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更正
  • 秋趣
  • 新书展厅
  • 穴居在城市
  • 零下二十多度的寒冷,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王绳祖盼着天气转暖,但今天还是很冷,而且,还刮着西北风,这真是个让人泄气的日子。
  • “底层”的艰辛与温暖
  • 赵光鸣的《穴居在城市》令人感动,这个小说描写进城打工人员的艰辛生活,但并不渲染他们在城市压力下的心理扭曲与不平衡,而是在艰难困苦中发掘出了他们的“人情美”与“人性美”,展示了底层人们美好的心灵和相互扶助的精神,让人们在现实生活的艰苦中感受到了一抹亮色,一丝温暖。
  • 在深圳的大街上撒野
  • 我在电话里对父亲说,我要回家结婚,结婚后再不出来了,就在老家种点地,安安稳稳过日子,生儿育女,同时也尽点为人子的孝道。父亲在电话里且喜且忧,喜的是我终于结婚了,忧的是我说再不出来了,不出来能干吗呢?年纪轻轻呆在家里,会把人果傻的。父亲说,上个月你不是在说,想在深圳买房子的么?怎么突然又说……我沉默了良久后挂了电话。有许多事,是一言难尽的:
  • 小人物的卑微呐喊
  • 《在深圳的大街上撒野》写的是一群小人物在深圳的生活,他们的生死相依,他们的歌哭遭遇。和许多从农村来到城里的打工者一样,西狗、“我”、刘梅刚开始出门的时候,并未想过要在城里扎根,只是抱着出来见见世面的想法,顺便挣点钱,回家盖一栋房子,做点小本买卖。然而人的梦想是会改变的,“我”和刘梅打算再多挣点钱,在深圳供房;西狗依靠经营娱乐、色情场所发迹之后,借飙车、抢劫、绑架等扭曲的手段,
  • “撒野”离“自由”有多远
  • 王十月的中篇小说《在深圳的大街上撒野》(以下简称《撒野》)延续了他之前的写作路径——打工族的底层生活,不同的是,《撒野》主题开掘得更深,更有意味。我个人甚至愿意把《撒野》看作是王十月小说创作的新起点——摆脱了打工族代言人身份,开始向小说家的角色迈进。王十月不再是《战栗》、《出租屋里的磨刀声》、《烦躁不安》时期底层生活的絮絮叨叨倾诉者,而是有意识地与叙事对象保持一定距离,故意避开小人物的漂泊、
  • 老家
  • 我叔丈人来的头一天晚上,因为亲戚的事我和妻子剐剐吵了一架。
  • 乡村底层叙事的出路与局限
  • 在写作日益变成个人俗务而不是社会精神事业的组成部分的今天,评论家对于文艺思潮的把握尤其艰难。经过几年的评论失语之后。一部分评论者由曹征路的《那儿》开始,找到了“底层叙事”这个潜藏在纷繁题材底部的主线。这种浅显的归纳显然很快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很多作家的写作,或者说几乎所有作家的写作都可以囊括其中。文学的草根化,写作者之间太过同质化的文化背景,主体经验的非特异性等等,都是瓦解任何理论概念的因素。
  • 当“故乡”变成“老家”
  • 从语言学的角度而言,“故乡”和“老家”都是指与自己相关的一个地缘概念,一个是书面语,一个是口头语,二者没有实质区别。而到了文学上,二者的差别就显现出来了。相对而言,“故乡”更为雅致,“老家”更为草根;“故乡”显得较为宽泛和抽象,而“老家”更加具体;“故乡”与表达者之间更像是审美对象与审美者的关系,因而无论是批判还是赞颂,都有一定的间离效果,而“老家”更多了几分现实牵绊,
  • 安全简报
  • 安全简报(第×期) 章锦电力公司安监处××××年×月×日 本月份公司计划发电5852002万千瓦,实际发电50317万千瓦。统计事故3次,障碍4次,人身轻伤2次(均不影响安全生产记录),截止月末实现安全生产293天。
  • 隔靴搔痒的现实主义
  • 西方艺术史家贡布里奇曾说,戏剧起源于我们对世界的反映,而不是起源于世界本身。我觉得,文学亦如是。所以,文学形式的发展,也是因为人们对这个世界的观念、理解、情绪发生了变化。这就是为什么,一方面“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另一方面,文学却在不断发展。曾经有一个时期,当代文学的部分作者,大量从西方引入新的文学手法,
  • 当代“劳动模范”之死
  • “安全简报”算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人情味的公告之一。在那几行干巴巴的公文里面,除了两个干枯的汉字一“事故”之外,我们看不见任何真实的细节:干涩的苦、锥心的痛、淋漓的血、错综复杂的起承转合,千头万绪的前因后果,都被貌似公允的技术文字遮盖了。面对这样一群官腔十足的符号,任何一个人都只能把思虑投放到几个简单但直截了当的问题上去:肇事者是谁?责任谁负?如何善后?善后费谁出?
  • 找毛病是件叫人扫兴的事
  • 咱们一般的看法是,发现别人的文章或者著作里的问题,不容易。这需要学识的积累,功力的修炼……等等,等等,真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至于把发现公之于众,那几乎只剩下一个简单的过程了,似乎既无难度,也无悬念。其实,大谬不然。在现实生活中,发现问题的难,已经算不了什么了,倒是“说出来”的难,往往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我最近读到的一个现成的例子,颇能说明问题。
  • 别拜倒在收视率的脚下
  • 京城“纸馅包子”事件掀起的波澜,渐渐平息下去了。但这一事件的真正幕后“推手”——收视率却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纸馅包子”似乎印证了这样一句惊人话语: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 中国作家越来越像一群手艺人
  • 作家的“假性影响” 当我们说到某个作家的可持续写作时,前提应该是这个作家曾经写出过有影响的作品。因为写出过有影响的作品,所以具有相当的知名度。至少在所谓文坛上广为人知。在文坛上广为人知后,仍能“继续”有作品问世,仍能“不断”以新作支撑和证明自己的作家身份——这是可持续写作的最基本的含义。
  • 当前文学创作症候分析
  • 与世界上许多公认的大作品相比,当下的中国文学,包括某些口碑不错的作品,总觉缺少了一些什么。究竟是什么呢,却又很难说得清。现代以来至今,批判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等等国外文学思潮及观念已被中国作家所接受,虽未明言,中国作家在融入世界文学主流和结合本国文学传统的背景下,逐渐形成了心目中对伟大文学的看法。一直以来,总有人不断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在今天,
  • 文学评论应坚持正确的指导思想——评雷达《当前文学创作症候分析》
  • 2006年7月5日《光明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发表的雷达《当前文学创作症候分秽窃一文,对文学创作中存在的诸多现实问题一“症候”进行了观照和分析。虽然其中不乏比较中肯的见解,但是由于作者是以西方现代主义文艺思想作为理论视角观察文学创作现状,因此不仅有些提法空泛、抽象,而且不少观点也是模糊、错误的。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