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要坚持和发展文艺的人民性理论,就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结合新的历史条件,在列宁的有关论述、特别是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基础上,继续加以继承、丰富和发展。
  • 书法(对联)
  • 新书展厅
  • “宫廷生活”丛书;《东方际遇:中国犹太人千年历史揭秘》。
  • 太阳慢慢升起(油画)
  • 坏爸爸
  • 这一次.最先下了班车的是果果。 班车拐了一个弯,刚刚进了站,果果就迫不及待地把那个少了两只轮子的电动小汽车塞进了妈妈的大提包里。妈妈用眼睛看了果果一下。大概意思是说,哼,你明白就好。妈妈看了一下果果的脸,果果就转过身子下车了。那时候班车的汽推门刚刚“嘣”地一声弹开.班车事实上还没有停稳呢。果果就从车门刚刚弹开的那道细缝里“噌”地挤出去,一个“蹦”子跳下了车。下去的情形我没有看清,我想果果很可能会摔倒。可是摔一跤对果果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 《坏爸爸》的诚实和勇气
  • 在文化消费越来越快餐化的今天.尽管不断有人呼吁关注底层生活,关注“文学的第三世界”,这样的作品这样的作家仍然寥若晨星。王新军的《坏爸爸》打破自我写作陈规,揭示冷酷黑暗的社会现实。对他来说是新的突破。
  • 遥远的巴拿马
  • 春天的慵懒.往往越绿越甚。一派浓绿扶持着一朵红花.容易使人想起懒床的美人儿。然而单身男子易之锋跟美人儿没有什么关系.他主要是绿。依照惯例下午起床,他披着睡衣赤着双脚走进卫生间.洗脸、刷牙、刮胡子,一眼瞥见镜子里那位先生脸色泛绿。他的脸色泛绿与季节无关.是因为夜生活。他的夜生活非常简单.看碟。通常看碟到凌晨三四点钟.遇到好片子则彻夜不寐.一直看到广大劳动人民黎明即起.他才上床睡觉。可惜他不是女人,否则充当新版陈白露绝无问题。话剧《日出》那句经典台词“太阳出来了。我要睡了”.几乎成了他的生活写照.
  • 活画出一个当代孔乙己
  • 鲁迅先生认为《孔乙己》是他最满意的一篇小说,他自述其用意在于表现当时那个社会对“苦人”的、“凉薄”。虽然时光又过去了一个世纪.但是孔乙己和他所处的那个社会并未成为历史的陈迹。读完肖克凡的《遥远的巴拿马》,一个当代孔乙己又活脱脱地站在我们面前。作品所描绘的当前这个为金钱所主宰的社会现实,仍然让人一阵阵脊背发凉。
  • “巴拿马草帽”还是“巴拿马运河”?
  • 读罢肖克凡的中篇小说《遥远的巴拿马》,一个强烈的疑问就是.作品何以把昔日大学校园内众人瞩目、风头十足的白马王子和校花们写得如此落魄潦倒,贬损得一钱不值,以至于严重影响了小说的艺术真实性?
  • 寻找晓云
  • 高建林是我的同事,我们都在“万家乐”房产中介公司的东林街分部供事。 “万家乐”房产中介公司是本城比较出名的房产中介公司,自从它开办以来。仅仅两年之间.就在本城发展出十五个分部。东林街分部里原先有四个职员。王慧、许清、顾宁和我。我们的年龄都在三十岁以下.除了我.其他三人都是女的,而且她们的长相、为人也都不错。这样的工作环境.当然让我快活。东林街地处热闹的住宅区。生活设施丰富.特别是吃的地方很多,我们的隔壁就连着一家牛肉锅贴店、一家鸭血粉丝汤店和一家火锅店。街对面的小吃店和餐馆更多。女孩子都爱吃。每天中午,我们都一起找地方吃饭。大家抬石头。点了吃的,吃完了,总账一算。各付四分之一。尽管我吃得多一点,她们也不计较。吃了饭。她们还时常抢着买些冷饮之类的东西。每回也都有我的份。我觉得她们都很喜欢我.尤其是许清.她总在没旁人的时候塞给我一包“南京”烟。十一块一包的那种。当然。对此我也会做出表示,几乎每天,我都会买点东西给她们吃,一卷润喉糖,一盒牛肉锅贴什么的。三八妇女节的时候。我还买了三束花。一人送她们一束。去年春节前。我们还一起去唱卡拉OK,从下午六点一直唱到晚上十点.喝了十几瓶啤酒。我们坐在沙发上。因为唱歌激情澎湃。不免要发生身体的接触。我和她们每个人都唱了男女对唱。在唱男女对唱的时候.我的手在她们每个人的肩膀上都放过。
  • 爱情的空壳
  • 这世界上有许多事情都是空的,尤其是爱情.不仅空洞而且还戏弄着人们。在这里,在小说中.被戏弄的不只是老高一个人,包括所有的人。老高爱的晓云消失了,王慧离婚了。“我”爱的许清一转身就成为了别人的女朋友.而所有人不幸的原因就在于爱已成为一具空壳,物质却成为了主宰。
  • 坚守与执着
  • 小说写的是爱情,以及对爱情的坚守.虽然这里的爱情超乎我们日常的视野范围。老高的爱情故事成为整篇小说叙事的主导线索。在这个不寻常的爱情故事中,老高是当之无愧的主角。这与别人眼中看到的生活里的老高形象判若两人。试看作者对他的描述:老高,五十多岁,黑瘦,满脸皱纹,一条腿有点瘸,身上的衣服又脏又旧,平时沉默寡言。他下过岗,开过摩的.现在跑到老同事开的这家房产中介公司工作。可以说.他是个毫不起眼的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
  • 陪木子李到平凉
  • 吃过早饭,我们向平凉进发。 同每天出发时一样.木子李问平凉最好看的是什么呀。 我说那玉红。 木子李回过头看了我一眼,不解地问,平凉有这么一个地名?
  • 历史的旧痕与心灵的幻象
  • 在郭文斌以“我”为叙述者的短篇小说中.《陪木子李到平凉》不仅是格式颇为特别的篇章,而且也是与作者自己最为切近的篇章。
  • 历史的多样性与自我的深度
  • 在《陪木子李到平凉》这篇小说中,作者试图将内在精神的深度与其所讲述的历史的多样性密切关联起来,从而在叙事艺术上有所突破,但也正是在试图有所突破的地方显露出诸多不足。
  • 哪有什么“世界情人”?
  • 做一个人的情人.是最低境界。只对一个人有情。只让一个人牵挂。只为一个人动心;过情人节时.只需买一束玫瑰。和一个人约会。与一个人共进烛光晚餐。这就是杜拉斯的小说《情人》中的那种情人,是张九龄《望月怀远》里“情人怨幽夜,竟夕起相思”的那种情人.是元好问“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那种情人。这种情人境界.固然稳定保险.但似乎不够“浪漫”、刺激。所以.有些时髦的人.早已开始“彩旗飘飘”。
  • 文学批评家应具有“身份意识”
  • 日前.文学批评家白烨先生在新浪博客上贴出一篇文章,题目是《“80后”的现状与未来》,对近几年来“80后”写作及其现象进行回顾与评价,不料却遭到了“80后”著名作家韩寒等人的白眼。
  • 鲁迅“供认”抄袭了吗?——对《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的一点质疑
  • 鲁迅在八十年前被迫卷入的那桩所谓“剽窃与抄袭”的无聊旧案早已尘埃落定.似乎已无旧事重提的必要,因为这早由他依事据理详加批驳,而作为当事人的陈源即陈西滢也以哑口莫辩、理屈词穷而灰溜溜地收场了的。不过,近读韩石山先生的《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鲁迅当年的直言辩驳似乎又成了“供认”抄袭和翻案的罪证.是非曲直完全颠倒了过来,真是无如之何,莫以名之。历史的荒唐与荒诞.看来往往是后现代的人自己境由心造的。
  • 短篇小说为何衰落?
  • 关于短篇小说门庭冷落的状况.并非从今日开始。早在1941年.沈从文在西南联大国文学会上的一次讲演中.就谈到短篇小说的处境,“不如长篇小说.不如戏剧,甚至于不如杂文热闹”。说到短篇小说的作者,沈从文说:“从事于此道的,既难成名,又难牟利,且决不能用它去讨个小官儿作作。社会一般事业都容许侥幸投机,作伪取巧,用极小气力收最大效果.惟有‘短篇小说’可是个实实在在的工作.玩花样不来……”有趣的是.沈从文从这种冷清中看到了“艺术”的契机.认为这可以使那些真正痴迷于创造的小说家“从‘附会政策’转为‘说明人生’”.“渐渐地却与那个艺术接近了”。“十七年”时期.短篇小说在50年代多有佳作.在“干预生活”的潮流中更是独树一帜.但那些作为“红色经典”奠基之作的长篇小说的光芒.还是将短篇小说的亮点衬托得有些黯淡。基于此.本文讨论的短篇小说之衰落.是相对于新时期初年短篇小说的创作高峰而言的。
  • 不断变化着的文学潮流
  • 文学风格多元化 苏联解体前后,在20世纪世界现代主义文学理论的发源地俄罗斯.各种文学创作方法各领风骚.而后现代主义文学和文化思潮的兴起.则是其中一个最为突出的现象。有人说.苏联解体前后的俄罗斯社会可能是世界上最适宜后现代思潮滋生和发展的土壤。一般认为.俄罗斯后现代主义文学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即:20世纪60-70年代的形成时期,代表作家和作品为阿勃拉姆.捷尔茨(西尼亚夫斯基)的《与普希金散步》、安德烈.比托夫的《普希金之家》和韦涅季克特·叶罗菲耶夫的《从莫斯科到佩图什基》等:20世纪70-80年代的确立时期,代表人物有《傻瓜学校》的作者萨沙·索科洛夫、《俄罗斯美女》的作者维克多.叶罗菲耶夫和诗人德米特里·普里戈夫等:苏联解体前后的爆发时期.后现代文学成为一种文学时尚.如今最受关注的后现代作家有佩列文和索罗金。维克多.佩列文写有《“百事”一代》、《黄色箭头》、《过渡时期的辩证法》等多部小说,他的作品语言随意、机智,并带有较强的讽喻和调侃意味.主人公或行动或言语.所传达出的都是一种非常随意和无所谓的后现代态度。弗拉基米尔·索罗金到目前为止只写短篇.而且还是几乎没有任何情节的短篇.他的文字无所顾忌.有人认为.他是在将阅读由一种精神活动转变成一个纯粹的生理过程。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