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文艺学学科建设,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文艺与生活、文艺与社会、文艺与人民、文艺与时代以及文艺与政治、与经济、与道德、与哲学等等的关系.还会继续争论不止;关于它们的性质和地位,还会论战得无止无休。真理的燧石是不怕敲打的,相反地,它经得起撞击和磨炼;越是用力击打,越能爆发出火花,而且还会越来越坚硬、发亮、光华。
  • 新书展厅
  • 湖山清梦(国画)
  • 吼秋
  • 雨在不停地下。这是八月.河谷地带的苞谷开始黄了——山里的秋天来得早:可不是那种收割季节的金黄.是一种垂头丧气的萎黄。雨打在叶子上。不会给它增添点晶亮的光点.只是让它更颓靡——雨下了十九天.往二十天里去了。一眨眼。山上的黄栌、水杉也黄了:灌木丛中突然出现了一株两株红叶植物.红得怪磨眼的。山坳里.有烤烟人家的烤房冒出了青烟。山上的雨岚在向大梁子上漫去.浸染出初秋的气色来。秋天要来本该壮壮烈烈的。壮烈的红,通红;壮烈的黄,金黄。
  • 天灾,还是人祸?
  • 《吼秋》的故事并不复杂。一个叫做毛十三的驼背,是个生活在贫困山区最底层的农民,因为残疾,干不了重活.只能靠捉蛐蛐儿等活动谋生。生活条件的恶劣.连老婆也留不住,只能自己带着孩子生活。他住在山半腰.较早地发现了大山上面裂开了一道大缝子,全镇的滑坡灾难在即!他四处奔走呼号,企图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没有人听他的,镇里人正在镇长的领导下积极筹备“蛐蛐大集”,创造新“政绩”。就在“蛐蛐大集”开幕典礼正在进行的热闹情景中,大山崩塌,泥石流来了,吞没了这个小镇。
  • 县长内参
  • 我让他们立刻给我找出这么一个人,条件不算太苛刻。我要的这人必须住在这一带.年纪不要太大,男女不限,女性优先,面容姣好较具上镜效果者最佳,后一选项略带玩笑。除此之外,先决条件当然不能违背,必须五官不全,四肢不便或者傻憨呆痴等等,同时家境贫寒。
  • 永恒的写作追求
  • 《县长内参》是一个关于记忆和现实的故事。在船民街的拆迁改建过程中.代理县长齐国栋意外地遭遇了一对残疾夫妻.瘸子柳树一与/盲女小霞。柳树的暴戾与小霞的善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也隐隐唤醒了往事的记忆。多年前一场严重的意外车祸,后来又是纺织厂大火数十名人员伤亡,这不仅使齐国栋受到两次严厉的政治处分,更给他留下了难以忘却的心灵伤痕,无论是闭门读书、写“内参”,还是上任后的种种举措.都意在化解这一心结。然而,随着柳树的出场,事情却变得复杂化。
  • 小说的叙事及其力量
  • 杨少衡创作的有关“县长”的一系列中篇作品.可以归入“官场小说”,也可以说是政治题材日常化描写的写实作品。小说的具体描写没有回避官场风波和政治腐败,也触及社会底层的生存处境,但是作者并没有把这些作为自己刻画和探照的主要方面,而是重点落墨于“县长”日常责任的坚守及其特殊的内心生活。他在作品中特别突出和肯定“一个国家干部在重重困难中机智而坚定地捍卫不可侵犯的原则”,作品和人物体现的这种精神信念,令人振奋。
  • 河床
  • 耶稣说:“我给你们说地上的事情你们都不相信,我给你们说天上的事情,你们怎么会相信呢?”
  • 属于生命的最深刻体验
  • 《河床》是一部着力描述长江中下游平原开垦史和繁衍史的小说。江南充沛的雨水.江南水汽充盈的阳光,轮番制造着河床上具有强大母性本能的女子,一轮一轮的怀孕与生育就像季风带来的暴风雨,不可遏止的泛滥与漫漶。河床也就永远都处在一种神奇的怀胎孕育中。每年春天的气息仿佛都是从子宫里开始弥漫的。和生命一同孕育的,还有人类对这片河床的疯狂掠夺、对别的生灵的残杀,以及原因不明的仇恨和人世间的种种纠缠,但也有希望,有爱与受难、拯救与寻找,有同命运的不屈抗争。
  • 重构乡土的诉求与野性的思维
  • 对乡土的回溯,是现代人自我认识的一个重要源头.作家们总希望在古老的乡土中找到文明的渊源,找到文明的象征以及人类的过去。陈启文的新乡土小说《河床》无疑也是这样的一部作品。
  • 飞鼠
  • 鬼节过后的第二天,汪中文和老婆打死了一箩筐老鼠.脱落的鼠毛四处飞扬.沾满了他们的头发和眉毛,家里充满了血腥和鼠臭。在所有的臭味中.鼠毛的臭味是最独特的.既有老鼠的体臭和尿臭.也有它们肚子里未消化的积粮正在乳化的臭味,这是让人挥之不去的味道,它们一旦钻进鼻孔,就会顽强地附着在鼻毛上,成为鼻毛的一部分。汪中文用棉条将两个鼻孔搅得又肿又痛,仍然不能消除那种难闻的气味,他老婆黎米一边打一边用袖子捂着鼻子,见汪中文那么难受,她忍不住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觉得还是自己有先见之明。
  • 被梦魇袭击的生活
  • 冉正万的《飞鼠》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小说主人公汪中文和老婆黎米在家进行灭鼠大战后,意外发现了一个幸存者——一只长了翅膀的飞鼠。夫妻俩在惊诧之余,遂将它养起来。在极短的时间内,飞鼠传遍了整个纸房村,成为众人顶礼膜拜的异物。飞鼠的出现,彻底打破了往昔的生活,像梦魇一样袭击了纸房民众的神经。飞鼠成为一个象征,成为每个人的梦想,疯狂扩张,阴霾不散。
  • 现代性批判的缺席
  • 一只长了翅膀的飞鼠,带我们飞入了一个叫做纸房的蒙昧村庄。冉正万在他的小说《飞鼠》中,让我们赏尽奇物、奇闻、奇人、奇事,包括他日臻成熟的奇特叙述.但在文字背后,我们思想深处却并未获得一次极为期待的神奇的飞跃。
  • 抗日军民就有“辜”吗?
  • 在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的一些文章中,在表现日本鬼子如何残忍的时候,常常能见到这样的句子:“他们连无辜的妇女和儿童都不放过.一律杀光。”这话,粗粗地看,没什么毛病,妇女和儿童本来就“无辜”嘛,鬼子连这样的弱者都杀掉,确实像野兽一样残忍(其实,用“野兽”形容侵略者也是出于多年来的习惯,并没有多少道理,请问,哪有杀害了几千万中国人的野兽?野兽有知也会对这个比喻提出抗议的)。
  • “祭孔”的忧思
  • 孔子诞辰越来越热闹.终于由官方出面搞起了祭孔大典。袁世凯之后.国人久违近百年的“国粹”之粹又活灵活现地复兴于神州大地。不过.时代毕竟不同了。在电视上看各处一出出的典礼仪式.尽管都力求庄重、一本正经,尽管还清装换上了明装,却总是感到有些滑稽。官员的虔诚、祭者的肃穆,背后总好像有孔方兄的影子在游荡。已有批判者大不敬地放言:如今的祭孔尽管煞有介事地强调其宏大的文化意义,其实完全出于纯粹的商业目的,不必那么认真对待.谁有钱玩儿谁玩儿去!
  • 人性的误读与精神的尴尬——评大型历史电视剧《江山风雨情》
  • 大型历史电视剧《江山风雨情》在北京、上海等国内大城市相继播映之后.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议论纷纭,褒贬不一。有关媒体与该电视剧广告词称:这是一部“从明灭亡、清入关、大顺夭折的历史事件中,深刻揭示其内在的必然规律与真相的历史巨作”,“是05年以来最震撼人心的历史巨制”。究竟这是一部怎样的“历史巨制”,它是怎样来揭示历史的“规律与真相”的?这样的“真相”.是历史精神的反映,还是审美变态的演示?是还历史之真实以为殷鉴,还是导观众于迷途而误人心?
  • 中国批评家堕落的八大形式
  • 我一向认为,中国的文学批评是很可悲的,也是不值一提的。中国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批评,更没有什么批评大家。如今已经成为所谓的著名批评家的或正在走红的绝大多数批评家,他们都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这种名气几乎毫不例外地来自于他们的聪明与圆滑,来自于他们的工于心计。他们出名根本就不是凭什么真才实学,而是凭厚颜无耻地做秀与圆滑世故的做人。
  • 2005,中国电影的发力与无力
  • 原本以为2005年是中国国产电影充满期待的一年,原因很简单:中国电影诞生100周年,不拿出一些“经得起考验”之作,行吗?结果,很遗憾,没有一部影片可以让人兴奋。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