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不停解放
  • “惟人,万物之灵。”这是中国最古老的典籍——《尚书》中的语言。今天,看篆书或金文里的“人”字,有各种形状.但多半佝偻弯屈着,并不好看,当然也有快活射猎的姿态,然而却是鲜见。
  • “始作俑者”冯锦华
  • 阿德瓦尼:印度下任总理?
  • 郭先礼揭黑幕
  • 疫过天晴
  • 双周·数字
  • 双周·锐评
  • 仁者茅于轼——茅于轼和赵燕玲的幸福时光
  • 5月20日、27日及6月4日,记者在北京三里河南沙沟小区茅于轼家度过了三个下午。两位老人,茅于轼,74岁,白色短袖衬衫,手上一把纸扇;赵燕玲,69岁,一枚放大镜,本本《大众医学》。
  • 知遇茅于轼
  • 南沙沟小区传达室的登记本上,茅于轼出现的频率是最高的。有时候一天就有三四拨记者、朋友来拜访。茅老总会热情地接待访客,从不在意他们的“来历”和“动机”。因为他总说“怀疑别人的成本太高”。而正是这种宽容和不善于拒绝。让茅老拥有许多不同身份.不同年龄的朋友,使他能接触到许多新的观点、新的事物。74岁高龄的茅于轼保持着年轻、保持着活力。享受着丰富多彩的生活。
  • 这群为一个生命奔波的人
  • 6月1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草案—)》,从“收容”到“救助”的转变,意味着“孙志刚”这个名字作为一个维护公民权的符号,将被历史所铭记。一个无辜生命的离去,最终促成了一部实行了21年的国家规定的废止,这中间,有血的教训,更有许许多多人的积极的、向前的努力。从远在北京的中央领导和专家学者,到广州地区那些充满正义感和责任感的传媒工作者,律师,积极呼吁并介入的大学教授,富有同情心的官员,耐心为孙志刚申冤的同学……是他们点滴而坚韧的努力,共同促成了惨案的公正解决,共同促成了良法的诞生。
  • 一个人和一座里程碑
  • 孙君志刚,这个性情刚强、好讲道理的年轻人,和我同样生活在有着众多“外来人口”的广州。如果机缘巧合的话,我们甚至还可能在某个草坪上的聊天聚会中相识,而聚会中甚至还有可能聊到“收容”这个话题。
  • 谁愿尝尝黄杏初的三杯鸭?
  • 据说他是“非典第一人”。也许,人们对他的关注太密切,而关爱太稀疏。他在全世界面前晃了一小会儿,又默默消失在人海。现在,他最大的困惑是什么?他还能回归厨师行当吗?我们忽略了,其实他也是位英雄——在他压服面对未来的忧惧,勇敢面对全世界的那一刻,他的出面给许多人直面病魔的信心,也为医学研究提供了珍贵材料。我们应感谢他,尊敬他。有可能的话,我们也要尝尝他的好手艺。
  • 事故——和平时期的瘟疫
  • 2003年春夏,我们听到最多的词汇就是“生命安全”。SARS给我们上了沉重一课。如果此次疫情后,中国能全面提升对生命权——这一人类最基本权利——的认知,从而把对生命的被动拯救变成对生命的主动关注,在国人心目树立起“敬畏生命”的理念,未尝不是“不幸中的大幸”。
  • 小民告官,难乎哉?——我亲历和代理47起行政诉讼案件的思考
  • 姜彩熠从部队转业后,2000年6月在沈阳与几位亲属办起了金丰超市。在不到三年时间的经营过程中,超市先后经历了十几家行政机关的500多次行政执法检查。面对一张张“理不直,气壮”的罚单,姜彩熠走上了用法律同行政机关的违法行政进行抗争的艰难历程。2002年3月,姜参加了国家首次司法考试,获得了法律职业资格证书。
  • 两位圣者的命运——德蕾莎与武训
  • 加尔各答的德蕾莎。上世纪40年代的加尔各答是一个不需要“暂住证”的城市。无数无家无业的流浪者和因教派斗争而产生的难民拥入这里,靠拾垃圾、乞讨、甚至卖淫、抢劫来维持生活。在这座城市里,一边是富人们居住的优雅的别墅、饭店和宫殿,另一边是随处可见的垃圾棚和居住在其中骨瘦如柴浑身散发着恶臭的贫民,他们没有尊严地活着,也不被人关心,他们死后,会因为买不起火葬的木头,尸体被抛进阴沟,任其腐烂。
  • 期待“合群的”中国——许纪霖访谈
  • 现任华东师范大学特聘教授的许纪霖,谈到2001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访问时的经历,感慨万千:“美国给我最强烈的印象不是民主和自由,而是它的社群。”
  • 贪官的“分果子心态”
  • 悠悠万事,以何为大——写在中国共产党建党82周年之际
  • “我们党的最大政治优势是密切联系群众,党执政后的最大危险是脱离群众。”中国共产党党章上的这段话.是党中央在新世纪之初居安思危.向全党敲响的警钟。在纪念建党82周年的日子里,认真回顾“两个最大”的历史发展过程,对加强党的建设,增强党的执政能力,加深对“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理解,是会有所裨益的。
  • 人的中国
  • 50多年前,一位伟人在天安门城楼上挥手“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多少国人为之慷慨泪下。另一位诗人不久则有“时间开始了”这样的献辞,语出赤诚,毫无矫饰。而我们知道,对于人类而言,幸福不会一蹴而就——因为人的成长,人的解放,人的成为“独立的存在”,“完整的存在”,需要具体、坚韧、持久地争取。而从一种限制状态下解放了的人,又将产生新的解放需求,永无停顿之时。
  • 出逃高官的底牌
  • 改革进入深水区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和土地问题成为热点中的热点。手握土地审批、工程发包权力的政府官员一再落马,高级别官员也越来越多。杨秀珠案可以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一个问题高官的来龙去脉,但更深的问题是:杨秀珠权力寻租的源泉何在?为什么很多官员出事都与批地、盖楼、造路有关?
  • 80.6%的警示
  • 最近,笔者认真阅读了中科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发表的《中国高官腐败的特点和变化的趋势研究》的报告,这份对副部级以上高官腐败案件的研究成果,很有价值。其中,最令人注意的一个数字是:在可查的,高官腐败的36件案例中,有29件是因案件牵连被发现的,占80.6%;有5件根据举报查处,有1件因投案自首而成案,还有1件因行为受检察机关怀疑而被发现。
  • “公选”:不能仅是考官投票
  • 作为公共生活事件,“公选”(公开选拔领导干部的简称)已经逐渐为公众所熟悉了,其中以“公选副厅”最具有舆论号召力。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多个省份,都举行了领导干部公选,国家也在法律层面上开展了公选法规的制定实施工作。“公选”不仅是一个选拔人才的新举措,它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权力开放。
  • 电子政务也会“扯皮”?
  • 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风暴,令新一届政府在巨大的压力面前,也有了置身沧海中的更多表演机会。非典既过,海外人士更为关注的是新一届政府如何创出执政业绩,造福社会。
  • 三龙夺珠——北京、上海、深圳三城角逐金融中心
  • 顾忌被迅速抛弃,政策在比拼中更新,北京、上海和深圳对中国金融中心的争夺正处于进行时态。上海能否借助尚方宝剑的利刃快剑屠龙?北京能否借助首都优势重拾旧山河?深圳会否借助香港的一臂之力反戈一击,改变有可能最终败北后偏安华南一隅的命运?未来充满了变数。
  • 年中的诱惑
  • 据多年来的股市经验,年中,常是各路机构比较亢奋的时节。因为上市公司也罢,基金也罢,其中期业绩报告,若要漂亮,需要美化6月30日那天的资产数据。
  • 附地而生的代价
  • 国内的收容制度,本来只是针对乞丐,但在执行过程中,被各地用业普遍地针对外来劳工,这是某些既得利益团体在作怪的缘故。舆论的注意力不应该被分散。整个事件的症结,不是某个大学毕业生被打死,不是个别执法人员要文明执法,不是收容制度规范化,而是应该废除收容制度,并以法律保障公民在境内迁徒不受任何地方保护主义的刁难。
  • 宏大钟声的时间叙事
  • 其貌不扬的工人魏云寺接过了进入钟楼的钥匙,独自攀上177级台阶,进入庞大的机芯室去校对时间,仔细维护那些成百上千个齿轮、粗大的钢丝和巨大的钟摆。他的使命就是守望这座殖民者的伟大遗产。他是第五代护钟人,此前72年,已有四代护钟人守着震耳欲聋的机房,度过短暂而细小的一生。他们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大钟的内在结构,却对时钟叙事的含义一无所知。
  • 印度,谁的盟友?
  • 鲜为人知的历史。摊开地图看印度,有点替它叫屈。10多亿人口,挤在那么一个封闭的半岛上,西面是干过三次仗的寇仇,北边是从前的冤家,东北边是未开发的野人山,西南边是好不了多少的阿拉伯小国和黑非洲,周遭一个发达国家都没有,想不落后都难。
  • 德黑兰之夏
  • 对伊朗领导人来说,6月肯定不是一个怡人的月份。就在他们全力应对美国发起的强大的国际核查压力的同时,国内剧烈的学生运动也让他们感到灼热不堪。一切都开始于一个普通夜晚的一个普通借口。
  • 俄国外交“滑铁卢”
  • 俄罗斯被”隔离”?6月12日美国助理国务卿凯利宣布,支持更多的国家参与朝鲜核问题谈判。他在发言中称,韩国和日本都是与该问题“利益相关的国家”,他们“有权听到朝方的意见并阐述自己的立场”。坚持朝鲜核问题上的多边框架机制是美国一贯立场,而且这也不是美国头一次表示要将韩、日拉进谈判中来,因此各大通讯社对这条消息都没有表示出太多的兴趣。
  • 一群人道主义者的今生今世
  • 著名人道主义学者科利斯·拉蒙特曾对虚浮的人道主义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他在一篇题为《克服人道主义的弱点》的报告中指出,“我们必须在人道主义世界观的基础上为走向一种新的全球伦理学而努力工作,这种人道主义世界观告诉所有人:我们必须将我们的努力集中于此时此地,而不是将道德的行为限制于灵魂不死的希望和天赐神佑。我们要关心死前的生活,而不是死后的生活。”
  • 40年代“中原大饥荒”省思
  • 从1942年到1943年,久旱无雨的河南发生了罕见的“中原大饥荒”,造成500万人死亡,惨绝人寰,举世震惊。“自然灾害”当然是“天灾”,但造成数百万人死亡则主要是“人祸”,即当时政治的腐败、政府的严重失职。事实证明,一旦政府采取有力的赈灾措施,灾民得到救济,死亡人数便迅速减少。这次“大饥荒”中,美国《时代》周刊驻华记者白修德(Theodore H.White)在促使远在重庆的国民政府采取果断措施,使无数生灵得救的过程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 打死车匪路霸有奖?
  • 中央电视台就湖北最近重申群众打死车匪路霸有奖所作的访谈,引起人们对法律问题新一轮的关注和争论。
  • “雄文”的遗憾
  • 在年轻人讨要赠言时,陈锡添喜欢送人“机遇只垂青于有准备的头脑”。对陈锡添来说,最大的机遇莫过于邓小平1992年南巡深圳时,被深圳市指派为惟一的文字记者。当年3月26日问世的《东方风来满眼春》使他一举成名天下知。
  • [窗下人语]
    不停解放(陈初越)

    “始作俑者”冯锦华(谢奕秋)
    阿德瓦尼:印度下任总理?(谢奕秋)
    郭先礼揭黑幕(赵义)
    疫过天晴
    双周·数字
    双周·锐评
    仁者茅于轼——茅于轼和赵燕玲的幸福时光(刘天时)
    知遇茅于轼(胡蓉萍)
    这群为一个生命奔波的人(陈峰)
    一个人和一座里程碑(庄礼伟)
    谁愿尝尝黄杏初的三杯鸭?(严慧芳)
    事故——和平时期的瘟疫(郑家学)
    小民告官,难乎哉?——我亲历和代理47起行政诉讼案件的思考(姜彩熠)
    两位圣者的命运——德蕾莎与武训(郭宇宽)
    期待“合群的”中国——许纪霖访谈(郑作时)
    贪官的“分果子心态”
    [特别报道]
    悠悠万事,以何为大——写在中国共产党建党82周年之际(黄苇町)
    [独家策划]
    人的中国
    [热点]
    出逃高官的底牌(王孔瑞)
    [开放论坛]
    80.6%的警示(邵道生)
    “公选”:不能仅是考官投票(任剑涛)
    电子政务也会“扯皮”?(邵国松)
    [财富]
    三龙夺珠——北京、上海、深圳三城角逐金融中心
    [专栏]
    年中的诱惑(童牧野)
    附地而生的代价(薛兆丰)
    宏大钟声的时间叙事(朱大可)
    [地球村]
    印度,谁的盟友?(谢奕秋)
    德黑兰之夏(吴强)
    俄国外交“滑铁卢”(梁强)
    一群人道主义者的今生今世(熊培云)
    [品茶说天下]
    40年代“中原大饥荒”省思(雷颐)
    打死车匪路霸有奖?(章深)
    “雄文”的遗憾(陈新华 吴清华 钟华友)
    《南风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