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拨乱反正、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初期,文艺起了多么重要的作用。许多关心祖国的前途、人民的命运的作家敏锐地捕捉到了当时的历史动向和社会问题症结之所在.以艺术作品的形式把它们反映出来。因而他们的作品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班主任》、《于无声处》、《乔厂长上任记》、《天云山传奇》、
  • 新书展厅
  • 由文化部,国家发改委,教育部,国家民委,财政部,建设部,国家旅游局,国家宗教局,国家文物局共同主办,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博物馆承办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展,于2006年2月12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隆重开幕。
  • 春江水暖
  • “九九惨案”追忆
  • 公元一千九百三十七年,农历九月初九.侵华日军板垣师团,因为遭到中国军队阻击,伤亡颇巨。恼羞成怒.在华北商镇梅花村,对中国老百姓展开大肆屠杀。屠杀长达四天三夜.村民的尸体填满了水井和壕坑,布满了大街和小巷。被日本军刀砍下的一颗颗人头挂在树权上。不计外来人员死亡人数.仅只梅花本地人被杀1547人.46户被杀绝.身居母腹之中、尚未来得及面世的胎儿。都没有幸免与三八大盖上的刺刀的深度接触。这个惨绝人寰的事件被称为“九九惨案”。
  • 为了忘却的“苦难”
  • 当我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显然是在套用鲁迅的《为了忘却的纪念》。我曾想过好几个题目,不过在认真读过杨金平的纪实文学《“九九惨案”追忆》之后,经反复掂量,觉得还是这个题目比较能够概括这部作品的特点和精神内涵。
  • 大鱼、小鱼和虾米
  • 我流浪到徐州的时候.正好赶上那里的一个摆擂的黑拳比赛。
  • 欲望神话下的生存哲学
  • 作家邱华栋曾经说过:“作家在今天也还是要承担一些责任.起码对你今天这个时代作出一些价值判断.有一些感受和全面的把握.我觉得最基本的还应该具有知识分子的良知。”的确,在被冠以“新生代作家”的群落中,向以保持“先锋”写作姿态并坚守精神批判向度的邱华栋,似乎是一个稍显突兀的异类。他的每一篇小说几乎都在努力释放这样一种信号:现代都市漫漶的欲望已经深深植入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牵动着它的每一根神经。生存空间被挤压得严重变形.生命原有的诗意受到钳制,焦虑、恐惧、烦恼、无奈、死亡成为生命的主色调。换言之.人失去了生存的自由而陷入了选择的困境。
  • 生命、生存和法则
  • 阅读邱华栋的小说《大鱼、小鱼和虾米》,总是或多或少地会让人产生出一些感伤.这感伤源自于小说中主人公“我”(韩柱)对于自身生命遭际的独特体验.以及他独特的体验方式。
  • 我男人是县长
  • 早晨起来就看到天边有抹迷人的云彩.耀眼而灿烂地绽放着。我当时心里就在琢磨.今天是个生产喜事的日子。凡事都有个预兆,生产喜事的日子通常都是这样的,连天气都在巴结人。这不,才到下午四点多,我就得到消息:你们家邱耀明当选了!
  • 女性视野下的权力反讽
  • 在传统的观点看来.男人天生是政治的动物.或者换句话说政治就是男人的游戏。在这样的视角下.政治权力场中女性的视野一直是处于被遮蔽的状态:一方面是她们进入不了政治的宏大叙事,而另一方面是她们对自己幕后的角色安然自得。而一旦女性被置于政治权力场的前台时.我们会发现一种新的审美空间的出现:一种对政治权力新的审视角度和反讽张力.它使得文本的叙事具有了另一个层面的穿透力,这就是李春平的新作《我男人是县长》提供给我们的另一种审美感受。
  • 权力场中个体的悲哀
  • 《我男人是县长》作为一篇中篇小说,在作家李春平的系列官场小说中别具特色。小说没有热衷于展览官场权术.也不是单纯地谴责官场腐败.而是从对官场中个体命运的关注入手.把政治人物放到复杂的社会生活、精神生活中全方位展现。正因为小说关注的是意义世界中的人.所以在情节上并没有传统官场小说的跌宕起伏.读罢也没有痛快淋漓的感觉.更多的则是增添了一份无奈。
  • 春草
  • 在春日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春草跟随小叔子四奎一起走进了建筑工地。春草穿一件大红上衣,在明媚的阳光里显得很刺眼。忙碌着的民工们都不约而同地直起了腰,眼睛肆意地瞄向了那团火红。四奎的吆喝声适时响起,都瞅啥?没见过咋的?没见过请家里去,七个盘子八个碗当奶奶给伺候起来。
  • 民工题材小说的新篇章
  • 小说《春草》运用二重视角来表达作者对民工精神生活的关注。一方面,通过春草来到地后的民工生活与心理状态反映出民工的精神生活状态与感情饥渴:另一方面,通过民工们的眼睛,在想象与现实之间的心理落差中透视城乡的差别,展现自己畸形的身份认同以及对自己尊严的渴求。
  • 隔膜与拒绝
  • 小说《春草》从性爱话语开场,直白民工们对城市的鄙薄与敌意,刻意突出乡村女性春草的善良品格和仁爱精神,扫描着乡村农民婚内婚外的性爱生活、生存状态以及人生命运。
  • “于连现象”的反思
  • 近来,一个身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总想说说。
  • 中国作家不得诺奖,我想不通
  •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授给英国剧作家哈罗德·品特.合适与否暂且不表,但“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我就想不明白,一年又一年,为何没有咱们的份?想我泱泱中华,文学创作热闹非凡,鸿篇巨制如雨后春笋,大师巨匠似过江之鲫。不是我夸口,放眼世界,得诺贝尔文学奖谁有俺们条件充分,不信咱就比比看。
  • 《无极》:一部无聊之极的失败之作
  • 至少在一年前,就听说陈凯歌在精心编导一部“超越时空”的大片《无极》。此后一年间,各种有关该片的报道不时映入眼帘。到了12月中旬.鼓噪愈发升级,竟然上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虽说为一部影片在国家电视台播发消息不是第一次.但毕竟是非同寻常的又一次,因而就无法不对其格外关注,就无法再把它当成一个简单的商业行为。
  • 一场突如其来的红学娱乐梦魇
  • 刘心武将他对《红楼梦》的研究称为“秦学”,认为研究《红楼梦》应该从秦可卿入手,从而引来“口诛笔伐”。而“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系列讲座在电视上播出后,更是疑虑层出.《红楼梦》原来是部悬疑小说……如今,这一系列现象已然成为“刘心武现象”,这是继“超女”之后。被大众追看、讨论的大事件。
  • 鲁迅遭“谋害”之说成立吗?
  • 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第58—64页中,作者、鲁迅之子周海婴以《长埋于心底的谜》为题,这样向我们“披露”了鲁迅的所谓死因。其依据有二,一个是鲁迅胞弟周建人1949年7月14日致许广平信.信中写道:“鲁迅死时.上海即有人怀疑为须藤医生所谋害或者延误。”另一个是周海婴再度依据“建人叔叔”的话向我们提供:
  • 斯大林反对宣传他个人的一些事实
  • 长期以来流行着一种看法.认为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是在他本人的鼓励下形成的。甚至认为是他一手制造的。这无疑把问题简单化了。实际情况并不完全如此。有许多事实说明.斯大林曾反对不适当地抬高他,反对宣传他个人。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