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游戏房
  • 老徐正在自己的自行车修理铺里敲敲打打,做些诸如蒸架、铅皮桶之类的生活小用具,做完了卖给菜市场的摊贩,换点钱补贴家用。这时,隔壁卖水果的王大爷给他带来坏消息:徐小费把一个戏子打伤了,断了两根肋骨。公安把徐小费抓了起来。老徐开始以为王大爷在开玩笑,不相信。
  • 艾伟:苦难的深度隐喻
  • 艾伟是一个不太相信现实秩序的作家。一切现实的理性逻辑和价值规范,在他的眼里仿佛是一台台巨大而又精密的机器,它们看起来运转正常,轰鸣有声,把人们的生活搞得慢条斯理,甚至活色生香,其实这都是些假象。因为在他的笔下,你很少看到现实生活的自然形态,很少看到与我们的日常生活逻辑相吻合的存在景象。他总是津津乐道地在一些人性幽暗的区域东瞧西望,徘徊再三,像一个质朴的老农背剪着双手,在田边地头四处转悠,寻找他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 马兰花的等待
  • 常成 常成那些天放了学就往长江河里跑。 长江河的水只有小腿肚子深,河床却宽阔得没来由。常成喜欢看裸露在水面上光滑圆润的石头,看得长久了他就觉得一漫滩的水泊里站的坐的躺的都是脱光了衣服的女人。常成一个一个地寻找,藏在电脑壳子里面的那些女人们终于都被他湿淋淋地打捞出来。胖的,瘦的,耀眼的,妖艳的,鬼怪精灵的……他甚至找到了陈丹。陈丹是圆白的,陈丹并不似她们那样脱到无耻,她的身旁长着几棵翠绿的水草。水草婀娜地环绕着她,像她惯常穿戴的那些娇俏的小衣裳。
  •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 童话中的马兰花是能给勤劳的人带来幸福的神奇花朵。作家邵丽的《马兰花的等待》却让童话遭遇了现实,告诉人们生活的复杂不容虚幻。作品中以马兰花为名的女主人公善良、勤劳,以自强自尊实现重生的蜕变后,却仍然在等待一个虚无缥缈的奇迹。当她沉浸在茶香的氤氲中恍惚有种幸福感时,儿子抢劫杀人的惨痛现实悄悄逼近。追寻幸福的道路如此艰辛,却终不能如童话般如愿。是耶?非耶?大概只留下化蝶的虚幻与迷惘吧。
  • “边缘”女性的无望等待
  • 《马兰花的等待》这篇小说在平淡的文字背后蕴藏着深刻的社会、人性内涵,它揭示了在价值多元的现代社会,处在生存、家庭、情感边缘的女性艰难的生活现状,她们面对婚姻的突变和陌生的城市,焦虑、困惑、痛苦,在性别异化、金钱异化的双重文化困境中苦苦挣扎。
  • 天亮就走人
  • 余静书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到大连出差的机会,大连离上海很远,在余静书的印象中,大连是一个与上海相差无几的大城市,在北方,这个城市的地位十分显赫,它代表着一个地区的发达程度。大连的特殊就在于;它在中国北方引领着城市现代化潮流。事实的确如此,余静书到大连去,就是为参加国家教育委员会为期一周的培训。
  • 游走在理性与欲望之间
  • 薛舒的小说《天亮就走人》,真实细腻地展示了女主人公余静书游走在理性与欲望之间的真实心态。
  • 女性中心主义的集体无意识
  • 小说《天亮就走人》,通过女主人公余静书在大连会议期间微妙而又起伏不定的感情经历,令人信服地揭示了以她为代表的当下一部分城市知识女性,在生活中尤其是在两性关系上的女性中心主义意识。
  • 我不是你婚姻的暗箭
  • 斌子死的那天,邱英正在车间里和李霞闲聊。 邱英说,三车间又放假了,全厂就剩下咱车间还有点活干。 李霞叹口气:听大林说,咱们车间的活也干不了几天了。
  •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婚姻
  • 读《我不是你婚姻的暗箭》这篇小说时,忽然想起许地山的《春桃》,这部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位置的小说,讲述了一个独特的生活情境。以捡破烂为生的春桃,一方面和患难与共的刘向高结成特殊的姻缘,一方面又迎来了失散后残废的丈夫。对于一个下层劳动妇女而言,这时候她选择的不是理念上的道德规范,而是生活。她为了情和义两个字,就以自己为纽带建立起一个一女两男的别样的家庭。
  • 体制挤压下的肉身之痛
  • 当下女性作家的小说创作中,时常流行的是“身体写作”、“私语化写作”、“个人化写作”等等概念,表现的主题也常常是单一的性爱主题。据说这已成为女性作家表达自由个性、摆脱男权欺压的一种方式。这种说法本身令人生疑,有点“揪着自己的头发拔高自己”的味道,或者就像婴儿的啼哭,目的是要得到大人的注意。然而近日读到萧笛的《我不是你婚姻的暗箭》,我观察到女性作家在体验世界、表达情感方面对传统方式的回归.
  • 自囚、请辞与文学圈的犯贱心理学
  • 2006年的文坛很热闹,所发生的一些事件和争论之新奇之有趣,可谓前无古人。本以为该年度将是近一时期的波峰,然而2007年才刚刚开始不到一个月,文坛就已经发生了几件更有趣的事情,展现出“不让06”的汹涌势头。照此,也许今年的文坛将会比去年更“好看”。
  • 搭车“留名”
  • 名人青史留名是很自然的,历史好像就是为他们写的,恨不得放个屁都能记上一笔,而常人要想在历史上留下一鳞半爪,那就难了,因为历史只给名人留座位,就好像坐火车,只有坐软卧的人才有登记,坐硬卧和硬座的,是没有人理会的。
  • 乏味无聊的“讲述”——也谈《野炊图》
  • 看罢短篇小说《野炊图》(见《作品与争鸣》2007年第1期),忽然对刘卫东和大禹的评论《无人倾听的讲述))发生了兴趣,哪成想,不看则已,一看,真的是“越到后来,沉甸甸的感觉越明显”。但我不以为这是一篇“好小说”,而恰恰是“乏味与无聊的‘讲述’,‘艺术真实’的败笔”。掩卷深思,笔者禁不住问:如此几近荒唐的作品,缘何得以如此推崇?在这里,典型形象中的“这一个”被淡化和扭曲,而评论者却谓之日:“入题、摇曳、回环、余味”,并称“迟子建的写作技巧在这篇小说中发挥得恰到好处”。
  • 毙不死的文学
  • 在荧屏上,在戏剧舞台上,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场面:一位英雄人物被敌人连击数枪仍没有倒下。观众看了赞曰:“打不死的英雄!”
  • 共养作家与文学无关
  • 新晋作协主席铁凝女士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一个大国养不起最优秀的作家是悲哀”(见1月31日《中国青年》),却遭到了尖锐质疑,更有评论提出“一个大国的作家不需要国家供养”(见2月9日《中国青年报》),“供养作家”的话题在网上引发激辩,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 作家,不养以后怎么办
  • 最近一段时间,讨论要不要“供养作家”的文章日见其多。在我看来,供养作家,对作家是一种耻辱,对社会是一种负担,对于广大劳动者是一种不公平。几十年把作家养起来的实践证明,优秀的作家自会有广泛的读者群,不需要国家供养,不优秀的作家养起来也不会变得更加优秀。优秀的作家是阅历和良知培育出来的,把作家养起来,只会养出一大批庸夫和懒汉。
  • 延安文艺座谈会参加人员考订
  •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召开前夕,毛泽东曾约请当时延安部分文艺家进行了交流。由于延安文艺座谈会需要解决的是整个延安文艺运动中的各种问题,因此,参加座谈会的人员必须有代表性。
  • 江南春早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