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读张曼君
  • 我在读张曼君阅读是一种快乐,品读是一种享受从第一次看张曼君导演的戏,到认识她这个人、参加她的作品研讨会及至与她数小时面对面就是一次阅读和品读的过程。
  • 远观近觑识曼君
  • 啥时起,或口头或书面,流行着这样一个语式:“一不留神……”便 “如何如何”。以言其在有限时间内,于不知不觉中,事态变化之大。如:一不留神,某公的头发白了。
  • 再谈新时期杰出导演张曼君:专家聚焦张曼君导演之新作品——再谈新时期杰出导演张曼君
  • 张曼君是我在中国剧协工作期间推出的“新世纪杰出导演”之一,在迄今推举的六位导演中,她是唯一的女性,也是立足于戏曲领域白毗秀导演。从2007年至今五年多来,曼君的创作进入了一个更力口成熟的收获季节。
  • 继续在肥沃“家园”的土地上展翅高飞
  • 在文化部举办的“2012年全国优秀剧目展演”中,张曼君导演的“展演剧目”有六台,我在北京看了五台:河北梆子现代剧《晚雪》、秦腔现代剧《花儿声声》、土家风情黄梅戏《妹娃要过河》、赣南采茶歌舞剧《八子参军》和晋剧《大红灯笼》。
  • 营造“诗境”的戏剧家
  • 先是走近她的作品,而后才结识了导演艺术家张曼君,再后,经立合作,才进一步走进了张曼君的戏剧。 张曼君的许多戏剧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强烈的诗意挣隋,极富个性色彩的舞台呈现,让心灵震撼的艺术感染力,使她的每一次创作,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每一出戏都让我们看到了她在严肃的理性审视下,对作品都作了缜密的艺术构思,她营造舞台情境,她善于融生活与诗意隋景为一体,不愧是一位营造“诗境”的戏剧家。
  • 听张曼君讲“水上灯”的故事
  • 我习惯用“讲故事”这三个字来界定导演的职能。当然,故事是剧作家写出来的,而剧作家写出来的故事又是演员演出来的,与他人何干?然而,演员的职能是塑造好自己饰演的人物(角色),演员同演员之间谁也代替不了谁,何况还有音乐为他们伴奏,灯光、布景为他们创造表演的空间,而音乐、舞台美术的创作又有其自身的规律和性格,把所有一切的艺术功能充分调动起来并使它们协调地共存,形成一个完整的舞台艺术,这就是导演的艺术职能,我称其为导演“讲故事”。
  • 感受“张曼君旋风”
  • 今年,文化部举办全国优秀剧目展演,100多台剧目,张曼君导演的戏曲作品有5部被选调参加。这是她被中国剧协授予新世纪杰出导演的称号之后,短短几年时间里创作的大量优秀新作的一部分,在首都戏剧舞台刮起了一股“张曼君旋风”。这股旋风,以巨大的艺术推力,把她推到了当代女性导演艺术家的巅峰。
  • 突出艺术个性增强戏曲魅力
  • 近些年戏曲舞台艺术有很大发展,越来越精致了。在2007年张曼君导演艺术研讨会上,剧作家罗怀臻曾说,他“隐隐敏感到审美气场的某种变化,就是那种强烈反思质疑的思辨戏剧,逐渐激不起剧场的共鸣了。人们仿佛越来越需要一些精致的、观赏的、甚至娱乐的东西。”这些年舞台艺术的发展证明他这种感觉是准确的。舞台的精致化最需要的是导演,这些年对戏曲精致化贡献最大的也是导演。但在精致化的追求中也出明另一种倾向,就是剧种特点(特别是一些地方小剧种的特点)的削弱,走向了“趋同化”。
  • 张曼君的“新歌舞演故事”
  • 张曼君近年来作品很多,品质很高,得过很多大奖,不愧为一个“新世纪杰出导演”。更为显眼的是,她的导演创作涉及剧种很广,赣南采茶戏《山歌情》和《八子参军》、湘剧《李贞还乡》、昆剧《一片桃花红》、京剧《武则天》、小剧场京剧《马前泼水》、京剧汉剧“两下锅”《水上灯》、广东山歌剧《山稔果》、豫剧《洛神》、蒲剧《山村母亲》、越剧《梅龙镇》、湖北花鼓戏《十二月等郎》、川剧《欲海狂潮》、评剧《凤阳情》、黄梅戏《妹娃要过河》、晋剧《大红灯笼》、河北梆子《晚雪》、秦腔《花儿声声》……在这方面大概没有一个中国导演能与之匹敌。
  • 张曼君导演艺术拾羽
  • 如实说,谈导演艺术,我真不够格:没有发言权!平时爱看戏,看了不少戏。对戏剧文学层面,还能凑合说上几句;就导演艺术而言,则基本是个盲区。然而,在2012年全国优秀剧目展演中,应邀观赏了张曼君执导的五出好戏,享受了一番戏曲盛宴,总得还还债,说几句看戏心得,谈一点欣赏感受,算是交份不及格的试卷,求个心安而已。
  • 张曼君戏曲导演艺术现象初识
  • 张曼君早已是硕果累累的女导演。在不久前的优秀剧目大展演中,相继看到她执导的五个地方剧种剧目。不仅数量可观,而且质量优异,真称得上蔚为壮观。这些戏都有较强的人文内涵,鲜明的地方和剧种特色,又有许多与传统相结合的、对戏曲来说属于新的范畴的戏剧手法的运用。这些戏可以统称为新戏曲,这既是张曼君导演艺术的成就和艺术个性的体现,也是她对戏曲发展作出的不可低估的贡献。
  • 张曼君的意义
  • 我以为,张曼君的艺术追求,实践路径对于当代中国戏曲的革新发展具有某种特殊的意义。 一般来说,一个成功或日优秀的导演,应当解决好以下三个关系:一是导演和演员的关系。导演是统筹全局的,他要将文本的立意、情节、布局呈现在舞台上,要对演员的表演提出规范性的要求。但戏剧是表演的艺术,突出演员的表演艺术应是导演的第一要义,正如前苏联戏剧教育家丹钦科所说,“导演必须死在演员的创造力里。”因此,一个优秀的导演,既要贯彻自己的导演意图,又要尊重、调动、发挥演员的表演才能。
  • 张曼君的贡献
  • 在这之前,我对张曼君导演知之甚少,只看过她导的《马前泼水》,但这是第一个京剧小剧场演出,所以印象很深,想象张导一定是个有很大艺术抱负的戏剧家。
  • 剧的精神 诗的灵魂
  • 记得在一次曼君导演作品研讨会上我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她的戏是能鲜明突出演员表演的导演戏剧。或许这句话并不十分科学,但确实是我的直觉感受。
  • 张曼君导演艺术的“三民主义”
  • 张曼君执导的戏相当多,涵盖不少剧种,成功率也比较高,要评述她谈何容易!我只想说她作品吸引我的一个亮点:十分重视并善于运用民间音乐、民间舞蹈、民间习俗来丰富地方戏曲。这种做法并非由她开始,但她做得格外自觉,持续不断,取得丰硕成果。我把她的这种艺术追求,戏称之为导演艺术的“三民主义”。
  • 《菩萨岭》都市学生原创的农村题材话剧
  • 话剧《菩萨岭》讲述了现代都市与深山穷谷之间的冲突与融合的故事。一个用一袋粮食换来的乡野村妇,苦等讲城闯荡的男人10年,岂料丈夫回家只为两件事:离婚和卖地。
  • 对生活内在诗意的表达——浅析话剧《菩萨岭》导演艺术
  • 2012年11月,国家大剧院开启“春华秋实一艺术院校舞台艺术精品展演周”演出帷幕。作为唯一话剧演出,上海戏剧学院原创的话剧《菩萨岭》将视角聚焦于当代中国广袤大地的留守妇女,深深打动了观众。
  • 溢彩——看陇剧《枫洛池》
  • 连夜逃出家门的大家闺秀马瑶草闯进书生简人同家中,感到“陌生入比天伦反倒多情”,于是边唱边侧身微摇着身躯如同微风摆柳,似惊似喜,透露出对书生的暗暗的爱慕;渔女邬飞霞决定代替马瑶草去到梁骥家,“闯龙潭入虎穴要除仇家”,激越的唱腔加上众人的帮和(“嘛簧”)使情感的表现更加充沛——这是陇剧《枫洛池》留给人们最深刻的印象。
  • 深山开玉璞梨园又一峰——陇剧《枫洛池》五十余年风雨历程
  • 历史上,有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的先例,比如《十五贯》之于昆曲。而一出戏诞生一个新剧种,当属《枫洛池》之于甘肃陇剧。50多年前,正是《枫洛池》在北京的轰动演出,才使不登大雅之堂的陇东道情皮影小戏一跃成为甘肃陇剧。《枫洛池》可谓陇剧的开山之作;也是陇剧的经典之作,据不完全统计,自1959年创作成功至今已经演出了3000多场。
  • 舞台艺术的灵魂——评翁国生的导演艺术
  • 翁国生是一个优秀的京昆武生演员,能文能武,能做能唱,样样在行,是南派武生代表人物盖叫天的第四代传人,曾先后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文华表演奖”、“白玉兰主角奖”和中国京剧艺术节的“特别荣誉奖”,是国家文化部评选出来的全国德艺双馨“先进工作者”和“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
  • “笑”笔写“悲”俗中见美——谈李伯男导演的艺术创作
  • 近年来,有一位青年导演的戏剧创作在中国戏剧舞台上显得格外红火!他靠着自己的智慧与力量,在市场中摸爬滚打,排出了一部部叫好又叫座的戏。赢得了艺术与商业的双丰收。他叫李伯男。
  • 新时代川剧艺术的思考者与实践家——从两次演出看川剧改革的“铁梅思路”
  • 好一个沈铁梅! 生活中的沈铁梅,热隋、干练,平实中透着睿智。她很忙,在重庆,她管着一个相当规模的川剧院,从行政到业务,戏里戏外,都是主角。与有些大忙人不同的是,她忙并思考着;而且,不仅思考,还边思考边将思考所得付诸实施。那近年来她都在思考着什么、实践着什么呢?自然,诸如剧院的管理问题、演出的剧目问题、全院职工的生计问题等等,无不在她谋划的范围之内,其中,最多的恐怕还是川剧这个古老剧种如何生存、如何发展的问题。
  • 默然如山 巍峨伫立
  • 默然老师离开了我们。 毫无虚言,这些日子里,我每天都在心灵深处与他老人家无数次的会面,他的音容笑貌一次一次又一次地、无比清晰地,在我毫无意识的瞬间,飘然划过我的心海上空,我会立刻停顿住所害所做的一切,任由自己的思绪和记忆的目光,恋恋不舍地追随着他的身影行走一程……
  • 六十五岁刘玉玲主演《王宝钏》
  • 2012岁末,由文化部主办的精选各地侣台地方戏参演的“全国地方戏精粹展演”在京举行。非遗传承人、中国戏剧“二度梅”得主,65岁的刘玉玲再度登上舞台,主演京梆子优秀传统大戏《王宝钏》。
  • 师恩难忘——怀念恩师汪正华先生
  • 2012年11月26日凌晨一点半左右,睡梦中的我被电话铃声惊醒,是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张主任打来的。他急促地说:“汪正华老先生心跳微弱、呼吸困难,医生正在全力抢救,你马上过来!”我踉踉跄跄地奔赴医院。医生正在用呼吸机抢救,我忐忑地盯着仪表器,惊恐地看到先生的心脏跳动频率变成了“-20-10-”,瞬间,又变成了一条直线,当时我头脑忽地一片空白。我瞪大了已经饱含热泪的双眼,天真地期盼着再次起跳。医生低沉地告诉我:“先生已经走了!”
  • 君子交不谄不渎——忆剧作家李龙云
  • 龙蟠凤逸,天问奇才,向彦去? 云诡波谲,珠遗沧海信难求! 这是我在惊闻龙云病故时所作并书的挽联,追悼会上委托有司悬挂于灵堂龙云遗像侧畔。匆匆撰联,难以表述胸中复杂的思绪。我把该联发在了我的博客,也不过立此存照而已。孰知《中国戏剧》高扬老友几次约稿,我因“心里没底”几番辞谢,高扬很敬业,很执着,那劲头端的高扬,我不好意思再拖了,毕竟龙云的亡故令我心内伤痛,说实话,我早就酝酿着一篇纪念文字,只不知道合该几时出笼,此际,还是让高扬催生了。
  • 生活的信念:《立秋》之后……《立春》
  • 在泛娱乐文化的今天,欣赏与思考之间要挂起钩来的愿望常常是一种奢侈。但是,我必须急切地说,话剧《立春》,是近年我欣赏过后想得最多、持续思考时间最久的演出之一。
  • 豫剧“豫西调”前身“靠山簧”探踪
  • 豫剧是目前我国覆盖面积最广、听众群体最为庞大的一个剧种,曾经23个省份拥有豫剧团的辉煌历史使它当之无愧地成为我国影响最大的地方剧种之一。而对于其“源”、“流”脉络的梳理,也成为学界始终关注的焦点之一。虽然,随着20世纪40、50年代以来豫剧各个流派的不断交流与融合,各支派之间的区别已经日渐模糊,但对它们历史上不同艺术流派、艺术风格、代表人物、学术价值的梳理对于今人认识豫剧仍大有裨益。笔者通过实地调查发现,目前,不仅“豫西调”依然存在,目其前身“靠山簧”、“豫西梆子”也与之并行发展。本文特对这一事实进行梳理。
  • 民族文化精神的巨匠——深切缅怀田汉先生
  • 每每有各种盛大会议,国庆节日,国家领导人出访、迎宾,以及国际奥运会上金牌得主目视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并噙着眼泪唱起“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时,我除了激动总带有一种酸楚和不平的心情,想起了这首歌词的作者田汉先生。
  • 浅谈传统京剧弦乐伴奏中张派的伴奏特点
  • 张派的伴奏艺术是著名京剧胡琴演奏家何顺信先生创立的,是张君秋先生表演体系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张派伴奏最大的特点是作用于唱腔的顺畅过渡。其音高、速度、音色、力度,无一不与唱腔的句式结构有关,也与人物特有的情感有联系。在一些大腔中,使过门和垫头有机地相联为一体,到最后甩腔时,汇聚成大乐汇:既给唱腔造成蓄势,又增添音乐美感。“过门和垫头”,有“合适”与“巧妙”之别。“合适”,合适仅做唱腔的顺畅过渡,“巧妙”,则在合适的基础上体现它的妙趣,巧妙的垫头不是信手拈来,有日寸就像诗人写诗一样,有“炼字”之难。
  • 扎根泥土的“拉魂腔”——浅析民歌小调对地方泖琴戏唱腔的影响
  •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柳琴戏,起源于枣庄、临沂一带,在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处流传近三百多年,是土生土长,土韵土腔的鲁南民间戏曲。俗称“拉魂腔”,他的声腔音乐来源于在鲁南广泛流行的“肘鼓子调”(周姑子)、柳子戏、花鼓和民间小调。其中,“肘鼓子调”、花鼓调带着一定的表演性,与柳琴戏的成型发展有着较大的渊源关系。至于民歌小调,它产生于里巷田垄,流传千家万户,因此,拉魂腔的形成过程中对它的吸收、化用是不言自明的。本文就以民歌小调对柳琴戏唱腔的影响作以简述。
  • 中国戏曲艺带特质及娱乐性功用追求:以《法门寺》为例
  • 《法门寺》是一出骨子老戏。现今舞台上京剧常演该剧,除京剧外,在历史上其它剧种也经常演出。就笔者所知,至少汉剧、徽剧、晋剧、滇剧、湘剧、豫剧、河北梆子、同洲梆子也有类似剧目,只是剧目叫法有多种,如《眉邬县》、《佛殿告状》等;而晋剧则名为《宋巧娇告状》、《双娇奇缘》、《拾玉镯》等。
  • 豫剧受众年轻化策略:豫剧传播的有效路径探讨
  • 豫剧作为全国第一大地方戏曲,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豫剧的传承与保护提上了议事日程。非遗保护重要的是静态物化还是动态传承,河南启动“艺术精品海外行”,河南电视台名牌栏目《梨园春》先后走进澳大利亚和巴西,他们以实际行动给予了回答。2011.9.18-9.28第二届中国豫剧节刚刚落下帷幕,我先后对河南豫剧在展演期间其中六个剧场的观众进行了观众年龄段随机抽查,发现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占85%,30—40岁占12%,其中还有些是因为戏剧教学的需要,30岁以下占3%,也就是说豫剧的观众群是中老年人,而豫剧的传承发展需要更多年轻观众的参与。怎样才能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将目光转向戏剧?豫剧进校园培养年轻受众,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好方法。
  • 八面来风
  • 新年京剧晚会在京举行 12月30日,2013年新年京剧晚会在国家大剧院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与首都近千名群众一起双看演出,喜迎新年的到来。在热睛奔放的《迎春曲》中,晚会的帷幕徐徐拉开。晚会上,既演唱了《锁麟囊》、《罢宴》、《状元媒》、《太真外传》、《赤桑镇》、《四郎探母》、《穆桂英挂帅》等经典名段,又演唱了新编京剧《建安轶事》、《韩玉娘》、《江姐》、《贞观盛事》选段,还表演了武戏《梁红玉》选段。让观众领略到京剧艺术不同流派的无穷韵味,展示出京剧艺术推陈出新、百花齐放的喜人景象。
  • 社会观察员·艺术家·女性安娜·德维尔·史密斯美国戏剧家
  • 安娜·德维尔·史密斯是活跃在当代美国剧坛及艺术教育领域的杰出女性。她继承了文献戏居晰专统,在众声喧哗的后现代语晓下,回归戏剧的写实传统,以采访为创作源泉,将自我作为艺术载体,在舞台上再现源自生活的真人真言,创造了单人记录剧这一独具风格的戏剧形式。
  • 《安提戈涅》
  • [打开封面]
    我读张曼君(肖美鹿)
    远观近觑识曼君(锦云)
    [戏剧沙龙]
    再谈新时期杰出导演张曼君:专家聚焦张曼君导演之新作品——再谈新时期杰出导演张曼君(季国平)
    继续在肥沃“家园”的土地上展翅高飞(徐晓钟)
    营造“诗境”的戏剧家(孙德民)
    听张曼君讲“水上灯”的故事(安志强)
    感受“张曼君旋风”(李春喜)
    突出艺术个性增强戏曲魅力(安葵)
    张曼君的“新歌舞演故事”(王晓鹰)
    张曼君导演艺术拾羽(康式昭)
    张曼君戏曲导演艺术现象初识(黄维钧)
    张曼君的意义(王蕴明)
    张曼君的贡献(童道明)
    剧的精神 诗的灵魂(黄在敏)
    张曼君导演艺术的“三民主义”(龚和德)
    [赏析]
    《菩萨岭》都市学生原创的农村题材话剧(廖向红)
    对生活内在诗意的表达——浅析话剧《菩萨岭》导演艺术(芦珊)
    溢彩——看陇剧《枫洛池》(韫石)
    [视野]
    深山开玉璞梨园又一峰——陇剧《枫洛池》五十余年风雨历程(马勇)
    [青年导演]
    舞台艺术的灵魂——评翁国生的导演艺术(刘明厚)
    “笑”笔写“悲”俗中见美——谈李伯男导演的艺术创作(刘平)
    [名家]
    新时代川剧艺术的思考者与实践家——从两次演出看川剧改革的“铁梅思路”(廖全京)
    [怀念篇]
    默然如山 巍峨伫立(查明哲)
    [简讯]
    六十五岁刘玉玲主演《王宝钏》(于烈)
    [怀念篇]
    师恩难忘——怀念恩师汪正华先生(李军)
    君子交不谄不渎——忆剧作家李龙云(郭启宏)
    [艺术研究]
    生活的信念:《立秋》之后……《立春》(吴戈)
    [调查研究]
    豫剧“豫西调”前身“靠山簧”探踪(赵君)
    [记忆]
    民族文化精神的巨匠——深切缅怀田汉先生(王复民)
    [戏曲音乐]
    浅谈传统京剧弦乐伴奏中张派的伴奏特点(王秀艳)
    扎根泥土的“拉魂腔”——浅析民歌小调对地方泖琴戏唱腔的影响(宋辉 刘洪连)
    [声音]
    中国戏曲艺带特质及娱乐性功用追求:以《法门寺》为例(陈昌友)
    [戏曲教育]
    豫剧受众年轻化策略:豫剧传播的有效路径探讨(张厚萍)
    [八面来风]
    八面来风
    [外国戏剧]
    社会观察员·艺术家·女性安娜·德维尔·史密斯美国戏剧家(陈漪)

    《安提戈涅》
    《中国戏剧》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