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书法
  • 新书展厅
  • 蜀村得雨图
  • 未亡人
  • 这条“红军巷”是五十多年前某野战军驻守当地时留下的一处马厩.部队调防后。这地方就闲置了下来,无人问津。十年后,一位将军级的老红军择居于此,盖了一幢米黄色的小楼。垒起一圈森严的围墙。于是,在围墙和居民的住宅之间,便夹出一条勉强可以通过美式吉普车的小巷。后来,人们为纪念这位去世的老红军,取名为“红军巷”。
  • 残缺中的完美,最完美
  • 少女被称作“老虎”,是够吓人的。中篇小说《未亡人》的主人公韦大姐,年少时就是远近闻名的“韦老虎”,而且一“虎”到底,直到年迈。
  • 杀进中产
  • 最近,刘威明的脑袋里使劲磨着一把软刀子。 信峰通讯有限公司销售部总经理刘威明和他的助手阿呆,去看一栋待售的中式庭院。那房子真叫人心动,它所在社区三面环高尔夫球场,绿茵如碧。高尔夫球场又分别是十八洞和十六洞的,一眼望去,视野开阔,心旷神怡。社区内清一色全都是别墅,造型各异的独户小楼,散落在树木摇曳,花草浓郁的大小山坡上;有长河与回廊环绕,小桥与流水相映。刘威明所看的这栋中式庭院,前后还有两个大院子,院墙高筑,比西式别墅私密性明显要好得多。
  • 成也“中产”,败也“中产”
  • 左雯姬的《杀进中产》抓取了一个非常新颖的题材,形象地展现了近些年我国中产阶层的崛起。作者能从过去较为狭小的两性情感世界走出,力图开拓更为广阔的新领域,这种艺术勇气和胆识值得肯定。
  • 对无边欲望的纵深剖示
  • “人的一生,若没有奋斗到中产阶层。那不是一个成功的人生:一个社会,不能让更多的人进入中产阶层,那是一个必须大力改进的社会。”这是时下比较流行的关于中产阶层的说法。小说《杀进中产》中的主人公刘威明、阿呆、王艺就都属于想要赢取成功人生的“新人类”:拿下华厦共友公司的三亿工程项目,对梦想着“一步登天”’荣身晋阶到中产阶层的他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为此,他们殚精竭虑.展开了不懈的奋斗,最终如愿以偿。
  • 风中的桃花
  • 林如冰将行李寄存在了车站,她不愿像难民一样背了行李再回到校园。感觉离开学校很长时间了,回到校园,一切又都是那么熟悉,一切的一切好像就在昨天。前面那栋九号楼,就是她生活了四年的宿舍楼:旁边的八号,当年住了男友牛元庆。楼里有学生进进出出,他们是谁,她一个也不再认识。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他们毕业,就有新生入住。想好了要找牛元庆,林如冰又有点犹豫不决。离开学校就再没和牛元庆联系,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他现在怎么样,在不在学校.是否有了新的女朋友,一切都是未知。
  • 高校沦落中的女性挣扎
  • 史生荣的中短篇小说创作一直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往往满足于讲故事,设悬念,思想含量略有欠缺。《风中的桃花》依然存在着这些症结,可是有了很大的改观,我个人认为是他近年来难得的中篇佳作。
  • 男性中心主义的女性叙事模式
  • 小说《风中的桃花》以女主人公林如冰为了就业而准备考研为主线,引出了她的前男友牛元庆、同班同学高小玲及他们的硕士生导师和师兄弟们.还有准备赞助林如冰读研究生的猪场许场长等人物,涉及到情感与欲望、学术腐败与权钱交易、生存压力与人际纷争等社会问题。同时,小说还包含有作者的文化批判,尤其是批判揭露了某些知识分子人格与良知的缺失。另外,小说诗化的标题、美丽的女主人公、曲折生动的情节、简洁利落的语言.都使它不失为一部耐读的大众化小说。
  • 正午的美德
  • 同样是情色描写。比起那些大众故事里的粗制滥造.圈圈更喜欢《洛丽塔》,同样的,她还喜欢《情人》,甚至可以说.正是这两本书——在这所工科大学里极为流行的名著普及读本——决定了她对性的全部憧憬。她想。她的第一次,应当与一个比她大得多的男人,像亨伯特·亨伯特,几乎可以做父亲的。并且应当在正午,像法国少女与她的中国情人一样,用窗帘勉强挡住强烈的光照。但可以清晰地听得见外面嘈杂的市声,人们在室外来来往往。她与那个男人在一起,默不作声。床单上突然涌起大量的皱褶,像人们永远也说不清楚的心事。
  • 美德遭遇现实的尴尬
  • 女大学生与性,在我们这个时代是个敏感、忌讳又令人尴尬的话题。中国有着古老的文明史,从汉代《列女传》到明清的贞节牌坊,女性的贞操被推到了无限崇尚的位置。对于性.国人也向来讳莫如深。甚至长期的禁欲主义更将其归为罪恶繁衍、道德败坏、品行恶劣一类。随着社会的不断开放进步,“从一而终”、“三从四德”等旧的婚姻观正逐渐淡化,对性的宽容和理解成为总的趋势。不过近年来.在我国社会生活领域。有一股追求“性解放”的暗流在涌动,“一夜情”、网恋、未婚先孕等现象在学校的发生比例也逐年上升。
  • 贞洁何以蒙尘
  • 将一个大四女生决意在毕业前放弃自己的童贞,并将这一行为和钟点房及一个中年男人联系起来,这样一个故事成为鲁敏《正午的美德》这篇小说的基本情节。其中比较“抢眼”的正是“女大学生”和“钟点房”这类名词。与时下一些媒体对女大学生种种越轨事件的渲染相呼应.这篇小说可谓“生逢其时”,不仅加入了妖魔化女大学生的潮流,而且在其细部构造上也颇有臆造之举。
  • 谨防奸佞小人的驭上之术
  • 所谓奸佞小人,无不是媚上而弄下,对上是一副嘴脸,对下又是一副嘴脸。单一媚上不足以称小人,单一弄下亦不足以称佞臣。奸佞小人有点像狗,见到主人摇头摆尾.见到穷人狂吠不已。因此有人比之为走狗.实在是贴切不过。时代更迭.表面上主仆关系已不再存有,但奸佞小人的走狗习性却生生不息、世代相延。纵览古今,奸佞之术可分上、下两科。下科者是指专研弄下之术,可谓亘古不变,就是“欺压”两字。而专研媚上之术的上科,却是与时俱进,创新不断,可谓日新月异。
  • 博士为何寻“开心”
  • 央视的“开心辞典”自从打出招聘王小丫的“魅力搭档”广告后,应聘者已有4000多人,这其中还不包括30位博士生也去推波助澜。 到底是谁的魅力让一个岗位4000多人去争呢?我想不会是王小丫,“开心辞典”的主持如果是马大牙了,他在招搭档,应聘者也不会少于4000人。
  • 可喜的命意 可惜的叙事——读《最后的村民》及其评论
  • 读罢杨家强的中篇小说《最后的村民》及配发的两篇评论(《作品与争鸣》2006年第4期),我总觉得有些话非说不可。 说杨德胜“是在人们以各种理由纷纷在感情和行为上.疏远、背离土地的时候,挺身而出并献身土地的悲剧性英雄”(《谛听土地的叹息》)。虽然有些言过其实.却也不无些许道理。
  • 大清皇帝的“历史功绩”是谁家之功绩?——与阎崇年先生商榷
  • 《正说清朝十二帝》(以下简称《正说》)恐怕是在目前中国内地最畅销的一部历史著作。该书一年内重印了15次。一共32万册。阎崇年先生过去曾写了二十余本书,一般每本都只印一两千册。《正说》一书的走红无论对于作者还是出版社来说都很意外。一位一直默默研究学术的学者突然间成了炙手可热的明星,不仅许多单位请他去讲学。还有七十多家出版社纷纷向他约稿出书。
  • 三个勾践与六个包拯
  • 艺术贵在创新,创作要不落窠臼,这是艺术创作的最基本规律,可是,时下电视剧题材的严重“撞车”,互相重复,正在向这一规律叫板,也成了影视界一个十分值得注意的现象。早在去年年底,就有业内人士预言:今年将成为我国电视剧的“题材撞车年”。果然,随着近期多部年度大戏的陆续杀青,一番“正面冲撞”难以避免。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