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任何一个国家的民族文化要繁荣,要发展,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都必须要实行对外开放和开展对外文化交流。文化的民族性,构筑了世界文化的多样性;世界文化的多样性决定了人类文化交流的必然性。文化自古以来就是流动的,流动是其本能,是其天性,不流动就会停滞不前,死水一潭。每一个国家的民族文化只有在对外开放和交流中不断注入鲜活的营养,才能生机勃勃,日新月异。
  • 黄山一景
  • 爱别离
  • 优秀卧底警察艾山江为了查明境外恐怖组织在境内的组织据点和资金往来,只身深入虎穴,与恐怖分子周旋,而年轻的缉毒警察安琪正着手调查一笔与缉毒有关的大额款项的背后阴谋,两人在调查同一家公司时,通过电话偶然结识。安琪对艾山江的好感油然而生。随着电话联系的深入.她越发陷入对他的爱情中。然而,由于身处险境。艾山江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两人在短暂的交往中从未见面,好几次都是擦肩而过。两人约好在那一年的元旦前见一面,这也是他们能见的最后一面了。安琪正好又到云南执行任务。而艾山江在与恐怖分子最终对峙前,到了安琪的宿舍,喝下了她一直以来为他准备的一杯白开水。
  • 神奇·凄美·高尚
  • 这年头情爱大多被写得俗不可耐,惹人生厌。然而,长篇小说《爱别离》的爱情描写却有感人肺腑、催人泪下、令人读不释手的魅力。
  • 挣脱
  • 自从和卢娜“恋爱”以来,吕大鹏从来不失约,但很少和卢娜一起去商店、公园和电影院,他总是设法把她留在自己的办公室或宿舍里,卢娜解开胸怀,让他拥、让他爱。她想用身体拴住他。他也想既成事实,好让自己死心。这样的反复,使他越陷越深,越深越痛苦。让这高墙深院把外面的世界隔离起来吧,在封闭的环境里,面对的只有她一个女人,没有高矮之别,美丑之分。面对着世界上惟一的女性,他的青春的本能冲动和虚荣心似乎得到了满足,一桩在内心潜存着的交易悄悄完成。可是,毕竟有出去的时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在成千上万红男绿女中,讨厌的眼睛便会观察,讨厌的大脑就会比较、分析,他隐隐觉得自己在这场交易中失去的实在太多。
  • 丰富的内容 琐碎的意图
  • 对于小说创作来说,生活内容以及情感体验内容的丰富,至关重要。这个道理,不必多说。但值得注意的是,并非复杂、丰富的生活写入小说就会立刻成为具有艺术感染力的作品.也并非复杂的情感、深邃的思考以随便什么方式写入作品都能成为震撼读者的情思。要把生活经历与感受变成有分量的作品,需要艺术的经营。
  • 写好小说的次要人物
  • 每个人都与这个世界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关系,不可能独立存活。我们的愿望在自我努力的过程中.总会受到这些关系的影响,或打击干扰,或激励赞助。生活如此,小说也是如此。
  • 管道
  • 管道不小了,家里刚刚给他娶过了媳妇。
  • 和解的力量
  • 管道不是城市里的管道。城市里的管道是用来通气的.而乡村的管道是憋了一肚子气的。这其中有他对城市的向往、惆帐,还有憋闷以及突生的仇恨。
  • “管道”在哪里?
  • 管道,是一个年轻的农民工的名字,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他在城市中挣扎求存,也有着自己对城市的梦想,可在一系列的“意外”之后,他变成了一个持刀入室抢劫的罪犯,尽管最后关头他手软了,他的梦想却毫无疑问地破灭了。这是一个关于生存的悲伤故事.尽管它看起来那么地微不足道。在这个太平盛世里,城市人或者衣食无忧,或者蝇营狗苟,或者醉生梦死,谁会关注草根阶层的命运?——草根,这个词太贴切了。是的,他们的生命里没有鸟语花香,就像一株株最不起眼的小草,在城市的钢筋水泥砖墙管道的缝隙间曲折倔强地生长。但最卑微的生命也是生命.犄角旮旯里的狗尾巴草也要有它自己的春天。
  • 林妹妹
  • 三月底的这个周末,崔鹏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向别墅区走去。他没走大路,是从西山脚下的那条小路走过去的。春天的山坡枯木暗淡,野草泛青,别有滋味,但崔鹏却没有心思赏景,只是埋头走路。小路隐没在野草之中.酸枣树下,酸枣树刚刚吐出雀舌样的新芽,他揪了一片含在嘴里,但很快又吐掉了。他是背着手走的,大拇指上拴着一条牵引带,牵引带的那头系着一条狗。那是一条鸡娃娃狗。棕黑色的,模样就像斯皮尔伯格电影中的小恐龙。崔鹏是初中语文教师,最喜欢《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所以给狗起名林妹妹。听见林妹妹有些哼哼唧唧的,崔鹏笑了一下,转过身来。他猜对了,它果然是要解手。此刻,它的脸藏在酸枣树下,只把屁股对着他。
  • “有高级职称的市侩”
  • 我们还记得李洱在其《导师之死》、《花腔》、《午后的诗学》等作品和文集中对知识分子命运的思考和探究。而《林妹妹》则再一次让我们走近了大知识分子、小知识分子以及市井小人物的心灵深处。他以崔鹏为他的宠物狗“林妹妹”配种为线。仅用了区区万余字,就将这些不同层次的人物的多维立体的人格编织了出来。
  • “林妹妹”本是狗
  • “林妹妹”?就是那个“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的大名鼎鼎的美女加才女的林黛玉小姐?读者诸君别误会,她原来只是一条狗的名字,准确地说,它是一条鸡娃娃狗,“棕黑色的,模样就像斯皮尔伯格电影中的小恐龙”。它的主人——一个初中语文老师,名叫崔鹏,因为他最喜欢《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因而就把他的宠物犬起名为“林妹妹”了。小说一开头,李洱就这样给我们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冰清玉洁、冰雪聪明的“林妹妹”居然就是丑模丑样的一条狗。
  • 也谈秦桧的人权问题
  • 秦桧夫妇的“站像”在上海展出以后.曾引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风波。乍一听说.我所疑惑的是:从古至今。可塑的题材多的是.作者为何偏偏对秦桧夫妇情有独钟?作者说是“为了呼吁现代社会要重视人权和女权”。这理由自然十分漂亮,但是不知作者是否想过:如能通过自己的双手.让邵云环、许杏虎、朱颖和王伟在中国大地上矗立起来.不是比摆弄秦桧更能体现人权观念么?不管今人的人权而去专管死人的人权。这种“维权”行动多少有些不着调儿。
  • 秦桧的帽子摘不得
  • 近出的《中华魂》杂志(2003年第3期)上有篇文章.批评了这样一个现象:“有人提出秦桧的奸臣帽子该摘掉.因为他是‘民族大融合’的先驱功臣。”也就是说,在有的人眼里,秦桧已不是卖国贼了,西湖岳庙里跪着的秦桧夫妇也该站起身来。挺直腰板,扬眉吐气了。其理由就是秦桧在宋金之战时主和。是所谓“民族大融合的功臣”。既然是功臣。那么岳庙里的联语“白铁无辜铸佞臣”(下联)自然就站不住脚了。而联语中的另一句.即歌颂岳飞的“青山有幸埋忠骨”(上联),当然也就成了问题。
  • 谁说国有企业搞不好?——读吕中山的长篇纪实文学《兵工厂长》
  • 近些年来,纪实文学被多假少真弄得声名狼藉,鲜有人问津。可是如果你搭眼吕中山同志新出版的《兵工厂长》(中国作家出版社2005年版),书中的正气和真情就会让你放它不下。你会觉得《县委书记的榜样》、《哥德巴赫猜想》这些纪实文学的优良传统又回来了。
  • 杨三姐自述民国初年的人命官司
  • 杨三姐是民国初年女性维护妇女自身权益的先驱。早在1918年她就打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人命官司,状告她二姐夫高占英谋害她二姐,让杀人犯高占英伏了法。这是民国初年一件轰动一时的妇女维权案件。
  • 强权文化现象透视
  • 近一个时期以来,在文艺界,维护和强化世界强权秩序的强权文化鼓噪一时。
  • “官方堂会”还唱多久?
  • 时下官方追星、邀大腕,地方党政组织唱“广场堂会”的现象愈演愈烈。万人以上的超大型晚会,实乃“穷众”文化。演出广场再“激情”“相聚XX”地.唱的几乎全是“同一首老歌”。高价卖唱者固然“欢乐各地行”,可广大群众、基层百姓看不到,也看不起,外围票价便宜些,也要千儿八百的.露天的“雅座”票却要一两千元,演那么一场,多少部门多少人得张罗数月,而耗资上千万元算是省的,还不包括责成性、指令性的无偿赞助及人财物保障花费。诸如平场地、搭高台、架位子、保电源、布警卫、调车辆、饰街面、亮彩灯、全城摆花盆,乃至欢迎的条条标语,满街的欢庆横幅,悬空气球,啦啦方队的背心和帽子,多少柬鲜花与献花梯队的落实,观众群“荧光棒”、“摇晃旗”、“欢呼花”的发放,烟花礼炮的鸣施等等,可谓兴师动众,劳民伤财。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