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1956年4月,毛泽东主席提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他说:“艺术问题上的百花齐放。学术问题上的百家争鸣,我看应该成为我们的方针。”1957年毛泽东说.这个方针“是促进艺术发展和科学进步的方针,是促进我国的社会主义文化繁荣的方针”。这个方针不是毛泽东的一家之言。它是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提出来的,是一项国策。它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发展我国的经济和文化。
  • 一树丁香(中篇小说)
  • “我真想把你扒光了,看看你里面到底是一副什么皮囊!”这两天金河老做梦。梦中老婆云霞老是对他讲这句话。在梦里。他站在讲台上,她坐在学生的座位上,空荡荡的教室里就他俩,很可笑。她说这话时。眼神流着傲慢。嘴角透着不屑。说完了就哈哈大笑。这一笑,他醒了,伸手把床头灯拧得微亮。她紧紧地抱着他,像逛街时怀里抱着钱包,生怕被人掏了。她打着小鼾。嘴角时不时动一下,像在咀嚼东西。她一定在咂摸驯服我之后的快感,他想。他睡书房,她睡卧室,这已经有好多年了。夜里,他偶尔从书房摸到卧室,总是在门口就迈不动步了。她则夸张地摆出酒店前厅服务员的姿态,热情地招呼他。
  • 是大学,还是妓院?(评论)
  • 丁香,是富有诗意的,而倪学礼的中篇小说《一树丁香》向我们展示的,却是诗意的绝望,这无疑会产生巨大的感染力和震撼力。它首次向世人披露了当代大学的教师们在环境与物欲挤压下的生命状态,以独异的方式表达了对生命的荒谬与疼痛的关照,并以精致的人性解剖引起我们无穷的沉思,在心理深度与广度的开掘上无疑是可圈可点的;它鞭挞学术腐败与道德沦丧、呼唤大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的命意,也是十分可贵十分积极的。不过,不知小说为何将浓笔重彩放在“两性关系”的演绎上,它似乎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它所描写的E大校园中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包括教师和学生),熙熙攘攘皆为“性”来“性”往似的。
  • 殷勤难解丁香结(评论)
  • 刚一看到中篇小说《一树丁香》的标题,便立即想起唐人陆龟蒙的《丁香》诗句:
  • 彭雪莲的第二职业(中篇小说)
  • 彭雪莲接到老徐电话时,正哄女儿小萌吃药。老徐说,我以为你上班走了,还好,你在。彭雪莲问,就走,有事吗?老徐说,我今天晚上到。彭雪莲心往下沉了一下,说孩子病了,烧得挺厉害,我请了假,你一定要今天来吗?老徐说,病了就留在家里,晚上我替你照管。彭雪莲说,每月你都是月初来,今天才二十几号吧?老徐说,有点儿情况,不去不行,到了再跟你说。彭雪莲心堵上来,心想以前几次他来得都挺准。一月一次,都是月初那几天,好像女人的例假,这回是怎么了?她想着该怎样说,才能让他这几天最好不来,
  • 我们需要怎样的“底层书写”(评论)
  • 在青春文学和中产阶级文学时尚热闹的背后,文学写作一直有一个或隐或显的潮流,就是对于普通老百姓的关注。这些普通老百姓包括农村里生活的人,包括进城的打工族,还包括城市中的下岗职工等弱势群体。最近一段时间,有评论者把这种写作潮流称之为“底层书写”,并开始探讨其中蕴涵的文学意义和现实价值。总体上来说,“底层书写”是对在网络和电视等新闻传媒影响下,文学创作空间日益狭窄的一个突破性表现,是作家对于“影响的焦虑”的应激反应。同时,这样的书写也体现了社会各种关系之间的一种紧张和调和,体现了社会矛盾的某些侧面,是作家关注现实的表现。
  • 市场经济时代的女性主义话题(评论)
  • “女性主义”和“市场经济”每一个都是一个宏大的话题,而且都是时效性很差的话题。但是,从社会生活的现实和文学创作的现状来看,这两个话题都在衍生着丰富多彩的余韵。只不过,在目下的情境中,问题比主义来得更为紧迫罢了。在文学文本中,如果这样的两个问题纠结缠绕,能够带来意想不到的文本意蕴。
  • 感受阳光
  • 新书展厅
  • 阳光灿烂
  • 嫁死(中篇小说)
  • 米香和米夏,做姑娘的时候好得就跟亲姐妹似的。米香先嫁了出去.一年多以后,在寨子里给米夏说了一门亲,两个人就成了一个寨子里的媳妇。米香和米夏各方面的条件都差不多.说不上俊俏,也说不上丑,一般般的人而已。嫁的男人和家境也都差不多。可是,几年过去,两个人的日子却是天上地下一般的差别了。如今,米夏坐着小轿车,住着小洋楼。而米香却是一日三餐都难以为继了。寨子里人人都知道:米夏的好日子是从丈夫德昌死掉以后开始的。
  • 如何讲好一个“恶毒”的故事(评论)
  • 《嫁死》讲了一桩有关“恶毒”的故事:米香看到自己的好姐妹米夏由于丈夫死于矿难而一夜之间脱贫致富.把自己远远地甩在后面。再加上儿子智障、丈夫抛弃,米香的内心便无法不紊乱起来。接着寨子里另外几个年轻媳妇也由于同样的原因跑到米香的前面去了,米香越想越难受,就滋生出一个恶毒的念头:自己也找一个矿工嫁出去,等他死了,自己和孩子也就可以过上幸福生活了。任何人想过上幸福生活.都无可非议,但把自己的幸福与另一个人的死这么赤裸裸地联系起来就显得恶毒了。
  • 枝岈关(中篇小说)
  • 傍晚.三哥开着他的黑色奔驰来了——两年来他几乎从我们兄弟三人的眼皮底下消失了,而且消失得无踪无影。尽管同在一个城市.可是他从来不主动跟我们联系.尤其是父亲去世以后。我们兄弟之间更是少有往来。当时我们一家刚吃完饭.我正要抽烟.心里就扑通了一下——我听见楼道里有他的脚步声。那是他独特的脚步声.即使再过多少年。我也能一下子听出来。三哥走路历来很重。脚步动静很大。这些年来他的体重一直在一百公斤左右.是个纯粹的大块头.一般人很难有他那样骄横霸道的体形。
  • 精神与物欲的冲撞(评论)
  • 物质和精神是人所追求的两个不同层面,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尽管把人的需要分为七个层面,但他认为只有精神的需要才是“一种想要变得越来越像人的本来样子,实现人的全部潜力的欲望”,即“人的本质力量的实现”。在当下的历史语境中,人们对物质的追逐和择取似乎大于对精神的追求和护卫。所以捍卫人类精神健康、建构人类社会的文明是一个十分紧迫的任务。武歆的《枝岈关》就是一篇在表现物欲和精神的激烈冲撞中,最终精神的力量压倒了物欲的追求的好作品。
  • 编造的假象代替不了事实的真实(评论)
  • 《枝岈关》写得很好看,也很动人。这主要在于故事编得离奇曲折,能给人感官的刺激:还在于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写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精神的变化。作者创作动机虽是好的,但因故事编造的离谱,让人感到了脱离事实的虚假。在这篇小说中,经不住推敲的事实有这样几个方面:
  • 俺们的提案“高薪养贼”
  • 前两年,俺们就听到过什么“高薪养廉”之类的论调,气就不打一处来,没想到刚平和了点,这又出来什么“高薪养医”了,还是一位什么政协委员的建议。这是什么逻辑?谁滥就要高薪养谁?要是那样的话,最需要高薪的是我们这些贼们,如果能够“高薪养贼”,俺们敢向全国人民保证“天下无贼”。
  • “改革”可以,“忽悠”不行
  • 如今这年头,“改革”一词很吃香。就像当年“革命”、“无产阶级”一样,皮肉没触到,灵魂却是真正触及了。除了乡下的茅坑改建暂时还没有叫“改革”以外,其他无论干什么,不管三七二十几通通都被冠以“改革”的名义。工人下岗叫“改革”,房子涨价叫“改革”,馒头当药品卖叫“改革”,把学生当摇钱树叫“改革”,卖光国企、银行。叫工人滚蛋回家也叫“改革”,反正,一切都叫“改革”。
  • 也谈王祥夫的《管道》
  • 王样夫先生的短篇小说《管道》转载在《作品与争鸣》2006年第二期上,其后附有一篇评论,认为:“管道的身上其实表现的是城市与农村两种力量的纠结和较量,是两种力量的对抗产生了管道身上的矛盾。”(《和解的力量》李新芝)当代有许多小说表现的是“城市与农村两种力量的纠结和较量”。对这种提法,或者这种“集体话语”我们已经产生了厌倦,这篇小说是不是也是表现这种时代的共鸣?处于农村与城市的边缘的小人物管道,他从对城市的向往走向复仇,将瓦刀伸向一个平凡的城市女人,却又最终放下屠刀。只将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愤怒、所有的不满都变成了号叫般的哭声。这种从复仇到不复仇的矛盾行为能不能简单地用“城市与农村两种力量的纠结和较量”来解释?笔者认为这种解释有欠准确之处。
  • 这不是反了么?
  • 下面这篇短文,是应一家杂志的约稿。编辑来索稿时。我向他说明了我要写的内容,他欣然同意。还作了助兴的鼓励,说这些日子捧张爱玲连同其夫胡兰成的起哄实在太不像话。是该谈谈这问题,以正视听。原以为不会有问题的。不料稿子拿去半个月后,编辑满纸尴尬地退了回来,说上面不让发。议论某些事和人常有关碍。这我懂。但没想到大汉奸胡兰成和他的老婆张爱玲也碰不得,特别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举国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之际,附逆的丑类容许大肆吹捧,而相反的意见却不容问世,这不是反了么?
  • “右下角一”,他不是罗稷南——致“亲聆者”黄宗英
  • 2002年12月5日,从当年那个反映旧社会下层人生活的电影《乌鸦与麻雀》中脱颖而出的黄宗英女士,以其77岁古稀之龄发表了一篇石破天惊的宏文,题目是:《我亲聆毛泽东与罗稷南对话》。此文刊登在广州的《南方周末》C22版“往事”版上。同时,还刊登在北京出版的《炎黄春秋》杂志和上海出版的《文汇读书周报》上。现在,近四年的时间过去了,对于被其兄黄宗江以及一些人夸、吹得神乎其神的“亲聆”文章,能不能经受得住历史老人脚步的检验呢?
  • 历史的风,去伪存真——《大元帅斯大林》及其作者
  • 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大元帅斯大林》一书是俄罗斯著名作家弗·瓦·卡尔波夫用5年时间写成的力作。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