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大春天,大政治
  •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汉语的传统里,常用“大”字,吐露一种郑重的情怀,表达一种超越的期待。春天,每个真正的春天,都酝酿着无数新事物的生长。其间会有许多难测的变化,使我们幻想、躁动,带给我们花朵的丰富,以及难以避免的、花粉过敏的痛苦。
  • 逐步推行周薪制
  • 制定反就业歧视法
  • 完善疫情灾情预警
  • 推行公务车改革
  • 设立司法改革委员会
  • 架设南亚大陆桥
  • 整体规划长三角
  • 深圳特区向北扩
  • 解开三大金融枷锁
  • 明确界定环保产业
  • 赵本山:给农民调换口味
  • 李源潮:地方大员新气象
  • 苗圩:国企儒帅亦自风流
  • 池莉:读者怀念您的率真
  • 郭凤莲:不愿与历史赌气
  • 尹明善:文人经商再从政
  • 刘永好:希望系呼之欲出
  • 倪润峰:宝刀未老看长虹
  • 濮存昕:防艾大使再出征
  • 杨澜:从政路上洒满阳光
  • 为何“不称代表称领导”
  • “九亿农民,一个委员”?
  • 公共财政的良好开端
  • 从“吕宗大案”看价值观的失落
  • 终于听到高官质疑
  • 分化——节选自《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
  •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都在发生变化,而其中阶层的变化又是中国社会转型和经济转轨的最核心内容。这一变化包括:农业劳动者不断向其他社会阶层流动,农业劳动者阶层正在逐步缩小;商业服务业员工数量有所上升,产业工人随着农村工业化有明显上升;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由专业技术人员阶层、经理阶层和私营企业主阶层为主体的中间阶层大大扩张,这已成为一个鲜明的趋势。
  • 公正与稳定——节选自《经济繁荣背后的社会不稳定》
  • 过去20多年中国经历了持续的高速增长,出现了空前的经济繁荣。但是,经济繁荣并不必然或自动导致社会稳定。从中国历史来看,严重的社会危机往往发生在经济繁荣期;从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经验看,不公平、不公正的增长突然因社会危机而停滞、衰退甚至崩溃。
  • 定型——节选自《9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新趋势》
  • 本报告的核心思想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个与80年代有着很大不同的新的社会正在出现并开始逐步定型化。
  • 扩大直选——节选自《中国选举状况的报告》
  • 2002年岁末,由法律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选举状况的报告》一经出版,立即引起社会广泛的关注。
  • 加入WTO该创建学习型组织了
  • 道歉信
  • 上海日立“随意净”洗衣机XQB50-S920率先在中国上市
  • Acer AL707带你体验大屏幕的动感享受
  • 惠威音响美国CES大展连夺三项大奖
  • TCL羊年第一喜 音响荣获“中国名牌”
  • 西门子赞助中国之队
  • 出“彩”的融光打印——LBP-1120
  • 政府交接备忘录
  • “各位代表,本届政府1998年3月就职,任期即将结束。”电视上朱鎔基总理的声音苍劲而悠远……
  • 四份报告直面国情
  • 本期《南风窗》为读者摘编了2001年以来发表的四份比较重要的研究报告。在“两会”期间推出这样的报道,是因为这些报告中充满力度的透视是值得关切的。其中既有对于国家长期战略的进言,也有醒世良言,更有警告式的诤言。
  • 捏在政府手中的“私产”——兼谈GDP高低与民生幸福
  • 在春运的列车,一名乘客因车厢过于拥挤,不慎打破了车窗。列车员要求乘客赔偿,乘客问道:“你们铁路是国营的还是私人的呀?”答曰:“国营的。”“国营的就是全民的,大家都有份啊。我现在什么都不要,我就要这块玻璃还不行吗?”
  • 人民币:在冰面上燃烧
  • 中国经济改革20年,其增长引擎大约经过了三次变迁,一是在农村实施土地承包制度,它丝毫没有触动城镇居民的利益,却使农民在束手待毙中有所解脱;二是乡镇企业的蓬勃发展,事实证明当初那些相当粗糙和原始的作坊,在农村自救地有限地分享工业化的好处时,表现出了极其顽强的生命力;三是中国对外贸易和利用外资的迅猛增长,有人将中国称为吸收外资的“黑洞”,是崛起中的重商主义国家。
  • 三农问题考验新政府
  • 在朱镕基总理任内,我作为湖北一个乡党委书记,曾经斗胆向他上书,披露“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三农问题。我很感激也很荣幸,我反映的问题得到了他的重视和批示。现在,新一届政府就要上任,我以为,三农问题依然是政府面临的一大挑战。能否解决好这一问题,事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之大局。
  • 呼唤“计划生育文明”
  • 备受关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实施已数月,但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需要各方面关注。无疑,此法提高了广大群众对干部的预期值。所以,如果干部还是以行政强迫的手段来推行计划生育,就不仅与法理精神相悖,而且必将触发新的社会矛盾,给“三个代表”脸上抹黑,危及社会稳定与发展。
  • 谁是政治家——中国需要怎样的政治家?
  • 新一代官员里,会不会涌现出政治家?新富阶层里,会不会涌现出政治家?平民群体里,会不会涌现出政治家?各级人大、政协里,会不会涌现出政治家?政治家应对自己的权利与权力做何认识?政治家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走在政治文明的路上,这些问题值得我们关注与深思。
  • 公民社会要“硬”起来——从“本届人大有了新面孔”谈起
  • 人大代表当然也是政治家。他们参加定期的议政活动,代表某个地方或集团,投票决定国家或地方重大事务。依照宪法规定,他们是具有相当政治权威的人物。今天我们呼唤“新政治家”,除了对各级政府官员持有这种期待之外,我们当然也企盼从人大代表中涌现出许多“新政治家”。
  • 政治家:力量从何而来
  •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政治生活里出现了一些新的现象。比如基层选举,其生命力之坚韧令人吃惊,而耐人寻味的是其精神的细微变化:这些脚踏实地的人们,已经不再期待别人的垂怜和关怀,甚至连同情对他们而言也显得多余甚至可笑,他们毫不自卑,果决而自信,正在亲自动手改变自己的命运,那种气势仿佛还要创造历史。再比如,人大重要性的加强和最近的一些改革措施,使这个部门给予人民以巨大的期待。
  • 三任厅长前腐后继
  • 在短短五年间,河南省交通厅连续三任厅长被揭露出腐败问题,相继落马,令人啧啧称奇。本刊记者对此三起“马路上的腐败”大案,进行了深入的采访调研。
  • 反腐败面前没有特权
  • 河南省交通厅的连续三起厅长腐败案发人深省。尽管这样的事绝不可能仅仅发生在河南省交通厅。
  • 氟中毒真相调查
  • 2002年年底,中新社发布了一条简短的消息,提及据2000年统计,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碘缺乏病、大骨节病、地方性氟中毒等地方病的流行,地方病重病区多集中在西部地区、偏远地区和贫困地区,各类病人多达5100万。
  • 绝望等待还是积极应对?
  • 看了这篇报道,我心情非常沉重,为那些已经中毒并在绝望中等待的同胞担忧不已,更为有关地方政府及部门的观念误区和漠然态度深感惊诧。
  • 的哥、交警与年检
  • 编辑部前几天收到一封记者来信,苏北某城一家私企的小老板,为当地工商局办理公司年检的做法跟我们发牢骚。这名小业主说工商局在企业中推广由中介公司代理年检,这是好事啊,在市场经济发达国家里这么办的不在少数。可问题就在他们的“推广”措施:所有企业必须参加代理年检,并“推荐”了惟一一家代理公司,规定代理费600元。小老板到该市的物价中心举报,对方说这种收费当然应该采取自愿的原则,然后就没了下文。
  • 首都“反季节”
  • 北京从5月就要开空调,一直开到10月,从11月就要开过热的暖气,一直开到4月份,这要消耗多少资源,要产生多少热岛效应?
  • 经济学眼中的政治文明
  • 正在召开的中国“两会”,有一个和以往“两会”不同的背景,即十六大提出的“政治文明”。古语说,“温故而知新”。此时,追溯一些政治人物的政治实践,尝试区分什么是可以愿望的,什么是可以做到的,或许对中国的政治文明之路会有新感觉。
  • “长治实践”大追问——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与《南风窗》联合研讨会侧记
  • 2003年2月26日下午,在“两会”召开之前,本刊与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联合主办的“党的执政方式转变研讨会暨‘长治实践’座谈会”在北京大学英杰学术交流中心召开。专家、学者、传媒人士济济一堂,共同探讨“长治实践”对“执政党创新”的意义。
  • 人性
  • 人性善恶是一个古老的问题,也是一个常新的问题,却也是一个伪问题。
  • 高德康的新名片
  • 去常熟的车上看来有不少到波司登、也就是记者本次要采访的老板人大代表高德康的公司里去打工的年轻人,记者同座就有一个。这个来自苏北的小伙子只有20岁,听在波司登打工的哥哥说今年厂里招人,所以想来试试。“我哥说去年天冷,波司登的效益还不错”。这个第一次出来打工,名叫黄中义的小伙子说。一过了邻近常熟的太仓市,小伙子就开始向车窗外探头探脑,看起来是生怕错过了地方。
  • 郭梓文的“品牌三级跳”
  • 认识他快五年了。这五年间,《南风窗》在政经杂志的路线上越走越远,“成功型、潮流型、学习型”的痕迹渐渐弱化,关于企业家的报道也相应减少。记忆中,除了李东生,张瑞敏,我几乎没有写过企业方面的报道。然而,这一次,终于忍不住,想写点什么。他就在广州,番禺;出身平民,毫无背景;斯斯文文,无骄躁之气;由创富而参政,成为省政协委员、省工商联直属会员协会会长。
  • [窗下人语]
    大春天,大政治

    逐步推行周薪制
    制定反就业歧视法
    完善疫情灾情预警
    推行公务车改革
    设立司法改革委员会
    架设南亚大陆桥
    整体规划长三角
    深圳特区向北扩
    解开三大金融枷锁
    明确界定环保产业
    赵本山:给农民调换口味
    李源潮:地方大员新气象
    苗圩:国企儒帅亦自风流
    池莉:读者怀念您的率真
    郭凤莲:不愿与历史赌气
    尹明善:文人经商再从政
    刘永好:希望系呼之欲出
    倪润峰:宝刀未老看长虹
    濮存昕:防艾大使再出征
    杨澜:从政路上洒满阳光
    为何“不称代表称领导”(谢志伟)
    “九亿农民,一个委员”?(殷国安)
    公共财政的良好开端(张镇强)
    从“吕宗大案”看价值观的失落(南郭处士)
    终于听到高官质疑(青锋)
    分化——节选自《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陆学艺)
    公正与稳定——节选自《经济繁荣背后的社会不稳定》(胡鞍钢)
    定型——节选自《9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新趋势》(孙立平)
    扩大直选——节选自《中国选举状况的报告》(蔡定剑)
    加入WTO该创建学习型组织了
    道歉信
    上海日立“随意净”洗衣机XQB50-S920率先在中国上市
    Acer AL707带你体验大屏幕的动感享受
    惠威音响美国CES大展连夺三项大奖
    TCL羊年第一喜 音响荣获“中国名牌”
    西门子赞助中国之队
    出“彩”的融光打印——LBP-1120
    [大局]
    政府交接备忘录(赵晓)
    四份报告直面国情(赵义)
    [挑战]
    捏在政府手中的“私产”——兼谈GDP高低与民生幸福(钱正明)
    人民币:在冰面上燃烧(钟伟)
    三农问题考验新政府(李昌平)
    呼唤“计划生育文明”(穆光宗)
    [独家策划]
    谁是政治家——中国需要怎样的政治家?(章敬平)
    公民社会要“硬”起来——从“本届人大有了新面孔”谈起(庄礼伟)
    政治家:力量从何而来(高超群)
    [社情]
    三任厅长前腐后继(石破)
    反腐败面前没有特权(杨凤春)
    氟中毒真相调查(尹鸿伟)
    绝望等待还是积极应对?(彭宗超)
    [微观]
    的哥、交警与年检(刘阳)
    首都“反季节”(汪永晨)
    [论坛]
    经济学眼中的政治文明(高小勇)
    “长治实践”大追问——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与《南风窗》联合研讨会侧记(谢奕秋)
    人性(余世存)
    [新阶层]
    高德康的新名片(郑作时)
    郭梓文的“品牌三级跳”(秦朔)
    《南风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