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历史起着规范传统的作用,消费主义所尊崇的金钱本位正好与历史传统所树立的规范相抵触。消费历史,必然要清除掉历史的权威,而代之以消费的权威。历史消费主义文艺思潮中的消费简直是“游戏”的别名。通过消费,消费者体验到游戏本能的快感,释放了各种压力,消耗了闲暇时间,最终满足了暂时的生理或心理需要。在这个过程中,
  • 书法
  • 新书展厅
  • 岁月沧桑古格王国遗址
  • 西风破
  • 怎么说呢,西风是寒冷的,这一年冬天的西风尤其寒冷。 小围天还没亮就起来帮母亲把奶送了,顶着西风去五中那边送完奶又去送报,脸给吹得通红。小围也只有这几天能帮母亲做些事,过完年,就又要回校。以前在家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想到母亲是这样艰苦,从小到大,小围从没见母亲那双手闲过,
  • 谁念西风独自暖
  • 《西风破》描摹一对父母为儿子健康成长而十多年隐瞒残酷事实,编造善良“谎言”的故事,极绘亲情之重,令人动容,让人感受到生命里最温暖的爱永远在血液里默默流淌。
  • 豆选事件
  • 灯,瓦数低很了,昏黄着,像是骨粉不足的软壳蛋,悬在穿堂风里,悠悠地晃,晃得人心烦。灯底下,是一颗青皮锃亮的脑壳,垂着,喝闷酒。喝着,眼就直了,直勾勾地盯住了地下的影子。那影子淡淡的,扁扁的,在脚下蠕动着,像只乌龟。那乌龟的脑袋一伸一缩,还回过头来对他笑,猛然觉着那脑袋上竟然长着一张自己的脸,吓了他一跳。
  • 现实的艰难与未来的希望
  • 在“底层叙事”的文艺思潮中,曹征路既是代表性的作家,也是最为独特的作家,在那么多描写底层的作品中,他的小说总是与众不同,显示出了鲜明的个性。现在的“底层文学”,大多只是在渲染底层生活的悲惨无助,在此基础上抒发人道主义的同情,很多人只是将底层作为一个题材,却没有自己独到的观察、体验与思考,因而不少作品只是在低层次上重复,
  • 问题小说的传统与当下文学的使命
  • 21世纪的中国,改革方兴未艾。今天,随着和谐社会和新农村建设构思的具体实践,在农村实行基层民主选举已经提到了落实的日程。不过,理想的政策方针在贯彻中却不一定能够得到期待中的完美结果,甚至会不时地暴露出让人意料不及的新问题。曹征路的小说《豆选事件》正是讲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 城市设计师
  • 没想到来看展览的人这么多,史小克被人群挤在中间,动弹不得。突然,他看见有颗熟悉的脑袋在一大片涌动的人头里冒了一下,史小克觉得就像自己脑海中突然冒出的一个念头,但他还是看清了,是她,易苇!史小克来不及多想,就拨开一张挨着一张的肩膀,拼命朝那边挤。挤到估计可以让易苇听见自己声音的距离时,史小克张嘴要喊,但又吃惊地把嘴闭上了。
  • 一个有待商榷的市长形象
  • 《城市设计师》“设计”了三个主要人物:史小克、易苇、肖都。作者把这三个身份、经历和性格各不相同的人设置在同一背景下,让他们寻找各自的人生意义与定位,又让他们交错在各自的·精神求索的轨道上,由此展现他们对于城市、对于世界的复杂情感。而在这部小说中,我尤其关注的是肖都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他不是主角,
  • 仅有追问是不够的
  • 作品主人公吏小克既秉承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士大夫精神,又有一种现代知识分子的人格主体意识和文化主体意识的觉醒。作为一名设计师,他无疑是优秀的,其天赋、才情、深厚的学养和艺术创造力,总之,作为一个优秀设计师的所有元素,在他身上都体现得十分充分。然而对于这样一个优秀人才的审视,
  • 父亲还在渔隐街
  • 娟子不知道渔隐街已经没有了。 她一下火车就买了一张城市地图,找得眼睛都花了,也没有找见这条渔隐街。她想火车站大多数是外地人,不一定知道这个城市的情况。娟子上了一趟陌生的公交车,她看了看那个黑着脸的司机,小心翼翼地问:“师傅,到渔隐街是坐这趟车吗?”
  • 失踪的父亲
  • 文学作品中的“父亲”往往具有某种隐喻性,与权威、力量、财富等因素有关,即便父亲不在场,也依然会留下某些痕迹,那些痕迹如幽灵般时刻提醒读者父亲的存在或者曾经存在。范小青的《父亲还在渔隐街》所讲述的就是一个关于不在场父亲的故事,很久以前这个来自小镇的男人就来到城市里挣钱,起初还经常回家,后来索性不回去了,
  • 消失的不仅是父亲
  • 范小青的《父亲还在渔隐街》,读后令人耳目一新,同时也发人深省,这是一部好小说,它不仅蕴涵丰富,而且写出了一个时代的困惑,它引入了现代小说的叙述技巧,但并非为叙述而叙述,而是以这一方式强化了对现实的描述,达到了一般现实主义小说难以达到的深度,同时在语言上保持了细致朴素的质地,获得了艺术上的成功。
  • 让百姓有“盼头”
  • 早年读过一篇曹靖华的散文《三五年是多久》,说是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离开江西瑞金时,老百姓依依不舍,一位老大娘拉着红军战士的手,问何时能够回还?红军战士说:三五年就回来了。盼啊盼。血里火里,大家互相激励:坚持一下,红军三年就回来了。可是,红军三年没有回来。大家猜测说,那就是五年吧。又是盼啊盼,火里血里,
  • “圈里”“圈外”影视人
  • 《红楼梦》作为我国的四大名著之一,看来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因为几乎没有哪一部电视剧能够像《红楼梦》那样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与争议。
  • 经典的解读可以容忍到什么程度?——李零《丧家狗:我读(论语)》及其争论
  • 李零这位吃“三古”(考古、古文献、古文字)的人,曾被人戏称为北大中文系“最有学问的教授”。2007年年初,山西人民出版社推出了他的新著《丧家狗:我读〈论语〉》。这是他继2005年的《花间一壶酒》,2006年的《兵以诈立》之后,推出的又一部新著。《花》被称为“文化大餐”,为李零博得了名闻天下的“文名”;
  • 礼庆东《正说鲁迅》的硬伤
  • 在百家讲坛讲鲁迅的孔庆东,最近将讲座成书《正说鲁迅》,其中难免即兴发挥以至信口开河之处,而出版时又缺乏认真的整理与校勘,编校粗疏,致使书中存在引证错误,史料不实,语意不明,语法不通,错字连篇等诸多问题。本文试将其错误——指出,以供作者及出版者参考,也希望于读者有所裨益。
  • 我们反对把文学变成商业——俄罗斯文学杂志《旗》主编丘普里宁访谈
  • 苏联时期,《旗》、《星》、《十月》、《新世界》、《民族友谊》和《我们的同时代人》等文学刊物拥有庞大的读者群,其刊发的众多文学和政论作品在构筑苏联人的精神家园、引领社会话题上起到过不小的作用,甚至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国家的政治气候。然而,在俄罗斯社会转型期的传媒市场上,此类刊物不但已经风光不再,而且还一再陷入停刊的窘境。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