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建议设立“强制执行局”
  • 法院判决因无法执行而成一纸空文,且这种现象在全国范围内有蔓延趋势,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当一个权力体系中本来应最具权成的机构都在逐步丧失权成时,良性、理性的社会秩序将是一个遥远的梦想。一方面,我们需要追问这些权战机构权威丧失的原由,另一方面,设立专门的执行机构也不失为迅速加强权威的应急之策。当然,从长远看,我们仍然需要充分了解权力体系的“空洞”何在?否则,再多的“权威”加进去,也仍然会在不知不觉中从“空洞”流失掉。这样的问题,不仅是法院在面对,许许多多的权力机关都在面对。李杰先生在给编者的信中说,他是《南风窗》的忠实读者。本刊今年4月号曾重登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1989年给本刊写的一篇文章(肖扬时任广东省检察院检察长),文中提到当年广东省检察院率先成立“反贪污贿赂局”,后来这一做法推广到全国。有感于此,李杰先生特意将这封给肖扬院长的建议信托本刊转达。
  • 接纳中国:美国的艰难选择
  • 目前,美国各派利益集团正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和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问题展开激烈辩论。场面之热烈火爆在见怪不怪的美国政坛也属少见。正反双方都使出浑身解数,动员了美国几乎所有实力派人物来摇旗呐喊。双方针锋相对的宣传广告常常在电视上一个紧跟一个地播出。人们的目光集中在有表决权的几百个国会议员身上。议员们在半夜接到政经两界“大腕”打来的游说电话已是家常便饭,来自四面八方的“美国人民”的信件更是雪片一样飞向议员们的办公室。4月12日,美国安利公司董事长史提夫‘温安洛到广州时编者曾向他请教:那些国会议员们到底在争些什么?这个担任美国商会董事局成员,曾两次在美国参议院的有关委员会上作证表态支持中国入世的美国人耸耸肩,语带幽默地反问编者:如果你知道他们在争些什么,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政治家在全球都一样,他们总是争论不休。按预定日程,美国众议院将在5月底,参议院将在6月初对有关议案进行表决。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 中国的新力量——“千亿富豪俱乐部”的新贵们 江南“四小明珠”
  • 衡量一个地区经济整体实力的最好指标,莫过于国民生产总值(GDP)了,以这个指标为依据,我们可以把中国的城市划分为几个不同的群体。而位居塔尖的,无疑是中国经济的佼佼者。它们组成了中国经济的第一方阵,或者说,一个“富豪俱乐部”。
  • “江阴现象”的背后
  • 无锡是一个美丽的江南小城,下辖锡山、江阴和宜兴三个县级市,在无锡经济界,现在讨论得最热的是——江阴现象和苏南模式的再生。江阴,这个国内生产总值居全国县级市之首的城市,可以说是无锡经济的最好代表。
  • 苏州:“无品牌致富”之谜
  • 一直到列车在苏州站停稳的时候,我还在琢磨苏州本地的优秀品牌。但是我没能想起来。在我为自己对苏州的孤陋寡闻感到汗颜的时候,苏州大学苏南经济研究院的单强博士却告诉我:“苏州确实没有自己发展起来的全国性品牌。相对来说,只有一个‘好孩子’的品牌略响一些,但那也是一个地方性品牌。”
  • 附:苏南模式的发展过程及其成因
  • 苏南模式最早是由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提出来的。从1979年到1982年,费孝通先生连续到苏南来搞社会调研。在这段时间的社会调研基础上,80年代初,在一次在江阴召开的研讨会上,费老提出,苏南这个地区的经济,现在看来已经可以成为一种模式了。在此之后,苏南模式一词不胫而走,在整个中国迅速地传播开来。
  • 杭州的裂变能量
  • 在这次采访中,每到一个城市,我们就会提出两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城市现在或者是一段时间内,经济中最活跃的一部分是什么?这一部分的代表是什么?
  • 宁波的金边名片
  • 徐:有。这时候我的想法是想做点事情,想为社会做点事情。不夸张地说,这时候我把企业看作一个推动社会进步的载体,而不是一个赚钱的工具。
  • 从两种模式到“江浙精神”
  • 在浙江和江苏采访,从经济学者和企业家嘴里听到得最多的是“苏南模式”和“温州模式”。
  • 反思“官官相杀”
  • “官官相杀”在当下的中国官场已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奇闻,最近披露的一起“谋官害命”新闻发生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长青乡:3月22日晚,乡教育办公室27岁的副主任付殿忠,为了早些得到升迁机会,雇佣杀手谋杀乡教办主任孙纯才、吴景学,因为他俩离退休年龄太远。噫,为了一个挑不上筷子的乡一级的教办主任的正职,居然就要两位同僚人头落地!
  • 谁的“滑铁卢”?
  • 某报出了一本图文并茂的《新中国50年精彩回放》,在1959年这一年的大事记中,一篇文章说:“在一场决定中国命运的争论中,彭德怀一败涂地,突然迎来了灭顶之灾。”文章的标题是:《庐山,彭德怀的滑铁卢》。
  • 非法集资成不治之症?
  • 尽管国家屡出重拳打击,但非法集资犹如不治之症,几度死灰复燃。原因何在呢?
  • 国有银行:重新打造竞争力
  • 在国家开发银行的一次内郎会议上,秘书将工资单给行长陈元过目,这位平时使用自动转账、不过问工资数目的行长在青了工资单之后,也忍下住说:“我堂堂一个行长,一年才挣个三四万。”要知道,开行所管理的资产超过6000亿元,每年新增的信贷也达到1600亿元左右。行长的薪水尚且如此,他们将如何迎战即将加入世贸后所出现的“人才荒”?如果机构调整、人员优化、利益分配格局重整、外资银行逼近等带来的震荡能使四大国有银行从官本位主导机制,发畏到由职业银行家管理,那么国有银行也许会迎来一个发展的春天。
  • 国企工业产品谁买走了
  • 国企改革重点是国有工业企业改革。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1999年国家统计公报中,我们可以看到一连串的好消息:包括纺织,建材,有色,铁路,民航等行业扭亏为盈,煤炭业,机器制造业亏损减少等等。工业产品销售率也接近98%,是10年来最好的。然而奇怪的是,一方面社会消费增长持续降低,另一方面工业企业增产一成,销售率又高达98%,产品都是谁买去了?
  • 世界上哪个城市生活费最高
  •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和经济情报研究所最新的研究调查表明:到去年底,东京仍然是世界上生活费最贵的城市。这项调查两年,以纽约的生活费用水平为100进行比较。结果显示,东京的生活费用比纽约高64%;位居第二的是香港,大约比纽约高20%。瑞士黎士排在第三,伦敦超过巴黎居第四,巴黎第五,纽约第六。这项分析认为,日本经济复苏和日元汇率上升是近年来东京物伦居高的主要原因,相反,
  • 中国国际竞争力下降
  •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日前发表2000年度世界竞争力调查.美国和新加坡蝉联第一和第二名。中国大陆的排名下降两位,居第31名。
  • 中国人才流失严重
  • 中国科技部副部长徐冠华日前透露,虽然中国的教育、科技整体水平尚处于欠发达状态,但是人才资源的总量并不低,问题是流失严重。
  • 假账泛滥,新会计法说“不”
  • 假货泛滥,消费者倒霉;假账泛滥,股市倒霉,国家倒霉。
  • 废了“高考”吧!
  • 我首先声明:我炮轰的不是考试制度,而是大一统的高等院校统一招生考试,简称高考,在每年的7月7、8、9日进行,多少人一生的命运由此决定。
  • 王志东冷眼看微软
  • 微软垄断案更多是一起“精神事件”,在人们已经习惯于微软给我们带来的方便和欣赏它无所不在的强大之后,微软案给新经济时代带来更多的是精神的震撼。被誉为“新经济发动机”的微软在商业模式、技术创新等方面受到越来越多的怀疑。
  • “案例教育”的启示
  • 美国500家最大财团的决策经理中,2/3是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而这家学院最为人称道的,便是它独具特色的“案例教育”。
  • 并购热潮呼之欲出
  • 想打破僵局?试试兼并、收购和合并吧!当然,这不是指几年前各巨头们对一些奄奄一息的市场配角的“施恩”。那些收购仅仅是为巨头们增添一些生产基地而已,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市场格局。仅仅是一些“战术动怍”,还远远谈不上“战略性”。其实,是对手没有关系,恩怨太多没有关系,只要携手后能把僵持的市场恪局彻底打破.能把大部分对手远远地抛在后面,那么,有什么是不能谈的呢?有朝一目,“现实的困难”也许会被“现实的利益”所打破,那么,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将会发生。到那一天,也许我们看到的就是长虹与康佳的合并、美的和格力的合并、荣事达和小天鹅的分并、一汽和二汽的合并、娃哈哈和乐百氏的合并、联想和新浪的合并、乃至深圳发展银行和浦东发展银行的分并等等。
  • 中国企业及早“防洪”
  • 虽然中国至今尚在WTO的门外,还得和欧盟与其他十来个贸易伙伴进行双边谈判,还得看美国国会的表决。但中国加入WTO毕竟是普遍看好的事儿。有些中国公司且不管政府间还有多少口沫横飞的讨价还价,先横下心来改进自身的能力再说,以免入关后被外国公司打个措手不及。
  • 印度:另一只醒狮
  • 笼统地说,文明悠久的民族,当年虽然灿烂,但总不能靠石器瓦罐、祖传秘方来抗衡现代的资本主义文明。在亚洲,最先败下阵来的是印度,一个公元前2300年就开始的印度河文明以及后来的恒河文明。在17世纪居然败给了贩卖鸦片的英国东印度公司,随后成为殖民地。埃及文明,巴比伦文明等的日子也统统不好过。到19世纪,这个噩梦终于轮到了中国的头上,近代史尚历历在目,不必再多说。
  • 战胜之后的崩溃
  • 1815年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派遣了一支驻法占领军,事实证明这是一次致命的阴差阳错。
  • “清风寨”治安白皮书
  • 清风寨各条战线,在以刘高为首、花荣为副的寨政府领导下,各项工作取得了辉煌成绩。社会治安形势一派大好。寨里寨外,流水潺潺,莺歌燕舞,老百姓们安居乐业,风清月明。
  • 小是重要的
  • “立乎其大,则其小者不可夺也。”这是老子的一句名言。“大河有水小河满”,在中国则是几乎人人皆知的一句口头禅。中国人长于宏观思维,概括总结提升拔高能力强,凡事均能大处着眼,喜欢谈大原则,大思路,大问题,大理论,气势宏伟,高屋建瓴。对于平凡小事,世俗小节这类等而下之的琐碎具体问题,中国知识分子的兴趣是不大的。胡适当年讲,“少谈些主义,多谈些问题”,但事实上,我们对“主义”的关注还是大大超过对“问题”的探索。
  • 《南风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