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分的力量与合的力量
  • “其实,只要有一个环节注意一下,孙志刚就不会死。”广州市检察院的一位领导说。
  • 顾雏军:科学家,实业家,并购专家
  • 迪恩:“民主党的小布什”
  • 程维高:对李真案负有重要责任
  • 贪官缘何“想不通”?
  • “便民措施”寿命几何?
  • 择校费应入地方财政
  • 国企公司为何为私人打工?
  • 被个人野心和腐败专制毁掉的复兴党
  • 7月17日,是伊拉克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执政35周年纪念日,和往年庆祝该党及其领导人萨达姆的“丰功伟绩”不同,今年的此时,被美国强制解散的伊拉克复兴党的成员只能在10多万美英联合的占领下咀嚼亡党之痛。
  • 内战与选举
  • 日本开国150年
  • 新地域版图
  • 更自信面对一国两制
  • 多少年前,笔者在持续关注1997年前后的香港局势,曾对香港是否能够顺利回归,以及一国两制构想在香港的付诸实践,有过若干属于书生之见的忡忡忧心。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之下,这种杞人之忧似乎还有一点情有可原。理由是:
  • 市委书记的美国从政与临沂改革
  • 近日,近60名来自中国各地政府部门的官员出现在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准备在此接受为期六周的“公共管理”培训。此前,国家外国专家局的“中国高级行政人员赴美培训项目”中已有49名中国官员在肯尼迪政府学院接受过培训。而北京、上海、广东以及河南、山东等地也曾经多次选派省内的政府官员前往美国各大知名院校接受“公共管理”培训。有的甚至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到今天为止,他们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依然是一个并不完整的故事。
  • “中国制造”新高潮——“政府制造”的利益和隐忧
  • 五年一次的政府换届,总是能给我们提供观察政策变化的最佳时机。所以,当今年初从中央到地方的各路高官纷纷履新时,我们和所有的民众、企业、媒体、外国投资者、社会观察家等一样,在静静等待着新的政策图景的展开。突如其来的SARS将这一过程推迟了,但并没有改变在中国政治和经济高度结合的特殊国情。
  • 就业压力下的大制造之路
  • 解决中国的就业问题出路何在?靠农业显然是桃花源的梦想,是不实际的。我们知道,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但从来不是一个强国,中国是世界上农民最多的国家,其实却是最缺乏农业比较优势的国家。与其他面积大国的人均资源比较,俄罗斯人均拥有具备生产能力的土地1.39公顷,加拿大为2.50公顷,美国1.64公顷,巴西1.47公顷,澳大利亚25公顷,中国只
  • 上海“173计划”:回来吧,制造业!
  • 最近一段时间,有关“嘉青松”(嘉山、青浦、松江)开发区招商引资的报道,在上海一些主流媒体的显著版面上,频频出现。
  • 上海应该重新工业化吗?
  • 在最近一次的全上海工业领导人参加的会议上,上海市市长韩正指出:“要花大力气把上海建设成为一个制造业最具竞争力的国际大都市。”
  • 广州:先知先觉的甜蜜
  • 广州重新审视制造业,尤其是传统制造业的价值是在好几年前。现任市委书记林树森在他五年前就任市长后,提出了让学者和其他大都市的官员们吃惊的发展思路:广州生产力的重新布局要以传统制造业为核心,以大工业带动其他行业。这个
  • 沈阳:“共和国装备部”重新“工业立市”
  • 2002年,当第一届国际装备制造业博览会在沈阳召开时,沈阳一些工人曾经自发组织起来,结队到“制博会”参观。由于吸纳了几十万职工就业,装备制造业关系着相当比例的沈阳人的现实生活,也关系着沈阳的社会稳定,被人们如此热切地关注也就不足为奇了。
  • 苏州:凭研发优势让制造扎根
  • 在七八年前,当人们沉湎留连于苏州的小桥流水、老宅深巷之中的时候,即使神思泉涌,也无论如何想像不出,几年之后,苏州竟然成为全球九大新兴科技城市之一,成为一个举世公认的制造业基地。而当时,仅只是见到一些工业化的影子。它留在人们头脑中的全部影像,几乎还是一个流淌着2500年悠悠历史古韵的小城。
  • 北京:商业虽热闹,工业为支撑
  • “全力振兴北京制造业”其实并不是一个新口号。在去年4月北京的书记和市长一起巡视市属国有企业时,这一口号就已见诸报端。
  • “江西制造”让区域经济变脸
  • 最近两年,江西前所未有地提出“工业化核心战略”,开始不遗余力推动制造业发展,“江西制造”全面兴起。很多早已“不看江西新闻、不理江西事、只对江西扼腕长叹”的江西人一觉梦醒,惊呼“奇迹”。
  • 新港“双城记”:制造业对比的启示
  • 新加坡有竞争力强大的高增值产业和传统产业,香港只有弱小的低增值工业;新加坡是制造业和服务业两条腿走路,香港则是主要靠服务业一条腿走路。
  • 牟其中狱中说原罪
  • 随着几个中国富豪一连串地落马失身,人们开始将“福布斯富豪榜”戏称为“福布斯囚徒榜”。媒体上关于民营企业原罪的讨论一时间也闹得沸沸扬扬,很多富豪开始回避与媒体接触,低调成了他们首选的“外交”策略。
  • 城市减负运动——关于行政事业性收费
  • 降低城市运行成本的真实动力之一,是区域和城市的竞争。许多省份和城市减费行动给人一种狼烟四起的感觉。投资环境的竞争终于将风雨无情地刮向了积极招商引资的政府自身。这样一场风雨也将惠及像张朝德一样“心脏都快受不了”的创业者们。
  • 华东拉闸:计划时代的背影
  • 华东地区的市民正在感受着计划时代的背影,只不过这次计划经济的背影留下来的不是什么余荫,而是火辣辣的热。
  • 京沪高铁遭遇民意门槛
  • 实现新干线的对华出口,进入并垄断中国的高速铁路市场,从而实现“东亚新干线铁路网”的战略梦想,是日本政、财两界两代人的“情结”。但是,面对大陆民间日益高涨的反对声浪,日方也已经以“出口三原则”的形式摆出了强硬姿态。
  • 私营石油公司为何梦破?
  • 在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大旗下,来自中国各地的私人投资者,在陕北荒凉的山坡上,打出了一口以一口油井,促使石油成为了当地的支柱产业。当他们推动了陕北一些贫困县的财政收入由过去的几百万元,向几个亿飞越时,这些石油投资商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场收回油井的风暴向他们席卷而来。仿佛在一瞬间,他们开采石油的梦破灭了。而当地政府能给他们什么样的赔偿?他们沉重的债务靠什么偿还?政府如何在法律框架内体现出对私人资本的尊重?
  • 陕北油田路在何方?
  • 陕北油田开发中出现经济纠纷,属于正常现象。由于投资商受到中国石油和政府的双重压力,缺乏沟通的畅通渠道,再加上投资商没有平等的协商或谈判地位,作为弱势群体,投资商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出于无奈寻求中央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声援,是可以理解的,地方各级政府理应持宽容态度。
  • 一骑皇马,绝尘而去
  • “一骑皇马,绝尘而去”,意思是皇家马德里队的明星们以最时髦的姿势拍拍屁股走人,挥挥衣袖,带走了很多片云彩。剩下的事才是中国人的,尘归尘,土归土,请客过后总得自己收拾厨房。
  • 韩国大企业的政治情结——透视郑梦宪自杀事件
  • 8月4日凌晨,韩国现代峨山公司董事长郑梦宪自公司总部12楼办公室跳下自杀身亡。郑梦宪生前是韩国经济界举足轻重的人物,韩国和朝鲜的大型经济合作项目如金刚山观光、开城工业园区建设等都是由郑梦宪的现代峨山公司主导的。同时郑梦宪还曾为促成2000年6月举世瞩目的韩朝南北峰会做出过重要贡献。他的跳楼自尽,对韩国朝野及朝鲜半岛南北经济
  • 解析宪政大道上的新政府——访宪法与行政法学权威杨海坤教授
  • 综观半年来新一届中央政府在政务公开、廉政建设、行政效率、民主政治诸多层面的努力,可谓空前。 国的民众和媒体将之理解为政府对实现宪政目标的努力。循着宪政和政治文明的思路。《南风窗》从热点问题行政程序法切题,联系到新政府成立以来有影响的新闻事件,泉州我国宪法和行政法学权威杨海坤教授,透过现象看本质,解析走在宪政大道上的新政府。
  • 巴黎华人:萁豆相煎何时休
  • 7月4日,法国内政部长萨科奇宣布,与去年同期相比,2003年上半年巴黎总犯罪率下降了9.4%,公共场所犯罪率减少了15.5%。与此相反,连月来,巴黎华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急剧恶化,仅五六两月间,先后有七名华人疑被同胞虐杀。“中国人绑架同乡”、“中国人抢中国人”、“中国人杀中国人”的新闻陆续登上了《巴黎人报》、《二十分钟》等法国媒体。本地华
  • 非法移民:以暴力“扶起命运”?
  • 布雷默“百日维新”
  • 对风度翩翩的美国前外交官保罗·布雷默来说,8月16日这一天有点不同寻常。因为刚好在一个月前,美军在伊战中的阵亡人数增加到148人,与1991年海湾战争的阵亡人数相同,令白宫感到空前的舆论压力;也因为是在5月6日,布雷默被布什任命为“总统特使”,正式出任负责伊战后重建的最高文职长官,截头去尾,刚好过了100天——正是对其在伊拉克“维
  • 菲律宾兵变启示录
  • 动荡不宁的“街头”和干政意愿高涨的“军营”取代了选票和议会,成为菲律宾“民主实践”的两大关键词。
  • “无知之幕”后的正义
  • 来,给你出一道题。假设你来自于火星,突然被扔到中国,你可能被扔到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也可能被扔到河南这样的内地省份,甚至可能被扔到西藏这样的边疆地区。不幸的是,你被扔到中国去的使命,就是去上中学,然后高考。当然了,如果你想考进北大清华这样的
  • 士绅吴仁宝和他的接班人——近代士绅阶层在苏南悄然“复兴”(上篇)——士绅吴仁宝
  • 评论吴仁宝是一件困难的事,尽管他已交出了权力之棒。如果硬要评价他,那么,这个时读时辍念了三年私塾的农民,更像一个近代江南士绅。吴仁宝的个人历史,有两个时代,他的第二个时代不仅极大地暗合了一个近代士绅的路,还诠释了具农民企业家特质的农村社区领袖走向前台的社会制度环境:既要与政治力量保持一致,又要与传统社会的习俗、惯例、道德合约相吻合。由是,我们便容易理解吴仁宝和华西村的成功;理解他何以能在政治风浪中,历数十年而不倒,将红旗从政治挂帅的时代,打到经济挂帅的时代;理解一个血脉中流淌着“六经”的私塾学生何以入选“中共建党80周年80人”;理解吴仁宝的退休,何以有着那么浓厚的政治色彩,又为何招致那么多的议论。
  • 士绅吴仁宝和他的接班人--近代士绅阶层在苏南悄然“复兴”(下篇)——经济乡绅吴阿四
  • 与父亲吴仁宝相反,吴家阿四吴协恩向上流动的方向、是由经济角色到政治角色。父亲走的是一条从政治强人到经济强人的“政治乡绅”的路,儿子走的是一条从经济强人到政治强人的“经济乡绅”的路。“经济乡绅群体”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出现,是苏南近代士绅阶层在新的历史时期的复兴。从影响吴仁宝少年时代的荣毅仁之父荣德生,到吴仁宝,再到吴协恩,他们以个人历史描绘了复兴的路径。
  • 分的力量与合的力量(橡子)
    顾雏军:科学家,实业家,并购专家
    迪恩:“民主党的小布什”
    程维高:对李真案负有重要责任
    贪官缘何“想不通”?(李伟明)
    “便民措施”寿命几何?(何毅)
    择校费应入地方财政(魏志中)
    国企公司为何为私人打工?
    被个人野心和腐败专制毁掉的复兴党
    内战与选举
    日本开国150年
    新地域版图
    更自信面对一国两制(杨锦麟)
    市委书记的美国从政与临沂改革(翟宇)
    “中国制造”新高潮——“政府制造”的利益和隐忧(张良)
    就业压力下的大制造之路(赵晓)
    上海“173计划”:回来吧,制造业!(张昌辉)
    上海应该重新工业化吗?(张军)
    广州:先知先觉的甜蜜(伍郎)
    沈阳:“共和国装备部”重新“工业立市”(刘妮)
    苏州:凭研发优势让制造扎根(张哲诚)
    北京:商业虽热闹,工业为支撑(伍郎)
    “江西制造”让区域经济变脸(张哲诚)
    新港“双城记”:制造业对比的启示(余柏全)
    牟其中狱中说原罪(刘阳)
    城市减负运动——关于行政事业性收费(赵义)
    华东拉闸:计划时代的背影(郑作时)
    京沪高铁遭遇民意门槛(刘柠)
    私营石油公司为何梦破?(张华侨)
    陕北油田路在何方?(刘兴成)
    一骑皇马,绝尘而去(刘阳)
    韩国大企业的政治情结——透视郑梦宪自杀事件(牛林杰)
    解析宪政大道上的新政府——访宪法与行政法学权威杨海坤教授(章敬平)
    巴黎华人:萁豆相煎何时休(熊培云)
    非法移民:以暴力“扶起命运”?
    布雷默“百日维新”(衣袖)
    菲律宾兵变启示录(庄礼伟)
    “无知之幕”后的正义(刘瑜)
    士绅吴仁宝和他的接班人——近代士绅阶层在苏南悄然“复兴”(上篇)——士绅吴仁宝(章敬平)
    士绅吴仁宝和他的接班人--近代士绅阶层在苏南悄然“复兴”(下篇)——经济乡绅吴阿四
    《南风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