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告读者
  • 2000年北京脑轻松热持续升温
  • 信不信由你,激发态高效活脑素比家用电脑更畅销
  • 共同富裕的政策选择
  •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对国民经济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但同时贫富差距与经济发展亦成正比,有资料显示.1998年.占城镇居民20%的最低收入户平均收入只有2447元,社会财富越来越向高收入者集中。目前银行的6万亿储蓄存款有超过60%的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共同富裕已不仅是一种理想.更是一种现实需要。
  • 日本为什么?——日本“狂妄”的背面
  • 2000年1月23日,日本右翼团体在大阪国际和平中心举行“20世纪最大的谎言——‘南京大屠杀’彻底检证集会”,在这座由大阪府和大阪市出资建立的和平设施里彻底否认了南京大屠杀。对来自中国的抗议,日本外相称“杂音绝非日本国民的主流”,不能压制“言论自由”,所以不能出面干预。而在集会前夕,日本最高法院“适时”判决揭露南京大屠杀事实真相的东史郎败诉。鉴于“司法独立”,日本政府更无法干预。与此同时,是中国人的再一次愤怒。现在,日本右翼每年要举行200多场集会。在东京市中心的政府区,每天都有挥舞扩音器、身穿黑色衣衫的右翼青年“到访”。一位学者叹息:我们老是等到日本人开始行动后才回应.太被动了。
  • 日本不能没有“威胁”?
  • 30岁以上的人大约还记得60年代末挖地道的事。当时,中苏关系吃紧,战争一触即发。毛主席一声号召:“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忙坏了全国人民。机关、厂矿、学校自不必说,居民也在自家院子里挖起了地道。那时笔者刚上小学,尚不知苏修的利害,备战的心情三分紧张七分兴奋,直觉得要打大仗了!结果苏修的导弹没过来,倒把自家的院墙给挖倒了。我把这次“深挖洞”看作是一次严肃的战争体验。
  • 日本企业在华竞争力为何下降?
  • 过去称雄亚洲,到今天陷入经济衰退,日本企业在中国市场的扩张已走完了一个时代!
  • 守住朴素的真理——《钟朋荣随笔集》序
  • 如果要谈思想解放。我就劝大家去读一读钟朋荣的这本随笔集。解放思想这几个字已经用得太多了。50多年前就有人提出来过,有时明明是企图诱人入彀,也用这几个字装扮起来。要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思想解放。钟先生的随笔说得再透彻也没有了。20多年的改革是如何开的头?就是安徽小岗村18户农民解放了思想,订了生死合同,实行包产到户。接着展开了关于什么是真理标准的讨论。这才迎来了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没有思想解放开头,一切的变化都无从谈起。
  • 莫到琼楼最上层
  • 有没有看过前些时候上演的引进大片《偷天陷阱》(又译《将计就计》)?雌雄大盗,老牛吃嫩草,世上最高的银行,预防千年虫测试,通过电脑在10秒钟内盗窃8亿巨款……记不记得他们作案的现场?
  • 好心之举
  • 有一所大学的宿舍管理办法,是极得“男女大防”之要义的,男生进不得女生楼,女生进不得男生楼。学生家长看望子女,也不得其门而入,这当然又符合“制度面前平等”的精神。不过,事情还没有做绝,每年毕业离校时节,男女宿舍可以全面开放一天,这自然又合乎中国传统的“中庸之道”了。
  • 远华:惊天大案初露端倪
  • 当号称“中国走私第一大案”的湛江走私案余音未消,人们还在为它的“规模之大、涉案人员之多、黑白两道勾结之深、腐败面之广、查处之难、影响之坏等等”而怵目惊心、反思愤慨之时,另一件惊天大案已在中国沿海的另一个城市厦门初露端倪。
  • 券商扩张:打造新金融寡头?
  • 这是一次工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大联合,
  • 互联网上,一场“投诉的革命”
  • 1999年12月15日,中国北京,一家颇具声望的法院,一位颇具声望的审判长,对曾经引发了网上大量评论的“IT3·15”案作出一审判决,由此引发了又一场有关消费者权益的大争论。
  • 债转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 尚未铺开,已近止步 十五届四中全会召开之前,没有人能够确知会议的内容,只有香港的报纸在捕风捉影:“十五届四中全会将在国有企业改革方面出现重大进展。”1999年9月27日《中共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公布后,我们才知道,重大进展之一是指债转股。
  • 市场的力量——一个企业家眼中的时代特征
  • 社会财富和资源分配的权力越来越多地掌握在企业家和银行家的手中,政府各部门所能掌握的资源比过去减少了。我有一个朋友,他的企业在某个城市里很有实力,甚至这个城市40%的财政收入由这个企业来提供,所以这个企业的兴衰决定了这个城市的兴衰。
  • 哪里做生意最好
  • 在《财富》每年众多的排行榜中,有两项是美国最佳商业城市和世界最佳商业城市排名,你想知道在过去的一年中世界上哪个城市最受商人们的欢迎吗?
  • 全球商学院大评比
  • 英国金融时报24日公布该报针对全球顶尖商学院的年度评选结果,去年在此一调查中夺魁的哈佛管理学院,今年蝉联冠军宝座,第二名则由宾州大学的华顿管理学院夺得。在前10名排行榜中,美国之外的商学院只占两名,前7名更完全被美国名校包下,而美国以外挤进前10名的商学院为伦敦商学院(第8名),以及法国的Instead学院(第9名)。
  • 谁该为孩子跳楼负责
  • 去年12月25日,唐山市第35中学初二(7)班学生闫华拿到了一张判决书,判决书清清楚楚地告诉她:你应该对自己的跳楼负主要责任.学校承担的只是部分监护责任。
  • 2000年世界将会怎样?
  • 在新的千年里,世界将会怎样?有分析家认为,从宏观角度看,2000年世界仍将向多极化过渡,并呈现如下特点:
  • 微软状告亚都败诉
  • 微软公司最近似乎在官司方面连连失利。继去年11月在本国被杰克逊法官初步裁定确有垄断市场的行为后,12月17日,微软状告亚都一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有了结果,微软再次铩羽而归。
  • 道德不是王海的“七寸”
  • “津成”公司诉“打假英雄”王海的案件打得正欢,各媒体对这场官司也给予了足够的关注:有的倾向“津成”公司,谴责作为打假英雄的王海的“假打”行为;有的站在王海一边,认为作为造假者的“津成”公司首先就违反了法律,更没有权利设“圈套”来算计王海。一时间,整个案件扑朔迷离,大有“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味道。不过,旁观者清,抛开案件本身的是是非非,我们似乎倒可以找到一些有意思的话题。
  • 美的,回眸惊心动魄的改革岁月
  • 在西方企业界有一个说法。当一个巨人衰落后,它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往往连1%都不到。在中国,近年来人们也似乎已经习惯以一声无奈的叹息来送别那些被市场放逐的企业,因为大家确信,这些企业终将永无归途。而美的却在被市场流放,漂泊数年,几近销声匿迹之后,竟在市场普遍疲软的不利时期,奇迹般回返市场中心。它在空调等一系列产品上凌厉的市场攻势,已令这些领域的市场格局发生深刻的变化。扮演“黑马”的往往是初生牛犊,而当一个曾经的市场巨人来扮演这个角色,那就不仅仅是让人惊奇,更让众多对手畏惧。从沉沦到崛起,这只是一个表象。在它的背后,是痛苦的内部大改革。在与本刊记者的数次深谈中,美的总裁何享健坦率剖析了旧日失败和痛楚之根源,首次向世人全面呈现那段残酷的“思之后怕”的改革画面。作为市场经济的一个典型案例,美的的成败得失无疑可以为中国企业界提供相当的启迪。
  • 世纪工商巨子告诉我们什么?
  • 斯隆的故事 20世纪,第一个成功地实现了由老板向职业经理人自觉转变的人是斯隆;20世纪,在实践中大规模地运用职业经理人的管理原则来运作企业的人是斯隆。
  • 数字王国的跃进运动——美国在线与时代华纳梦幻组合的思考
  • 一场关乎未来的买卖在绝密的状态下紧锣密鼓地进行了几个月,双方的代号分别是“探戈”和“阿尔法”。外界对此毫无觉察。2000年1月12日,当人们还沉浸在新世纪的欢庆氛围中,世界最大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美国在线”和最大传媒集团时代华纳正式宣布以换股的方式合并!这场惊天大合并在许多人看来,简直就是一场梦境。许多的互联网企业以及传统传媒,在这场合并后,大梦初醒。与近些年不断传出的传统企业合并风潮不同,来自网上被认为“泡沫”多多的企业,把实实在在的现实媒体帝国整个吞下,显然已经是在考验人们的想象力了。人们未能想到,网络巨无霸会以如此的方式“空降”!面对网络现实“坚硬的泡沫”,许多传统产业的首脑都在思索自己是否应该及时突围。由是,“应变”成了相关行业在未来赖以生存的根本主题。网络的大肆扩张实质上是在给传统的产业重新洗牌论定。并且,网络演绎的神话已经如此快速地改写人类的生活,并且还将在未来不断冲击每一个现实生存的个体。无论将来走向何方,事实已经是“指向网络的方向”。
  • “李文和案”:历史备忘录
  • 开始于20世纪最后一年的李文和事件,一经美国检察部门插手,正式成为刑事案件之后。事情便变得复杂起来。进入21世纪,情况又如何呢?旁观者并非算命先生,谁都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我们在这里将美国国内各方面的观点和材料摘要刊登出来。让读者自己来考虑和判断。这些材料包括: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问话记录(编号:FBL/004868—004950);
  • 中国的“新世纪”
  • 美国耶鲁大学现代中国历史系教授在美国《新闻周刊》2000年第一期上这样评价21世纪的中国——一个超级大国:立足于她那无比的、富于刨造性的智谋与资源,中国有机会成为21世纪占支配地位的竞争者。
  • 向积聚财富的机会回归
  • “黄昏的树影拖得再长也连着树根,你走得再远也走不出我的心。”
  • 当韦尔奇走进比尔·盖茨家
  • 上期杂志我的《“上了轨道的腐败”》一文刊出后,有些朋友打来电话讨论,提出了一些新的看法,先补充如下:
  • “包青天”的困惑
  • 熊国剑,湖南省江永县交通局副局长。但在江永,人们很少叫他“熊局长”,而习惯叫他“熊记者”。虽然他曾任职3年的《江水报》已停刊1年多,但叫他“熊记者”的人却日渐增多。因为,无处讨公道的农民似乎也越来越多。一度,他充满了激情,为那些找上门来的“弱势群体”尽力鼓与呼,并得到一个“包青天”的民间称号。但现在,他的内心却充满了困惑。在给编辑的信中,他写道:“人们喜欢我的文章,是因为我所写的都是真话。后来我发现,人们对我的批评报道最为激赏,尽管我的批评报道在我的文章总量中还占不到1%的比例。但令我困惑的是,我的所作所为,却丝毫也不能为我的上司、甚至我的‘组织’所容。我不知道自己的路还能不能继续走下去。”
  • 《南风窗》封面

    主办单位: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社  长:陈中

    地  址:广州市东风东路512号3-4楼

    邮政编码:510050

    电  话:020-83806155 83870463

    电子邮件:window@nfcmag.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0641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019/g2

    邮发代号:46-117

    单  价:8.00

    定  价:2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