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百花齐放”的方针,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就有了雏形,毛泽东在讲到文艺的政治标准和艺术标准时说:“一切利于抗日和团结的,鼓励群众同心同德的,反对倒退,促成进步的东西,便都是好的;而一切不利于抗日和团结的,鼓励群众离心离德的,反对进步,拉着人们倒退的东西,便都是坏的。”在当时,这是中国共产党坚持的团结抗日的大原则。在这个大原则下,毛泽东说:“我们应该容许包含各种各色政治态度的文艺作品的存在。”在艺术上,毛泽东提出:“应该容许各种各色艺术品的自由竞争。”1951年4月,中国戏曲研究院成立时,毛主席题词:“百花齐放,推陈出新。”1956年、1957年,毛泽东多次阐述百花齐放。
  • 墨艺
  • 新书展厅
  • 大漠秋色
  • 霓虹
  • 正式勘察开始于当日早8时40分,12时结束,当时天晴。
  • 无望中的挣扎与力量
  • 曹征路先生的《霓虹》,可以视为小说《那儿》的姊妹篇。在《那儿》中,下岗工人杜月梅为生活所迫做了妓女,在回家的路上被狗咬了,从而引起了此后的故事,但在《那儿》中,杜月梅的故事并不是小说的主体,而只是小说中的线索之一。在这个意义上,《霓虹》可以说是对《那儿》的一个补充,它将《那儿》中没有充分展开的杜月梅的生活,以倪红梅的故事重新讲述了出来.让我们看到了底层妓女生活的悲惨与无望.以及在无望的挣扎中所蕴育的力量。
  • 世界
  • 关于马丁的事,那就要从二十年前说起了。那一年他九岁,学生花名册上的记录是“张宝良”。因为一场大病,张宝良比一般的孩子要晚两年上学。他清楚地记得,第一天母亲带着他去学校报名时,一个长着鹰钩鼻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圆珠笔,一上一下地翻动着。
  • 深刻的孤独
  • 一般读者读《世界》可能会觉得人物有点莫名其妙,像范恩德这样成功的男人,有那么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女儿,却不好好地呵护.而要去寻找一种在一般人看来很另类的生活.硬要冷落妻子和女儿,让妻子和女儿痛苦,也让那些爱他的女人痛苦.而他这样做也并不快乐,肯定是吃饱了撑的。其实.范思德这个人物以及小说中其他两个主要人物石小萱和马丁身上所体现的是一种人类与生俱来的孤独.这种孤独不是优越的社会地位、金钱或者性能消除的,而是人物一种观察世界的方式.一种自我生存体验,一种内在精神世界对世俗存在方式的侵越.这是超脱于世俗生活规则的精神漫游。范思德离开妻子和女儿寻找情人、到异地寻找别样的相遇.石小萱的离婚出走,马丁的梦游与追问.无不因为对这种精神漫游的渴望..
  • 意义的缺失与唤起
  • 显然,这是一篇颇有意味的小说——也许作者压根儿就没有准备讲什么故事.主要由三个人组合而成的叙事被赋予了太多的意蕴——关于世界和人的关系的诸种暗示。29岁的男孩马丁、30岁的女人石小萱、中年男人范思德.有着完全不同的生活背景和经历,隔绝在世界的一隅互不相干.但是由于命运的偶然他们相遇了.并在三天的共同行程中彼此发生关联:在他者的世界中寻找自我,或者在自我的世界中认知他者。彼此沟连又彼此失落。这三个人的成长经历、内心流程、精神困境、生存悖论以及所携带的生活背景组成了一个世界——芸芸众生的世界.
  • 恨枇杷
  • 灯在暮色里一下子亮了。在黑夜还没有真正来临之前.灯火主宰了城区。大街小巷,灯光灿烂。灯下的一切都是温柔而罗曼蒂克的。每一天都有这一刻,每一刻都无比新鲜。
  • 一颗味道纯美的枇杷果
  • 和故事展开的主要场景地白米巷留给人的印象一样,《恨枇杷》里的整个小说世界也“充满水汽与鬼气”,“弥漫”着让人恍恍惚惚、浑浑噩噩的“中药”的味道,且隐隐混杂着一种不洁的性欲的气息。它是一种湿漉漉、黏糊糊、沉甸甸的压抑感.像八爪鱼一样扼住了你的呼吸,剪不断也理不清。
  • 难以赎救的颓败世界
  • 这是一个颓败的世界.散发出腐朽霉烂的气息。这里的天空永远是阴冷的.气氛永远是窒息的。这是一个在冥冥中被诅咒的世界,得不到半点的宽恕与丝毫的赎救——这就是《恨枇杷》呈现于人们眼前的悚人图景。
  • 市长马宝汉
  • 星期六,市长马宝汉带着秘书小毛、司机小赵、公安青子出去游玩。车子出了繁华的市区,驶向郊外蜿蜒的公路。这时,路左边斜伸出一条土路,穿过田野,朝西南那遥远的山峦伸去。
  • 想找个好干部
  • 想找个好干部,生活里的,活生生的。越来越难。
  • 远不完美的童话
  • 1949年以来的中国文学对中下层政府官员的塑造基本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50—70年代是忠于祖国忠于党并身体力行踏实能干的“高大全”式形象:80年代是李向南这类锐意改革、勇于和各种传统守旧势力斗争的“新星”式人物:90年代的情况则有些复杂,一方面是以何申、谈歌、刘醒龙等作家为代表的“现实主义冲击波”.着力描写如何在不同利益团体中斡旋的基层官员.希望老百姓能和政府官员一起“分享艰难”.一方面是以张平、陆天明等作家为代表的“反腐小说”。主要针对体制的、人为的官场痼疾提出有限度、有原则的批判,塑造一些能够经受各种斗争打击、抵制不同诱惑的政府官员。
  • 理性思考烧饼经济
  • 俺不懂什么经济学,俺只是个卖烧饼的.够不上企业家,可大小也算个搞经营的小业主.带着七八个人十来条枪,支撑着一个小店面。好赖识俩字.最近认真学习了一些著名经济学大师的理论.研究卖烧饼发现了问题。
  • 冷落母语该不该?
  • 据报载.上海外滩的餐厅、酒吧只提供英文菜谱和酒水单。冷落母语,连外国友人看了,部感到不可思议。当有人对老板提出意见,老板还以“来的主要是外国人”为由.加以推托。看了这则消息,我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冷落母语,实质是不尊重祖国.贬斥母语.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允许的。
  • 苏童在《碧奴》皇犯错?
  • 苏童为国际神话写作计划而作的长篇小说《碧奴》,保持了先锋作家的语言优势,但同时也暴露了中国大陆先锋主义根深蒂固的无神论意识形态。神的缺席似乎是致命的,神的不在场宣判了《碧奴》“神话”的失败。
  • 对“胡适思想批判”否定论者的回应——《传神文笔足千秋——(红楼梦)人物论》后记
  • “红学”诞生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也有了很多规范性的提法,红学史也有了好多部。说起历史形成的所谓各种学派来,更是众说纷纭,但未必都是真正科学的概括,何况历来“红学”出现的种种怪现象,还时有重复和“崛起”。譬如2005年所谓“红楼梦年”掀起的“秦学”及其“揭秘”的喧闹,本是沉渣泛起,却在一些媒体,特别是电视媒体的推波助澜下,引起了那么狂热的追捧,岂不是当代红学研究的一大悲哀!
  • 关于鲁迅两则轶事的误传与伪造
  • 我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从事普及鲁迅知识工作。在多年写作过程中,积累了不少经验。同时也发现不少有关鲁迅轶事的误传.甚至是伪造.给学界带来不良影响。为了提供这方面的知识.现择要两则介绍如下: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