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神眼凤凰岭
  • 一、凰山淌血 浙皖两省交界的群山深处有个山村,村里有两座相连的山岭,一座叫凤山,一座叫凰山,因此这个山村就叫凤凰村。凤山、凰山都长满了竹子、板栗、茶叶、山核桃、橘、柚等,一年四季流翠飘香,山民靠着这些果木,过着平静而又满足的日子。
  • 午夜蝴蝶
  • 一 夜落下来,像一只厚重的胶皮袋盖在城市的头顶。 收摊儿后,马午没往家的方向走,而是拐到正义街。他馋羊杂了。羊杂是皮城最有名的小吃,马午虽然不是皮城人,但和大多数皮城人一样好这口。当然,并不是每天吃,羊肉价格噌噌上蹿,羊杂也不甘落后,
  • 意外收获
  • 单位利用假期组织旅游,傍晚回来集合时发现老马迟迟未归,我们只好四处寻找,最后终于在一个山洞口找到了一瘸一拐正往回挪的老马!大家见他费力背着比来时似乎重了许多的挎包于是欲帮他分担,谁料他推开众人坚持要自己背!我们大家也只好作罢!
  • 镇狗之策
  • 武豪居住的小区叫作幸福小区。 取这么个名字,在武豪看来应该是取对了,名副其实。 这个小区位于城市东隅一条宽阔的大道边上。大道擦着一条约二三百米宽的河流延伸,由西向东再向北,转折处是一座青山,山不高而秀,林木扶疏,四季长青。幸福小区就坐落在这个转折里,坐北朝南,背靠青山,面向大道和大河。
  • 床底暗箱
  • 1.楔子 兰宁市郊外,欢乐旅馆。中午时分,旅馆没有客人。百无聊赖的旅馆老板只好趴在柜台上,收看本地电视台播放的午间新闻。
  • 枯枝牡丹
  • 一 十里桥不单是一座桥的名字,同时也是一个地方的名字。与那些闻名遐迩的地名比,也许“十里桥”这三个字会显得有些卑微,可在一些特定的人的眼里,十里桥是不能忽视的地名。当然,他们的脑中也会存储比如北京上海甚至东京纽约等等地名,但那些地名就犹如地主身上的皮袍子,
  • 东北人在青岛
  • 一 大批从东北来青岛打工的人中有个叫李乐微的人,她年轻,漂亮,但没什么文化。如果说她与其他来青岛打工的女孩子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爱读书。她心里有无数的梦想,最初是想当作家,演员,主持人,到了青岛以后,
  • 上海滩的谍与贼
  • 一 那块怀表比一般的稍厚,分量也略沉,银质手工雕花外壳,白珐琅表盘,后盖带一层赛璐珞防尘罩。上火车前,方溪文特地从上衣内袋里掏出它来,跟站台上的挂钟对了对快慢。长短不一的三根蓝钢指针一如既往,优雅地合奏出时间的韵律,让方溪文紧绷的神经得以稍稍松弛。
  • 卤水点豆腐
  • 说来也怪,叶屯村就叶、杜两大姓,可绝大多数人家却姓杜,只有一小部分人家姓叶。 老蔫儿姓叶,按家谱排行“年”字辈,他爹给起了个大号——叶劳年?叶劳年打小就蔫了吧唧的,那些光屁股娃娃就顺着他名字的谐音,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叶老蔫儿。
  • 泥瓦匠的三道菜
  • 林员外家贴出了一张告示,要招一个会泥瓦活的长工。 告示前,倒是挤满了人,可看热闹的多,想去的人却少。林员外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雁过拔毛。村里不少人都吃过他的亏,说好了工钱,干了一年的活儿,却让林员外以各种借口辞退,分文不给。这次,自然没人愿意去。
  • 玲珑密码
  • 一、欢迎加盟 城市里都有类似于外国私家侦探所的地方,只是你一无急事,二来匆匆忙生活,没有注意过而已。这些名为调查事务所的机构,上至政府机密,下至普通百姓私生活,无所不查,只要你肯付钱。他们还经常在报纸的中缝上登广告,在大街的拐角处散传单,揽生意,兜业务。张昭阳就是在步行街后面那条青山路上收到这样的传单的。
  • 马上就办
  • 妻子掌控着财政大权,家里的所有开支都是她说了算。不管是儿子想买个玩具,还是我要添件新衣服,我们都要先请示然后由妻子陪着去买。
  • 我的喀纳斯湖
  • 我想去看那一畔湖,那起源于我年少的梦想,曾偶然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张相卜蓝得近乎透明的湖水,干净、清澈、纯粹得没有一丝杂质,一切都好像被净化。
  • 拿点鱼去喂马
  • 一个旅行者骑着马赶路时,天突然下起大雨,他浑身又湿又冷,只想有干衣服穿,有热乎乎的饭菜吃。
  • 买车
  • 终于凑够了20万,我激动万分地带着钱来到汽车销售店,正想把那款心仪已久的小轿车买下。不巧,正要下手时,遇到一熟人说同样是这款车,广州便宜5000元。
  • 终极对决
  • 最近,江湖上传出一个爆炸性消息:多年没有音信的两位武林泰斗——安天下和侯定邦将于八月十五在华山脚下进行一场比试。
  • 笑话
  • 侦探 眼看着嫌疑人走进了家门,侦探只好坐在路边假装看报纸。他一抬头只见嫌疑人拿着一支枪指着他说:“别装了,侦探先生。”
  • “天心取米”退敌
  • 有一次,北方匈奴要进攻中原,遣人先送来一张“战表”。皇上拆开一看,原来是“天心取米”四个大字。满朝文武大臣,没有一人解得此谜。皇上无法可想.只得张榜招贤。这时,宫中一个名叫何瑭的宫说,他有退兵之计,皇上急宣何瑭上殴。
  • 为啥偏偏姓“万”
  • 据说在清朝的时候,南方有一名大地主,平日依靠欺诈老百姓,搜刮了很多钱财,但他却是个一个不认识字的人。所以他想自己有这么多的财产肯定需要一个有学问的人来管理才好,就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儿子身上。
  • 俗话说,俗话又说
  • 1、俗话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可俗话又说:浪子回头金不换! 2、俗话说:免予不吃窝边草;可俗话又说:近水楼台先得月! 3、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可俗话又说:有仇不报非君子!
  • 我请客,请吃“半个鲁”
  • 老李跟老王,两人交往甚密,但他们生性小气,又很爱面子。 一天,老李找到老王:“明天我请客,来我家吃‘半个鲁’。”
  • 别字
  • 一家商店的售货员在黑板上写了‘‘现在另售”四个字。 旁边一顾客说:“同志,零售的‘零’,你写的是别字。”
  • 哭笑不得的典故填空
  • 擒喊先擒王,骂人先骂娘。 ——正确为“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语出杜甫《前出塞九首·其六》 白日依山自尽,黄河人海人流。——正确为“白日依山尽,海河入海流”,语出唐代诗人王之涣《登鹳雀楼》
  • 《中国故事:传统版》封面

    主办单位:湖南省群众艺术馆

    主  编:邓德元

    地  址:武汉市武昌丁字桥路94号

    邮政编码:430064

    电  话:(027)87270986,878240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7564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127/i

    邮发代号:38-134

    单  价:7.00

    定  价:7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