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视野》 > 2013年第15期
  • 唯独,看不见自己
  • 似乎成了一种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第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放下行李,躲开别人的打扰,然后随便找一个起点就开始走街串巷。没有什么目的地,甚至不去选择该往哪个路口进,该从哪个路口出,一切都是随性而为。我对漫无目的的行走这种熟悉的套路感到一种慰心,就如同狗见了电线杆就会撒尿一样酣畅。这些年有多少恶习良方都已经灰飞烟灭,唯独这个竟然还能存留。
  • 从来没有田园牧歌的乡村
  • 早上五六点.74岁的梁光正就起床了,整整齐齐穿好衣服,催促想睡懒觉的女儿梁鸿快点起床。梁鸿为了写关于梁庄人的书,要去采访老乡,梁光正比女儿还积极,见面的时间地点全帮着联系好了。
  • 比秦桧更狠
  • 岳飞父子被杀害以后,很多人落井下石。其一。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朝散郎姚岳献书秦桧,以岳州与岳飞姓同,请改为钝州。
  • 无力的社会
  • 中国社会自宋以下,就造成了一个平铺的社会。封建贵族公爵伯爵之类早就废去,官吏不能世袭,政权普遍公开,考试合条件的,谁都可以入仕途。
  • 不阅读的中国人
  • 我坐在从德国法兰克福飞往上海的飞机上。正是长途飞行中的睡眠时间,机舱已熄灯,我蹑手蹑脚地起身去厕所。座位离厕所比较远,我穿过了很多排座位,吃惊地发现,
  • 肉身上的标签
  • 看二战纪录片,有一桩故事颇有趣。美军在欧洲战场上时,遭遇了一队德军奸细。这群奸细操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穿美军制服,混迹于大部队中,时常偷偷挪动路标,制造各类混乱。美军宪兵队急了,
  • 一位物理学家的人生轨迹
  • 段一士是兰州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名誉所长,今年86岁,搞的是广义相对论物理,拓扑场理论研究,比较深。
  • 过得刚好
  • 1 我是天津人。天津是相声窝子,我是在天津学艺长大的,后来来到北京发展。
  • 并非如此
  • 老人都是睿智的。不,看看你的身边,老人多数是越活越糊涂。传说中的智慧老人,不是在书上就是在电视里。你很难遇到。
  • 用一块钱买两天快乐
  • 1975年年底,二十来岁的马未都调到了航天工业部,在七机部的一个厂当工人。工厂第一次发奖金,为了打破大锅饭.上级规定把奖金分一二三等:一等八元,二等七元,三等六元。就因为这一元钱的差别,车间停工讨论。
  • 诺贝尔思维
  • 不少人认为,杰出的科学家都是冷漠的理性机器,但我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这些科学家非常通达人情,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们还很有幽默感,有些人一辈子都喜欢搞恶作剧、爱表演、爱写小说。纵览他们的一生,尤其是在接受了科学界的最高荣誉后,为了鼓励不同年龄和能力的人钟情并投身于科学,他们几乎都继续努力地工作。
  • 如果她不是唯一
  • 相信你有看到过,或者你本人就是:一个从小乖巧听话、好学上进的男青年,对她下依百顺,逢叫必到,每天送早餐,每晚接下班,临睡嘱晚安。她想要,你尽量满足;她想吃,你翻转全城;她病了。你披衣送药;她开心,你陪她疯;她不开心.你循循善诱……鲜花、礼物、台词……最后她说,她喜欢那个坏小子。
  • 立秋
  • 今年立秋节气的准确时闻为8月7日16时20分。
  • 魏晋女性的幽默和智慧
  • 魏末晋初的某日,王浑和他的妻子钟氏正在院子里坐着闲聊,见儿子武子(即王济)从院子里走过,正所谓“自己的孩子总是最好的”,王浑得意地说:“生这么一个儿子。真是令人欣慰。”岂料钟氏笑着说:“如果我嫁的是你弟弟王沦,生的儿子应该比这个儿子还好!”这种可以称之为无厘头的另类回答,
  • 写历史的人
  • 《左传》里讲了这么一个故事:齐国有个花花公子叫齐庄公。齐国有个大美女叫棠姜。有一天,齐庄公看到美得不可方物的棠姜,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终和她暗通款曲。可这件事被棠姜的老公崔杼察觉。一天他趁齐庄公与棠姜幽会时,安排武士们将其乱刀砍死。
  • 声音
  • (台湾初中生)是一群猴子,讲座中扭来扭去,提问也幼稚。而大陆的初中生却提前成熟了,我有时觉得好心疼。老成,可青春燃烧殆尽了,就只剩下灰了。
  • 风住尘香花已尽
  • 一 后半夜发来的短信清晨才看见,想必是急事便赶紧打过去电话——那端一个男人哭着说,我的妹妹自杀了。我的心顿时感到了揪疼。在这个寒冷的春天,死亡几乎无处不在了。
  • 我真是把你惯坏了
  • 我们已经分手七十八天了,你还是这么令人讨厌。
  • 像植物一样简单
  • 一生只做三件事 开花落叶结果 如果再多一件
  • 燃烧吧,狗日的生活
  • 时值单位里做一个大型项目,我连续加班两个月,没有休一个周末。几乎每天忙到夜里两点上床,早晨六点醒来。
  • 保罗·塞尚
  • 三十五年来,保罗·塞尚一直藉藉无名,默默地画出了许多杰作,并把这些画作都送给了邻居们,他们并不知晓他的才能。他只痴迷于绘画,既从未考虑过借此出名,也从未想到有一天被尊为现代绘画之父。
  • 我随时可以走出去
  • 在成为佛教徒几年之后,你也许可以轻而易举地出离很多过去无法出离的东西,你变得不再关心那些被认为是很世俗的事物。你不再翻阅汽车杂志,也不再留意开过你身边的车是法拉利还是奥迪。不再关心精品购物杂志里那些漂亮的衣服和背包,不再关心哪家购物中心正在打折,也不再经常更新你的QQ版本。
  • 你们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
  • 有姑娘在网上发帖求助:“男朋友因为打英雄联盟而不理我,我趁他出差把他17页符文全溶了,排位分从1800掉到1100,男朋友回来竟然要跟我分手。”楼下回复:“他没砍死你说明他爱你。”
  • 莲座上的佛
  • “真的要去尼泊尔啊?” 朋友的眼睛好象在刹那间都亮了起来。于是,我就可以又得意又谦逊地回答他们:
  • 神回复
  • 问:这么多年,我从未见过哪个男人跟女生吵架能吵赢的。这仅仅是男人的问题吗?
  • 每个人都需要一块石头
  • “你有石头吗?”她问。 “石头?”
  • 人类的故事
  • 当历史巨大的卷轴展开之时,许多错综复杂的事件出现了,而这些事件是很难有效地纳入我们这个时代人们好恶模武之中的。
  • 神奇的德罗斯特效应
  • 德罗斯特效应是递归图像的一个特定类型,是一个荷兰术语。图像的表现方式就是描绘一个更小的版本来相对整体去递归的方式。从理论上来说,图像将无限地深入,让人有一种从未甚至永远都不会结束的感觉。这种效果在数学角度上也普遍存在。
  • 上进心大概是个坏习惯
  • 有些东西我知道就是不能拒绝,比如喝酒、懒惰。但是改了之后又怎样?也许就成另外一个傻瓜了。对媒体是不是应该有套话?朋友要我训练训练,说不定训练久了,我也能说了,就可以从容自在了。我不能说那种虚与实之间的话,但我说的都是内心深处的话。
  • 白痴的爱情
  • 中国古代的爱情传说故事中,很有些匪夷所思在内,而居然能传诵久远。看来,除了说明中国人在传统生活中根本不懂得男女爱情之外,还蠢笨得可以。
  • 英雄
  • 一 他二十岁的时候,她正好十岁。
  • 爱是什么……
  • 向一些四到八岁的小朋友提出问题:爱是什么?答案……超乎了一般人的想象!
  • 初见
  • 顾城致谢烨 买票的时候,我并没有看见你。按理说我们应该离得很近,因为我们的座位紧挨着。火车开动的时候,我看见你了吗?我和别人说话,好象在回避一个空间、一片清凉的树。到南京站时,别人占了你的座位,你没有说话,就站在我身边。我开始感到你,
  • 当事人
  • 检测者 来杯冰镇啤酒,点些烤羊肉串,大热天儿的一定很爽。不过,肉串先别往嘴里放,你确定那是羊肉IB?先让安徽大学的大四毕业生薛纯帮你检测检测。在过去的两个月里,
  • 玉佛手
  • 他还记得那时她俏皮的样子,用手指拈着一粒玻璃珠儿,举到他眼前,幽幽地说,看,这是什么?
  • 浪漫埋单
  • 有一对婚龄已过60年的上海老夫妇,多年来坚持在同一间餐厅(他们第一次约会的那家在法国公园附近的餐厅)晚餐,就餐发票已积了厚厚一叠。我曾打趣问老先生:“这么多年来都是你埋单的?”他眯眼一笑,瞟了一眼已有老年痴呆的95岁的太太,说:“能为一个女人埋单埋到九十几岁,也是一种福分呢!”
  • 考场心电图
  • 我这辈子怕的事比不怕的多。怕打针,怕进理发店,怕牙医的椅子,最怕的却是考试。幸而“文革”在我上一年级开始了,考试是被“革”掉的众多内容之一。学生们事先把答案用黑笔写在黑漆桌面上,考试时朝桌面哈哈气,字迹便显出来,然后抄到考卷上去。
  • 她伸出一只手,让我们轮流握过,然后幽幽地说:“我的手,原来很好看的。我的手好看的时候,连我自己都看不够。那时候没有手套,村子里的人谁也没有手套。我用羊毛线给自己织了一副。我的男人很生气,
  • 伺母日记
  • 2012年11月18日 九旬老母病情突然危重,我立即从北京返回上海。几个早已安排的课程,也只能请假。对方说:“这门课,很难调,请尽量给我们一个机会。”我回答:
  • 不过一念间
  • 两个不如意的年轻人,一起去拜望师父:“师父,我们在办公室里被欺负,太痛苦了,求你开示,我们是不是该辞掉工作?”两个人一起问。
  • 淡淡的忧伤
  • 孟子说:人与禽兽之间的差别是很小的。作为人,我们以自己的方式看这个世界,但谁能说一只狗或者一只猫没有自己的思想?
  • 我心中的10%先生
  • 张爱玲的死法
  • 1 张爱玲可以有很多种死法,别的人,未必可以。
  • 短镜头
  • 烂尾新闻 问题揭露了,百姓愤怒了,新闻结束了。这是典型的烂尾新闻路数。在这个喜新厌旧的年头,有谁记得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呢?而一个叫“中国之烂尾新闻”的微博账号每日为烂尾新闻盖楼.定期更新《烂尾新闻统计表》。
  • 结婚的星星
  • 美丽的丝苔法耐特一边从骡子上跨下来,一边对我说:村童生了病,诺拉德大娘请假到孩子家去了,她本人因为迷了路,所以才来迟了。她扎着花带,穿着华丽的裙子和花纱,打扮得像过礼拜日一样漂亮。与其说她是在树林里迷了路.倒不如说是她在哪里跳舞耽搁了时间。
  • 洗手——那么重要?
  • 过去的一百多年以来,人类的预期寿命从20世纪初的31岁,已经延长到了今天的接近70岁。人类是如何创造出这样巨大的奇迹的?说起来你可能会联想到抗生素、疫苗、器官移植等现代医疗,然而,一个平凡到让人几乎无视的日常活动在这一历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那就是——洗手。
  • 唇间,那一抹红
  • 口红这玩艺是洋人发明的,中国土货日“胭脂”.女人用采抹到唇上,以示娇艳欲滴。在这一件化妆品上,胭脂又告落伍,不得不跟缠足小脚一样,被淘汰无误。口红自然比装到瓶子里的胭脂便利异常,无论何时何地,都可拿将出来,
  • 娱乐时代的悼念语词
  • 【公知】 原义:关心并参与公共事务,就政治、社会热点话题发表评论的知识分子。伏尔泰是比较早的法国公共知识分子。
  • 西安
  • 滚滚红尘帝王都 悠悠岁月百姓城 西安,在《史记》中被誉为一金城千里,大府之国、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
  • 图说书法(六)
  • 殷墟是殷代甲骨的主要埋藏地,殷墟出土的有字甲骨统计已达十五万多片。
  • 宁夏吴忠市一对一帮扶协会简介
  • 宁夏吴忠市一对一帮扶协会是经吴忠市民政局批复、备案的一家专门帮扶中小学生、大学生上学的社会公益组织。
  • 编读互动
  • 暑假来了,我给自己定了下面的目标: 1.看完《追忆似水年华》; 2.每天早上跑步30分钟;
  • [风·新锐]
    唯独,看不见自己(葛俊芳)
    从来没有田园牧歌的乡村(刘钰欣)
    比秦桧更狠(易水寒)
    无力的社会(钱穆)
    不阅读的中国人(孟莎[印度])
    肉身上的标签(刘原)
    一位物理学家的人生轨迹(石破)
    过得刚好(郭德纲)
    [雅·人文]
    并非如此(陈刚)
    用一块钱买两天快乐(李愚)
    [颂·生活]
    诺贝尔思维(马克·亚伯拉罕斯[美])
    如果她不是唯一(韦杰)
    立秋(青简)
    [雅·人文]
    魏晋女性的幽默和智慧(张雪丽)
    写历史的人(李承鹏)
    声音
    [颂·生活]
    风住尘香花已尽(野夫)
    我真是把你惯坏了(另维)
    [雅·人文]
    像植物一样简单(白猿)
    [颂·生活]
    燃烧吧,狗日的生活(七堇年)
    [雅·人文]
    保罗·塞尚(安东·德·梅勒[印度])
    [颂·生活]
    我随时可以走出去(宗萨钦哲仁波切[不丹])
    你们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上上签)
    [风·新锐]
    莲座上的佛(席慕容)
    [雅·人文]
    神回复(李二狗)
    [颂·生活]
    每个人都需要一块石头(拜尔德·贝勒[美])
    [雅·人文]
    人类的故事(丘吉尔[英])
    [颂·生活]
    神奇的德罗斯特效应
    上进心大概是个坏习惯(小安)
    [雅·人文]
    白痴的爱情(倪匡)
    [颂·生活]
    英雄(立夏)
    爱是什么……(佚名)
    初见(顾城 谢烨)
    [雅·人文]
    当事人
    [颂·生活]
    玉佛手(田双伶)
    [雅·人文]
    浪漫埋单(程乃珊)
    [颂·生活]
    考场心电图(严歌芩)
    [雅·人文]
    (莫言)
    [颂·生活]
    伺母日记(余秋雨)
    [雅·人文]
    不过一念间(孙志昌)
    [颂·生活]
    淡淡的忧伤
    我心中的10%先生(胡辛东)
    [雅·人文]
    张爱玲的死法(蔡康永)
    短镜头
    结婚的星星(都德[法])
    [颂·生活]
    洗手——那么重要?(瘦驼)
    [雅·人文]
    唇间,那一抹红(柏杨)
    娱乐时代的悼念语词(曾明辉 杨蓓蓓)
    西安
    图说书法(六)
    宁夏吴忠市一对一帮扶协会简介

    编读互动
    《视野》封面

    主办单位:兰州大学

    社  长:江志学

    主  编:李恒滨

    地  址:兰州大学出版社三楼

    邮政编码:730000

    电  话:(0931)8912643

    电子邮件:caoshengao@hotmail.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6039

    国内统一刊号:cn 62-1117/g2

    邮发代号:54-11

    单  价:4.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