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现在,“意识形态”这个词,已经被一些人妖魔化了,好像一讲意识形态就是要以政治代替一切,就是要搞你死我活的斗争,就是要蔑视或践踏艺术规律。如果意识形态真是这样的东西,那确实会阻碍文化的发展,阻碍文化“走出去”。但是,玟种妖魔化.既不符合今天中国的客卿.实际.柏.不符合文化本身的规律。
  • 守夜人的阳光
  • 是的,你说得对,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阳光了。阳光真好,它清澈,洁净,火热,明亮,能让灰暗雪亮,让雪亮融化,让融化蒸发甚至消失。如果不是你来采访,我还不会有机会坐在这阳光明媚的草坪上,而且被摘掉手铐,这样轻松自如地跟你说话。所以,我决定要报答你。我可以对你说出一切,包括在律师和法官面前没有说的事情我都可以说给你。
  • 对社会底层在社会变迁中的阵痛折射
  • 王松的中篇小说《守夜人的阳光》故事并不复杂。小说由一位在医院殡葬服务处成天与死尸打交道的临时工“我”面对隐在的记者“你”向虚拟世界之外的广大受众“他们”讲述了几年来的一段跌宕人生:“我”与一位风尘女子相互之间的关怀,’并最终因不堪风尘女子风月场中的受辱而生愤杀人直至锒铛入狱。小说既有情色,又不乏暴力,向一个早为商业所包围甚至浸润的文学场,提供了较为齐备的吸弓I受众眼球的富有刺激性的商业文化元素。不过,商业文化元素不是这部小说的全部内容,作品的所指主要在于通过主人公的不幸经历折射社会底层在社会变迁中所遭受的损害并有所批判。因此,《守夜人的阳糊在本质上是严肃的。
  • 跑步穿过中关村
  • 我出来啦。敦煌张开嘴想大喊一声,一股旋风在他面前升起来,细密的沙尘冲进他的鼻子、眼睛和嘴,只好先打喷嚏,然后揉眼睛。小铁门在他身后“咣”关上了。他把嘴里的沙土吐出来,旋风已经跑远了。他歪着脑袋看天,迷迷蒙蒙一片黄尘,太阳在尘土后面,温润平和,只是有点糙,像一块打磨过的毛玻璃。阳光一点都不刺眼,敦煌还是流了泪,怎么说也是阳光。又有股旋风倾斜着向他走过来,敦煌闪身避开了。这就是沙尘暴。他在里面就听说了。这几天他们除了说他要出去的事,就是沙尘暴。敦煌在里面也看见沙尘扬起来,看见窗户上和台阶上落了一层黄粉,但那地方毕竟小,弄不出多大动静。他真想回去对那一群老菜帮子说,要知道什么县沙尘暴.那还得到广阔的天地里来。
  • 北京城里的“新边缘人”
  • 无论“现代性”这个概念存在着多少吊诡之处,无论理论界对于现代性的认知存在着多少疑难,这个以经济发展和技术至上为前提,以城市化进程为显著标志的过程在全球范围内日行千里。而随着城市化进程而来的现实问题是人口流动加大,文化问题则是所有人都奔向了“现代性”带给人的未来期许:拥有财富、出人头地以及随之而来的人上人的生活。其实,这是任何时代、任何意识形态下的梦想共识,而现代性对这个共识的修正和更新是——任何人,只要机会适当,这样的梦想都可以实现,没有先天的歧视,没有后天的差别,机会面前,人人平等。面对这样一个充满魅惑的梦想,投机心理变得日益普遍,所有人都蠢蠢欲动。
  • 好小说与经典小说的距离
  • 徐则臣的《跑步穿过中关村》是一部好小说。它具备好小说的所有要素,这些要素都足以让这部小说在2006年的中篇创作中脱颖而出:比如题材新颖、故事线索清晰、细节饱满、人物立体、语言充满弹性、文本的意蕴空间具有延展性等等。应当说,它具备各种提升为经典中篇小说的可能要素,然而,因为小说内部缺少一种内在的紧张感,因为隐含作者对于叙述对象的判断无力,使得小说缺乏一种力量,一种超越既有描述的力量。这种力量不带有正确或错误的历史价值判断(没有人要求作家成为永远正确的历史先知),但这种力量往往是文学作品穿越一时一地的历史场景而获得长久生命力的源泉,哪怕这种力量本身就充满了疑难,哪怕这种力量带给人的不是对世界的理解更加明晰.而是更加困惑。
  • 你来我往
  • 葛大海死的那一刻,刘芳芳应该是有些预感的。 手里正拿个杯子喝水,不知怎的,杯子就掉下去,摔个粉碎。其实她的手一点也不湿,精神也好得很,没有头昏眼花,就那么很突然地,连自己也吓了一跳。与此同时,床头柜上那只闹钟也欢快地叫了起来:“快起床!快起床!”猝不及防的。紧接着,儿子葛小江从隔壁房间噔噔噔奔过来,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
  • 潜规则:一个沉重的现实话题
  • 滕肖澜的小说《你来我往》与多年前张艺谋的电影《秋菊打官司》颇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为着维护权益,弱势的女主人公刘芳芳、秋菊踏上了为自己讨个说法的艰辛之旅,最终在来来往往的权益之争中赢得了公道。所不同的是,挺着大肚子的农村妇女秋菊走的是正当途径,完全是在法律武器的帮助下挽回了尊严的;而下岗女工刘芳芳走的是不正当途径,她是在别人的点拨和示范下,一步步放弃了本分和尊严,是靠“显摆”色相、卖弄可怜,是靠行贿送礼、软磨硬泡乃至以死相要挟,是靠下跪示威、公开讨要,是靠恫吓威胁、敲诈勒索,才最终令自己的诉求得到了实现的。可以说,这两种形态的文艺作品都从不同侧面道出了当下中国社会维权艰难的某些真实面影,而《你来我往》借由维权所道出的“真实”更让人感觉着沉重、无奈和辛酸,它揭破的是当今中国社会中大量潜规则大行其道的事实。
  • 偏离真实的叙事
  • 小说《你来我往》语言简洁明净,富有生活气息,可读性很强,而又富有艺术韵味,确实尽其可能把现实社会林林总总都呈现了出来。可是当我们细细追索这篇小说的叙事逻辑时.却不无遗憾地看到,《你来我往》其实只是一件缝补得不甚成功的百衲衣。局部地来看,小说所写都是社会生活中的某一面影:诸如工伤赔付金额太低、普通人在维权路上举步维艰、城市下岗女工卖油条大饼、高官私生活不检点和表里不一、家境贫寒而又勤奋上进的女中学生为区区学费而愁眉不展、上海小市民的奸猾算计等等:甚至还有一点黑色幽默的表达:女主人公刘芳芳从涉世未深的中学生王琴那里学来招数,再去对付亡夫单位领导马副总.三个人相互间的“你来我往”其实就是王琴与马副总两个不搭界的人之间的过招。说这篇小说的主题是多声部的,可以说恰如其分。可是一旦整体来看。这件衣服缝补的痕迹就太过明显.故事发展很不合乎事理逻辑。人物形象塑造得也不够真实。显然。作者对她所写的生活的了解只是浮光掠影、一知半解的。
  • 英雄的“伤口”与凡人的“疤瘌”
  • 北京作家星竹根据加拿大学者的发现,在2006年11月14日的约匕京晚寺艮》上又进一步论证出了这世界上“英雄式的人物最难渡过难关,面对失败,具有英雄心理的人,会更加沮丧和失落,也更容易被打败。同样,在对一组精神病患者的调查中显示,精神病患者,大多数人都具有英雄人物的性格,他们争强好胜,占有欲极强,内心树立起的自我高大形象完美无缺,他们在一次次打击中,就像战场上冲锋陷阵的战士,往往在第一批枪弹中就会倒下”。其实倒下的“英雄”大多无名,在掩护中,甚至在大后方,甚至不会甩手榴弹、拼刺刀的“将军”们才是大英雄。
  • 2007年电影八个预言
  • 2006年,国产电影以《满城尽带黄金甲》票房2.5亿元和《夜宴》1.3亿元揽金夺银,让1.05亿元票房的进口大片《达·芬奇密码》屈居第三,这让中国影迷很有面子。当然,外国还有没有更好的、更有票房的大片没进,无从知道;国产影片去年产量330部,日近一部,文化产业“GDP”由此大幅增加,比如,官方统计2006年国产票房入账26亿多元,当然,这个数字不包括电影成本,就像“GDP”没把资源消耗统计在内一样。基于这些概况,我对2007年中国电影及市场预言有八:
  • 王朔恣言文坛引发争议
  • 本周,王朔重出江湖,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的走访中,王朔畅谈当下文化现象和自己几年来的生活变化。
  • 励志诗调侃名人引争议
  • “梨花体”风波之后,一位名为“沉默夹子”的网友发表调侃历史名人的诗歌,在网上获得极高的点击率。与赵丽华不同,沉默夹子从来没有在期刊杂志上发表过诗歌,他称自己的系列诗歌为“励志诗”。
  • 当前“恶搞”红色经典现象分析
  • 网络上对于“恶搞”的基本解释是:“恶搞”全称“恶劣的搞笑”,简称“EG”。一般这类的文章中。主角的性格会变得有些扭曲,或是故事情节逗笑,也可以用“无厘头”这样的词语来解释。(http://post.baidu.com/f?kz=148379511)撕裂、亵渎、嘲讽、调侃、怀疑、否定、颠覆,是当前不少关于红色经典和革命英雄人物的“恶搞”现象体现出来的突出特征。娴闪的红壹芭》中的小英雄潘冬子成了一个整日做明星梦希望挣大钱的富家子弟,《红岩》中的江姐和叛徒甫志高谈情说爱,《白毛交》中的王大春爱上地主黄世仁的千金;董存瑞舍身炸碉堡是因为被炸药包上的两面胶黏住脱不了身,雷锋是因为帮人太多累死的,黄继光是自己一不小心摔倒才堵上了枪眼。革命年代的这些文艺作品和英雄人物。在一些人当代意识的哈哈镜面前成为被极度扭曲的历史镜像。
  • 沈从文与丁玲的误解
  • 我从小生活在沈从文笔下的边城,熟悉他笔下的乡妇、船夫、士兵、苗女,也熟悉他笔下的大庙、渔船、水凫、木筏;前些年回乡,还特意瞻仰过他的故居,探访过他就读的凤凰小学。上初中时,我也沉湎于丁玲的作品。这位刚刚逃出魍魉世界的女作家,为了追求希望和光明,历尽艰难险阻奔赴延安,用她那支纤笔歌颂新的天地、新的人物、新的时代。我至今仍能背诵《三日杂记》中一些优美的文句,眼前浮现出九曲十八弯的山沟,淡紫色的丁香,刚吐嫩叶的狼牙刺,以及在深邃树林中跳跃着的野兔,耳边仿佛响起了麻塔村青年男女演唱的《顺天游》、《走西口》、《五更调》、《戏莺莺》……如果说,沈从文和丁玲,一位好比沅芷,一位好比澧兰,曾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各领风骚,读者大多是能够认可的吧。
  • 书法
  • 新书展厅
  • 山水四屏(中国画)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