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修宪:寻求社会共识
  • 日前,执政党的修宪建议稿正式提交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首次向社会公布。有理由相信,建议稿的基本内容将顺利形成常委会的议案,并在今年的十届人大二次会议上获得通过。
  • 中关村亿万新富
  • 央视名导入狱10年
  • 不走萨达姆的老路
  • 韩国反对党领袖自首
  • 段永基结盟史玉柱
  • 民进党“水莲配”
  • 毛泽东诞辰110周年
  • 国企高管新鲜出炉
  • 民营券商信誉危机
  • 伊朗核危机有续集
  • 华为与UT斯达康
  • 北京总部经济之忧
  • 上海应战地产投机
  • 适度将女性意识融入法律
  • 大学自治与“非营利化”
  • 节日外交与大众政治
  • 重估领导干部的能力
  • 全体警察放假两天?
  • 药品回扣的来龙去脉
  • 外汇储备多少合适?
  • 川东天然气:危情抢险
  • 一场致死近200人的天然气井喷,让人有煤矿安全之外,开始关注油气开采的安全问题。与采煤多是私营小煤矿频频出事不同,油气的开采基本被几大巨型国有企业垄断。凭借充足的资金和人才,它们的安全性理应让人放心。但这场井喷打破了平静。
  • 大国的兴衰——“策划人语”大国民如是说
  • 我们心里,有一个期待。它的诞生,它的茁动,不仅仅是从这个新年,这个世纪,甚或上一个百年开始,不,它还要更悠久,浑厚一些。它,可谓是旧的,而长城砖、故宫瓦也无法尽表其庄严古老;它,亦可谓是新的,而互联网、短信息难以尽现其变动迁流。
  • 中国:建设性地崛起
  • 2003年我们的经济规模在世界上排名第6,而人类发展指数排名第104,这怎能不让人怀疑我们的“崛起质量”?
  • 大历史与“和平崛起论”
  • 新领导体制的第一年,稳中有健,去虚务实,谦虚积极,格局开阔,允可称为是一个好的开始。
  • 1500年:现代化起步——换一种视角解读近现代史
  • 当现代化还在欧洲推进时,它的强制性就使欧洲国家一个个被迫接受了现代化,不得不跟在英国后面实行现代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现代化携带着工业生产力,正是这种力量粉碎了一切抵抗,而使所有障碍土崩瓦解。
  • 现代化的支撑观念
  • 大国兴衰之五大枢机
  • 17世纪以降,世界地图急剧变化。我们看到大清帝国和俄罗斯帝国的建立和灭亡;苏联崛起和覆没;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奥斯曼帝国逐步瓦解直至灭亡;英国从一个偏处一隅的岛国膨胀为称霸世界的不列颠大帝国,又在20世纪缩回本国沦为二流强国。与此同时,美国用100多年的时光从刚独立的前殖民地变为主宰世界的惟一超级大国;德国、日本一度成为20世纪的法西斯匪徒国家在世界文明史上留下无法磨灭的罪行,让人类付出几千万条生命才迫使他们回归正轨,后来却一路成为经济大国;而亚非许多前殖民地国家则至今还在苦苦挣扎。如此等等的国家兴替特别是大国盛衰史给人们留下不少历史智慧。
  • 英国《大宪章》63条的规定
  • 风景迥异的“三个世界”——写在毛泽东诞辰110周年
  • 毛泽东思想在中国的法律地位还没有改变,但纪念毛泽乐诞辰110周年的活动已经发生了诸多改变,或许,中国变局,就存留在这些细微而多元的改变中。
  • 南街村里的“毛泽东”
  • 从107国道下车,一进入大名鼎鼎的“红色亿元村”河南临颍县南街村,记者就被无数熟悉但又陌生的标语所包围。这些标语的核心思想都是“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按毛主宽的指示办事”,让人顿生恍如隔世之感。在南街村主干道、宽阔的颍松大道中央转盘处,一座高达10.6米的汉白玉毛主席塑像,至今还在为南街村民挥手指引着前进方向,雕像基座上刻着“毛泽东是人不是神,毛泽东思想赛过神”。据《村志》记载,1993年雕像落成时,村党委书记王宏斌曾噙着热泪,激动地朗诵他亲手撰写的碑文:“禾苗生长靠雨露阳光,南街村的兴旺靠的是毛法东思想……”
  • 选民与代表:向良性互动迈进
  • 2003年12月11日,北京外国语大学退休教授吴青第4次由选民联名选举为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对此,吴青有这样的感悟:“这种当选是自己和选民互动作用出来的。”在她看来,代表和选民是互相依存的,有什么样的代表就有什么样的选民,对去年一年多来选民与代表关系进行考察,人们会欣喜地发现一种崭新的气象:良性的互动正在两者之间悄然形成。
  • 坚守职责的底线——与吴青对话
  • 我总觉得现在“天真”的代表太少太少,这种发现让我有时感到很孤独,也很痛苦。
  • 政协章程也应与时俱进
  • 过去的21年里,现行“政协章程”两度修改。尽管1982年通过的“政协章程”是一个很好的章程,笔者仍然认为有进一步进行修改的必要,因为时势业已发生了变化。
  • 福州长乐机场决策失误调查
  • 长乐国际机场的建设,从选址到通航,从亏损到重组,在当地一直都是个相当敏感的话题。
  • 中韩经济的爱恨情仇
  • “韩流”与“汉流”的交相呼应是如何形成的?让两国的战场变市场的终级因素是什么?
  • 东南汽车:民族车业的台式路径
  • 2003年,专家和民族企业家在汽车产业的未来发展上再一次发生巨大的矛盾。从年初开始,中国汽车业顶级的专家纷纷警告:国内民营企业不宜再进汽车业,因为这个产业已经完全国际化,巨大的资本投入和深远的品牌影响将使这个行业的后来者裹足难行;而到年末,偏偏大量民营企业纷纷涉足汽车,除了吉利已经造车数年,比亚迪前年开始涉车以外,美的、奥克斯、中誉、格林柯尔这样的民营企业仿佛是扎了堆似的不信邪,都开始大步涉车。
  • 美丽:改变生活的一种方式
  • 在已经过去的2003年里,只要打开电视,你很容易就能看到一档选美节目。仅以广州为例,“美在花城”、“新丝路模特大赛”、“明日之星”、“东方新娘”、“封面女孩”等十余场美人对决的大幕被急切拉开又匆匆谢落,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世界精英模特大赛和环球小姐比赛等等就更不心提了。
  • 继续流浪的精神病人
  • 据中国有关权威部门的保守估计:中国的精神病患者已达到1600余万人,其中有160余万对社会治安构成危害。精神疾病已成为中国人最易患的疾病之一。
  • 水坝面临全球质疑
  • 深冬,泰国。帕孟河夕川潋滟。来自61个国家3000多位水坝专家学者、NGO代表及农民聚首泰国东部乌布省帕孟河畔,召开国际水坝大会。
  • 萨达姆奇境
  • 这个看起来像是一个狂欢节的“萨达姆欢境”渐渐地发醇成了“萨达姆奇境”,所有的政客都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地步。
  • 黑桃A的“意外”出局
  • 一旦极权这一最隐秘最凶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被解除,独裁者即刻被打回了原形,露出其虚弱丑陋的本相。
  • 布什选情看涨之思
  • 伊拉克局势能否一战定乾坤牵系到美国大选,牵系到未来国际情势。
  • 什叶派的未来之路
  • 随着萨达姆锒铛入狱,旧政权复辟的最后一丝隐忧被消除,伊拉克政局开始重新洗牌。伴随着昔日长期享受特权和优待的逊尼派的式微,伊拉克什叶派的复兴获得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
  • 先行者欧盟
  • 如令,“欧洲联盟”关于产权改造的一系列试验,已作为新西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先行一步。
  • 揭露的权利和内省的义务——反腐作家陆天明访谈
  • 我们在目前的作品中看到有好人、有坏人,但看不出像朱胜文、田凤山这样的农家孩子,是什么样的一种力量将他们推向腐败。
  • 记取传统,驱除寂寞——写在施蛰存仙逝、巴金百岁寿诞之时
  • 在国内外文坛或文坛队外,施蛰存与巴金,一样是受到广泛尊敬的两位一直生活在上海的文学老人,他们的大量著作,已陆续出版齐全.而关于他们的各种消息,访谈和研究论著,也常常会成为文坛的热点。这一方面说明.今天的人们幸而还懂得尊敬他们过去的文学成就,另一方面则也暴露了今日文坛之不容乐观.它的巨大的虚空,不得不由两位早该在清静中颐养天年的老人来填补。但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人们并不一定知道被老人衬托出来的他们自身的悲哀,而由他们通过老人所制造出来的热闹,是只能增加老人的寂寞罢了。
  • 文物在文,不在物
  • 随着三峡库区水位上涨到139米(先至135米,最近又涨了4米),许多古镇、古墓或被部分保存,或永久沉入江底。而今,面对茫茫江水,任何感慨、叹息都无济于事,不如思考一个看似简单却至关重要的问题:事过境迁,我们能留住什么,传于后世?
  • 无法跨越的,是人——兼谈广东人文学会的成立
  • 建设经济大省和大珠三角的发展蓝图,可以用高科技、经济互补等各种手段“跨越”经济增长的阶段,但不能跨越人文精神的培育和塑造。
  • 耳朵里的先锋
  • 常常,时间会告诉人的耳朵,警示记忆,有些音乐不再让你心潮澎湃,为之动情哭泣,这意味着绵绵不绝于耳的挑拨人情绪的年龄已过去,一如激荡的青春其结果总被理性所吸纳。但另一种音乐却留在人的思想里,成为辨别事物甚至是内心世界的坐标。前一种音乐是直觉的产物,在情绪的支配下得到莫名的满足。
  • 禁止的愉悦
  • 在同一天出版的两份报纸上,看到一本“性爱日记”的两种说法:一个说该书悄然上市,正规书店正在上架,网络销售突然停止;另一个说该书刚刚在各大书店上架即被禁售。综合一下,就是说有一本书在“将禁未禁”之间,欲购从速、过时不候。现在大约在冬季,一个寂静如雪的深夜,匆匆翻看那些秘密传递过来的禁书,恐怕是无数书生曾经的故事。“雪夜闭门读禁书”与“红袖添香夜读书”,分别作为文人的残酷梦魇和温馨梦境,它们互相编织在一起,仿佛难解难分的蒙太奇。如果身边是红袖招、窗外是雪花飘、手中又添上这本“性爱日记”,那种愉悦用醉生梦死来形容也不为过了。
  • 修宪:寻求社会共识(赵义)
    中关村亿万新富(刘阳)
    央视名导入狱10年(杨婷婷)
    不走萨达姆的老路(谢奕秋)
    韩国反对党领袖自首(赵灵敏)
    段永基结盟史玉柱
    民进党“水莲配”
    毛泽东诞辰110周年
    国企高管新鲜出炉
    民营券商信誉危机
    伊朗核危机有续集
    华为与UT斯达康
    北京总部经济之忧
    上海应战地产投机
    适度将女性意识融入法律(庞从容)
    大学自治与“非营利化”(陈林)
    节日外交与大众政治(吕义国)
    重估领导干部的能力(徐迅雷)
    全体警察放假两天?(何必)
    药品回扣的来龙去脉(姜蒙)
    外汇储备多少合适?
    川东天然气:危情抢险(陈启兵)
    大国的兴衰——“策划人语”大国民如是说(陈初越)
    中国:建设性地崛起(庄礼伟)
    大历史与“和平崛起论”(石齐平)
    1500年:现代化起步——换一种视角解读近现代史(钱乘旦)
    现代化的支撑观念(钱乘旦)
    大国兴衰之五大枢机(袁伟时)
    英国《大宪章》63条的规定
    风景迥异的“三个世界”——写在毛泽东诞辰110周年(章敬平)
    南街村里的“毛泽东”(郭宇宽)
    选民与代表:向良性互动迈进(杨志勇)
    坚守职责的底线——与吴青对话(杨志勇)
    政协章程也应与时俱进(杨海坤)
    福州长乐机场决策失误调查(钟岷源)
    中韩经济的爱恨情仇(詹小洪)
    东南汽车:民族车业的台式路径(王昌富 郑作时)
    美丽:改变生活的一种方式(刘阳)
    继续流浪的精神病人(尹鸿伟)
    水坝面临全球质疑(汪永晨)
    萨达姆奇境(连清川)
    黑桃A的“意外”出局(草人)
    布什选情看涨之思(汤本)
    什叶派的未来之路(赵灵敏)
    先行者欧盟(熊培云)
    揭露的权利和内省的义务——反腐作家陆天明访谈(郭宇宽)
    记取传统,驱除寂寞——写在施蛰存仙逝、巴金百岁寿诞之时(郜元宝)
    文物在文,不在物(王以培)
    无法跨越的,是人——兼谈广东人文学会的成立(张绰)
    耳朵里的先锋(王艾)
    禁止的愉悦(王晓渔)
    《南风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