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在中央电视台举办的青年歌手比赛中,最受欢迎的是原生态歌曲。但是把原生态歌曲同其他演唱方法,纳入同样的规则,按照同一标准评分,就漏洞百出。原生态歌曲产生于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各民族之中,其民族文化、地域文化、人文文化很多不同,所以它的演唱风格、演唱技巧、演唱特色等也大相径庭。一起比、一样评,怎能分出个你高我低来呢?又怎能以一个统一的标准来评判完全不可类比的风格、特点、音色和技巧呢?又怎能体现对这些原生态歌曲的公正和公平呢?歌手基本上都是农牧民,怎么知道“四书”、“史记”和“唐诗”?怎能分得清连听都不曾听过的“贝多芬”、“莫扎特”、‘“柴可夫斯基”?上哪儿能看到最时尚的外国乐队和西方大片呢?评委中大部分也可能是第一次听到这些原生态歌曲,如何保证他们打出科学、公正、合理的分数呢?有人建议单独对原生态歌曲制定一个规则,比如,让评委和电视观众共同为选手打分,三七开,把决定选手上下的权力向观众倾斜,这样做在技术层面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现在的手机短信就可以轻松搞定,更别说两年以后了。如果这样做,还建议央视做点有利于老百姓的小牺牲,那就是观众免费发短信参与大赛。这是好建议。
  • 命案高悬
  • 夏日的中午.光棍吴响伏在芨芨丛中.虎视着牵着牛的尹小梅。吴响想把尹小梅搞到手。在北滩。尹小梅算不上漂亮,一张普通的梨形脸。眉眼也不突出。总在躲着谁似的。更没有王虎女人那种风骚劲儿。她很瘦弱。走路慢悠悠的。像一棵失去水分的豆芽菜。可吴响就是喜欢她。从尹小梅嫁到北滩那天起.这种喜欢就固执地扎进吴响心里.在清淡的日子中蓬蓬勃勃地生长着。喜欢当然要费点儿心思.当然要下手。只是几年过去了。吴响仅接近了尹小梅两次。一次是在河边.尹小梅挽着小腿洗衣服。吴响装作正巧经过的样子,和尹小梅亲昵地打招呼。尹小梅顿时涨红了脸,没等吴响再说什么.抱着衣服逃了。这个女人一定读懂了吴响的眼神。害怕了。第二次是在尹小梅家。吴响给尹小梅下一份通知。吴响是护林员。有资格给各户下“通知”。尹小梅接过那页写着黑字的黄纸。吴响趁机抓住她的手。手很软。似乎没有骨头。尹小梅惊恐地一缩,但没抽出去。她往后撤着身子。脸漆一样白。吴响微微笑着,加重了力气。黄宝在县水泥厂当壮工。两星期才回来一趟。尹小梅的公公黄老大住在隔壁的院子。吴响有恃无恐。两个人拽着.很有些游戏的成分。尹小梅突然低头咬了吴响一口。不是一般的咬.是拼了性命的。吴响带着血青色的牙印悻悻离开。尹小梅竟然如此刚烈。出乎吴响意外。说到底,吴响不敢把事情做得太绝。和女人好,要来软的,或软中带硬。一味硬肯定糟。吴响清楚这点。
  • 追寻罗网掩盖下的真相
  • 胡学文的小说《命案高悬》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离奇的故事:村妇尹小梅因一件小事被抓到乡政府,竟然莫名其妙地死了:她的家人平静地接受了这一事实和八万块钱的赔款.而村里的“混混”吴响因曾觊觎尹小梅.并对她被抓负有一定责任而感到内疚,反倒一个人去追寻她死亡的真相:小说以吴响追寻真相的过程为线索.呈现出了乡村社会复杂的文化、政治生态。
  • 梦想工厂
  • 赵吉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年男人.他中等身材.人虽然不是很胖.但下腹部却微微地翘了起来。他的五官分明。笑的时候嘴角稍稍有些歪。眼睛不小.却是单眼皮.不讲话的时候总爱眯起眼睛.神态中便会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迷茫。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是很难让人分拣出来的那种人.不过这并不妨碍赵吉在小的时候就是一个富于幻想的孩子.仰望广阔而又寒冷的星空他会想到神仙们的寂寞.看到赶马车和坐马车的人他会想到平等与公平。他常常不无道理地想。都是人。为什么有的要费力地赶车而有的却是悠闲地坐车呢?他曾十分郑重地把这个问题提给了他的父亲.父亲用当时很时尚的语言对他说。革命工作分工不同.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之说。父亲的回答显然不能令他满意.而诸如此类的幻想却像他的身高一样.在有冷有热有苦有:甜的日子里茁壮地成长着。
  • 有梦想就有希望
  • 去年,我写了一篇评论,题目叫《不和谐,根在哪里?》,其中提出了这样的一些观点:“如今,当我们把建设和谐社会作为思想文化以及整个舆论界的一种主流声音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意识到了社会不和谐问题的存在及其严重性.甚至也已经清醒地把握到了种种现实的不和谐还在继续发展和进一步加剧的趋势。而要解决这些不和谐问题。并促使我们的社会转而走向基本和谐。如果只是从表面上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显然是无济于事的。甚至对那些社会毒瘤‘加大打击力度’之类也都只能是权宜之计:而从社会更深层次上寻找不和谐之根。就应该是最为重要的环节和前提。”当年。我们的社会在经历了长期贫困的严重威胁之后.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决策.就成了老百姓尽快走出共同贫困的首要一步。然而,由此带来的经济上暴发户的产生,财富占有的差距越来越大.社会身份上富裕与不富裕有了强烈的对比.自然也就打破了社会关系原本的相对平衡。那/z,.经济关系上的不平衡几乎是理所当然地就很容易带来社会秩序的不和谐:尤其是那些巨大财富的占有者.如果缺乏良好的社会责任意识和较高的道德素养。手中掌握的大把的“能使鬼推磨”的金钱.就很可能成为他们对社会实施作恶以及对他人加害的条件和资本。因而。我认为。“经济的不平等。权力的不公正,就正是造成社会不和谐的根本原因.”
  • 要理想,不要幻想
  • 人类从来不缺乏梦想,大抵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幻想,一种是理想。当然,在特定条件下,受规律认识的局限性.某些特定条件下的幻想可以变为理想,直至变为现实。然而,也不得不承认,有些幻想永远只能是幻想。
  • 天涯近
  • 我又在酸腐的气味里醒过来。一天又一天。没有什么区别。我在脖子下面塞进去一个丝绸的抱枕。这个淡紫色的上面开满了白色小花的圆柱形枕头是这个家里唯一不让我讨厌的东西。它的柔软光滑和在冷空气的吹拂下特有的凉爽总会减轻我每天早晨醒来的厌倦。我懒得去开窗子.我知道窗子外面的空气即使没在太阳里晒出汗酸味。也会在闷热的夜晚里捂出臊馊来。
  • 有关幸福和金钱的现代性话题
  • “幸福”作为一种关注生命状态的情感体验,因其超验和高蹈而一直是哲学家热情关注的话题。无论是悲观主义、乐观主义还是存在主义。都在关注着人与世界的关系,关注着人的此在和彼岸,关注着人在这种关系中对自身价值的确认程度,生命欲望的被满足程度。甚至。幸福体验方式的不同都产生了不同的宗教,也产生了不同的行动指南。如果说,在前现代时代,人们对幸福的指认还具体可感的话,那么在现代性降临的时代,幸福日益变得和金钱密不可分。此时。金钱成为普遍的手段,它显得能够调节外部世界的所有矛盾,不断敦促人们相信它的万能。与此同时。它也日益渗透到人的内在世界,对人的生命力、个体命运、生命感觉产生影响,成为人生活中持续不断的刺激。这种刺激在不断激发人的欲望的同时,也在不断磨损人的生命感觉。而幸福感的消失或者体验困难,已经成为了现代文化的普遍困境。
  • 小说关注社会问题的限度——由东紫的《天涯近》想到的话题
  • 用叙述来关注社会问题是小说的题中应有之意.而在有限的叙事篇幅之内尽可能展现生活的广度和深度也是叙事者孜孜以求的创作诉求。然而.实际的情形是。作家自身对社会现象的观察、对社会问题的理解决定了作品的最初形态:而叙事角度的选择、情节安排等创作技巧则会影响到作家创作初衷的传达.进而影响到对社会问题的探究程度。
  • 下阳村的毛家兄弟
  • 别看下阳村穷,穷在下阳村可曾经是个宝。毛高年和毛高寿两兄弟的爷爷曾经对他们说过,要不是当年他滥赌,落个精穷,是怎么也当不上“贫协主席”.娶不上村里最能干也最能生的媳妇,那么,就没有排行第十二的毛高年和毛高寿的爸爸,也就没有你毛高年和毛高寿了。
  • “三农”题材的一种写法
  • 在《下阳村的毛家兄弟》这篇小说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城市女作家对“三农”的真切关怀。读这篇小说有一种感觉:为改变贫困而专走捷径和邪路的毛高年、毛高寿兄弟始终得到作家的呵护.不断地为他们开道,为他们开脱。乡下人的日子,城市人的笔墨。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小说里的毛高年、毛高寿两兄弟动脑筋、卖力气、买老婆,过上了比当“贫协主席”的爹要强的生活.而且是不等不靠挣来的.
  • 穷则思变往哪条路上变?
  • 俗话说.穷则思变。“我就不信。穷人能叫尿憋死!上阳村不是有买老婆的吗?我们娶不上。难道也买不上?!”下阳村的毛家两兄弟吃够了穷的苦头.也开始思变了。他们进城打工.蹬三轮。挣到点钱后盖了房子。买到了老婆。但因为还是穷.买回来的老婆才大半年工夫就跑了。无奈.毛高年、毛高寿两兄弟只好再次进城打工.但城里的钱可不是有把力气和有点小心艰就可以随便挣的。就在这两兄弟钱没挣到.连新盖的房子.乃至性命都快丢掉的紧要关头。两个跑掉的女人救星般地又回来了。她俩不但解了两兄弟的围.还带回了虽然暧昧却可以持续挣钱的路子和资本。毛家两兄弟开始真正地有钱了.也前所未有地得到村人们的“高看一眼”.就连他们的爹也“抖了起来”.可以满村里逢人便讲地显摆了。但。新的问题也来了。
  • “博客”与“写真”
  • 时下颇为时髦的网上博客,在我看来.就好比是一种“文字写真”。既然是写真.那就得亮出自己的“真家伙”来,该“露”的要露够.该“曝”的要曝足,当然也得讲究技巧,不能赤裸裸往那儿一竖,毫发毕现,一览无余,那就成了木子美日记了。
  • 废话“易中天”现象
  • 易中天教授最近“惹火”得很.据说在北京图书大厦签名售书场面“相当”热烈。在博客上易教授也十分“惹火”.赞美的不用说了。就是批判的、否定的也极尽“文化”之能事。有教授拍桌子打板凳“易中天《品三国》,实际不是品,是嚼,而且是混嚼”、“没有阐发‘大义’——合乎我们这个时代的有时代气息的‘大义”’;也有作家吹胡子瞪眼睛。几乎破口大骂:“那不是文化,那是泡沫”、“就像是一个屁.放得再响,也终究不过把它定位为是个响屁”:还有人一二三地给易教授提意见:你应该这样讲云云
  • 沉重与直白——《嫁死》的两个问题
  • 在媒体发达、信息泛滥的当今时代,各种各样的现实问题都可以即时诉诸文字、声音、图像等介质呈现为公共话题。在某种意义上。公共话语以其强大的效率抢占了以文字书写为手段的文学的地盘.但严肃文学的存在和延续依然昭示着文学的地位无法被彻底取代,究其原因,在于众说纷纭、难以言明的文学性仍然是文学文本的灵魂.
  • 学者和读者对《品三国》褒贬不一
  • 易中天滥嚼贩卖三国 上海大学教授葛红兵近日在自己的博客上撰文称.易中天把品三国这一原本严肃的事情娱乐化、庸俗化和粗鄙化了。“他实际上不是在品,是嚼,而且是混嚼。把《三国演义》和《三国志》混起来,正着混、反着混。他对三国的品.品了微言,讲了细节,但没有阐发‘大义’。这样讲,就把《三国》讲庸俗了。”葛红兵说,“讲三国,就要讲人的事儿,也要讲天、地的事儿,应该品一点中国人的国家观念、忠义观念,更应该有反思,有批判,有褒扬。如果品的只不过是那些个钩心斗角的智慧.结果只能是把中国人的人生哲学庸俗化。”葛红兵认为.从讲法上看。讲课可以轻松幽默.但是过分地俗化就会让本来严肃的事情变得粗鄙了。
  • 是史诗还是笨作?
  • 铁凝沉寂六年之后推出的长篇新作《笨花》,得到了文学界众多知名人士的充分肯定。他们一致赞誉铁凝是“扎根冀中平原上的民俗画家”,《笨花》是“一部实验性的成功的作品”.是“民族历史背景下的民间传奇”,是“民族精神的史诗”.“为中国乡村的历史叙事带来了新的经验”。然而。《笨花》真能担此重誉吗?在我看来,《笨花》只是铁凝对自己的可怕重复,是对早期作品《棉花垛》的掺水炮制。同时,《笨花》中的叙述混乱不堪,矛盾重重,而在日常生活的叙事当中.铁凝自身知识的匮乏又使作品谬误百出。
  • 2005年俄罗斯文学奖扫描
  • 在当今的俄罗斯.各种各样的文学奖项数不胜数。在2005年度.引起我们关注的文学大奖就有以下一些:公开的俄罗斯一布克文学奖:12月1日揭晓的俄罗斯布克奖是最后一次用“公开的俄罗斯”这个名字.接下来的赞助商将成为英国石油公司。该公司决定从2006年起连续5年资助俄罗斯这个最大、最有影响的文学奖。2005年的布克奖得主是杰·尼·古兹科。其获奖作品为长篇小说《无路可循》。古兹科1961年生于第比利斯.1987年迁居顿河河畔的罗斯托夫.毕业于罗斯托夫大学地质地理学系.在阿布哈兹和亚美尼亚战争热点地区服役过.曾在一个商业公司长期做保安工作,还曾做过收款员、经理等。2001—2003年古兹科连续3年参加青年作家论坛.曾获肖洛霍夫奖。2005年10月以长篇小说《讲俄语的人》获索科洛夫奖。苏联解体后他丧失了格鲁吉亚的国籍.但又长期没有获得俄罗斯国籍.他的几乎所有作品都是描写这类“无国籍”的主题的。这次的获奖作品《无路可循》,描述一个在第比利斯出生的小男孩后来成为苏联士兵.而今居住在罗斯托夫。他过去和今天的生活都不好.从前的事件与20世纪90年代的现实在书中交织、重叠在一起。主人公在经历过各种不幸之后意识到.他的生活中之所以充满背叛。就是因为自己背叛了祖国.而对祖国的:背叛似乎又是一种无法摆脱的宿命。
  • 书法
  • 《陈寅恪和他的同时代人》
  • 这是一部以评述我国近.现代国学大师生平.学识.论著为主要内容的学术随笔集。作者刘克敌教授对近.现代中国学术史有深入的研究。是国内研究陈寅恪。梁漱溟的专家。本书以评述国学大师陈寅恪为主。集中了作者近年来对原清华国学院陈寅恪、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四大导师,及吴宓.梁漱溟等著名学者的最新研究成果。其特点是坚持“论从史出”,“以史推论”及“以文述史”。作品章句文辞,畅达典雅;描写人物,鲜活生动。准确地再现了近现代诸学人士家的精神品格。道德风骨.学养追求。
  • 《寻访北京清王府》
  • 有清以来二百多年的历史中。北京出现了一百三十多座王府。如今。除少部分为全国或地区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外。大多历尽沧桑已经衰败。王府作为一种文化载体。是怎么由来、变化,衰落的。王府有什么不同的形制和类型,王府的建筑以及府主的经历如何,这些都越来越引起人们探究和了解的兴趣。
  • 往年间系列国庆节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