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走进刘子微 说说子微
  • 那一年,好友看过我排的某京剧剧目,正色直言:“对京剧,以后要谨慎”。想想自己缺斤少两的学艺底子,梗着的脖子耷了下来,唉,京剧! 所以坦率地说,见到子微我压根儿没与伟大的京剧联系起来。
  • 刘子微和她的《水上灯》系列作品
  • 当代京剧界,可以称得起有系列作品的演员不多,想到的,可以信手写出来的,如尚长荣之《曹操与杨修》、《岐王梦》、《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等,裴艳玲之《钟馗》、《武松》、《响九霄》等,朱世慧之《徐九经升官记》、《膏药章》、《药王庙传奇》、《法门众生相》等,似乎都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去年,看了武汉京剧院刘子微主演的新戏《水上灯》,
  • 特立独行 菊坛巾帼--专家热议刘子微及其作品——刘子微——京剧新生代的一员闯将
  • 初识刘子微是1990年文化部在天津举办的全国京剧新剧目调演的舞台上,时年22岁的刘子微饰演新编远古题材戏《洪荒大裂变》中的女娇,戏的主要情节是写大禹治水的故事,女娇是大禹的妻子。这是一出探索性剧目,舞台样式与传统剧目有相当大的变化,起了一些争议。其时,忝列评委的笔者同许多观众和专家一起给予了它充分肯定,在优秀剧目奖之外单设了一个优秀探索剧目奖,
  • "不求第一但求唯一"--个性鲜明的京剧演员——刘子微
  • 与刘子微相识是在京剧青年研究生班上,那时我讲课她听课,当时给我的印象是生活中扮相很“潮”,听课认真但小动作不少。至于她的戏此前也看过一些,但台上台下的形象总不能在我的脑海中统一起来。直到看了她的许多新作,如《三寸金莲》、《贵妇还乡》、《生活秀》、《水上灯》才似乎对她有了一些认识和理解。因为像《白蛇传》也好,《贵妃醉酒》也好,
  • 京剧表演艺术的核心还是人物--以刘子微的表演艺术为例
  • 有人说,京剧表演艺术的核心,是演员借着舞台人物表现自己,表现自己的技艺。尽管这个观点里面(或者提出这个观点的初衷里面),包含着对轻视演员演技的一些观念的愤怒情绪,可以理解,但不能在艺术规律层面上为其叫好。
  • 刘子微--做别人不敢做的事
  • 刘子微的《三寸金莲》剧照,与以往的剧照截然不同,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看不出是京剧,更像影视剧。照片色彩偏黑红,色调略显暗淡,女主角戈香莲身着民国初年高领绣花袍,五官清秀,神情忧郁,目光乜斜,右手扶膝,左手端着水烟袋,小拇指微微上翘,活脱一幅陈逸飞的油画。于是刘子微的形象深深地留存在记忆中,我强烈期待看到《三寸金莲》这台新戏,更想一睹刘子微在舞台上的风采。时隔不久,便如愿以偿,
  • 《生活秀》:秀出刘子微独有的一方艺术天地
  • 刘子微的戏我看过的不算少。无论是她早年的《洪荒大裂变》,还是近年的《三寸金莲》,包括传统剧目《春秋配》等。但最让我欣喜不已的则是《生活秀》。
  • 《水上灯》前话子微
  • 写下这个题目,脑子里不期然冒出这两句话来:月下观男子,灯前看美人。这灯光烛照的是京腔、汉韵一今一昔两个舞台。美人一坤伶,美亦广义,扮相美,嗓音美,台上做派、台下风度美。
  • 梅花傲然笑春风——贺中国戏剧梅花奖创办三十周年
  • 三十而立,斗转星移。 中国戏剧“梅花”绽放祖国大地已然三十载,往事历历在目,心境跌宕起伏。
  • 不经风不沐霜,焉知大道在何方?--记杭州越剧院女老生石惠兰
  • 新年伊始,大雪初霁,吴山脚下的杭州越剧院排练厅内忙得热火朝天,大伙儿正在排练2013年的重头戏《北地王》。 排练间隙,团里个头最高的女演员石惠兰一声吆喝,乐不思蜀地踱着方步,招呼剧中的“爱妃、大臣和儿子”都过来喝口热茶,她在剧中扮演昏庸无能的蜀国皇帝刘禅“刘阿斗”。
  • 《飞虎将军》凄情传奇的历史悲剧
  • 浙江京剧团2012年创排的大型新编历史京剧《飞虎将军》于去年12月13日晚在杭州剧院举行隆重的首演式。 《飞虎将军》是浙江京剧团独创的“浙江京剧武戏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压轴大戏,前两部《宝莲灯》、《哪吒》分别创下了不俗的艺术成绩,《宝莲灯》六年间连演了1000多场。今年年初又喜传捷报:《飞虎将军》入围“2013年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30台优秀作品奖”,并获得文化部和浙江省共同奖励的100万元项目资金。
  • 黄梅戏《安徽好人颂》弘扬时代精神
  • 在安徽省委宣传部、安徽省文明办的大力支持下,2012年3月安徽省黄梅戏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向社会奉献出了大型黄梅戏纪实情景剧《安徽好人颂》。 此剧以安徽大地上涌现出的“感动中国”、震撼你我的模范人物为视点,着重表现普通人的精神光芒。通过凡人小事,常情至理见出平凡与伟大、朴实与崇高、纯真与感动在我们身边的切实存在。该剧通过评述人将多位不同人物的事迹片段串联展示,力求以真实的力量打动观众,以鲜活的情景攫取人心。
  • 致敬!布莱希特·小百花--观赏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
  •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大幕开启,几件短衫长袍高悬。服装是时间的刻度—历史背景在这斜襟大褂中无声地显王见民国初年的外衣徐徐降落,剧中人像钟表的指针开始行走。面对《江南好人》亦庄亦谐的舞台,耳眼一时竟不够用了。那个曾经塑造了数个潇洒飘逸女小生的茅威涛,一开场,已变身为娉婷柔美的歌妓沈黛。沈姑娘在乐曲中倾诉心绪,
  • 傅希如和京剧缘定一生
  • 傅希如的名字,京剧观众不会陌生,他用东方的悠扬韵味在丹麦古堡中娓娓道出莎翁关于“生存和毁灭”的命题。他是高贵忧郁的王子子丹,误杀忠臣的昏君刘秀,踌躇满志的大将高宠,含冤受屈的孤魂刘世昌,爱之不得的诗人陆游或是机智勇敢的英雄杨子荣,舞台上他不断地变换戏路,游走于百态人物之间。
  • 突破与坚守--王斌的昆曲导演
  • 在当代社会高度重视非物质遗产的思潮中,是满足于赓续传统还是寻求创新,较之其他剧种的导演,昆曲导演面临更大的挑战。近年来,江苏省昆剧院副院长王斌的昆曲导演做出了大胆的尝试。
  • 氍毹秀色共声远 一束鲜花结戏缘--杨丽琼,我的搭档
  • 杨丽琼的一出出戏,一次次掌声,一个个荣誉的后面是一把把汗水,一滴滴眼泪,红氍毹上一段段唱腔,一圈圈圆场、一步步台步,多次受伤、多次带着病体演出,不能与亲人团圆、不能与朋友聚会,半生寂寞,半生煎熬,是无法记清楚有多少次。我们大多数人只知她台上的光亮,不知台下的辛酸……做演员真不容易,做戏曲演员就更难,唱、做、念、舞缺一不可。
  • 张曼君与中国特色音乐剧
  • 当下,在中国戏曲艺术的舞台上,我最想看并且最愿意看的戏,就是张曼君导演的戏。不论什么剧种,不论是什么题材的我都要想办法去看。而且以看晚了为憾事。本来,看戏是我后半生最大的乐趣与享受。我看张曼君的戏,不单是兴趣与唯美的享受,我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特别是当剧场里的观众报以发自内心的热烈掌声和欢呼声时,我内心激动无比,有几次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为张曼君高兴,我为剧团排出的好戏高兴,我更为中华民族戏曲艺术的博大精深独特魅力深受广大人民群众欢迎而高兴。
  • 张曼君导演的新歌舞戏曲
  • 在一个时期内连续观看了张曼君导演创作的五个优秀现代戏曲剧目,即河北梆子《晚雪》、秦腔《花儿声声》、黄梅戏《妹娃要过河》、采茶戏《八子参军》、晋剧《大红灯笼》。这五个优秀现代戏所取得的导演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如舞台形象的完整性、人物形象的鲜明性和戏剧节奏的现代感。在这里我想重点谈谈张曼君导演对于新歌舞元素戏剧化的贡献。在观看这五出剧目时,
  • 张曼君推着戏曲过"河"
  • 壬辰年秋,张曼君导;寅携黄梅戏《妹娃要述可》,在北京天桥剧场上演。虽然对张曼君导寅的作品早有接触,但作为“80后”的我毕竟对戏曲知之有限,多多少少有些距离感。那天在剧场门口,人头攒动。无票的观众在门口望眼欲穿,有票的观众都早早进场等候。坐席问弥漫着一种期待的骚动。我也不由得提起了精神,看看这出黄梅戏是否有特别之处。
  • 于是之·演员·表演艺术家
  • 可敬可爱的于是之同志终于告别了这个世界。 在经历了近20年的自我孤独——不认识人、不记得事的命运,他的离世对他可说是一种解脱;但是对于他的同志、同行以至广大观众,我们者陋是从内心深处感到极为沉重的悲痛。我们毕竟只有一个于是之。
  • 于是之追思会在京举行
  • 2013年1月20日17点19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原第一副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原副主席,北京戏剧家协会原主席,著名表演艺术家于是之因病在北京协和医院逝世。遵照家属意愿,于是之的后事一切从简,家中不设灵堂,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2013年1月24日清晨,载着于是之遗体的灵车绕首都剧场一周,许多人艺老演员和各界知名人士前来悼念,不少群众也自发赶来,与这位深受敬重、喜爱的话剧大师道别。
  • 声声亦赞女强人--缅怀"闽剧皇后"胡奇明
  • “一代名伶堪称闽剧皇后,双馨艺德无隗党的女儿”这一副挽联是著名剧作家林芸生为师姐胡奇明含泪撰写的。今年2月24日是著名闽剧表演艺术家胡奇明辞世一周年,一年前的此刻,这副对联就挂在彩色遗像两侧。厅堂里回荡着她演唱过的《珍珠塔》、《孟丽君》等经典唱段。数以百计的闽剧界同行,她的学生和戏迷代表来到胡奇明家中,向她告别。
  • 资本时代,戏剧何为?--评舞台剧《资本·论》
  •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2010年全力打造的舞台剧《资本·论》迄今为止于上海三度上演,独特的“金融题材”及创新演绎吸引了众多观众走进剧场,2012年11月9日,该剧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上演,反响热烈。由著名编剧喻荣军、鬼才导;新念强强联手,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联合呈献的这台集多种表达样式的舞台剧,以幽默的方式呈现资本“魔鬼与天使”的两面,带领观众随剧中人做了一场“戏剧帝国”的黄梁梦,掀起人们对于资本、金钱、物质的热议和思考。
  • 虽九死而不悔--饰演话剧《天下第一桥》"彭英甲"的创作体会
  • 彭英甲(字“铁函”)——晚清光绪末至宣统年问在甘肃任“兰州道尹”兼“洋务总办”“钦命二品”地方官员。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至宣统元年(1909年),他曾“一手经理、以尽全功”主持修建了兰州黄河“镇远”铁桥。历时三年的建桥历史档案资料保存之完整,时所少见,世所罕见,斯人“敢于担当”、“利济三边”的历史故事也就成为了一段佳话传奇。1928年,该“镇远铁桥”易名为“中山桥”,历经风雨百年洗礼,桥梁依然完好无缺,
  • 多重生死总堪情--浅谈我演新版曲剧《麻风女》的体悟
  • “多重生死总堪情”为冯梦龙赞誉汤显祖《玉茗堂回春》的佳句。每每念及此言,我的心底总会突兀涌起一股甘苦交融的暖流翻腾激荡于胸,心问也莫名展开一幅凄然哀怨的画卷,久久难以释怀!2012年岁末,随着新版曲剧《麻风女》的浓情上演,再度勾起了我对“多重生死总堪情”的几多反思,进而激醒了对诠释该剧的深层体悟。
  • 京剧锣鼓经在视唱练耳节奏训练中的应用
  • 长期以来,我国视唱练耳教学体系沿用了欧洲音乐教育体系为教学模式,对锣鼓经这一中国戏曲所特有的节奏内容很少涉及。本文将尝试在视Ⅱ昌练耳课中引入京剧锣鼓经的训练,对京剧锣鼓经的读谱方法、击拍方式等问题进行教学实践的尝试,以期将极富特色的锣鼓经节奏在视唱练耳课堂教学中进行应用。目的是使各专业学生都能通过视唱练耳课程了解并掌握一些戏曲节奏组合技术。这样做不仅丰富了教学内容,而且开阔了学生的音乐视野,从而提高学生们的整体音乐素质,同时,也为拓展视唱练耳节奏教学的思路做有益的尝试。
  • 当代小说家话剧创作现象简析
  • 新世纪以来,中国话剧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良好势头,一派繁忙与繁荣。曾有媒体将话剧比喻为一个“大磁场”,其无穷的艺术魅力让人迷恋,不仅吸引了众多影视明星加入,演绎了许多国内外的优秀剧目,赢得了广大观众,而且调动了各方面的有利资源。当然这只是与之前的低迷时期相比较而言,果真认为现在的话剧到了十分火爆的程度,显然也是不实之词。在社会、经济、文化大转型时期,话剧本身的独特性决定了它的小众化特点。从文本角度来看,
  • 地方民族音乐文化纳入高师音乐学课程体系的思考--以广西地方戏曲为例
  • 我国的高等师范音乐教育发展至今已逾百年,在取得累累硕果的前提下也显现出了种种的弊端,在“西方音乐中心论”这种价值观念的引导下,西方音乐理论体系日益作为主流和权威话语,民族音乐文化传承方面的缺失显得极为突出。一方面,地方民族音乐文化得不到重视,地方戏曲面临着失传的困境。另一方面,在高师音乐教育的课程中,有关地方民族音乐文化的内容被边缘化。在全球化的发展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构成了严重的威胁的今天,
  • 八面来风
  • 京剧经典传统大戏电影工程正式启动 1月16日,由文化部,广电总局,北京、天津、上海市委宣传部,首都京胡艺术研究会,复旦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以及国家京剧院、北京京剧院、天津京剧院、天津市青年京剧团、上海京剧院等单位共同参与拍摄的京剧经典传统大戏电影工程在京正式启动。这是京剧历史上首次开展的最大规模的“京剧经典传统大戏”排演、拍摄工程,拍摄计划用三年时间完成。目前国家京剧院的《龙凤呈祥》和上海京剧院的《霸王别姬》拍摄已经开始。
  • 记梅兰芳六次来武汉
  • 第六届中国京剧艺术节在武汉隆重举行,我顿时联想到中国京剧最杰出的艺术巨匠梅兰芳先生生前曾“六次来武汉”的艺术经历。建国前四次,建国后两次。“六届与六次”虽属巧合,然从历史到现实,从理论到实践,从继承到发展,他在武汉的艺术经历及对“梅氏体系”研究与运用,于繁荣复兴中国京剧和戏曲艺术均都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 [打开封面]
    走进刘子微 说说子微(张曼君)
    刘子微和她的《水上灯》系列作品(安志强)
    [笔谈]
    特立独行 菊坛巾帼--专家热议刘子微及其作品——刘子微——京剧新生代的一员闯将(王蕴明)
    "不求第一但求唯一"--个性鲜明的京剧演员——刘子微(黄在敏)
    京剧表演艺术的核心还是人物--以刘子微的表演艺术为例(李春喜)
    刘子微--做别人不敢做的事(姜志涛)
    《生活秀》:秀出刘子微独有的一方艺术天地(崔伟)
    《水上灯》前话子微(锦云)
    [梅花奖30年]
    梅花傲然笑春风——贺中国戏剧梅花奖创办三十周年(尚长荣)
    [群星灿烂]
    不经风不沐霜,焉知大道在何方?--记杭州越剧院女老生石惠兰(王小燕)
    [赏析]
    《飞虎将军》凄情传奇的历史悲剧(张媛馨)
    黄梅戏《安徽好人颂》弘扬时代精神
    致敬!布莱希特·小百花--观赏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张抗抗)
    [舞台新秀]
    傅希如和京剧缘定一生(章楚吟)
    [青年导演]
    突破与坚守--王斌的昆曲导演(孙书磊)
    [梅韵馨香]
    氍毹秀色共声远 一束鲜花结戏缘--杨丽琼,我的搭档(严伟)
    [导演艺术]
    张曼君与中国特色音乐剧(徐培成)
    张曼君导演的新歌舞戏曲(冉常建)
    张曼君推着戏曲过"河"(Y李先生)
    [怀念篇]
    于是之·演员·表演艺术家(刘厚生)
    于是之追思会在京举行
    声声亦赞女强人--缅怀"闽剧皇后"胡奇明(林光耀)
    [剧评]
    资本时代,戏剧何为?--评舞台剧《资本·论》(杨子)
    [演员手记]
    虽九死而不悔--饰演话剧《天下第一桥》"彭英甲"的创作体会(朱衡)
    多重生死总堪情--浅谈我演新版曲剧《麻风女》的体悟(张娜)
    [戏曲音乐]
    京剧锣鼓经在视唱练耳节奏训练中的应用(孙晓洁)
    [视野]
    当代小说家话剧创作现象简析(王万顺)
    [戏曲教育]
    地方民族音乐文化纳入高师音乐学课程体系的思考--以广西地方戏曲为例(农星光)
    [八面来风]
    八面来风
    [戏剧春秋]
    记梅兰芳六次来武汉(方月仿)
    《中国戏剧》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戏剧家协会

    主  编:姜志涛

    地  址:北京东四八条52号

    邮政编码:100700

    电  话:010-64040706 8403117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767/j

    邮发代号:2-3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