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网坛内外
  • 一、老将出山 三十五岁的程樟守着一个烂公司平静地打发着日子。这天,公司门口来了一个叫陈虎的年轻人,说他是公关策划公司的,专为不景气的公司策划走出困境的方案。不等陈虎说完,程樟就不耐烦地打断他说:“我对这种吹牛的广告没兴趣,你走吧。”第二天陈虎又来了,程樟只当没看见。
  • 火车是个什么东东
  • 一、火车与肖亚南 肖亚南根本就没看见过火车,所以说火车和肖亚南没有发生过一点关系,但是承载着火车轮子往前滚动的两条似乎没有尽头的铁轨却把肖亚南的一生捆绑住了。成昆铁路第二次大规模复工的那年,18岁的肖亚南顺利地通过政审,成了第一批光荣的人民解放军铁道兵。老式的解放牌卡车拉着他和他的战友们在沿途山势陡峭、深涧密布的蜀道上飞驰,他们将被送往成昆铁路建设的最前线。
  • 猎物
  • 梅老板在一次打猎的时候,“猎”到了一个奇特的“猎物”。确切地说,是“猎物”自己撞上“枪口”的。这奇特的“猎物”是个人。现在咱们国家不允许私人拥有枪支弹药,哪怕是猎枪也不允许。梅老板是个遵纪守法的生意人,不仅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而且没啥不良嗜好,不嗜烟、酒、赌,对女人也没什么兴趣,唯一的爱好就是打猎。政府不让使用猎枪,他就用网粘、用夹子套,每次进山总能收获三两只野兔或四五只山鸡什么的。不想,今天却收获了一个人。
  • 怎么老撞我
  • 老张头六十多岁了,被儿子从农村接到城里,刚开始老张头觉得城里一切都很新鲜,还蛮开心,可时间长了他就腻烦了,吵嚷着没劲没劲。儿子就劝他说:“小区不远处有个花鸟市场,那里老人多,你去了兴许能找到乐子。” 还别说,老张头在那里还真找到了几个知己,.他再也不觉得腻烦了。这一天,老张头从花鸟市场回来,正哼着小调呢,没想到从后面冲上来一辆自行车,不轻不重地撞了他一下。
  • 杀人的游戏
  • 小姐妹俩手指被咬痛了,就不想再在河里玩,回去找爸爸。见到爸爸,就撒娇说手指被鱼鱼咬了,要爸爸给包扎。在麻将桌上正玩得起兴的江力见姐妹俩的手指头没红没肿,便不以为然地说:“没事,没事,谁叫你们乱跑。你们到床上躺一躺就好了!”孩子噘着嘴去了。
  • 办事不能咬死理
  • 昨天,李大娘的女儿婕婕,以二十八万的价格,谈妥了一个二手车库,她今天忙着去省城提新车,就委托妈妈帮她去办理买车库的手续。妈妈代她签完买卖协议后,把五千元定金刚交到卖主手里,婕婕就来电话了,说原来计划买车花二十万,现在却花了四十五万,没钱买车库了……李大娘急忙和卖主说了实情,车库不能买了。卖主听后,像怕被抢一样急忙把钱和协议锁进了抽屉,说不是我这人不开面,得依法办事,你字都签了,定金也交了,不买就是违约。按法律,这五千元定金就不能退了。
  • 野店
  • 原来这里并没有“店”,只有一栋供打鱼人住的张网房子,镇子人都管这儿叫三号张网房子。三号张网房子建在陡峭的石砬子山下,面朝滚滚东去的黑龙江,可谓依山傍水,景色优美。网滩承包以后,三号张网也随之撤销了,张网房子做饭的柳嫂用渔民留下来的这栋张网房子开了这家小旅店,镇上人称其为“野店”。
  • 夺命供春壶
  • 牛天龙在江城做古玩生意。他的天龙古玩城位于闹市中心,生意一直不错。这天一早,牛天龙正在店里喝茶,张老三过来找他。张老三六十不到,长得尖嘴猴腮,是江城古玩行里的“资深掮客”。他平时专到民间收宝,再转手卖给江城的古玩商。牛天龙知道又有生意上门,便站起来和他打招呼。
  • 破烂王奇遇
  • 王奇龙是一个农民,与别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不同,他除了干农活还有别的工作——进城收破烂。在老家,王奇龙是个出了名的老实人,进城收破烂时,这个优点就派上了用场——由于从不缺斤短两,又加上待人热情、童叟无欺,所以他很快就积累了一批老主顾,生活渐渐有了起色。
  • 甜筒阴谋
  • 情人节的拂晓,清洁工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可收垃圾的老孙头却像是木桩一样杵在那里,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你在看什么呀?”老伴埋怨着,“那栋大楼怎么变成了一只……”老伴顺着老孙头手指的方向看去,也惊得结巴起来:“甜……甜筒!”
  • 草原宰肥羊
  • 在科尔沁草原上流传着一种古老的棋局——“宰肥羊”,如今它既是一道菜,也是一个酒令,还蕴含着更多的东西…… 一道菜 克什克腾旗是科尔沁草原边上的一个小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你可别小瞧这小县城,这几年发展得那叫贼快,尤其是楼房噌噌地往上起,房价也翻倍地往上涨。刚大学毕业不久的魏宝阳就出任丰达房地产分公司的副总,可谓是少年得志了。
  • 鬼楼
  • 老城鬼楼 安然在蜘蛛网一样的老城里转了整整两个小时也没能找到主编大人所说的那栋楼。唉!都怪自己过于争强好胜。她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接下这所谓“有重大新闻价值”的采访任务了。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就在安然想要放弃的时候,突然,一辆装满旧家具的卡车晃晃悠悠地向自己驶来。奇怪!哪有在这个时间搬家的。出于职业敏感,安然连忙伸手拦住了它。
  • 村长落马记
  • 到了下午,上级调查组来了三个人。村主任李运来和几个村干部早在院子里等候了,同时,阿东、二旺和另外几个胆大的村民,也迎了上去。调查组的人跟他们一一握手,阿东和二旺先做了自我介绍。调查组的人很和蔼,说这是一次了解情况的专题会。见阿东有些疑惑,调查组组长说:“就是大家坐在一起,谈谈看法,为的就是解决问题。”“那村长要是在场的话,谁还敢说啊。”一个村民不满地说。没想到阿东说:“他出场也行,这样当面鼓对鼓锣对锣,省得他说咱诬陷他。”
  • 罚款
  • (一) 墙上的钟“嗒嗒嗒”地走着,也不知道几点了,王副局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妻子说:“不睡觉,老折腾吗呢?”王副局长没好气地说:“你睡你的,甭管我!”在县文化局当副局长已经三年多了,最近这一年多来,也就是自从换了赵建当文化局局长以来,王副局长越来越怕有人为文化市场的案子找他说情了,因为他很多时候真的是无能为力。虽然按照分工,他一直分管文化市场,但他越来越感到自己只不过是个摆设。
  • “大力王”除恶虎威城
  • 神秘献宝人 清康熙年间,靠近俄国的额尔古纳河附近有一个县城,叫虎威城。因为天高皇帝远,这里的父母官田佑仁无恶不作,百姓是敢怒不敢言。更为恶劣的是,田佑仁高价雇了一。个俄国保镖谢尔盖,此人身材魁伟,又懂搏击术,平常几十个人围住他,都奈何不了他。田佑仁让他住在自己卧室的一边偏房,可以说是形影不离。为啥?田佑仁这些年坏事做绝,也怕仇人报复啊。
  • 化石草传奇
  • 一声枪响,两条巨蟒飞射而出。扑向敌军 刘望山从领导位置上退下来才半年,就得了一种怪病——肠胃结聚,上下几乎不通。省人民医院已向他家属下发了病危通知书。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那段日子里,刘望山的心情一刻也没有平静过。他从一个放羊娃一路走来,前半生戎马生涯,身经百战,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后半生操劳政务,廉正为民。他这一生虽然算不上光彩照人,但也可以说轰轰烈烈没有白过,应该是死而无憾了。但他总感觉还有一桩心事没有了结。
  • 铁嘴张得开
  • 铁嘴先生张得开,今日要到青山市。水磨沟村的支书兼村长、他的远房侄儿张小满和会计赵银库开着手扶拖拉机把他送出十里山口,到了获泽河边,在他的一再劝说下,这才停下来。赵银库往他口袋里塞了两盒“软桂花”,又毕恭毕敬地给他点上一支。张小满满脸堆着笑容,低声下气地哀求着说:“老叔,这事就拜托您老人家了!到了青山市,您先找个合适的地方住下来,吃好喝好,然后再谋划办事,一定不敢把市里、县里的领导们得罪了,不然,咱水磨沟今年修路架桥这事就泡汤了,下回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 警卫员
  • 1941年3月13日夜,采花山上电闪雷鸣,暴雨如注。这夜,和往常一样,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阎刚要在睡觉之前再去查一次哨。阎刚是原新四军保卫处的一个副科长,部队被打散时,他碰到了新四军这支撤退的部队就跟上了。到了这里后才发现,和他们一起撤出、搞保卫工作的只有他和一名年龄很小的干事。这样,他事实上就成了这里保卫部门的最高领导。
  • 朱毛井冈山会师幕后的关键人物:范石生上将
  • 80多年前,朱德率领以南昌起义余部为主要骨干的湘南起义军1万多人到达井冈山,同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影响深远。这一事件与范石生有很大关系。朱德曾经说过,如果没有范石生的帮助,我们这支部队“很可能就打光了”。那么,范石生是何许人也?他如何同共产党结盟,又是如何给予朱德部队极大帮助的呢?
  • 翠花的情事
  • 李翠花大肚子被人看出来了。因为这事公社计划生育办已经找她两趟了。在公社碎石厂拉碎石的车老板栓子对翠花说:“你就去医院弄掉吧,要罚,咱家可没钱。”李翠花天天为这事忧心忡忡。看着放了暑假在家玩的两个孩子,女儿红红和儿子勇勇,还是觉得一个男孩孤单。她天天想办法,怎样能把肚里的崽子保住。她突然想起了多年不见的表姐,觉得藏到那里安全,连栓子都找不到。
  • 偷不走的爱
  • 三个窃贼 这天,在银行工作的孙红艳下班回家,刚准备做晚饭,上高中的儿子小彬忽然告诉她,要去同学家补习功课,还得在那里留宿,说完背着书包急匆匆走了。孙红艳摇了摇头,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丈夫秦明打来的,说单位有任务,很晚才能回来。
  • 拯救自杀
  • 张强不爱出门与朋友玩,喜欢上网打发时间。这段时间,网络上在讨论一个话题:“朋友想自杀打电话告诉你,你怎么办?”张强参加了讨论,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讨论下来后,本着对朋友负责的态度,他对生活中的每个朋友进行研究,劝谁谁谁,用什么语气,用什么办法。
  • 宿仇
  • 雪夜过招 坐落在大兴安岭南麓的并蒂山是来自上海的几个女知青给它取了这个浪漫的名字。就在这年初冬的一个傍晚,在这浪漫的并蒂山下的谷地里发生了一场充满了浓烈敌对情绪的争执。 发生争执的双方,一个叫贺东方,是石洼屯知青点的知青,另一个叫陈瘸子,他是坐地户,身材矮小,满脸褶皱,比干裂的松树皮还难看。贺东方冷着脸开了口:“陈瘸子,今晚要见不到王心红,我决不会离开!”王心红也是个知青,生得面白肤净,身段也好,她和贺东方两人时常偷偷摸摸约会。可就在两个月前,陈瘸子找到主管知青点的革委会主任宋大炮,说老婆怀孕快生了,需要人照顾,愣把王心红“请”去伺候几天。谁知,自从踏进他那座破院,王心红就再没露过面。
  • 《中国故事》读者评刊表
  • 尊敬的读者:为了切实提高我刊的质量。为读者奉献更可口、更有趣的精神大餐,我们热切期盼听到您的声音。希望您能抽出少许时间对每一期《中国故事》给出您的中恳评价及宝贵意见。 您的姓名:——您的电话:——E—mail:——通信地址:——邮政编码:——
  • [世间万象]
    网坛内外(风里问秋)
    火车是个什么东东(章建)
    猎物(刘江龙)
    怎么老撞我(贺显锋)
    杀人的游戏(方苑)
    办事不能咬死理(武学和)
    野店(尔冬)
    [是疑故事]
    夺命供春壶(祝长青)
    破烂王奇遇(霍伟华)
    [欲望都市]
    甜筒阴谋(沈慧)
    草原宰肥羊(孙瑞林)
    鬼楼(曹钢)
    [官场写真]
    村长落马记(赵谦)
    罚款(若水)
    [传奇天地]
    “大力王”除恶虎威城(李绪廷)
    化石草传奇(枯泉)
    铁嘴张得开(张红胜)
    警卫员(李新刚)
    [史海钩沉]
    朱毛井冈山会师幕后的关键人物:范石生上将(郭军宁)
    [人间真情]
    翠花的情事(葛桂林)
    偷不走的爱(郭敏)
    拯救自杀(陈建勇)
    宿仇(菊韵香)

    《中国故事》读者评刊表
    《中国故事:传统版》封面

    主办单位:湖南省群众艺术馆

    主  编:邓德元

    地  址:武汉市武昌丁字桥路94号

    邮政编码:430064

    电  话:(027)87270986,878240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7564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127/i

    邮发代号:38-134

    单  价:7.00

    定  价:7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