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中国当代文学理论已越来越失去了对文学现实的影响力,这是文学理论的最大尴尬。仔细审视这一尴尬,文学经验缺乏造成文学理论和文学现实严重脱节,是其关键症结所在。文学理论为阐释文学经验、指导文学现实而存在,其本身并无自足存在的合法性依据,只有在自身言说的现实效应的追求中才能体现其存在价值。而没有文学经验做基础所形成的文学理论与文学现实的联系中断了,成为无法阐释具体的文学经验、文学现象的无对象的言说,对改造文学现实更是没有发言权。
  • 书法
  • 新书展厅
  • 《非常岁月--邓小平在江西新建县的日子》,《方成自选集》(上下册)
  • 古幽州秋色
  • 滑坡
  • 孟华凌心情沉重,弄不清是因为天气,还是因为和李永祥斗气。
  • 亲近给人感动的好文学
  • 我的文学观念总是逼迫我朝文学要感动。可是许多时候却总是失望于不能从文学阅读中收获感动。这种失望并不是一个人的。还是在2004年岁尾,上海《文学报》在报道全国中篇小说年会时,就在该报二版头题位置上,使用过一个让人瞥上一眼就心生共鸣的标题:“我们有多久没被(文学)感动了?”
  • 天堂女友
  • 朱一凡在会议室里向宋宜健请假。他写了个条子递给宋宜健,说明自己拟于国庆黄金周期间前往杭州,“处理有关事宜”。宋宜健在条子上签了八个字:“项目不清,不予批准。”把条子退还给朱一凡。朱一凡看了发笑,提笔写了理由:“检查水箱暨会女朋友。”宋宜健点头,再批:“情况属实,同意。”
  • 官场故事中别具一格的意象象征
  • 近两年来,杨少衡的官场小说又颇有些脱颖而出的味道。这些频频问世的作品,既与其他官场小说一样,携带着丰富的现时官场文化内涵和巨大的社会批判力量,但是仔细咀嚼,其字里行间又好像蕴藉着那么一种别具特色的况味。
  • 一个自圆其说的离奇假设
  • 《天堂女友》这部小说有着两重结构:一是甄别作为叙事策略的“天堂女友”的身份;一是追踪作为情节策略的矛盾核心——治污事件的处理。
  • 母亲
  • 得知妈中风了,青香的腿一下子软了。来人说,妈的半边身子已不得动,那就是偏瘫。偏瘫,妈怎么办呢?她把儿子交给另一个老师——乌云堡小学就两个老师——急匆匆地赶往牛家坳。
  • 绝望而悲愤的自戕
  • 《母亲》几乎把农村存在的所有疮痍都揭示出来,而这些苦难恰恰又集聚于母亲一家。母亲的突然瘫痪如雪上加霜,使这个本来就千疮百孔脆弱不堪的大家庭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 残酷的生死之间
  • 《母亲》讲的是一个关于贫困的故事,表现了生活的残酷及这种残酷对人性的逼迫。一位山村的母亲,有五个儿女,尽管儿女也孝顺,但因为贫穷,他们不得不用毒药结束病重母亲的生命。
  • 家道
  • 父亲出事以后,生活的重担就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其时她四十出头。我年方十九,正在大学里读书。父亲出事的当天,我没在现场,据母亲说,市委王伯伯打来电话,通知父亲参加一个重要会议,那是周末的一个晚上,夫妻俩正在吃饭——他们俩实在难得一起吃饭的,因为父亲总是很忙。
  • 创伤记忆与精神成长
  • 无论在现实还是在小说中,我们看惯了对于腐败的非黑即白的批判叙事。《家:勘这篇小说与平常写贪官落马及其遭际的同类作品无论在内涵还是角度上都别具一格,小说对于腐败贪官的形象处理也显示出与众不同之处。这里没有高头讲章的说教,也没有正言厉色的价值评判。国家、政治、反腐败等宏大叙事在这里没有了踪影,简单的道德判断也被悬置了。且不说贪官黄书记“这人还是不错的”,
  • 家道之内和之外
  • 《家道》的作者究竟想说什么呢?从第一节看,许光明因为“能写”,所以当上了秘书,给领导写材料去了。这似乎是文人入仕的常道,稍微特别的是,许光明抱有读书人“达则兼济天下”的理想。小说里面没有写许光明的政绩,因此我们不知道他是否达到了自己初衷。可以知道的是,许光明保持了一个读书人的很多脾性,比如他会突然在夜里对女儿背起《论语》,比如他与领导的交往,从开始的手足无措到后来的一味“愚忠”。作者的意思其实是很明显的:父亲不适合做官,他的清高、诚实是作为教师的美好品格;放在官场却成为不可救药的愚蠢。
  • 我的复古主义理想
  • “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我,从小就知道“旧社会”是“万恶的”,尤其那时候的科举制度,更让人深恶痛绝,范进、孔乙己就是受毒害的典型代表,“八股取士”更成了僵化的代名词。也正因此,尽管先后有林琴南、辜鸿铭、杜亚泉、梁漱溟、季羡林、杜维明多次鼓吹“文化复古主义”,但我一直都是陈独秀、胡适“文学革命”主张的拥护者,直到我真正了解“复古”于国于民的诸多好处,态度方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我已经是复古主义的最坚定的拥护者,我主张应该立即恢复以下多项古代制度:
  • 作家进入“表演时代”
  • 从近一段时间一些作家的活跃程度来看,毫无疑问,作家光靠作品吃饭的时代过去了,中国作家已进入“表演时代”。作家们表演形式之多样,表演内容之丰富,表演手法之新潮,真让那些影视明星相形见绌,汗颜不已,如果某些作家和演员同台献艺。谁是表演艺术家还不好说呢。
  •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 不争论的时代已经过去。2006年初冬的北京,一场由一部先锋戏剧引发的思想界之争再次昭示了这一事实。
  • 虚构不可随心所欲——小说《枝岈关》刍议
  • 在小说创作中,虚构故事是常有的事,这是塑造典型环境、典型人物的需要,当然无可非议。
  • 歌曲创作:“小爱”泛滥“大爱”欠缺
  • 近些年来,我国的歌坛一派繁荣的景象。新人辈出,歌曲产量巨大(每年创作的歌曲数以万计),美声、民族、通俗、组合、原生态等唱法争奇斗艳,异彩纷呈。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