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履新在“大盛世”关口
  • 新一届政府高官被推到中国国家事务治理的前台。时间定格在2003年3月17日下午4点30分,由新当选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提名,十届人大一次会议通过了新一届国务院组成名单——副总理、国务委员、各部门领导人选,他们从即时起履行职责。
  • 滚石常青术
  • 幸德秋水:亚洲第一代反战分子
  • “铁娘子”吴仪
  • 双周·聚焦
  • 将“尊重和保障人权”载入宪法
  • 关键数字:1800
  • 前政要“余热”可发挥
  • 公务员制度:拒绝“一朝天子一朝臣”
  • 诸侯经济:新领导人的一大挑战
  • 省际贸易壁垒亟待打破
  • 关键词:黄宗羲定律
  • 私心造就贪官?
  • 伤亡的视觉图景
  • “要想富,动干部”?
  • 向唐朝学习——从法律角度看机构改革
  • 1949年以来,至少在1993年机构改革之前,国家院机构改革常处在非常态的三个改革循环圈之中: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合并——分开——再合并——再分开;上收——下放——再上收——再下放。1998年机构改革力图改变这种状况,但目前也就没有完全摆脱这种格局。
  • 基层有点忙不过来
  • 征收百姓私产要慎之又慎
  • 不唱高调,不许空诺
  • 工人希望有份养活自己的工作
  • 下岗失业后应有社会保障
  • 要造大火柴盒
  • 坚忍顽强的生命力
  • 仅有故宫是远远不够的
  • 期待人文建设有动作
  • 大学要培养完善的人——访暨南大学校长湖人怀
  • 纽曼与洪堡
  • 他磕下头的那一瞬间……
  • 当下中国,网上争论最能反映民意。民意多支持死刊,这就是现实,我们必须认真面对。其实,2002年湖南湘潭国际死刑问题研讨会的重点,并不是在中国立刻废除死刑,而是如何限制死刑在中国的适用。学者们提出的一些建议还是比较务实的:在实体法中完全废止经济犯和财产犯的死刑,将死刑只适用于针对人生命的犯罪即公约所说的“最严重的犯罪”;在程序上由最高法院收回其下放的死刑复核权,严守死刑的最后一关。
  • 让您进入无线时代的英特尔迅驰
  • 电源超强兼容的三星DIGIMAX V4
  • TCL:红颜丽彩L668
  • 大切诺基降价
  • 上海大众GOL——首款两门紧凑型经济轿车
  • 影像之战
  • 12年前的海湾战争期间西方媒体对战争的传播模式正在重演,有所区别的是,更多中国人加入了电视观众的行列。
  • 样板戏美学的“地下工作者”
  • 在2003年春天,青年小说家薛荣在浙江作协《江南》(2003年第1期)上发表了小说《沙家浜》。很不幸,它与二三十年前风靡神州的一部样板戏重名。更为不幸的是,在薛荣的《消家浜》里,阿庆嫂、郭建光、胡传魁居然碰撞了“三角恋爱”的火花。这份“公开的情书”很快遭到声讨。在2月18日的《浙江日报》上,“萧河”(这个名字有点像“莫须有”)发表了一篇“义正词严”的文章《小说<沙家浜>在宣扬什么》。
  • 来自建筑的反讽
  • 自从80年代中期非非主义、莽汉主义和王朔主义把反讽弄进文学之后,这种意识形态修辞就侵入到了文学、美术、戏剧、音乐和学术等各个领域,而它近年来对现代都市建筑的入侵,则是这种颠覆性话语踏遍世界的标志。
  • 战争
  • 当不少朋友想听我谈谈美国的倒萨之战时,我辞以“眼睛少出国门之外”,我就像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的平民政治家那样嗫嚅以对。无论我赞成还是反对,美国等发达国家仍会“一意孤行”,他们的行为不为我们的意志所转移,因为他们太强大了,他们强大得甚至听不见我们的声音,可以无视我们的存在。我们只能做一个啦啦队、后援团、驯服的看客才是他们的乐意的。但这并不是我们所乐意的。
  • 新总理的未来之路
  • 新一届中央政府在平静的氛围中诞生了。我们应该对它有何期待?它会带给中国人一个什么样的五年?
  • 我向总理说实话——倾听十位中国公民的声音
  • 在刚刚闭幕的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我们听到了政府官员和代表们的声音。而这里,是我们随机选取的十位普通中国公民以个人身份的发言。在尊重每一个政治主体的前提下,我们在此刊登他们的言论,他们的个人记忆,他们的个人观察,他们的个人思考。进入现代社会,我们看到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相关的局面。而民意表谜的充分性,参政议政的主动性,政治主体意识的觉醒,政府和民众之间具备一种良好的沟通模式,彼此尊重和信任,这些都是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表现。
  • 阿松苦也——梁锦松买车与舆论监督
  • 你处理这件事情的做法已构成严重疏忽。明显地,你已违反《守则》的部分条文,作为主要官员,这样的行为极不恰当。
  • 大学危机之九大征兆
  • 毋庸讳言,当今中国大学存在严重的“大学病”。假如不抱讳疾忌医的态度,我们可对病症加以全面指认。
  • 不杀的理由——关于死刑存废的种种立场与声音
  • 李子很清楚自己住在监狱里,他一直都记得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以往的罪行始终在他的记忆里飞出飞进,就像蚊子在不停穿越有孔的纱窗。
  • 警惕“软危机”——萧功秦访谈录
  • 中央将未来20年定位为重要战略机遇期,提出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许多学者也估计,中国的现代化将出现一个新的黄金时期。同时,我们也要警惕各个领域里正在滋长的不健康的暗流,个别地方已有苗头出现的政权“软危机”现象便是一例。《南风窗》记者特意采访了对此问题素有研究的萧功秦先生。
  • “GDP英雄”可以休矣
  • 当前在一些地方,各级组织人事部门进行的干部政绩考核,普遍存在一个误区,就是只问施政成效,不问施政成本。
  • 上海:产业升级遭遇千斤闸
  • 三月和风细雨,但今年上海的味道却颇有些不同。在上海的“两会”上,到任不久的市委书记陈良宇强调,今后五年,上海要抓住战略机遇,力色成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之一,全面实施“科教兴市”战略,走通“华山天险一条路”。刚刚履新的市长韩正也表示,上海将加强新兴产业体系等四个体系建设,加快实施新的发展。
  • 天津复兴
  • 《日出》是曹禺先生的传世佳作,剧中30年代繁荣的商业大都市,让今天热衷看城市商战片的人们似曾相识,以为是发生在十里洋场的故事。其实,故事是以天津为背景的。
  • 天津的软肋
  • 最近,我们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24城市竞争力报告》和中国市长协会最新的《中国24城市竞争力报告》和中国市长协会最新的《中国城市发展报告》等研究资料中看到,天津竞争力下降的趋势让人吃惊。
  • 寻找新定位
  • 说到头来,天津还是要在传统工商业特点的基础上,稳扎稳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才可能挺立潮头,再领风骚。
  • 北京灯影下
  • 说起天津,必然要说到北京,必然要涉及两个城市的关系,因为它们距离实在太近了:沿着京津塘高速公路,汽车只需跑一个多小时。
  • 长兴的教育革命
  • 去年12月,笔者应周其仁教授邀请,到浙江长兴县了解当地“教育券”改革,并决定为这里的教育改革呐喊两句。
  • 苦庄苦不苦,想想萨达姆
  • 攻伊之战终于开始了,中国多数股民对此事的关心,远远超过了对股市的关心。战争爆发当天上证指数微跌5点,沪深成交金额跟前一天基本持平。如此股市,没啥看头。还是伊拉克那旮旯的事儿,不仅好看,而且股市博弈者将从这场战争中借鉴到很多经验。
  • 透过硝烟看世界——“倒萨”战争雕刻中东
  • 我们目睹了一场电视画面战争,也像是在看一场外科手术直播。军事专家以准确的术语,指点着柳叶刀蜿蜒游动的位置;没有鲜血淌出,即使有,也只存在于电视画面上,不会散发出令人感到不适的浓烈的血腥昧道。这终究只是别人在别处的战争——中国和中国人在这场牵动世界格局、且正在重塑中东地缘格局的战争中,基本上是充当着一个“冷静观察者”的角色。
  • 核心国家缺席的悲剧
  • 中东的无序在于这一区域没有一个能够起到核心作用的国家,核心国家的缺席纵容了这一区域的动乱,而动乱与无力又为外来势力的介入提供了借口和方便。
  • 萨达姆:错位枭雄
  • 进入20世纪后半叶以来,出现了这样一种常见的现象,当一个国家的政治领导人到了人人敬畏,在其统治范围内到处挂有他的“光辉形象”时,此人离身败名裂的下场也就不远了。一句西方格言说得好,上帝欲使一个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而遍地肖像就是疯狂的表现形式。
  • 西方阵营,从此分裂?
  • 类似如下一幕的剧情这些天在不断上演:美国副总统切尼3月20日致电韩国总统卢武铉,解释华盛顿对伊开战的决定。卢武铉告诉切尼,韩国以作为美国的主要盟友为荣,他将在当天晚些时候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表示对美国对伊军事行动的支持。
  • 战争与宪法
  • 美伊战争于3月20日打响。这一场不对称的胜负,其实,背后还有深层次的宪法因素在起作用,何以见得?
  • 朝核危机考验中美
  • 2003年3月18日,朝鲜宣称美国的攻击将意味着“世界核大战”,至此,第二次朝鲜核危机已经历时半年。此次危机不仅被广泛地视为对核不扩散国际秩序的挑战,更被当作是对美国在东亚地区军事霸权的挑战。
  • [窗下人语]
    履新在“大盛世”关口(张庭宾)

    滚石常青术(刘阳)
    幸德秋水:亚洲第一代反战分子(于几希)
    “铁娘子”吴仪(赵义)
    双周·聚焦
    将“尊重和保障人权”载入宪法(万其刚)
    关键数字:1800
    前政要“余热”可发挥(史伟东)
    公务员制度:拒绝“一朝天子一朝臣”(李志宁)
    诸侯经济:新领导人的一大挑战(特内兹)
    省际贸易壁垒亟待打破
    关键词:黄宗羲定律
    私心造就贪官?(程万军)
    伤亡的视觉图景(张镇强)
    “要想富,动干部”?(龚明义)
    向唐朝学习——从法律角度看机构改革(杜钢建)
    基层有点忙不过来(李东贤)
    征收百姓私产要慎之又慎(许奋飞)
    不唱高调,不许空诺(倪桂琴)
    工人希望有份养活自己的工作(李文明)
    下岗失业后应有社会保障(侯国平)
    要造大火柴盒(邓放歌)
    坚忍顽强的生命力(黄为)
    仅有故宫是远远不够的(张念)
    期待人文建设有动作(杨克)
    大学要培养完善的人——访暨南大学校长湖人怀(杨婷婷)
    纽曼与洪堡
    他磕下头的那一瞬间……(邓子滨)
    让您进入无线时代的英特尔迅驰
    电源超强兼容的三星DIGIMAX V4
    TCL:红颜丽彩L668
    大切诺基降价
    上海大众GOL——首款两门紧凑型经济轿车
    影像之战(陈卫星)
    样板戏美学的“地下工作者”(王晓渔)
    来自建筑的反讽(朱大可)
    战争(余世存)
    [政情]
    新总理的未来之路(张良)
    我向总理说实话——倾听十位中国公民的声音(赵义)
    [热点]
    阿松苦也——梁锦松买车与舆论监督(辛徽)
    大学危机之九大征兆(任剑涛)
    [本刊调查]
    不杀的理由——关于死刑存废的种种立场与声音(尹鸿伟)
    [特别报道]
    警惕“软危机”——萧功秦访谈录(郑作时)
    [开放论坛]
    “GDP英雄”可以休矣(廖逊)
    [区域]
    上海:产业升级遭遇千斤闸(章玉贵)
    天津复兴
    天津的软肋(张乃剑)
    寻找新定位(刘武)
    北京灯影下(张传玖)
    [财经专栏]
    长兴的教育革命(薛兆丰)
    苦庄苦不苦,想想萨达姆(童牧野)
    [独家策划]
    透过硝烟看世界——“倒萨”战争雕刻中东(唐志超)
    核心国家缺席的悲剧(程亚文)
    萨达姆:错位枭雄(倪乐雄)
    西方阵营,从此分裂?(谢奕秋)
    战争与宪法(王磊)
    朝核危机考验中美(赵灵敏)
    《南风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