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菊风兰韵薰蒲秀
  • “出局”后有了一点行动自由,冬天可以早早回太原过年,夏天可以在太原住得药吃光了再回北京。我家的顶头是我在山西文化厅时和我搭班子的郭士星,他那时分管艺术教育和艺术研究,专家和演员认得比我多。他擅长书法和篆刻,退休后他是山西戏剧学会的负责人,经常组织戏剧界书画展。他说有一个青年蒲剧演员叫贾菊兰,字写得不错。我这些年看的戏里写字的有的是,不就是反复练的那几个戏里需要的字么。我并不以为然。
  • 我的蒲剧梦
  • 不久前, 央视记者四处采访:你幸福吗?你追求的幸福是什么?答案不尽相同。要让我说,做自己愿做的事就是幸福,我爱蒲剧圆了蒲剧梦想,我感到很幸福。
  • 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拉开帷幕
  • [本刊讯]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奖于4月16日和5月6日分别在江南名城杭州与天府之国成都举行。这是中国戏剧梅花奖自1983年创立以来,第三次以大赛的方式评选梅花奖获奖演员。本次大赛的杭州赛区由中国文联、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办,杭州市文广集团、杭州市文联承办:成都赛区由中国文联、中国戏剧家协会与成都市人民政府、四川省文联共同主办。中国戏剧梅花奖已创办整整30周年,共评出了六百多名梅花奖演员,在海内外产生了广泛影响,为培养优秀戏剧表演人才、繁荣戏剧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本届梅花奖申报工作得到了全国戏剧界的积极响应,全国推荐近百名优秀演员,提交初评委员会评审。初评评委通过观看光盘录像和认真评议,以记名投票方式,评选出42名演员进入终评。
  • 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演出日程
  • 我与梅花的生命映照
  • 每逢新春佳节,家人总会买来许多辣梅花装点房间,让家里到处迷漫着梅香。在我看来,再昂贵的装饰品,都不如这些在严寒中怒放的梅花高贵、艳丽、充满生机。
  • 纪念梅花奖创办30周年征文启事
  • 今年是梅花奖创办30周年。三十年前,由于受“文革”十年浩劫的冲击,戏剧舞台人才荒芜,青黄不接。为了使中青年演员脱颖而出,尽早成才,中国戏剧家协会和《戏剧报》(现《中国戏剧》)于1983年创办了旨在奖掖中青年优秀;寅员的“梅花奖”。此举意义重大,影响深远。30年来,一大批优秀中青年演员相继登上了梅花奖的领奖台,许多梅花奖演员都成了本剧种的领军人物。梅花奖的创办激励了演员刻苦学艺的热隋,促进了戏剧事业的繁荣发展。
  • 梅花助我励志和成长
  • 梅花——幽香清雅隽永,她绽放时,绚丽多姿,花香四溢、沁人心脾,人间以梅传情、寄梅咏怀,书写无数美好的梅花之梦,我自小爱梅、恋梅、赏梅景、闻梅香,更愿置身梅花丛中得一美梦。没想到,当我步入粉墨春秋后,“梅花”真的二次融入了我的生命之中,圆我梅花之梦,助我励志和成长。
  • 响当当的硬汉——记中国国家话剧院优秀演员张秋歌
  • 在被誉为“话剧国家队”的中国国家话剧院,张秋歌是一位优秀演员,无论是在影视界,还是在话剧界,都是响当当的硬汉,出演过众多令人难忘的角色。他的故乡在内蒙古,大草原的辽阔坦荡和温暖阳光,以及音乐家父亲那日松的悠扬乐曲,哺育了他青葱年华里的艺术梦想。他当过部队的文艺兵,1980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到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当演员。那个时候,正是改革开放、思想活跃的时期,在戏剧观念上,各种文艺思潮并涌汇聚,推陈出新、实验探索成为主流意识;在创作方法上,打破斯氏体系、第四堵墙的传统演出格局,在舞台假定性的前提下,释放演员的创造热情和艺术天性成为风气。
  • 梅花先传春消息——记甘肃陇剧院优秀演员佟红梅
  • 率真、爽直、热快,平素看她还有一抹“冷艳”气韵。35岁的佟红梅,甘肃一位让人难以言尽的陇剧演员。同行称她是“拼命女三郎”;老艺人感慨她,“现在我们的戏曲行里就差这号子年轻人”;有文化人认定她是“卓有成效的戏曲传承人”;
  • “这一方天地让我痴迷”——记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当家青衣张艳秋
  • 春天里,去年深秋种在院子里的麦子返青了。当我把这喜讯告诉给在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当演员的好友张艳秋时,电话那边果然传未柔柔的笑声——你的生活真是丰富多彩哩!我也笑道:那你的舞台人生何尝不更是五色斑斓呢!于是,就着舞台、戏剧、人物的话题,我和艳秋这位天津人艺当家青衣,在电话里又开始了恣意畅快的聊天。张艳秋从小就喜爱文艺。上小学时,形象俊俏、多才多艺的张艳秋经常参加学校的各种文艺演出,1987年因为对舞台这奇妙之地的向往,已经考上税务局工作的张艳秋,毅然自断炊粮,投入艺术的怀抱,历经严格的四次考试之后,进入天津人艺学员班,经过三年的专业训练,终于如愿成为了一名专业话剧演员。
  • 吕淑娥:吕剧艺术的执着追求者
  • 在2012年山东省首届吕剧艺术节展演中,山东省吕剧院优秀青年演员吕淑娥演口昌了吕剧经典剧目《李二嫂改嫁〉选段,她那委婉细腻的唱腔,生动传神的表演,赢得观众的热烈欢迎,并荣获首届吕剧艺术节金奖。与吕淑娥相识在一次吕剧票友大赛上,她给我的印象是性格温和,气质高雅,为人真诚。从此后,我便开始关注吕淑娥的演出,先后看过她主演的《李二嫂改嫁》、《苦菜花》、《双玉婵》、《乱世儒商》、《画龙点睛〉等,舞台上的吕淑娥善于演人物,她对角色的表演不是局限于表面上,而是能深入到人物的心灵中,给人的感觉她不是在演戏,而是在生活中。一名演员能准确地把握人物,能让人物在舞台上“活”起来,这是一种艺术的高境界。看来吕淑娥已经进入这样一种高境界。吕淑娥的家乡在青岛莱西牛溪镇吕家庄。她自小热爱艺术,天生有一副好嗓子,村里人都说淑娥这姑娘嗓子真甜,歌声赛过百灵鸟,听起来特别悦耳,给人一种精神享受。
  • 他在剧诗之美中陶醉——川剧小生王超侧议
  • 他常说自己是半路出家,这是实话。王超学川剧那年,已经17岁。1987年,高二学生王超被四川省川剧学校破格录取,成为7年制学校中的四年级插班生。这样的起步,注定了他的“人在圆途”之“川囿”的尴尬与艰难。事到如今,囧也好,难也罢,都走过来了。回望王超的来路,让我想起了阿甲先生当年打过的一个比方:西方写实戏剧的表演好比做米饭,中国戏曲的表演好比用米酿酒。那意思是说,西方写实戏剧的表演比较简单,而中国戏曲的表演相对复杂、相对困难。如果把王超的成长过程也比喻为酿酒的过程,那么,王超这一坛令自己也令观众陶醉的川酒出窖,确是经历了几番苦尽甘来的折腾。这其中,有三个字值得细加玩味。
  • 悲情 戏蕴 偶趣 人文 ——泉州木偶戏《赵氏孤儿》的现代思辨及王景贤的偶戏情结
  • 《赵氏孤儿》的传说故事,最早见于《左传》,主要记载了晋灵公与赵盾君臣之间的矛盾,在《史记》中始有了赵、屠两家仇杀及”搜孤救孤”、“八义图”、“十五年后赵氏孤儿大报仇”的故事轮廓和铺排,突出讴歌了程婴与公孙杵臼等人物“舍生取义”的仁爱壮举。《史记》之后,各种古籍又对人物关系和情节线索作了若干改变与增添,例如屠岸贾认赵孤做义子等,都是《史记》中没有的。可见,一部《赵氏孤儿》的传播与演出史就是一部不断修改、加工、以期表达剧作家对其所处时代及对那段历史传说再思辨再演绎的历史。泉州木偶剧团根据木偶艺术的特点对该剧进行改编,不仅非常自然,而且令人击节。木偶戏能搬演这样一出大型古典悲剧,实在太难了,甚至令人不可思议。
  • 从《马寡妇开店》到《良宵》——有感传统戏曲剧目的改编
  • 《马寡妇开店》(以下简称《马》)是中国评剧创始人成兆才的代表作之一。剧情是:唐朝,马寡妇李秀茹因其夫马如虎年轻亡故,开店度日,下抚养幼子,上赡养年老的婆婆。山西狄仁杰赴京应试,途中住在李氏店中。李氏见狄仁杰儒雅用功,心生爱慕,殷勤备至,大胆地表示了自己的爱情,却遭狄仁杰的拒绝。后来李秀茹一心教子。其子赴京赶考,得中状元,娶狄仁杰之女为妻,马寡妇与狄仁杰重逢……它以高难的演唱,细腻的心理刻画,浓厚的生活气息,造就了一批演员。月明珠、花莲舫、李金顺、芙蓉花等都以出色的表演在《马》剧的演出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特别是在上世纪30年代,白玉霜更是凭借此剧唱红上海滩,从此成为白派的代表剧目。每个演员根据自己的条件和对作品内涵的理解,对人物的解释,演出中都有一定的修改,形成自己独特的版本。
  • 萧声雅韵醉京城
  • 上海越剧尹派小生、梅花奖获得者萧雅近些年内几乎每年都携全本大戏晋京演出,她主演的《盘妻索妻》和《何文秀传奇》虽已多次在京演出,但每一次都能为首都越剧迷带来兴奋与沉醉。3月15日、16日萧雅携手浙江舟山小百花越剧团在北京长安大戏院再次献演这两出令人百看不厌的尹派经典剧目。萧雅那甜糯醇厚的声腔、生动细腻的表演、儒雅温润的书卷气,令全场观众如痴如醉,喝彩声、掌声络绎不绝。萧雅是越剧尹派小生四大传人之一,10年前回国后自组演出工作室,随后成立了萧雅文化公司。10年间,她不仅主演了《盘妻索妻》、《玉蜻蜒》、《沉香扇》、《梁祝》、《沙漠王子》等大量尹派经典剧目,而且排演了《状元未了情》、《早春二月》、《汉文皇后》、《巡按斩父》等新戏。《盘妻索妻》是1961年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尹桂芳精心整理早期舞台资料后,隆重推出的。1988年,萧雅继承尹老传统,走上舞台演出越剧《盘妻索妻》。此后,该剧多以折子戏的形式活跃在越剧舞台上。2005年萧雅再次将该剧修改整理重新搬上舞台,2009年该剧被拍成了数字电影。剧中的众多经典唱腔流传至今。
  • 教学、研究与实践集于一身的导演——冉常建
  • 冉常建现任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主任、教授,是北京市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先后在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学习,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取得戏曲导演硕士学位,在中央戏剧学院获得戏剧导演博士学位,在北京师范大学完成博士后研究工作。导演作品有京剧《建安轶事》、《典妻》、《樱桃园》、《木兰归》,豫剧《盘龙台》、《洞庭秋》、《岁月》,河北梆子《田姐与庄周》、《胡兰接母》,晋剧《文公归晋》,采茶戏《新反臂复情》,音乐剧《天使》,话剧《人际亲隋》等。多次获得国家级和省部级奖项。学术专著《表意主义戏剧——中国戏曲本质论》获“北京市第十二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由此看出,冉常建涉足多个领域,是将戏曲教学、舞台实践和理论研究集于一身的复合型人才,这也形成了其导演艺术的鲜明特色。
  • 《戏曲探索五十年》序
  • 《戏曲探索五十年》是一部回顾历史、展望未来的文集。其中探讨越剧问题的文章,占了相当的比重。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作者李尧坤是浙江人,长期从事越剧研究工作,更为重要的是越剧在历史发展中的地位、当前遭遇到困难情况以及未来的前途命运,自然会引起更多人对它关注。越剧原来是浙江地区一个小小的民间剧种。在清末民间小戏大发展、普及的形势下进入的上海,占有了这个具备有利于戏曲发展的各种条件的优势空间。上海是一个近代大都市,它人口集中,人文荟萃,思想活跃、喜新好异。艺术趣味广泛,能包容、接受种种变革。
  • 托体同山阿——悼于是之大兄
  • 于是之离休前是北京人艺第一副院长(院长是曹禺),剧院上下没有人叫他“于院长”,岁数大些的叫他“是之”,年纪相仿的叫他“老于”,晚辈后生则叫他“于老师”。在人艺,似乎有个不成文的约定、通例,即无视官称,就是德高望重的曹禺先生,人皆称之为“曹头”。于是之大我十四岁,算是大了半个辈分吧,他愿意我们创作室的小哥们叫他老于或者是之,我们也就托大起来,居然攀上个平辈。不过,写起文章来,我愿意称他为大兄,三国时候,吴下阿蒙敬称鲁肃为大兄,可以借鉴。
  • 京剧《龙凤呈祥》漫议
  • 在数量众多,丰富多彩的京剧传统剧目中,《龙凤呈祥》是一出公认的经典名剧,历来以喜庆吉祥著称,多年来名家合作,精彩纷呈,深受观众的喜爱,久演不衰。中国京剧音配像录制了460部名剧,其中不同年代、不同演员组合的《龙凤呈祥》就有5个版本,时至今日,此剧仍然是年节庆典演出的首选剧目之一。这样一出生命力极强,具有很高艺术价值和观赏性的传统大戏,是有许多话题可谈的。
  • 川剧《白蛇传》探微
  • 许多戏曲剧种都能上演千姿百态、各尽其妙的《白蛇传》全本或其中几折。其中,川剧《白蛇传》以独有的特色占有一席之地。川剧搬演《白蛇传》有上百年的历史。就近而论,上世纪40年代末期,便有著名川剧作家徐文耀编写的《白蛇传》1至7本的连台本出现在川剧舞台上。
  • 昆曲经典的历史思维与现代投射——论上昆版和青春版《牡丹亭》的改编
  • 昆曲作为中国古典艺术的最高典范,在现代的每一次搬演都具有独特的文化意义。然而过重的文化承载,极易令昆曲迷失,淡化其场上的属性与功能,尽管各种演出尝试对昆曲在当代的生存传播都是有益的,然而只有从舞台性出发的经典褊寅才能实现昆曲表演的良性专承,
  • 浅论两岸歌仔戏演员表演的差异与互补
  • 歌仔戏是我国戏曲剧种中唯一诞生于台湾的剧种,它流行于台湾、闽南和东南亚闽南华侨、华裔聚居地。虽然歌仔戏的历史只有百年,但其融合了闽台风土人情的精华,蕴含着闽南人的情感与共鸣,并历经了磨难与蜕变,最终成为闽台文化的优秀代表。1949年后,海峡两岸由于政治原因分隔,社会、经济、政治的差异使得两岸歌仔戏的发展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呈现出各具一格的风貌。
  • 舞蹈元素在戏曲舞台运用的创新理念
  • 时代不断地前进,带动了艺术的不断发展。在新的时代,舞蹈元素在戏曲中的体现也有了新的方向,其与戏曲越来越紧密地联合,体现了戏曲表演与时俱进的创作理念。舞蹈元素在新编古装剧创作中的体现随着“三并举”方针的不断深入,戏曲艺术的发展已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契机,不断前进的历史车轮,为戏曲艺术的发展提出新的问题,也带来了新的机遇,从而产生了很多新的创造。
  • 袁雪芬纪念活动在京举行
  • 3月24日下午,由北京戏剧家协会和北京越剧艺术研究会与上海越剧艺术中心共同主办的“品洁如雪艺馥芬——纪念人民艺术家袁雪芬演出专场”在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剧场举行。特邀上海越剧院著名袁派花旦方亚芬和华怡青参加演出。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季国平,北京戏剧家协会驻会副主席、秘书长杨乾武等观看了演出。袁雪芬代表着越剧的一个时代。她为越剧艺术和中国的戏曲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是越剧走向中国戏曲大剧种的领军人、新越剧的创始者和践行者。袁雪芬与北京的越剧事业也有着深厚的渊源。1987年,在袁雪芬的倡议下,北京越剧艺术研究会成立。袁雪芬担任总顾问。北京越剧艺术研究会开始在北京举办越剧班,培养了一批能唱会演的越剧票友。
  • 历届中国戏剧节入选剧目的定量分析
  • 中国戏剧节创办于上世纪80年代末,此后每两年举办一届,是一项全国性的戏剧屑寅和评奖活动,是我国规格最高、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戏剧活动之一。首届中国戏剧节于1988年在北京举行,由中国戏剧家协会及各省、市、自治区分会主办,中国文联执行主席、中国剧协主席曹禺在献词中指出:“戏剧的生命力在民间,在人民中,……让戏剧走向社会、走向民间、走向人民群众,还戏于民,人民才是戏剧生于斯、长于斯、服务于斯的真正的沃土。”25年来,中国戏剧节已举办了12届,始终遵循曹禺先生在首届戏剧节上提出的希望与要求,广泛宣传,大力弘扬,为推动中国戏剧发展尤其是戏曲的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 上海青年京昆剧团“青春风”吹进北京
  • 4月11日、12日,在梅兰芳大剧院,两场由上海青年京昆剧团献演的“青春风”系列演出精彩亮相,古典艺术、青春面孔,给首都观众带来了一道亮丽的风景。“青春风”系列演出是上海青年京昆剧团为了培养青年京昆人才而特别推出的全国巡演项目。上海青年京昆剧团的演员大多为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的大学生,作为上海戏剧学院学生实践的演出团体,他们推出的“青春风”系列演出,迄今已进入第三个年头。三年来,在上海市教育、宣传部门及上海戏剧学院的指导关怀下,上海青年京昆剧团采用开门办学的方式,从南到北,在各地舞台上实践演出,使学生们得到了锻炼和提高,尤其是在京、津两地的演出,学生们更是受益匪浅,收获良多。这样一种艺术平台的搭建,已经成为了上海戏剧学院戏曲艺术教育的特色,为青年大学生日后进入剧团成为优秀的京昆后辈人才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形成一个开放的上海戏曲艺术教育模式。
  • 喻荣军剧作点滴直感
  • 喻荣军戏剧作品基本上都是反映当代百姓的凡常琐事,没有晾心动魄的情节事件,塑造的形象也都是善人,没有恶人。他坚持从生活出发,在传统现实主义基础上,借助情感比照、平行叙事、灵动组合等诸多强调主观感觉的手法,将现实、浪漫混合的创作风格大胆发挥,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核心创作理念,且已成规模,自成一格,可做精深之探究。然他还是一位年轻作家,前途无量。我这里只谈点滴直感,抛砖引玉,将大作寄希望于他人。惯用人生对比题材
  • 『京昆同台』的深厚渊源
  • 很多年来,我们经常看到京剧与昆曲一起同台演出。有时候,京剧演员演昆曲:有时候,昆曲演员演京剧。还经常看到在一台京剧演出中,穿插着一两个昆曲剧目。这种安排,大家已习以为常。
  • 八面来风
  • 纪念周信芳从艺112周年,多位京剧名家赴甬献唱 3月20日,中国戏剧家协会、宁波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的“纪念宁波籍京剧艺术大师周信芳先生从艺112周年大型京剧晚会”在逸夫剧院举行。晚会以“麒派”经典折子戏为主,包括《追韩信》、《穆桂英挂帅·捧印》、《徐策跑城》等。来自上海京剧院的梅花奖得主、著名麒派老生陈少云,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严庆谷和众多优秀青年演员登台演出。此外,国家京剧院梅花奖得主袁慧琴,京剧袁派传人杨赤,张派名家、梅花奖得主王蓉蓉加盟助演。白燕升主持本场演出。
  • 贵州花灯戏唱腔的形成及其风格
  • 贵州花灯戏是一种源于民间歌舞的地方戏曲,它的形成经历了早期“社火”时期单纯祈福求神式的礼仪内容表演,到为人们有偿祝贺、还愿的初步具有商品化的以娱人为主的形式表演,再到有固定简单人物角色的小戏曲雏形,最后发展成为如今人物行当齐全的地方戏曲。在贵州花灯戏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其唱腔也是伴随而形成。广泛流布在贵州各地的花灯戏,其声腔虽然各具特色,但在色彩各异的基础上有一定的共同点。贵州花灯戏概述
  • 纪念盖叫天先生诞辰125周年系列活动在沪举行
  • 今年恰逢盖叫天先生诞辰125周年,为传承、发扬“盖”派艺术,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校和上海京剧院联合举办了纪念活动。3月29、30日两场纪念演出在逸夫舞台上演。与此同时,《盖叫天谈艺录》也正式出版发行,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校的“盖叫天艺术研究室”在纪念演出上正式揭牌。
  • 婺剧《天下第一疏》建德婺剧团演出
  • 纪念盖叫天先生诞辰125周年纪念演出
  • 《原告证人》
  • [打开封面]
    菊风兰韵薰蒲秀(曲润海)
    我的蒲剧梦(贾菊兰)
    [报道]
    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拉开帷幕
    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演出日程
    [我与梅花奖]
    我与梅花的生命映照(沈铁梅)
    [简讯]
    纪念梅花奖创办30周年征文启事
    [我与梅花奖]
    梅花助我励志和成长(王芳)
    [群星灿烂]
    响当当的硬汉——记中国国家话剧院优秀演员张秋歌(宋宝珍)
    梅花先传春消息——记甘肃陇剧院优秀演员佟红梅(严森林)
    “这一方天地让我痴迷”——记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当家青衣张艳秋(莉莉)
    吕淑娥:吕剧艺术的执着追求者(杨景贤)
    他在剧诗之美中陶醉——川剧小生王超侧议(廖全京)
    [赏析]
    悲情 戏蕴 偶趣 人文 ——泉州木偶戏《赵氏孤儿》的现代思辨及王景贤的偶戏情结(齐致翔)
    从《马寡妇开店》到《良宵》——有感传统戏曲剧目的改编(王敏)
    [关注]
    萧声雅韵醉京城(晓罗)
    [青年导演]
    教学、研究与实践集于一身的导演——冉常建(黄在敏)
    [书评]
    《戏曲探索五十年》序(郭汉城)
    [怀念篇]
    托体同山阿——悼于是之大兄(郭启宏)
    [剧苑漫笔]
    京剧《龙凤呈祥》漫议(刘连群)
    [艺术研究]
    川剧《白蛇传》探微(唐思敏)
    昆曲经典的历史思维与现代投射——论上昆版和青春版《牡丹亭》的改编(张辰鸿)
    浅论两岸歌仔戏演员表演的差异与互补(王志斌)
    舞蹈元素在戏曲舞台运用的创新理念(姜倩)
    [报道]
    袁雪芬纪念活动在京举行
    [调查研究]
    历届中国戏剧节入选剧目的定量分析(张志全)
    [简讯]
    上海青年京昆剧团“青春风”吹进北京
    [剧作家]
    喻荣军剧作点滴直感(杨伟民)
    [剧坛轶事]
    『京昆同台』的深厚渊源(邓小秋)
    [八面来风]
    八面来风
    [戏剧遗产]
    贵州花灯戏唱腔的形成及其风格(扶燕[1] 龙国洪[2])
    [报道]
    纪念盖叫天先生诞辰125周年系列活动在沪举行(松子)

    婺剧《天下第一疏》建德婺剧团演出
    纪念盖叫天先生诞辰125周年纪念演出
    《原告证人》
    《中国戏剧》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