息.情不自禁地大喊起来。
  • 西行中的修行
  • 一在开往银川的列车上,我正低头看书,听到旁边的女子打电话。“诺诺好些了吗?要不去医院看看?”那女子声音清澈,眉眼含嗔,话语里满是关切。
  • 学长帮帮忙,元芳怎么看
  • 最开始,一位叫陈博的同学,他在人人网上发了一条状态,是这么说的: 陈博:开了四十分钟才到家。路上堵车,一对穿着一中校服的男女从我和前车之间穿过,男生递给了女生一个雪糕,结果就挺幸福地笑了。我想他不会跟我似的那么怂,连手都不敢牵吧?然后就踩住刹车猛轰了一脚油门。男生果然匆忙叫个声小心,搂住女生跑了过去。加油吧小伙子,哥哥只能帮你到这了。还有,别误了自己的学业。
  • 生如夏花
  • 帝都的夜越来越燥热,这酷暑就像有时陷进的情绪和心一样难以消解。 夜夜都是梦,梦里全是白天的所思。有时是喜悦的场景,有时是几年后某个场景让你痛到晕厥的感受,剧情有时舒缓有时剧烈,如今平静安宁的我竟会遇到如此奥妙的梦。白天的繁忙在夜里的梦中寻求对等,于是各种反思竟出现在梦里,分析着对与错,困与扰,情与伤。
  • 写给沙漠的信
  • 米薇是个聪明美丽的女子,上过学堂,识文断字。 米薇很浪漫,当她的爱人说要走很远很远的路去经商时。她带着年幼的女儿毅然相随。 米薇把爱情看得比什么都重,遥远的商旅异常艰辛,黄沙蔽日,杳无人烟,她毫无怨言。
  • 陈岱孙:被岁月覆盖了的花开
  • 那是一段,被岁月覆盖了的花开。 抗战伊始,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歼大学共同成立的国立西南联大校同里,由外文系的吴宓、经济系的陈岱孙、哲学系的金岳霖、生物系的李继侗组成的“鳏夫团”是该校一道特殊的风景。
  • 厄运和好运
  • 曼恩是演员、作家、音乐家和电影制作人。多年前,他决定报名加入美国的陆军国民警卫队,当时的他没想到自己日后会被派往伊拉克。 他是这样谈及自己意料之外的改变的:“办公室的租约必须提前解除,我手上正在筹备的电影即将开拍,突然之间,所有准备工作都得暂停。而且我还破产了,那真是一段艰难的时光。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并非没有准备好上战场参加战斗,而是没想到要把之前辛苦这么久的成果抛诸脑后。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意识到这个派驻令将会对我造成非常大的冲击。
  • 临时抱佛脚
  • 有一次四级考试我当监考,当时我在讲台上坐着,看到下面有一名男生鬼鬼祟祟;一只手在上面写,一只手在下面动,嘴里还念念有词。
  • 流量不够
  • 为了锻炼身体,我的很多同事上班时都爬楼梯。那天,我刚爬到四楼,看到一个哥们儿站在楼梯上扶着把手喘气。 我问他:“怎么卡在这儿了?”
  • 请你对我说实话
  • 13号。星期五。早晨。莫斯科精神病医院。 “大夫,我可以进来吗?”一个稍微谢点儿顶、背有些驼的中年人走进心理科门诊部。 “大夫,我希望您帮帮我。我前两天拾了一口袋钱……”
  • 幽灵船
  • 在每个地铁出口,都整整齐齐地站着一排检票机器人,它们面无表情,只会扫一眼乘客递过来的IC卡,在胸口显示出:已扣¥2.00,然后放下手臂让乘客通过。
  • 阳光之下,没有稀奇事
  • 他是我的学生。跟其他学生不同,他是经过两次高考的。是考上了两次。第一次,他考上了一所挺好的大学,因为是理工科,渎了两年,觉得不喜欢,他喜欢文学,退学了。我听到他这事迹,颇不可思议,至少为他捏一把汗,要是再考,考不上呢?好在他又考上了,上了我所供职的这所大学文学院,理想与现实终于统一了。
  • 幸福长寿的花纹鼠
  • 加拿大北部森林里有一种松鼠,这种鼠因为全身长着一道道白色的花纹,因此得名花纹鼠。花纹鼠最大的特点是寿命长.很少有人看到它生病或是遭遇不幸。
  • 一只拒绝飞翔的鸟儿
  • 非常抱歉,我不打算告诉你这只鸟的长相。而且,我答应过那个男孩,我将对他的姓名和身份守口如瓶。 这样很好。我的叙述变得异常简单了。请先跟我回到1943年,地点在罗马南部一个叫安齐奥的小镇,在那里,我看见一只呜,双翼紧闭,行走在林阴小道上。
  • 埃文小姐的敲门声
  • 有人在敲门。 天哪,该怎么办?唉,想安安静静杀个人都不行!马文打量了一下地上的尸体,然后又抬头看看门。藏好尸体需要多长时间呢?要不先开门?也许是个推销员。摆平推销员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 来生我们还做一家人
  • 我是9岁的时候跟着母亲带着弟弟来到这个家的:三间土屋、一个小院,他是这个家惟一的主人,老实而憨厚。当我们娘儿仨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搓着大手,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 还是监狱长
  • 卡塔岛是一座荒凉的小岛,岛上有一座监狱,叫卡塔监狱。卡塔监狱专门关押重要的囚犯。几十年来,卡塔监狱只关押过几十名囚犯。现在。监狱里只有一名叫查理的闪犯。查理因为枪杀州长而被关押在这座监狱。这座监狱除了查理还有三个人:一人是监狱长比尔,一人是狱警莫克,一人是厨师兼医生多格。
  • 生活漫画
  • 地球上还剩一个鸡蛋
  • 整个鸡家族都不甘心自己在地球上的地位——任人宰割,供人食用。 从100年前起,鸡家族的有以之士就试图摆脱鸡家族的困境。但每次行动都以鸡的失败告终。人类大获全胜,还不断完善着吃鸡的艺术:现代化养鸡场、填鸡、扒鸡、烧鸡……真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 热爱,所以非凡
  • 每次到小洲村的艺术空间参加活动,见到久违的文友们,感受着诗情画意的氛围,心头都漾满感动。一次,见一位女诗人刚拔掉正在输液的针头,带病前来朗诵她的诗歌,声情并茂,幽默飘逸。我心也因盎然的诗意生出嫩芽,正如一首诗里说的:“总有一些被剥夺的情欲在萌动,总有一螳萍水相逢本无交集的人与事徒然殊途,总有一些‘活得匆忙,来不及感受’的生命在苏醒”。
  • 浪漫掘金:我是“职业遛狗师”
  • 帮人遛狗,意外发现酷职业 90后女孩马文迪2011年从吉林大学兽医专业毕业后来到北京,成为一名“北漂”。喜欢玩《魔兽世界》、《圣境传说》的她,原本梦想进职网游公刊,却由于专业不对口求职受挫。住在亲戚介绍的一个花刚小区两居室里,虽然每天上网吃零食很惬意,但时间一长,女孩就感到其实当宅女挺无聊。
  • 四大皆空
  • “中国佛教史”考试,一哥们交了白巷,结果满分。问老师,答曰:四大皆空。第二年这哥们的室友选这课,考试也交了白卷。但交完后他心里非常忐忑,怕出什么岔子,于是特地打电话给老师说:“老师啊,我这是四大皆空。”他听到电话那头老师长叹了一口气说;“本来都给你满分了.看来你还是没看透啊。”
  • 保持沉默
  • 法律课上,王老师问:“谁能回答一下,我国公民的基本权利都有哪些?”见没人举手,便让李明回答。李明站起来,眨了几下眼睛,没吭声。王老师有些恼火:“你课前预习了吗?课本上说得清清楚楚啊。”
  • 特殊排雷兵“海豚部队”
  • 美国是全球唯一一个拥有军用海豚的国家。近日,美国海军表示,哺乳动物高昂的培养成本已成为了海车沉重的负担,军用海豚过高的智商和不叮控的情绪,使得美国海军准备用更为廉价、“忠诚”的机器人取代训练有素的海洋哺乳动物。在此之前,这些聪明的动物服役已超过50年。
  • 颜色的气息
  • 白色 不是雪的白色,不是霜的白色,也不是浪的白色。不是被涂上的白色,不是没有被涂上的白色,更不是空白的白色。不是耀眼的白色,也不是开始的白色。而真正的白色是什么?
  • 你的知识是谁教给你的?
  • 一位男子决定去寻找上帝。 他去跟一位大师学习,传说这位大师对宇宙的形成原理有着深刻的了解,而且答应为他解释上帝想从人身上得到什么。
  • 被文明囚禁的野性
  • 英国的大英马戏团有一头欧洲仅存的最老大象——安妮。她是一头亚洲象,当还是婴儿时,安妮就被盗猎者捕获。在上世纪50年代被人以3000英镑买下,之后安妮就跟着马戏团到处表演了50多年。2011年,动物权益活动人士在该马戏团的大象篷里藏了一台摄像机,拍下一名马夫虐打大象的画面并向媒体公布。
  • 祖传的宝贝
  •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胸腔里没有心。我带着没有心的身体奔波,什么都看见了,却又什么也没看着;什么都听见了,却又什么也没听着。什么叫视而不见?这就叫视而不见。什么叫听而不闻?这就叫听而不闻。
  • 做自己的出版商
  • 阿曼达·霍金是美国明尼苏达州奥斯汀市的一位女孩,她自幼拥有讲故事的天赋。学会写字后,霍金就开始写故事,立志成为一名作家。
  • 担山劲舞的女孩
  • 声色化的都市舞台,蹦出一个又一个、一群又一群“希望”的种子,貌似时代的希望、中囤的希望,如3岁的“书法家”、4岁的“歌星”、5岁的“音乐指挥家”、6岁的“劲舞神童”、12岁的“作家”……皆为都市的精灵传奇。
  • 偷来的巧是致使的拙
  • 有这样一群人,每人背着一个超过身高的硕大十字架在埋头赶路。他们走得好辛苦啊。在这些人当中,有一个人开始动脑子了。他趁人不备,用锯子把十字架的末端锯下去了一截。——嘿,明显轻松了许多。很快,他就走到队伍的前面去了。在某方面尝到了甜头的人,会一次次萌生以同样方式追求甜头的心。这个人也不例外。
  • 脱也不成名
  • 这些年网络上时不时就会出现一些红人,从以前的什么姐姐,到现在的这哥那妹的,一抓一大把。还有人要饭当乞丐,因为造型帅还成了红人。张旺全心里极其不舒服,心想别人能红,自己怎么就红不了呢?
  • 养云记
  • 邻家阿婆最近很烦,她养的云遭到了隔壁人家的诅咒。阿婆说,怎么能骂云呢,它无辜得可怜。 但的确被人骂了,原因是她养的那朵云常到人家的天空上去晒太阳。其实,这只是一种表象。阿婆的云才两岁,是雄性的。隔壁人家的云养了8年了,是雌性的,隔壁人家是讨厌阿婆的云去占便宜。其实,这也是表象。最根本的原因是,隔壁人家从来就没看得起阿婆。
  • 一颗红宝石
  • 在我小时候,有一天在大街上遇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你躲远点儿!”一个过路的年轻人正推搡着他,他倒退了几步,撞在了旁边一座电话亭上,然后摔倒在马路上。
  • 最好的生活在别处
  • 很多人认为,她可以有更好的生活,父亲是优秀的飞机与游艇的设计师兼制造者,母亲是肖像画家,出入家里的客人,是爱默生、马克·吐温、爱西斯坦等当时极具代表性的人物。而在她看来,最好的生活却在别处。
  • 致命武器失灵
  • 2287年的一天深夜,乔治急匆匆奔向一座戒备森严的府邸。 刚踏进会客厅,一个沙哑的嗓音便撞入耳膜:“乔治先生,你的气色看上去很不错。请坐。” “多谢你关心。说吧,你要对谁下手?”
  • 大脑还用来思考吗
  • 我记得下围棋有个术语,叫做长考。 据说日本有个著名棋手长考达到16个小时,估计对手被他折磨晕菜了。当初,常吴夺取应氏杯最关键的一役是跟崔哲瀚,这盘棋双方从早上一直激战到晚上8点,崔哲瀚和常昊分别有三次和两次的长考,每一次长考都给对方带来麻烦,因为对方不知道对面这个棋手因为什么思考了这么久,然后会在哪里进攻得手。
  • 只想要有个屋顶的男孩
  • 我这一辈子,只有一个愿望,走进一间有屋顶的房间,睡在一张有床单的床上。为什么我要有这种愿望呢?因为我是印度加尔各答的一个小乞丐,我生下来不久,爸爸就去世了,我和妈妈相依为命,我们都是乞丐,住在一条小街上。
  • 战壕两边听情歌
  • 波兰历史学家亚当·米奇尼克说:“如果要在希特勒与斯大林之间选择一个,我宁愿选择黛德丽。”正是这么一个文不对题的回答,让我开始着迷一代佳人黛德丽。
  • 向死而生
  • 假若你是一个濒死者,从医生手中领过了诊断书,像预感的那样,时日已剩无几。 你沉痛但平静地谢过医生。虽然家很远,但你决定用脚走回去。
  • 抹去孩子眼中的仇恨
  • 2006年8月,黎以冲突的时候,阿卡这座距黎以边境二十多千米的古城已是满目疮痍,昔日繁华的居民区陡然之间被夷为平地。 莫迪和他的大家庭都在母亲家里避难,只要听到警报,就立刻逃向地下掩体。
  • 奥巴马给女儿的便笺
  • 在竞选总统的日子里.奥巴马与他的两个女儿玛丽娅、萨莎聚少离多。每当闲暇的时候,奥巴马就很想念她们。而他的两个女儿却以孩子少有的耐心与勇气不断给她们的父亲支持与鼓励。奥巴马也从未忘记自己做父亲的责任,在那些少得可怜的相聚的日子里,奥巴马给女儿写下了这些便笺。
  • 别在饥饿时逛超市
  • 2012年7月21日,对于许多北京人来说就像是一场噩梦,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暴雨使许多人失去了财产、家园甚至生命。这次暴雨还使得几种商品被疯狂抢购,以至脱销,这其中包括车载安全锤、安全绳索以及普通人一辈子可能都用不到一次的救生衣。
  • 第100只猴子
  • 1952年,日本幸岛的科学家将红薯扔在沙地上喂猴子。猴子喜欢生红薯的味道,但是讨厌上面的泥沙。 一只年轻的母猴艾默发现在附近的小溪里可以解决泥沙的问题。它把这个诀窍教给了妈妈,不久伙伴们也学会了这个方法。
  • 傻仆人救富商
  • 一位富商有一个很幼稚的仆人,人们都说他这种幼稚其实是傻。 有一天,富商让傻仆人到一个贫穷的村子向村民讨债。“他们的欠债已经太多。”富商说。 “好的,先生,但是,你拿了这些钱以后要做什么呢?”
  • 芬妮亚的礼物
  • 克劳斯先生的太太芬妮亚勤劳能干,乐观开朗,喜欢孩子。她的人生理想有点让人咋舌,居然是最少生七个孩子。目前她已经生育六个了。孩子中最大的阿邱14岁了,最小的才一岁半,刚刚学会走路。
  • 遇见自己
  • 一个人,遇见自己有三种方式。一为照镜子,二为做梦,三为反思。 照镜子是为了看清自己的相貌,可以端正其衣冠。做梦完全不受我们控制,常常张冠李戴,沉船杀人,娇妻美妾,升官发财,一睁眼,全如浮云飘散。反思是心灵自我关照的一种方式,是跳出自己看自己,以局外人、旁观者的心态审视自己,挑别自己,批评自己,完善自己。
  • 葬礼
  • 棺材左右沉重地摇摆了几下,无声无息地停在了黑暗的墓穴底部。约翰走上前去,往下撒了一杯土,接着走过去的是莫妮卡。随后其他来墓地的人也都走了过去。最后一个走到这个还未封土的墓前的是阿尔图尔。
  • 你,并不特别
  • 毕业典礼是生命中重要的仪式性开端,有其自身的影响力并具有非常恰当的象征意义。此时此刻,我们面临着均等的机会。这一点很重要。你们的毕业礼服肥肥大大,款式统一,只有一个号码。
  • 我可以登上太空针塔
  • 在美国西雅图州,有一座地标式建筑,名字叫做太空针塔。该塔高605英尺,相当于56层楼高。在离地面520英尺高度,有一个嘹望台和旋转餐厅,可以俯览西雅图360度的全景。人们常说,到西雅图,不登上太空针塔,就像到巴黎没有去过艾菲尔铁塔。
  • 闲话密折
  • 年轻时看了些说雍正的小说话本,见到他建立“血滴子”这个秘密机构,拥有这名称的武器,杀人如麻,很有点不寒而栗。及后读了一些典籍——相对比较正规的资料,才晓得那是子虚乌有的事。
  • 中国人的轮廓是线描式的,表情区域在鼻翼处到颧骨之间,细腻的凸凹,构成一种情调。中国人的脸型和西方人的不一样,比较的宽和平。西方人的脸是用立体的块叠起来,凸凹鲜明。而东方人,尤其是那种蒙古脸型的,就是线勾出的轮廓。
  • 人生保险妙用
  • 保险推销员亨曼先生被派到美国新兵培训中心推广军人保险。听他演讲的新兵100%都自愿购买了保险,从来没人能达到这么高的成功率。培训主任想知道他的推销之道,于是悄悄采到课堂,听他对新兵讲些什么。
  • 母亲住在一朵云里
  • 少年时,母亲带他去一个山坡上看云。那是个清晨,清澈的阳光倾泻在草尖的露珠上,每一滴露珠都闪亮着,接纳着这个世界的缓慢与悠远。
  • 他的来世值钱吗
  • 有一个贫穷的犹太人,生活非常拮据,除了,债务他身无长物。当他只剩下最后10戈比的时候,犹太人便去请教智者拉比,请求拉比帮助他和他的家庭。
  • 严嵩和小白鼠
  • 假设我是某公司的业务经理。为什么假设呢?因为下面这件事是我亲历的。为避免麻烦,我把场景、主人公的称呼作点小小的改动,但事情的大致经过绝无虚构。
  • 什么最好吃
  • 古时帝王,最讲究的就是吃,山珍海味,钟鸣鼎食,极尽铺排之能事,自不必说。这里说的是他们怪异的重口味。 吴王阉阊喜欢吃腌咸鱼。起因是他带兵渡海打越国,船上没粮了。正张皇的时候,无数金色大鱼游了过来,它们自投罗网,成了吴军的口粮,而且数目如此之多,直到吴军班师,还没吃完。
  • 微博@签名党
  • @其实人的长相就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天生丽质;一类是天生励志。 @她要做的不是菜,是太太。 @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没有金箍棒就别穿小短裙。
  • 现代艺术欣赏——林风眠作品
  • 现代画家、美术教育家。擅长描写仕女人物、京剧人物、渔村风情和女性人体以及各类静物画和有房子的风景画。作品有《春睛》、《江畔》、《仕女》、《山水》、《静物》等.是“中西融合”最早的倡导者和最为主要的代表人。是中国美术教育的开辟者和先驱。
  • 梦境中的美丽女子
  • 德国摄影师Jan von Holleben因“飞翔的梦想”系列作品闻名遐迩。这位擅长拍摄“躺在地板上”的人物造型的摄影师又创作了一组以梦境为题材的摄影作品。
  • 独身女画家笔下的母子亲情
  • 玛丽·史帝文森·卡萨特(Mary Stevenson Cassatt 1844—1926)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乃至世界上少有的几位出色女画家之一。她终生没有结婚,长期侨居法国。以大量温情脉脉的母子亲情题材画作著称于世。她一生没有子女,却比其他画家更理解母子之间的感情。
  • 生活
  • 有件事最令我伤心,啄木鸟正啄着塑料树生气。它对我说:“生活早已不像过去那样甜蜜。”
  • [佳作欣赏]
    沙漠的哭泣(陈荣生)
    [世间万象]
    被玷污的世界之巅(赵涵漠)
    [晓风晨语]
    快了花儿会疼呢(安宁)
    [世间万象]
    签订生命契约的女孩(孙君飞)
    [环球纪事]
    把酒店建在悬崖上(孙庆梅)
    [讽刺与幽默]
    广告的受害者(左拉)
    [多角思维]
    好人生都是睡出来的?(曹丽)
    [智慧人生]
    和书架有个美丽的掘金约会(紫依)
    [讽刺与幽默]
    一个MBA的上班日记(比塞吉·卢塔斯)
    [玫瑰留芳]
    西行中的修行(顾晓蕊)
    [菁菁校园]
    学长帮帮忙,元芳怎么看(肉堆)
    [玫瑰留芳]
    生如夏花(格桑)
    [晓风晨语]
    写给沙漠的信(莫小米)
    [世间万象]
    陈岱孙:被岁月覆盖了的花开(朱砂)
    [晓风晨语]
    厄运和好运(沈维君)
    [繁星集]
    临时抱佛脚
    流量不够
    [讽刺与幽默]
    请你对我说实话(阿列克谢·利特维诺夫)
    [文坛艺苑]
    幽灵船(墨墨)
    [多角思维]
    阳光之下,没有稀奇事(陈希我)
    [新知趣闻]
    幸福长寿的花纹鼠(程刚)
    [世间万象]
    一只拒绝飞翔的鸟儿(佩鲁斯)
    [文坛艺苑]
    埃文小姐的敲门声(张维)
    [世间万象]
    来生我们还做一家人(海风)
    [讽刺与幽默]
    还是监狱长(凤凰)

    生活漫画
    [文坛艺苑]
    地球上还剩一个鸡蛋(郑渊洁)
    [多角思维]
    热爱,所以非凡(林子)
    [智慧人生]
    浪漫掘金:我是“职业遛狗师”(新同)
    [繁星集]
    四大皆空
    保持沉默
    [新知趣闻]
    特殊排雷兵“海豚部队”(欣桦)
    [晓风晨语]
    颜色的气息(谷崎润一郎)
    [繁星集]
    你的知识是谁教给你的?(荣生)
    [时代冰点]
    被文明囚禁的野性(刘利勤)
    [文坛艺苑]
    祖传的宝贝(歪竹)
    [智慧人生]
    做自己的出版商(张鹰)
    [世间万象]
    担山劲舞的女孩(狴月)
    [繁星集]
    偷来的巧是致使的拙
    [讽刺与幽默]
    脱也不成名(孙雪)
    [文坛艺苑]
    养云记(任珏方)
    [玫瑰留芳]
    一颗红宝石(孙开元)
    [晓风晨语]
    最好的生活在别处(佚名)
    [世间万象]
    致命武器失灵(沐雨)
    [多角思维]
    大脑还用来思考吗(李治邦)
    [世间万象]
    只想要有个屋顶的男孩(李家同)
    [玫瑰留芳]
    战壕两边听情歌(崔卫平)
    [多角思维]
    向死而生(王开岭)
    [繁星集]
    抹去孩子眼中的仇恨(陈敏)
    [世间万象]
    奥巴马给女儿的便笺(庞启帆)
    [新知趣闻]
    别在饥饿时逛超市(莫野芝)
    [繁星集]
    第100只猴子(李宇婷)
    傻仆人救富商(陈音)
    [玫瑰留芳]
    芬妮亚的礼物(MT)
    [繁星集]
    遇见自己(李丹崖)
    [文坛艺苑]
    葬礼(李冬梅)
    [菁菁校园]
    你,并不特别(沈丹林)
    [智慧人生]
    我可以登上太空针塔(方益松)
    [历史星空]
    闲话密折(二月河)
    [多角思维]
    (王安忆)
    [繁星集]
    人生保险妙用(赵清川)
    [世间万象]
    母亲住在一朵云里(石兵)
    他的来世值钱吗(张维)
    [多角思维]
    严嵩和小白鼠(王国华)
    [历史星空]
    什么最好吃(老猫)
    [繁星集]
    微博@签名党(榛子)

    现代艺术欣赏——林风眠作品
    梦境中的美丽女子
    独身女画家笔下的母子亲情
    生活(谢尔·希尔弗斯坦 叶硕[编译])
    《青年博览》封面
      2000年
    • 01

    主办单位:福建省青年联合会

    社  长:陈若晖

    主  编:何阳

    地  址:福州市金鸡山路23号

    邮政编码:350011

    电  话:(0591)7336086 730024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558

    国内统一刊号:cn 35-1067/g0

    邮发代号:34-44

    单  价:4.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