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光泽悠远 香飘绵长——论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对中国地方戏曲生存发展的作用及意义
  • 一项艺术事业的发展,自有其盛衰扬抑的客观规律。当它由繁荣、辉煌走向低迷、寂寞之时,坚持守望、以待复兴就成为从业者的要务。其中,从业者主体的努力固然是主要的、第一位的,但来自支持者客体的赞赏和褒奖,同样举足轻重。适时、适度的赞赏和褒奖,可以为主体注入精神动力、营造舆论氛围,还可能超出精神层面、对主体生存环境的实质性的改善起到重要作用。
  • 追寻,在两极之间(下)——2009上海剧坛回眸
  • 在高雅与通俗之间 2009年,全国和上海娱乐文化两大标志性风景当推小沈阳的暴热和周立波的蹿红,与其说它们是一种艺术现象,不如说它们更是一种文化现象、社会现象。应该说,当人们被各种压力逼得透不过气来时,借助脱口秀、模仿秀狂笑一场、发泄一通,和缓一下心境,不但正常,而且必要。
  • 昆丑的骄傲与哀愁——“五毒”俱全 五色绚然——记昆剧名丑张铭荣
  • 清代名丑杨三(即杨鸣玉,苏州人,曾跻身“同光十三绝”之列)表演“五毒戏”最为拿手,他去世后,这类绝技一度遇冷,故当时社会上曾有“杨三一死无苏丑,京中五毒乏后人”的俚语广为流传。
  • 武丑们的苦乐人生——访昆剧武丑赵磊、江志雄
  • 赵磊和江志雄都是张铭荣的学生,都是“上昆”中生代武丑的代表人物。 赵磊的嗓子 按张铭荣的看法,赵磊演武丑有些“先天不足”,因为他的身高超标了。武丑的身高在1.65米左右比较合适,这有利于动作的展开和人物的塑造。但赵磊都1.73米了,这给他练功演戏增添了不少难度。不过,老天爷是公平的,虽然没有给赵磊一个适合武丑表演的身材,却给了赵磊一个寻常武丑演员难得的好嗓子。
  • 小花脸与老顽童——访昆剧名丑刘异龙师徒
  • 春节之前,与刘异龙和胡刚、侯哲师徒相约在“上昆”访谈。采访伊始安排合影,老师刘异龙坐在前面,胡刚、侯哲两位徒弟分别站在后方两侧。等候拍照时,师徒三人还不时开着玩毙拍照时,胡刚、侯哲还嬉笑着帮坐在椅上的老师整理头发。刘异龙笑呵呵地接受着“发型师”的打扮,一边嘴里还感慨:“当年我们和‘传’字辈老师拍照,老师坐着,我们在后头站着。现在呢,我变成‘刘老师’,坐前头喽!”
  • 昆曲摭憶(3)——一次终身受益的“兴师问罪”
  • 刘异龙很得昆丑泰斗王传淞的专宠,承接他的衣钵最多。这主要是因为刘异龙不但有灵气、悟性好,而且最认真、最扎实,能把老师教的东西全都在台上体现出来。王传淞着实训导,手把手地教了刘异龙好多戏,包括《八义记·评话》、“跃鲤记·芦林》、《燕子笺·狗洞》、《鲛绡记·写状》、《拜月亭·王公请医》、《十五贯》等等。
  • 伤病之困——戏曲表演专业学生运动损伤情况调查与分析
  • 随着我国戏曲表演艺术的发展,戏曲人才培养模式日渐成熟。目前我国戏曲人才培养已脱离了长期以来口传心授、以团带班的教授形式,形成了从低到高的大中专院校培养模式,并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
  • 京昆群英会:对话大师——尚长荣VS蔡正仁:戏曲创新切勿“走火入魔”
  • 农历正月初八,上海大剧院“迎世博演出季”的第一炮——“京昆群英会”鸣锣开演,同时举行的“对话大师——尚长荣对话蔡正仁”艺术讲座中,京剧名家尚长荣和昆曲名家蔡正仁共聚一堂,以他们的艺术历程为引子展开对话,畅谈自己的艺术人生感悟,特别是就戏曲的掌故、京昆艺术的现状以及存在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而他们的现场即兴表演,更激发了听众对中国传统戏曲的强烈兴趣。
  • 为心房腾出一点“新房”——话剧《新房与心房》
  • 当所有人都急功近利地将生活规整成一个圆周运动,圆心永远指向房子车子票子当所有人在拥有一间又一间新房的同时,心房里的丰富情绪却在一点一滴地流逝当我们的选择被简化到选择物质还是精神,新房还是心房,你又会如何取舍?
  • 被催眠的噱头们——话剧《21克拉》
  • 如果将灵魂放置于天平的一侧,另一侧则是21克拉的钻石,结果会怎样? 编剧宁财神提出了大胆的假设,《21克拉》由此孕育而生。继《武林外传》、《罗密欧与祝英台》后,导演何念又打造了《21克拉》。三出戏一打包,就成了“爱情三部曲”。前两出分别发生在古代和近代,这回则进化到了金融危机肆虐的现代.不过,该系列超越现实的梦幻感依然被保持着。
  • 鬼仙世界仍需有“魂”——小议上海越剧院新编越剧《画皮》
  • 《聊斋》可说是最不恐怖的鬼故事。蒲松龄笔下的神鬼世界,从不冰冷绝情。相反,总是挤满了美丽.善良,灵慧的狐、鬼、乃至是仙。那是一方和人世一样充满了温情与悲伤、烟尘与喧嚣的天地。而这些狐仙鬼魅,义无反顾地舍弃千百年道行、长生不老之身,投身滚滚红尘,只因红尘——有爱。这一份爱,可令冰冷幽冥世界现出阳光,令白骨重现红颜。
  • 我眼里的三台好戏
  • 过去的一年,看的话剧不少,其中三个作品令我产生了深刻印象。 第一部,是《阳台》。现被上海戏剧学院聘为研究生导师的陈佩斯,是中国喜剧的翘楚。他的《阳台》长演五年不衰,已成为当代舞台的一部经典。
  • 创新,戏曲生存发展的必经之路
  • 戏曲艺术融演、唱、舞为一体,以唱、念、做、打等综合性表演手段为基础形式,并具有辉煌灿烂的历史,在世界艺坛独树一帜,在世界戏剧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然而,新时期以来,随着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以及多元文化的冲击,戏曲艺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据不完全统计,上世纪初我国各民族地区的戏曲剧种约390多种,其中著名且流行剧种就有京剧、昆曲、越剧、豫剧、湘剧、粤剧、秦腔、川剧、评剧、晋剧、汉剧、潮剧、闽剧、祁剧、河北梆子、黄梅戏、湖南花鼓戏等50多个。
  • “四季”描红之美——日本四季剧团观剧之行有感
  •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就开始了对音乐剧的探索。近些年,随着国外经典音乐剧剧目不断地在国内上演,音乐剧也不再算是个新鲜事物。随着大大小小的音乐剧的会议研讨、艺术学院中音乐剧专业的开设、原创音乐剧剧目的上演,音乐剧话题在中国愈演愈热。但我们都清楚,目前中国音乐剧市场尚无法和百老汇以及伦敦西区那些成熟的音乐剧市场相比,所以每当我看到一些有理想的音乐人在为中国音乐剧的发展而努力的时候,总会情不自禁为他们获得成果而欢欣雀跃,尽管这些成果并非耀目。
  • 戏剧是向社会的发言——金融风暴下纽约依旧“剧热”
  • 2009年,空前猛烈的金融危机袭击美国。经济萧条对于美国的戏剧演出,特别是对纽约百老汇、外百老汇会造成多大冲击?
  • 浅谈戏曲创作中的模糊性思维
  • 蒋星煜在《张生与崔莺莺手中的扇子》(见《上海戏剧》2008年第10期)一文里,从文本自身、季节提示以及折扇本源进行阐述,对明刊《西厢记》诸刊本插图中张生与崔莺莺手中的扇子提出质疑,最后认定只有红娘手中的宫扇是可以保留的。问题似小,心结却大,他困扰了多年,及至落笔心下仍是悬悬,因有“张生与莺莺手中的扇子恐怕是多余的”的说法。
  • 品一盏京剧下午茶
  • 概括京剧最基本的舞台手段,一共是四项:“唱、念、做、打”,其中的“唱”通常又排在首位。在北方,以演员姓氏命名的流派大约有三十个,其中最重要的区别,就是各自的唱腔不完全一样。能否干脆就彻底不一样呢?绝对不成。京剧的大格局是不能破坏的,而细微处的不同,不仅是由于演员具体条件(如嗓音)有差异,更是由于不同演员在艺术上的理解不一样。
  • 揭炎凉世态 骂万恶金钱——评弹选曲《孔方兄》、《骂金钱》赏析
  • 在评弹长篇书目中,有两段有关金钱的唱篇。一段是传统书目《杨乃武与小白菜》中,贪财的绍兴师爷钱如命唱的《孔方兄》:
  • 上海大剧院推出“京昆群英会”——迎世博 展中华风采
  • 一向以演出交响乐、芭蕾为主的上海大剧院,在世博年刮起一阵“中国风”。从2月20日开始到3月7日,上海大剧院陆续推出了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京昆群荚会”系列演出,共计11台节目17场京、昆剧在此上演。这次“京昆群英会”集中了上海京剧院和上海昆剧团的重量级名家,剧目不仅有常演不衰的经典作品,也有近年不断改编的创新作品,其中包括传统昆剧《长生殿》和《牡丹亭》、
  • 众花绽放于青阳
  • 第三届名家名剧月将于3月19日至4月27日在东方艺术中心举行。一个多月的演出同时也将作为庆祝浦东开发开放20周年的系列庆典演出。今年的演出台数和场次是历年来最多的一届.不仅在地域上有了延伸,增加了新的剧种,演出规模也有了扩大。共云集了京、昆、越、沪、川、黄梅戏六个剧种的17台21场演出,演员阵容同样星光熠熠,演员中共有18位梅花奖、14位白玉兰奖得主。除了各大剧种的经典名剧汇聚此次展演,白先勇制作的新版昆剧《玉簪记》等也将第一次亮相上海。
  • 荣古铸今——张铭荣昆剧表演艺术传承专场
  • 蕴藏戏剧能量的《宝岛一村》——观赖声川新剧有感
  • 最近听很多人说,他们被一部名叫《宝岛一村》的话剧打动了。带着好奇,我也买票走进了剧场。我得承认,在三个多小时的演出时间里,除了戏本身带给我的喜怒哀乐之外,我还与观众一起重新拾回了遗失许久的对戏剧的特殊感受。
  • [时语]
    光泽悠远 香飘绵长——论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对中国地方戏曲生存发展的作用及意义(胡晓军)
    追寻,在两极之间(下)——2009上海剧坛回眸
    昆丑的骄傲与哀愁——“五毒”俱全 五色绚然——记昆剧名丑张铭荣(叶骅)
    武丑们的苦乐人生——访昆剧武丑赵磊、江志雄(质夫)
    小花脸与老顽童——访昆剧名丑刘异龙师徒(忻颖)
    昆曲摭憶(3)——一次终身受益的“兴师问罪”(朱镱华)
    伤病之困——戏曲表演专业学生运动损伤情况调查与分析(张秋海)
    京昆群英会:对话大师——尚长荣VS蔡正仁:戏曲创新切勿“走火入魔”
    [看台]
    为心房腾出一点“新房”——话剧《新房与心房》(张黎韫)
    被催眠的噱头们——话剧《21克拉》(木叶)
    [杂说]
    鬼仙世界仍需有“魂”——小议上海越剧院新编越剧《画皮》(轻云)
    我眼里的三台好戏(于东田)
    创新,戏曲生存发展的必经之路(詹秋洁)
    [视界]
    “四季”描红之美——日本四季剧团观剧之行有感(全璟璟)
    戏剧是向社会的发言——金融风暴下纽约依旧“剧热”(马玥)
    [艺谈]
    浅谈戏曲创作中的模糊性思维(方李珍)
    [书香]
    品一盏京剧下午茶(徐城北)
    [好词]
    揭炎凉世态 骂万恶金钱——评弹选曲《孔方兄》、《骂金钱》赏析(唐墨)

    上海大剧院推出“京昆群英会”——迎世博 展中华风采
    众花绽放于青阳
    荣古铸今——张铭荣昆剧表演艺术传承专场
    蕴藏戏剧能量的《宝岛一村》——观赖声川新剧有感
    《上海戏剧》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迟志刚

    主  编:胡晓军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238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62483323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59-7277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154/j

    邮发代号:4-119

    单  价:6.00

    定  价:7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