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绑架美人鱼
  • 看见一条美人鱼 潭子拐原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顾名思义,村子里有一口潭,叫龙潭。一年四季,龙潭水质清冽,冬暖夏凉,也是周围村民生活用水之源。素来平静如潭水的村庄最近却是高山上敲铜锣——四方闻名(鸣)了,不是龙潭腾起蛟龙,而是因为村子有人在潭里看见一条活生生的美人鱼!
  • 三巴掌
  • 桃花镇的小学老师田波从小就没见过爹,娘在怀他七个月的时候,爹有一天上山打石头死了。田波的娘香秀哭得死去活来的,结果早产了。田波生下来瘦瘦的,什么也不吃,光哭。村里人说,坏了,这孩子怕是活不了啦,田家要断后了。可田波娘是一个坚强的人,很快就止住了悲伤,一个人含辛茹苦,终于把田波拉扯大了,一点儿罪也没让儿子遭受。
  • 终结的爱仇
  • 一 接完哥哥的电话,孟楚楚不由叹息了一声,唉,哥哥真是个好哥哥,昨天上午她才辞掉了保姆,今天就又给她找好了一个。想想,也真难为了哥哥,无论他多么忙,都一直这么用心地关心着自己。孟楚楚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整。窗上的阳光糖一样地粘在玻璃上,想必又是一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好天气。
  • 谁看到我的宝宝了
  • 疯女人 春节将至,各大商场抓住商机推出各种促销活动,到处是人头攒动。谢小平走在人群中,眼睛不看商品,却盯着周围被放在购物车中的孩子。身边的小保姆小莹越来越紧张,最后干脆拉住谢小平的胳膊说:“阿姨,我们回去吧。”谢小平神色恍惚地点点头,两个人穿过家电商场向自动步梯走去。“宝宝!我的宝宝!”突然,谢小平的尖叫声压倒喧闹,
  • 核辐射事件
  • 奇迹在一个夜晚出现 人要面子树要皮。对女人来说,姣好的面容和凝脂般的皮肤就更是比什么都重要。天生丽质的安静,先是背脊皮肤发痒、掉皮屑,继而是四肢出现褐斑并向躯干、颈部、面部蔓延,以至产生溃疡,安静自以为奇丑无比,见不得人了。她苦闷,痛不欲生,整日借酒消愁。
  • 有贼也不打110
  • 安静很想早点恢复健康,前些天喝酒时,总以为是蛇毒菌,因此每拿起酒杯,总要问丈夫:“这是不是药?”丈夫说不知道。问得多了,她自己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所以今天不再问了,拿起来就喝。毕胜利每天上午都要到安静这里来,察看一番,再同安静聊聊天。两位外国专家也经常来,用生硬的中国话问她情况,
  • 到底谁是凶手
  • 汪瑜宁猝死 这是初冬一个星期一的晚上,顾俊廷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顾俊廷走出家门。临出门的时候,他回头看了妻子一眼,只见那个被称为妻子的女人正毫无表情地看着报纸,对自己去哪里似乎没有什么兴趣。看到这种情形,顾俊廷的心里不免泛起一阵失落,他轻轻地关上房门,大步流星地向远处走去。
  • 都市不眠夜
  • 都市诱惑 这年,老贾到A城培训学习,这是他第一次去大都市,面对高楼耸立、霓虹闪烁的景象,老贾不由眩晕。他在红云宾馆开了个单问,傍晚,房内电话铃响了,接起来一听,是个甜腻女声:“先生,您需要特色服务吗?”老贾没反应过来:“什么特色服务?”“当然是女人和男人的特色服务喽。”老贾老脸红了,“啪”地挂了电话。
  • 孕蛊
  • 贫富之交 张莉和秦小檬在那所高校里都属于特别惹眼的女生。作为富家干金,张莉凭的当然是衣着华贵,气质高雅,举手投足问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秦小檬来自乡下,穿着自然无法跟张莉比,经济上的窘迫让她显得寒酸了许多。可这个聪慧女孩,自有一套耍宝妙招吸引崇拜者。她就像一位传说中的女巫,每天神秘兮兮地搞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惹得不少人围着她团团转。比如,
  • 毒爱
  • 1 艾美睁开眼睛时,人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眼前是老泪纵横的父母。医生从大堆的化验报告中确诊了她的病情:氢化类化学品中毒。幸好只是微量,不然人早没了。中毒?一家人彻底懵了。仔细回想艾美身体不好也有一段日子,尽管妈妈每天人参炖鸡的给女儿大补,却一点不见效果。老人催女儿到医院体检,可是单位的事太多,看病的事就被一直拖着。
  • 烂酒罐
  • 刘洋是石桥镇党委书记,嗜酒如命,人称“烂酒罐”。为了提高石桥镇的知名度,刘洋决定用名贵大理石修一尊高达百米的黄连雕塑,抢占“黄连之乡”的美誉,让沪蓉高速公路上来往的客人口口相传。经过核算,此项工程将耗资300多万元,于是镇政府下文,人均集资300元,但遭到了以老鹰岩村为首的村民强烈反对。
  • 认坟作父
  • [一] 民国时期,地处中原腹地的逍遥镇,是连接颖河和沙河的重要码头,来来往往的人特别多,商贾、难民、土匪、盗贼……什么人都有。“赌侠”王海山是逍遥镇上响当当的人物,嗜赌如命,却又义薄云天。谁家有个三灾八难,只要找到他,王海山一定会倾囊相助,几十年来挣下了个“赌侠”的好名头。
  • 三世节烈
  • 未婚妇失夫收婢女小桃花生子谢主母 明朝年间,闽东有位出身书香门第的才女叫翠荷,自幼聪颖敏慧,知书能诗。翠荷从小许配给了邻乡滴水寨杨秀才的儿子为妻。正待完配时,不料杨公子突然卧病在床,因为早年失母,杨父便给儿子找了个叫桃花的婢女煎汤熬药,伺候起居饮食。没想到这杨公子是个多情种,一见如花似玉的婢女桃花便走火入魔,淫心顿起,竟然忘了主婢之分,暗中做了那苟且之事,致使小桃花身怀六甲。而他自己则由于病中纵欲过度,
  • 铁血警花
  • 归队路上 巧捉舌头 今天天气真好,湛蓝的天空中白云袅袅,一列火车犹如一条绿色的长龙飞驰在南粤大地上。此刻,一位穿便衣的姑娘坐在玻璃窗前,凝目注视着匆匆掠过的田野和村庄。她看上去有20多岁,黑长发,浓眉毛,一对又黑又大的眸子炯炯有神,中等身材,不胖不瘦,非常精干的样子。她就是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特警侦缉队副大队长杜美靓。
  • 血溅城防图
  • 1937年7月中旬的一个深夜,上海郊外的青浦镇笼罩在沉沉夜色中。青石板铺就的小街寂静冷清,有一个矮个子匆匆地走着。朦胧的月光下,那人将一个布袋抱在胸前,低头弯腰,步履轻盈,时不时瞻前顾后,防备有人跟踪。然而尽管他警惕小心,还是没有留意到前面小弄堂内有双灼灼虎眼正盯着他。当他走近弄堂时,一条黑影突然窜出,一把冰凉的匕首刺向他的脖子。矮个子跌倒,手里仍紧紧抱着那个布袋子。
  • 天价寡妇
  • 耸人听闻的征婚 游二婶叫游晓芹,28岁那年男人柳大海在一场车祸中死了。不久,相好的姐妹劝守着婆婆、拉着个孩子苦渡时曰的游晓芹再婚,可她铁了心不再嫁人。可而今,快50岁的人了,不知怎么一觉醒来忽然去本市的晚报上登了则征婚启事。按理,孩子不在身边了,寂寞的她想找个老伴也是人之常情。可令人惊讶的是,
  • 汉高祖刘邦点评陈平
  • 秦末汉初,社会动荡,文臣武士或死于战乱,或死于内部斗争,活下来的不多,活下来又身居高位者为数更少。在这更少的一部分人里面,有个叫陈平的人值得一提。《资治通鉴》记述了他曲折多变的生命过程,文字冷静简略而又意味深长。他的身份是农民,户口在乡下,家里很穷。他从小就好读书,长大后四处游学,
  • [无名小卒]韩信何以拜将
  • 如果是和平年月,韩信的未来大约是不妙的,有可能沦为孔乙己之类,穿长衫,却站着喝酒。当然,或许没有酒,只能腰里别着剑,四下里蹭饭。剑是不能丢的,更不能卖,那是他的面子,也是他的标志,一如孔乙己的长衫。幸好,就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战争来了。秦末的8年战争是一场通俗的群体魔术,很多人被夹裹进来,演示着尊卑的瞬息万变,以及命运的不可捉摸,
  • 我给毛主席开轿车
  • 武汉是解放前毛主席从事革命活动的重点城市之一。从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第一次到武汉起。我就给他开轿车 我叫易永喜,原武汉市委司机,今年75岁,早已退休,现住在武昌一普通民居里。1953年2月,解放后毛主席第一次到武汉,我就给主席开车。我记得,毛主席第一、二次到武汉都住在汉口惠济路16号,今天的汉口惠济饭店。毛主席第三次到武汉,
  • [世间万象]
    绑架美人鱼(陈笑海 王勇)
    三巴掌(乔土)
    终结的爱仇(孙逗)
    谁看到我的宝宝了(九斗)
    核辐射事件(王勇 熊国英)
    [悬疑故事]
    有贼也不打110(钟同福)
    到底谁是凶手(风卷云)
    [欲望都市]
    都市不眠夜(王勇 廖静)
    孕蛊(吕保军)
    毒爱(牟芷)
    [官场写真]
    烂酒罐(王兴全)
    [传奇天地]
    认坟作父(昔日黑马)
    三世节烈(彭霖山)
    铁血警花(刘学焕)
    血溅城防图(王勇 沈银法)
    [人间真情]
    天价寡妇(欧湘林)
    [史海钩沅]
    汉高祖刘邦点评陈平(佚名)
    [无名小卒]韩信何以拜将(陈晓光)
    [我身边的故事]
    我给毛主席开轿车(易永喜 喜乐)
    《中国故事:传统版》封面

    主办单位:湖南省群众艺术馆

    主  编:邓德元

    地  址:武汉市武昌丁字桥路94号

    邮政编码:430064

    电  话:(027)87270986,878240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7564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127/i

    邮发代号:38-134

    单  价:7.00

    定  价:7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