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艰巨的使命、繁重的任务,要求全党同志一定要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一定要戒骄戒躁、艰苦奋斗,一定要加强学习、勤奋工作,一定要加强团结、顾全大局,做到思想上始终清醒、政治上始终坚定、作风上始终务实。这是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党校重要讲话中对全党同志提出的鲜明的政治要求。
  • 雨后春笋
  • 中秋
  • 民风
  • 这头黄牛在刀郎的眼里,也似乎是个累赘,牛头晃一晃,铜铃啷啷响,牛和人在平原的小路上颤颤移去。八月十五的前一天,秋黄了,刚下过一场秋雨,地面儿有点潮湿,爬上路边的河螃蟹都是泥色的,路边黄熟的苇秆也是湿漉漉的。
  • 民间冷暖与道德拷问——读关仁山短篇新作《民风》
  • 仁山写的短篇小说不多,但有几篇却令人震撼,让人难忘,比如短篇小说《苦雪》、《醉鼓》等。今天读了《民风》又重新获得了那种感觉。一个牛与人的故事,却直指世道人心,揭开农村温情生活的表层,深入到人性和道德的幽深地带,把小说中人物的情趣、良知、道义、欲望,同时把偏僻乡村的生存境况展现在读者的面前。关仁山用他冷静、可靠、含蓄、简洁的叙述,把牛当成一面镜子,唱响了一段耐人寻味的道德挽歌。《民风》让我们读到了民风之忧、民情之美、民生之趣,读到了灵魂的复杂和微妙。
  • 造节
  • 正准备上洗手间,电话铃响了。欧阳平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感觉腹胀不很厉害,就回头接了。开始还一个劲打着哈哈,脸色渐渐像霜击了,眉心处那个结几乎拧得出水,一泡尿也识时务地缩了回去。
  • 权力漩涡里的精神之痛
  • 权力,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一是指政治上的强制力量,二是指职责范围内的支配力量。可见,权力是与政治相伴而生的,是有强制和支配内涵的。通常,我们又把拥有一定权力的人称作为“官”。或许是和人们与生俱来的那种支配欲、统治欲有关,古往今来,对权力的崇拜、对官位的追逐生生不患。正如西方哲人尼采所言,何者为幸福?权力在增长着的感觉。
  • 直面官场“厚黑学”
  • 眼下,社会的急剧变革使人们的视线已不单单集中在娱乐明星、体育明星和经济明星上,更多的人把目光转向了政治明星。政治明星,顾名思义,就是那些熟稔官场生活的政治人物,他们的官职或高或低,权力或大或小,但他们在位时,无不呼风唤雨,威风八面,赢得人们妒羡。然而,这些“政治人”的真实状态究竟是怎样的?他们如何操弄官场又靠官场发迹?他们有着怎样的情场世界又迷恋其中?他们在追逐权力的同时又在追逐怎样的名利?也许《造节》这部小说就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很好的文学案例。
  • 快乐老家
  • 黄昏时分,副省长廖明远的小车滑进了温江市碧螺山庄的大门。这是“五一”长假的第一天,刚下过一场畅雨,山色被洗得如墨如黛。远远近近的树层次分明地绿着,山庄内的杜鹃花、石榴花开得灼灼火红,鸟们在枝头啁啾跳跃,震落的花瓣纷纷扬扬。螺溪唱着歌,蜿蜒着从门前流过;山坡上大片大片的蜜柚争先恐后地舒展着洁白的花瓣,酽酽的芳香把整个山庄都包裹起来了。
  • 流于简单,失之直白
  • 钱国丹的中篇小说《快乐老家》,基本上走的是一条典型的问题小说的路子。因升迁而阔别家乡多年的副省长廖明远,带着轻松惬意的心情,哼着红极一时的通俗歌曲《快乐老家》的旋律,与儿子一道微服回乡,以为马上就能重返故里——那个叫他魂萦旧梦的“快乐老家”,却不知“快乐老家”只是记忆中的风景,现实早已离快乐很远。
  • 艰难的寻找与温情的慰藉
  • 《快乐老家》以抒情漫意的语言讲述了一位副省长微服回老家度假却察知民冤,惩治贪官的故事。廖明远四年前从市委书记调任为本省副省长,在他的送别宴上,一席人差不多都被相劝着灌饱了热辣的酒水,廖明远的司机李健醉酒后倒车误轧死了豆腐佬黄长生的小儿子豆豆,为了不影响廖明远的升迁,此事被秘密处理,从而引发了一连串的悲剧事件。
  • 农妇·山泉·有点田
  • 以下的故事有些我知道,有些我并不知道。不知道的事情都是我哥哥梦中告诉我的——直以来,我都以为我与我哥哥有某种灵犀,仿佛是一个人似的,谁叫我们是孪生兄弟呢。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是这样的:
  • 被现实击碎的梦想
  • 《农妇·山泉·有点田》与陈应松以往的神农架系列小说相比少了些“神秘”和“魔幻”,叙事风格更加粗犷直接。如果说以往的那些作品还带有泥土的温暖柔软,这篇小说就是一块石头,它以冰冷坚硬的质地敲击着读者的内心。
  • 生命与苦难的永恒对抗
  • “那儿全是新鲜的死亡故事。”陈应松近年来的神农架小说简直就是各类“非正常死亡”的系列档案。这篇小说同样描绘了一个荒蛮、凄厉而又冷酷的死亡故事。其间渲染了命运的曲折与不公,充满了生命的挣扎和呼号;但又绝不仅限于此,生存环境的无比恶劣抹杀不了人对幸福的追求与渴望,透过这个故事,作者极力彰显着苦难的意义。
  • 总有那么一天
  • 总有那么一天,我们撒手人寰。 人生,就是怎么活着。有生就有死。人活到老,老而不死,生的照样生,家里养不起,地球装不下,非打起来不可。打仗就要死人,动枪动炮,血肉横飞,尸横遍野,然后,家里腾出点空地儿来好生养人,非生不可,无死即无生。所以,古人“鼓盆而歌”,庆贺死亡。即便是现在,家乡死了老人,七老八十的,是喜丧,就要当喜事过,送葬时重孙要戴红孝帽。
  • 文化很私人,文化更奢侈
  • 现在许多有文化的人都在哀叹世风日下,斯文扫地,所以时常怀念起自己当年的文化氛围和气息,说那时的文化土壤很肥沃,状态很私人。
  • 王朔为何越来越不靠谱
  • 关于王朔的话题,近期变得一度密集起来。只缘这位昔年的顽主再次高调复出,口无遮拦,一轮轮“发飙”不止,从猛批“八十年代那帮孙子”、“红学家”、余秋雨、张承志、北村,到骂郭敬明是小偷、张艺谋是装修工,再到骂杨澜的老公吴征是骗子,一路频曝粗口,高歌奋进,逢佛灭佛,见鬼打鬼,蹬着鼻子上脸,无往而不骂,以其恣意直率的攻击性语言引得八方侧目。
  • 笑谈易中天
  • 毛泽东说:人世难逢开口笑。我就属于这“难逢”的一类。如今躬逢盛世,我更是逢人就笑,有时独处时也笑出声来,比如写这篇文章的时候。
  • 陈独秀谈《红楼梦》
  • 反对把《石头记》当作善述故事的历史 1917年3月1日,陈独秀在《新青年》上发表《答钱玄同(文学改良)》,谈到章太炎称《红楼梦》善写人情:“国人恶习,鄙夷戏曲小说为不足齿数,是以贤者不为,其道日卑,此种风气,倘不转移,文学界决无进步之可言。章太炎先生,亦薄视小说者也。然亦称《红楼梦》善写人情,夫善写人情,岂非文字之大本领乎?庄周司马迁之书,以文评之,当无加于善写人情也。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