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廉价”政府从何而来
  • 评判政府的廉价或昂贵.不在于其开支规模的多寡,而在于开支的合理程度。一个“阳光下”的政府才能告诉我们真相。
  • 正视蒋彦永
  • 昂山素季:缅甸民主之花
  • “问题”富豪:钱永伟
  • 希拉里:妇唱夫随?
  • 彩电反倾销案
  • 高峡已没,杜诗犹存
  • 富豪危机
  • “定点清除”
  • 韩国总统变脸
  • 伊朗危机升级
  • 《纽约时报》丑闻
  • 不能不打工的经济账——子女教育占支出大头
  • 私车猛增,烦恼也躲不了——卖得起,用得起吗?
  • 关键是国家爱谁?——网大排行榜的玄机
  • 女性的尊严只值1元2
  • 施仁求者也需心理安慰
  • 钟南山看与洪涛院士之争
  • 5月31日晚,钟南山在审阅由《南风窗》策划、经济日报出版社出版的《勇敢战士——钟南山传奇》一书校样时,给该书作者、广州医学院党委办公室主任魏东海写了这样一张条子:“有关洪涛院士请勿点名,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学者,点名不利于他的继续探索。学术上的分歧无需政治化。”在洪涛院士这四个字下面,还画了四个圈。
  • 谁耽误了“中国的华盛顿”?
  • 孟子说“人皆可以为尧舜”,《西游记》里太白金星说“凡生有九窍者,皆可修仙”,而今我要说,凡开国者皆可以为华盛顿。人有无限向善向圣贤的潜质。最近看到报道,原来毛泽东当初也有欲做华盛顿那种大圣贤的强烈愿望。
  • 为什么我们处境边缘?——谢丽华十年再回首
  • 企业信息
  • 两岸四地SARS政治冲击波
  • 疫情和政情的互动,本来没有必然关联,却因为风云际会,构成了各自精彩的画面,这种前所未见的政治冲击波,为观察家们提供了一个别开生面的窗口,也提供了对中国命运更为深层思考的切入点。
  • 致力于人性的光泽
  • 2003年春天,广州。有一个人的名字,连同他的形象,一定会被长久记住。
  • 三个中国公民的维宪行动
  • 6月5日,震惊社会的孙志刚案件在广州开庭公审,相关人员已受到法律制裁,愿年轻的亡灵安息。对于生者而言,怎样实现每一个普通人的生命尊严,怎样杜绝践踏人性的悲剧再次上演,才是对亡灵最好的告慰。北京邮电大学文法学院博士许志永、华中科技大学法学博士俞江和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滕彪.是三个普通公民.三个法学专业的年轻学子.他们因孙志刚事件,自发展开了一次维宪行动。这一行动样本.向我们展现了寻求正义之路的可行性;让我们感到:当代中国公民的民主意识已经在理性和法律层面.积极有效地展开了。应本刊之约.许志永先生为我们缕述了维宪行动全过程及此过程中的个人思考。
  • 立法不可不公——就孙志刚之死谈收容制度和暂住证制度
  • 孙志刚的悲剧缘自他没有或者说没来得及办暂住证,于是,他被强制收容了,接着,在短短三天收容之旅中死于非命。他不是惟一在收容中死于非命的人,是他的身份引起了人们对事件的格外关注。
  • 风月李嘉廷
  • 2003年5月9日,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 通胀临近?
  • 所有采取间接控制的政府手中,无不有两样工具,一是财政政策,一是货币政策,前者是花钱、后者是造钱。这几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花钱,造钱的那只手一直闲着,被“稳健的货币政策”拴在了桌子底下。但现在——
  • 中国有这样一位人大代表——姚秀荣十年沉浮——从“哑巴”到“大炮”
  • 10年前,她接到“通知”,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不知代表为何物,足足当了三年会上的举手“哑巴”。有一天,终于觉悟,终于发威,她成了官员敬畏的“大炮”。令失道者复归正路,令暗夜者得见光明,为蒙冤未申者申冤,让尸位素餐者下台。当代表终于有了“感觉”。她曾向时任省委书记的李长春当面“讨要”:我再当一届代表!她在河南焦作带起了一个代表七人组,宛如武侠中的高手联袂,替天行道,打抱不平。这位“肥妈”,焦作人热爱她,河南人爱戴她,中国人都喜欢她。但2003年,她竟然落选全国人民代表——为什么会这样?但她不再等“通知”,她也不再去“求”谁了。下次,她要自己竞选,自己来争!
  • 七人小组的分量
  • 焦作市有个全国闻名的人大代表七人小组,他们是全国人大代表姚秀荣、河南省人大代表李朝义及焦作市人大代表卢靖之、赵启群、董世坤、马希方、李顺兴等。七人小组活跃了七八年,接待了2万多件次的来信、来访,监督了1000多起案件,提了400多件议案、建议等,搞得红红火火。
  • 姚秀荣代表了谁?
  • 人大代表是否代表着他所在群体的利益?答案应该是“yes”。因为若非如此,在代表名额的分配上,就用不着特意强调“城市代表占多少、农村代表占多少、解放军代表占多少、妇女代表占多少、民主党派代表占多少、少数民族代表占多少……”了。
  • 谢丽华:瞻望“新女权”
  • 5月3日下午3时,谢丽华站在讲台上,她身后的黑板上,左边有两个粉笔字“梦想”.右边是正在组装的“梦想之树”——绿色纸板剪成树干,陆陆续续的有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上台来,把写满了字的苹果香蕉鸭梨形状的彩色纸片贴上去——“做医生”,“当警察”、“给妈妈买药治病”、“继续上学”、“能像谢阿姨一样帮助别人”……
  • “官改”三问
  • 中国的官制改革,应当说与经济改革是同时起步的。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改革举世瞩目,成就斐然;而官制改革却相对滞后,差强人意。何以如此?本文针对当前官改中的三大难题,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改革的艰巨性,并借此提出一些建设性思路,与广大读者切磋讨论。
  • 游出“公海”,风浪未竟
  • 国企是个“公海”,各级政府曾是各艘大船惟一的老板。在产权单一的传统下,国企领导者或在海中掌舵。或上“岸”为官,并无利益冲突可言,反正都是为政府。打工”。
  • “东八块”大卸了谁?
  • 上海以外的人大概都不知道“东八块”这个地方。但就是这里的一场拆迁风波,却掀翻了被称为“上海首富”的周正毅的商业王国。
  • 巨骗爱姓“农”?
  • 对于农业类上市公司,过于注重低成本融资的政策具有一定的误导性,除了引向圈钱寻租的错误方向、容易为不法资本利用外,还容易严重忽略上市公司治理这一关键问题。
  • 苦庄的苦命年
  • 哪怕是在非典时期,喜剧演员黄宏也是眉飞色舞的:“体温三十七,不能上飞机。体温三十八,自觉别回家。体温三十九,赶紧去自首。”说说笑笑之间,非典的传染高峰期好像过去了。这场非典,对餐饮业、旅游业的打击最大。对音像销售业反而有促销刺激作用,人们自觉地自我隔离,尽量少出家门,呆着猛看碟片,多多益善。
  • 职责所在,不得不碍?
  • 我们今天的诉求,不仅仅是要司法人员对待大学生彬彬有礼,甚至不仅仅是要他们在收容和遣返“三无人员”的过程中文明执法,而是要质疑收容制度本身。
  • 石库门VS工人新村
  • 石库门对工人新村的胜利,意味着传统意义上的工人阶级经过1950年到1976年的“主宰期”,已经从城市的意识形态中心退出,成为上海的边缘阶层,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庞杂而有活力的市民阶层。
  • 布什外交风云录
  • 布什外交日臻老到的一系列迹象,要感谢老布什时代政治精英的教习与辅佐,也离不开布什本人的悟性和手腕。
  • 布什减税与亚裔参政——专访美国少数族裔商业署副署长董继玲
  • 目前亚太裔参政达到一个新的高潮,小布什总统共任命亚裔152名,这是前所未有的新记录。
  • 想像“西方”
  • 真实的东方世界曾经被西方的“东方学家”任意地想像,歪曲甚至是杜撰,而我们对西方的认识,我们的“西方学”,是否也犯着同样的毛病?
  • 印度:生死热浪
  • 印度教教徒的沐浴、斋戒、禁欲、瑜伽、林栖、瞑想等习俗,以及印度文化重玄想,重宗教超越,与印度的赤贫与酷热不无关系。
  • 病·治病·政治
  • 我以前单知道人类社会中会产生明星,却不知道在病类中,也会有明星。然而,非典这半年来以其神秘,凶猛而名声大噪,雄辩地证明了就是病,也能病出明星风范来。
  • 正反刘方仁
  • 今年4月25日,新华社披露,贵州省原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刘方仁在担任省委书记期间,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收受贿赂和贵重物品,先后帮助贵州某集团公司总经理和一企业主贷款、开发房地产、承揽工程,事后共收受贿赂人民币161万元、1.99万美元,此外还长期与一有夫之妇保持不正当的两性关系。现刘方仁已被开除党纪,并移送司法机关。
  • 马克思赞美太平天国?
  • 政治理论片《东方之光——“三个代表”与理论创新》自去年5月在《求是》杂志上连载并被多家权威杂志转载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收到极好的宣传教育效果。然而白璧亦有微瑕,文中在南京太平天国纪念馆部分有如下一段解说词:“被马克思称作‘中国的社会主义’的太平天国,曾怀抱‘大同’理想而感召天下。”这前面半句,是我国理论界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存在的误解。实际上,马克思从未称太平天国为“中国的社会主义”,这句话是马克思用来转述别人的思想的,而且含有眨义。
  • [窗下人语]
    “廉价”政府从何而来(张良)

    正视蒋彦永(赵义)
    昂山素季:缅甸民主之花(谢奕秋)
    “问题”富豪:钱永伟(刘阳)
    希拉里:妇唱夫随?(谢奕秋)
    彩电反倾销案
    高峡已没,杜诗犹存
    富豪危机
    “定点清除”
    韩国总统变脸
    伊朗危机升级
    《纽约时报》丑闻
    不能不打工的经济账——子女教育占支出大头
    私车猛增,烦恼也躲不了——卖得起,用得起吗?
    关键是国家爱谁?——网大排行榜的玄机
    女性的尊严只值1元2(郭松民)
    施仁求者也需心理安慰(龙坪)
    钟南山看与洪涛院士之争(橡子)
    谁耽误了“中国的华盛顿”?(焦国标)
    为什么我们处境边缘?——谢丽华十年再回首(刘天时)
    企业信息
    [大视野]
    两岸四地SARS政治冲击波(杨锦麟)
    [“孙志刚事件”特别观察]
    致力于人性的光泽(陈初越)
    三个中国公民的维宪行动(许志永)
    立法不可不公——就孙志刚之死谈收容制度和暂住证制度(肖雪慧)
    [热点]
    风月李嘉廷
    通胀临近?(郑作时)
    [独家策划]
    中国有这样一位人大代表——姚秀荣十年沉浮——从“哑巴”到“大炮”
    七人小组的分量
    姚秀荣代表了谁?
    [人物]
    谢丽华:瞻望“新女权”(刘天时)
    [开放论坛]
    “官改”三问(王东京)
    [财富]
    游出“公海”,风浪未竟
    “东八块”大卸了谁?(郑作时 翟宇)
    巨骗爱姓“农”?(黄湘源)
    [专栏]
    苦庄的苦命年(童牧野)
    职责所在,不得不碍?(薛兆丰)
    石库门VS工人新村(朱大可)
    [地球村]
    布什外交风云录(谢奕秋)
    布什减税与亚裔参政——专访美国少数族裔商业署副署长董继玲(汤本)
    想像“西方”(任东来)
    印度:生死热浪(尚会鹏)
    病·治病·政治(刘瑜)
    [品茶说天下]
    正反刘方仁(李明德)
    马克思赞美太平天国?(高放)
    《南风窗》封面

    主办单位: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社  长:陈中

    地  址:广州市东风东路512号3-4楼

    邮政编码:510050

    电  话:020-83806155 83870463

    电子邮件:window@nfcmag.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0641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019/g2

    邮发代号:46-117

    单  价:8.00

    定  价:2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