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新新中国说
  • 元旦总是在每一年的冬天悄悄地来,无论是你不知不觉的一刻,还是大吃一惊的一刻,它都会穿越寒风,准时降临。2002年,这一刻,许个愿吧!我们为自己许愿。为千千万万的你许愿。你是我们的读者,你是我们的朋友,愿你健康,快乐,进步。我们为中国许愿。愿她“新新”向荣。
  • 2001年关键词
  • 瑞士人的规则意识
  • 最沉重的大门早已打开
  • 中国于2001年12月正式加入世贸组织(WTO),作为经济上的“入世”,自当欢呼,但实际上,中国政府早在此前的1997年10月即已签署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1998年10月又签署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承诺中国公民理应享有和世界上其它国家公民同等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相比之下,其实更加值得每个中国人欢呼,因为这是公民们自己的“入世”。
  • 女工在最高检遭暴打
  • 《中国企业领袖演讲精粹》
  • 山东两案件挑战传统司法观念
  • 户籍变法与农民处境
  • “我对政治完完全全没有兴趣”
  • 美国秀——一个中国知识青年的边看边想
  • 中国企业跨国之十大困境
  • 跨国经营概况
  • 从“审批经济”到“监督经济”
  • 新世界降临在你的头上
  • 不管怎样,这个世界就突如其来地掉在你头上,猝不及防。如果你没有准备足够大的盘子,它会把你砸死;但是如果本来心里就装着它呢,不用盘子,你也能兜得住它。
  • WTO:中西两个世界的交汇
  • 历史上有许多值得纪念的日子,2001年11月10日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正属于此类。世界贸易组织(WTO)脱胎于关贸总协定(GATT),其目的是建立起一个自由、公平、公正的多国贸易体系,实现繁荣、安全和负责任的经济世界的最终目标。WTO的核心是贸易——贸易是因社会分工而产生的,因时代推进其形态也不断进化。
  • 现在就做个公民
  • 为成为公民而奋斗,不仅仅是单枪匹马的个人单独行动,也强调社会本身的整体同质性,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互助合作,只有这样,一个健康的公民社会才有可能慢慢地形成。
  • 像一个公民那样……
  • 谁是公民?这样的一个问题可能会遭到耻笑。一个人取得公民身份,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来自于自然状况与不假思索的。这当然显得与我们努力了20年所取得的世贸成员的资格不同,因为努力就意味着痛苦、挣扎、辛勤、汗水、泪水等一些类光荣的名词。但是,自然取得的是否就意味着自然成熟的呢?就好像我们的问题:谁是公民,更确切的应该是:谁是一个合格的公民?
  • 生活在世界之中
  • 我们完全可以在“虚心诚意”地学习西方的同时,从容地开发本民族的既有资源,并在国际政治.经济和文化格局中发挥中国相应的重要作用。
  • 社会条款:关注劳动者权利
  • “社会条款”一词为人们所熟知,与关于WTO的谈判宣传有关。实际上,中国之所以迟迟无法结束加入WT0谈判的一个重要症结就在于此。目前我国所签署的人世协议也对一些不适合我国国情的社会条款做了保留。
  • 政府:但求“善治”,何必“仁政”——回顾2001年中国政府机构和职能改革
  • 在中国人世前后,一个高度共识在人们中间形成:人世首先是政府人世。现在,与其追究“政府应该干什么”这样应然的问题,不如观察一下正在涌动着的变革潮流。顺着这个或明或暗的潮流,一切实实在在的进步和不足将慢慢凸现出来,从而坚定我们“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决心。
  • 这些是非改不可的
  • 大本不立,大道难生。“政府改革”不是枝枝叶叶的改革,更应当认清大是大非。从根本入手。于是实施宪政,党政分开,公共参与,地方自治,都成为“政府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
  • 墨西哥的宪政转型
  • 要不是福克斯总统与他的发言人喜结连理,墨西哥这个曾经的“样板国家”都快要淡出公众视野了。墨西哥好歹也是拉美第二大人口国(9700多万),块头跟印尼差不多,人均收入近6000美元,又是西班牙裔诸兄弟中跟山姆大叔贴得最紧的——不光是国土毗邻,连经贸都快一体化了。
  • 欧洲政党的与时俱进
  • 进入90年代以后,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和欧洲统一进程的不断加速,欧洲各主要政党都不约而同地遇到了如何根据形势的变化调整自己政策纲领的重大问题,以便能够在剧烈变化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环境中求生存求发展,做到与时俱进,求实创新。
  • WTO推动“大变法”
  • 中国人终于实实在在地开始对自己的法律制度开刀了。有些人说,入世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加入一个组织吗?但是在一个“搬张桌子都要流血”的国度里,突然打开国门,不仅自己要搬许多桌子,还要别人来搬,这就怎么高估它的意义都不为过了。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尤其是如此。许多人以前认为入世是贸易、经济方面的入世,与法律没太大关系,但我们的谈判代表谈人世谈了15年,后来终于发现他们谈的全是法律问题。可以说入世,“入”的就是法律之“世”,对中国法律的影响最大。
  • 勾勒一个“法治中国”
  • 21世纪上半叶,具有中国特色的公民社会的孕育成熟,将使传统的“国家社会一元化”实现向“国家——社会”二元结构变迁。
  • 给农民以宪法关怀
  • 加入了WT0后,我国将给予国外企业和人员以平等的国民待遇,可拥有9亿之众的国内农民,能否摆脱旧体制的普遍歧视,享受到公平的国民待遇?这是我们不能不关注的。我担心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现象:人们一方面希望农民学会在市场经济的大海中“游泳”,另一方面又将农民手脚牢牢“捆绑”起来丢在“穷乡僻野”,这将是一种十分滑稽的现代游戏。中国是一个典型的农民大国,没有农民的解放和自由,就不可能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更不可能有马克思、恩格斯所期望的每个人的自由发展的“联合体”。
  • 自古有死 无信不立
  • 弗雷德里克、巴师夏曾经在其名著(《和谐经济论》中有如此精彩的描述一个做粗重体力活的木匠,他清晨起床后穿衣、吃饭,而衣服和面包,并非他亲自生产的;他出门,而宽敞的道路和明亮的路灯也是他人辛苦劳作的成果;他需要将孩子送入学校,要到庄严肃穆的教堂祈祷,而他的孩子和他所获得的,是前人研究的智慧;若他要出远门,则更会享用他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等等一切可能减轻他旅途艰辛的设施和服务。
  • 市场信用:在假冒伪劣中艰难起步
  • 2001年,市场信用的问题,已经成为大步迈向现代社会的中国腿上的一个沉重沙袋。
  • 透视社会危险行为
  • 9·11事件之后,人们不断谈论着各种各样的社会危险,各国政府也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加强各方面的安全保卫工作,以防类似事件的发生。
  • 重塑“和而不同”的公共空间
  • 18世纪,西欧那些拥有资产的男性与受过教育的贵族,经受了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和资产阶级革命的洗礼,在咖啡馆、酒吧等场所,自由论政,畅所欲言。如中国古语说的,“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君子动口不动手”,自由地探讨学术,评议时政。这就是当代思想家哈贝马斯所推崇的布尔乔亚(资产阶级)公共空间。
  • 施振荣展望台湾新路
  • 作为台湾企业领袖。施振荣先生说自己对政治毫无兴趣,但他的言论,是政治家们决策时的重要依据,由他主导提出的“台湾愿景”也对产业界产生了深远影响。在一个微妙的时刻,他接受本刊独家专访,纵论政经。盘点两岸,放眼全球,留下醒世之言。
  • 遏制台独,方法只有一个
  • 2001年12月1日,台湾大选揭幕。民进党大胜,一举夺得87个立法院席位,成为第一大党。国民党再度惨败。在选前国民党预测,胜选的目标是90席,败选的结果是70席。结果只取得68席,比最低估计还要差。由宋楚瑜带领的亲民党获得46席。最可怜的是新党,在立法院选举中只有1席,很快就要走进历史了。
  • 三大力量框定经济未来
  • 这块大地,再次走到历史的拐点:市场初成、资本复苏、产业扩张、善待财富的意识形态形成、多元化力量出现……无疑,力量的多元化为变革提供了基础和可能。
  • 资本市场:正本清源的365天
  • 资本市场的本来面目是什么?为企业有价值的商业机会提供公众资本是它的最主要功能。19世纪英国公众为东印度公司在亚洲淘金筹资和美国公众为大陆铁路网筹资也许是资本市场为社会财富快速积累做出的最好的两个范俐。
  • 打造中国的跨国公司
  • 到目前为止,全球的经济舞台上,几乎没有一家严格意义上的中国的跨国公司和品牌。但有一个信号是明显的:中国已开始打造出走向世界的企业与品牌。
  • 汽车业的搏斗
  • “我宁愿政府官员腐败,一个项目按正规程序走要花上一年半载,送点钱几天就可以搞掂,腐败比不腐败更有效率。”一名老总曾如是说。在审批经济的体制下,这名老总的知音相信相当普遍。但中国迈进了WTO的门槛后,一场针对旧体制的巨大变法运动能否将这扭曲的现实送进历史?
  • 民企长大的七条通路
  • 在中国,可信赖的职业经理人比有能力的职业经理人还要少。很多的企业垮掉了,不是因为它的战略有问题,而往往由于没有解决好职业经理人的“道德风险”问题。
  • 那一群隐身富豪
  • 设想一下这样的情景:100个一家杂志社报道过的企业家围坐在一起,台上4个35岁左右的年轻人侃侃而谈,台下4个50岁左右的半老头指指点点,背后一色企业人士凝神倾听,大家在电视台摄像机镜头下认认真真谈一本寓言书——除了中国,很难想像全世界其它任何一个国家的商界人士,会如此“好学”,如此“虔诚”。
  • 卫留成:“上市后我的压力非常大”
  • 进入我们视野的三个人物,分别领导着中国最具国际性色彩的国企,中国头号民企,全球第一公司的中国业务。选择他们,不仅因为其在各自领域的卓越表现令人印象深刻,更关键的是他们及其企业对于一个正在融入市场体系和世界体系的中国的理解和行动。
  • 刘永行:“中国民企不用怕”
  • 在刘永行的办公室里有一张很大的中国地图,上面密密麻麻地用红钉子排着东方希望在中国华东、华北和东北的60多家饲料厂。
  • 孙礼达:风水转到了中国
  • 中国这个“GE老兵”崛起,足以让我们洞悉像GE这样典型的跨国公司对中国新变局的理解。
  • 新新中国说
    2001年关键词
    瑞士人的规则意识(龙永图)
    最沉重的大门早已打开(唐昊)
    女工在最高检遭暴打
    《中国企业领袖演讲精粹》
    山东两案件挑战传统司法观念(章文)
    户籍变法与农民处境(章文)
    “我对政治完完全全没有兴趣”
    美国秀——一个中国知识青年的边看边想
    中国企业跨国之十大困境
    跨国经营概况
    从“审批经济”到“监督经济”(夏业良)
    [新视野]
    新世界降临在你的头上(苏晓川)
    WTO:中西两个世界的交汇(都辉)
    [新公民]
    现在就做个公民(萧瀚)
    像一个公民那样……(连清川)
    生活在世界之中(龚刚)
    社会条款:关注劳动者权利(唐昊)
    [新政治]
    政府:但求“善治”,何必“仁政”——回顾2001年中国政府机构和职能改革(赵义)
    这些是非改不可的(杜钢建)
    墨西哥的宪政转型(谢奕秋)
    欧洲政党的与时俱进(史志钦)
    [新法制]
    WTO推动“大变法”(李曙光)
    勾勒一个“法治中国”(刘武俊)
    [新乡土]
    给农民以宪法关怀(张英红)
    [新社群]
    自古有死 无信不立(钟伟)
    市场信用:在假冒伪劣中艰难起步(肖一)
    透视社会危险行为(毛寿龙)
    重塑“和而不同”的公共空间(陈林)
    [新两岸]
    施振荣展望台湾新路(张哲诚)
    遏制台独,方法只有一个(徐滇庆)
    [新财经]
    三大力量框定经济未来
    资本市场:正本清源的365天(郑作时)
    打造中国的跨国公司(翟宇)
    汽车业的搏斗(谢丹)
    [新企业家]
    民企长大的七条通路(张维迎)
    那一群隐身富豪(牛文文)
    卫留成:“上市后我的压力非常大”(都辉)
    刘永行:“中国民企不用怕”(郑作时)
    孙礼达:风水转到了中国(袁卫东)
    《南风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