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是30年代左翼文学运动以来的历史发展的总结.明确地提出了文学为工农兵服务,将文学运动推到了新阶段。从文学本身的发展看来.毛泽东同志提倡表现工农兵正是扩大了文学的世界,绝不是缩小它的描写的范围。因此这可以称为“第二次文学革命”。
  • 新书展厅
  • 黑脉
  • 许中子看到马路对过的柳腊梅.手里拿着一条用火煨过的紫藤.歪着嘴压着腰在箍牛鼻犋。紫藤是一种硬藤.箍牛鼻犋的时候,双头往下锁,要用子母卯锁死。紫藤韧而硬.干后,收得紧。箍牛鼻犋,等牛老死了.牛鼻犋还是牛鼻犋,许中子心里清楚。而柳腊梅干这事绝不求人,求人要落人情,欠情如欠债,她也清楚。
  • 继承左翼文学传统关注底层民众生活
  • 当今中国,伴随着社会结构的变革与调整,社会各个阶层各个利益集团正在出现新的变化与组合,资本与财富引领着观念与时尚的潮流,大众传媒制造着一个又一个关于“成功”的“梦想剧场”,董事长、官员、明星、学者、白领的“话语”铺天盖地,大款的烦恼.官员的痛苦,小资的情调,明星的绯闻.充斥于影视及报刊的字里行间,然而,虽然底层民众的呻吟、血泪、牺牲、温情,已然被粗暴地判为“缺席”成为“不在”,但却依旧坚实地如大地般地默默存在着,并以此支撑起了都市霓虹的五光十色.现代大厦的万家灯火。于是,在灯红酒绿轻歌曼舞之中,终于有了对左翼文学的怀念与回望,虽然在这怀念与回望中的左翼文学人言言殊,但作为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对现代性弊端的一支制衡力量.作为对底层民众生活的关注,对资本力量的批判.却是备受瞩目的。且因了其在今天的现实性,而有了再次勃发的可能。葛水平的小说《黑脉》即可以视为是这一传统的延续.也因之值得我们给以充分的重视与多方的言说。
  • 烧水做饭的女人
  • 花儿被盯上了.盯上花儿的不是蜜蜂和蝴蝶.而是被一个比蜜蜂和蝴蝶更巨大的可以称作高级动物的男人盯上了。花儿比盛开的花儿还要好看.花儿是雀儿村小学民办老师王世界的女人。盯上花儿的男人当然不是王世界.谁?乡党委书记田博才.一个年轻女人被别的男人盯上.这故事就没理由不精彩.况且男人的身份不同于任何一个山里泥巴汉子,人家是方圆几十里有名有望的乡党委书记.这就注定了故事的不一般。你花儿如若不想有故事除非你不是花儿,谁让你是花儿呢?你如果长成猪屁股脸麻秆子身材。保证除了王世界别的男人看你一眼都嫌碍事呢.看你不如看猪吃屎狗撤尿驴配对.
  • 在身体与权力之间
  • 身体与权力构成的话语向来是文学叙事的内核之一。 小说家们似乎有不竭的能量.以至于甘愿冒犯传统,激怒舆论,将笔触伸向身体与权力之间。在他们看来。这个空间无疑构成了一个巨大的隐喻.是一种意味深长的话语方式.它使身体的意义超出了人类繁衍的本性.深刻地卷入社会机器的每条流水线上、每个齿轮当中,因此.它于机械般精密的社会权力生产之外.还生成了另外一种隐形文本——身体与权力的交换。
  • 道德主题与戏剧效果
  • 《烧水做饭的女人》是一个经由曲折而终至完满的故事。毋庸讳言,作品在叙事上并没有什么标新立异之处.引发人们思考的是“曲折”的现实所指——在道德观念与生活逻辑之间展开的一场充满戏剧性的较量。
  • 最后的村民
  • 过了年,杨德胜的那张老核桃脸就绷了起来.家里人都知道他为什么不开心,却没人理他。大过年的,谁不图个吉利,老伴兰香在背地里和两个儿子说。就让他绷着吧.倒显得年轻了。
  • 谛听土地的叹息
  • 发生在乡村社会外边的诸种“现代性”诱惑,已经把杨家沟村对土地的感情,搅扰得大不如从前了。村里青壮年劳力蜂拥着进城,村子里空荡荡的,就像一个家刚刚死去了男人.没气脉。
  • 留守,抑或放弃?
  • 小说题目容易让人想到二十年前李杭育、贾平凹等一班寻根作家笔下的“最后一个”们.他们因了心态的封闭而无法跨越新旧交替的楚河汉界.因而命运极其富于悲剧色彩。“最后的村民”杨德胜也不例外:儿子和村里的年轻人一同去到城里打工,乡亲们都很支持.他却强烈反对:家人希望举家搬到城里住.他却执意不肯:在同村农民都已把田地看得无关紧要的时候.他还发狂地爱着土地.要拼尽全力鼓动、号召大家修坝护田……如此种种,他的逆时代潮流而动、他的因循守旧也就注定了他悲剧性命运的无可避免。
  • L形转弯
  • 杜坚看着乔闪在一点点穿衣服。女人在室内只有两种姿态最美,一种是脱衣服。一种是穿衣服。这两种姿势因为有了物理上的距离.目光落上去才会更显得适合一些。在床上亲近的时候.目光是看不到更多的曲线的.只会看到表情和欲望。杜坚躺在床上。用脚背抵住乔闪的腰窝.想把她扳倒。他想再来一次。乔闪在床边回过头。摁上乳罩的搭扣.说:“起来吧.你也该走了。”
  • 日常生活中的爱恨情仇
  • 当高雅文学和通俗文学的界限越来越淡化、越来越模糊的时候,《L形转弯》可以认为是一篇以“经典写作”的姿态创作的雅俗共赏的小说。从小说的故事框架来说.它选择的是通俗文学最基本的要素:暴力与性爱。杜坚和乔闪几次见面后就可以迅速并自然地走向床笫:然后是乔闪丈夫被一个十六岁的歹徒劫持,在救助过程中杜坚三枪打死了歹徒.而歹徒也有机会杀死了乔闪的丈夫:最后,乔闪打开了煤气.与杜坚一起从容走向死亡。如果我们这样叙述或理解这个故事的话.这就是一个典型的通俗文学的写作模式:暴力与色情.拳头加枕头。但小说显然在这个故事之外还有值得解读的弦外之音.因此这又是一部有“意味”的小说。普通读者可以兴致盎然地读这个故事外壳.有训练的读者可以通过故事去享受那个“弦外之音”.
  • 缺乏精神超越的破碎想象
  • 《L形转弯》所体现出来的试图向生活“原始”状态还原的趋向,对故事、人物、结构反本质、反逻辑、漠视内在精神本源的文学叙事.不仅使他的叙述演绎成平面化的文字狂欢.而且让我们看到作者通过文本建立现实、理想精神体系.超越自身过程中的乏力,以及他面对消费时代的物质主义存在,表现出的价值与意义的困扰和焦虑.
  • 厉以宁的富人立场一瞥
  • 厉以宁的“杀富济不了贫”.就像我们这些非经济学家、“低素质”人群简单说“吃粪活不了命”一样百分之千的正确。但问题是,谁会去“吃粪活命”呢?
  • 作家明星化与明星作家化
  • 明星与作家.这两类不同的职业身份.近年来呈双向运动趋势。这种运动趋势的表征.便是作家频频在媒体露脸(使读者既吃了“鸡蛋”又看到了“母鸡”)和明星一波接一波地出书。这着实使一度清静的文坛热闹起来。然而.透过热现象作一番冷思考.个中问题不由得不使我们不深思。
  • 得之于实 失之于疏——也谈《“九九惨案”追忆》
  • 读杨金平的纪实文学《“九九惨案”追忆》第一个感觉就是“实”:作者的诚实,记录的真实.文字的朴实和结实。在我近年的阅读范围中.这部作品所表现的诚实态度是极为少见的。作家诚恳地把自己的灵魂和感受袒露在读者面前.让读者和作家一起感受惨案事件所带来的椎心泣血的心痛:“在这十三四年中.我以没有感觉的心态.任梅花惨案的幸存者们徒然离去。”“‘九九惨案’的幸存者没有把他们对惨案的记忆鲜活地留给世人就徒然离世——这样的损失就没法弥补。”日本侵略者当年在中国土地上施虐的种种暴行.各种文献和文学作品已经多有记录.在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的时候.重新回顾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对中国.对日本。对历史,对现实,都有着极其深刻的意义,但是尽管记录惨案的文字我们见过很多.像这样为自己没有尽到历史的责任.任血污的历史蒙尘远去而痛彻心肺地自谴自责的文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作家对历史事实及历史见证者的尊重。自己对历史责任的自觉担当.用这样痛切的语言来表达.都与所记录的惨案本身一样产生着震撼人心的力量.它唤起的不仅是对那段惨痛历史的记忆,而且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自警、自醒、自励和自觉。
  • 半个《兄弟》,半个余华
  • 余华蛰伏十年.从天而降.“一声好兄弟.上册落君前”。在书店里我转悠了半天才弄明白,并非只卖上册,而是只有上册。我觉得受了莫大的嘲讽.但我仍是怀着由衷的敬意一字不落地读完了这本《兄弟》(上),这完全由于延续了在《在细雨中呼喊》、《活着》以及《许三观卖血记》等杰出作品的阅读惯性(至于那些所谓先锋派作品。只能当作他回归写实主义的垫脚石。虽不可缺少.但未成气候,估计也不可能成气候),可是在《兄弟》里,我只看到了半个余华!
  • 2005年文坛九大公案
  • 花地文事庭公告 2005年即将结束,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秋决”时分。本年度文坛公案迭出,聚讼纷纭。本文事庭特对以下九大案公开审理,让各案原告被告方各诉原由.缺席者由辩护律师代为陈词,并经合议庭合议、陪审团裁决.由本庭法官辨明是非,予以公告,以昭炯戒。2005年12月24日。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