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坚硬的水
  • 这鬼地方臭水泡子多,蚊子就多。 说来这里的蚊子真的有些势利眼,几十米的地界,它们还能自己划出“三八线”。民工这边住的工棚里,大蚊子小蚊子公蚊子母蚊子扎堆开会,嗡嗡地跳集体舞。那边建设完住上住户的楼群里,想找到一只蚊子比他妈的找到能喝的水还要难。这是包工头李三力的新发现,民工陈长水跑去看了,回来验证了李三力的研究成果。
  • 现代性境遇下身体的压抑与反抗
  • 《坚硬的水》是一篇关于在现代性境遇下,身体是如何被压抑和如何反抗的叙事。现代性发端于西方的启蒙运动,并通过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强行送入中国。现代性科技理性的光辉的确冲破了封建制度和教会神学造成的愚昧和迷信,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创造了丰富的物质财富。然而现代性绝对不是一个美丽的神话,它既是天使,亦是魔鬼。现代性的进程并没有为人类带来健康栖居的生态环境,没有使人类杜绝自相残杀达到和谐共处,也没有成就人的自由全面的生存和发展。相反,疯狂的机器大生产,森严的权力层级,泛滥的商品使人不再是完整的、自由的、全面的、充满生气的人,而严重地被现代性所异化,人成了单面的、被动的、压抑的人。
  • 春似走马灯
  • 以写青春小说出道的青年女作家管燕草,走出惯常视野,将目光投向当下的社会变革,关注底层人们的生存状态。这表明:“80后”作家正发生着可喜的变化。她笔下的下岗工人王大维,面临家庭和生存的双重压力,不得不使他处处小心翼翼。命运突然照亮了他一下,让他当上了小小的班长,他如沐春风般快乐。对于他和像他一样的弱势人群,作者寄予同情,期望春天别似走马灯地转,让阳光更多地照耀在他们身上。
  • 别样的哀愁
  • 我在充分肯定管燕草的“后青春文学”的创意和实践的同时,也曾期待她小说创作的转型,因为单个作家的创作不可能过久地固定在某一特定题材领域,否则难免会重复自己。虽然她的《偷窥男女的双重自白》已经突破了校园文学的局限,把笔触伸向白领的精神世界和都市病,而且在写法上也颇有新意,但我不清楚她是不是会把目光转向更广阔的生活世界,转向别样的精神领域。当我读了她最新的中篇小说《春似走马灯》后,很惊讶于她转型的勇气和艺术上的“华丽转身”。
  • 旁观者未必清
  • 《春似走马灯》为读者编织了一个发生在下岗职工身上的走马灯般的种种故事。作品采用第三人称的叙事方式,讲述一个旁观者眼中的底层世界。主人公王大维是一个失业在家的下岗工人。而从他下岗开始,一系列不幸就降临到了这个“倒霉”的人身上。这些事件构成了小说的主体。或许正由于这些不幸,《青春》的编者才会认为《春似走马灯》是管燕草的转型之作,视角由狭窄的校园转向广阔的民间,转向了底层大众。从题材的选取看,得出这样的结论无可厚非,而且其叙述的控制力也显然沉稳了很多。可见作者的确有心要突破以往的青春文学的叙事套路,将视野投向主流文化关注的焦点——底层生活,而且是下岗职工的。这一转向不能说不大。但单单是题材与视角的转移,似还很难作出“后青春作家”转型的判断。所以这样说。首先,在于作者选取了王大维这样一个人物作为叙事的主要对象。这个人物,行动迟缓,没有什么行动力,也缺乏决断力。
  • 浪滩的男人女人
  • 黎明,准确地说天色刚发亮,东边的卧马山上空才洇出一抹乳白。镇上的人还在睡觉,这个时间是睡意最浓的时候。镇子上的人讲究世上四样东西最香,黎明的瞌睡、柿子做的醋、新娶的媳妇、腊汁下的肉。还把黎明的瞌睡放在第一香的位置,比新娶的媳妇都香,你说黎明的瞌睡香不香?往常这个时候,任志强和镇上的人一样,享受着比新娶的媳妇都香的黎明觉,差不多要睡到太阳多高才起来。今天,任志强早早就从床上爬起来,脸都没洗就把妹妹、老父亲叫起来,一家人扛着筛子、铁锹、铁镐,朝着浪滩进发。
  • 生态精神的捍卫者
  • 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历史进程中,生态文学无疑是一个新的文学形式。它的产生带有必然性,是人类面对愈演愈烈的生态危机时共同发出的疾呼。自20世纪80年代起,我国一些敏感的作家开始自觉而勇敢地直面前所未有的生态危机,并致力于通过文学的形式向人类发出生态预警,探寻生态危机之根源,重新审视现代文明。中国的生态文学一开始大都以报告文学的形式出现,代表作家有沙青、徐刚、乔迈、王治安、李青松、哲夫等。此后,生态文学的形式就渐渐趋于多样化,有散文、诗歌、小说、跨文体创作,而参与生态文学创作的作家也日趋增多,杜光辉,就是其中颇为坚定的一员,他用手中的笔和心中的良知捍卫生态精神。
  • 可怕的失衡
  • 《浪滩的男人女人》是杜光辉近日发表的一部值得关注的中篇小说。在这部作品中,作家延续了自己持之以恒地对人类社会发展与自然生态保护之间的关系进行深入思考的主题,从一个偏远山镇发生的小故事中提出了关于“经济发展与保护环境”之间可能产生的巨大矛盾这个引人深思的重大问题,并以艺术的方式间接地对之作出了理性的回答。
  • 站在窗前的刘天明
  • 股市又疯了! 刘天明路过证券交易所时进去看了看,里面是黑压压的人群。办理开户的窗口前长长的队伍几乎是人贴人地挤压在一起,人们一边焦急地催促着前面的人往前挪,一边看着墙上巨大的显示屏。显示屏上,所有股票全面飘红。
  • 为生活付出代价
  • 裴蓓的《站在窗前的刘天明》,是一篇描写股民的中篇小说。有关股市的小说不容易写好,但裴蓓写得单纯,简洁,故事节奏紧凑。虽以主人公刘天明在股市的沉浮为主,却机锋所向,不在表现股民们对蝇头小利的汲汲渴求与患得患失。小说温婉柔韧的人物情感背后,有像墨一样渗透在字里行间的感伤。当钱成为“几千万”数字后,人亦成为一个数字符号,而精神则是空虚的。
  • 迷失在股疯中的人性
  • 上世纪90年代初,市场经济在中国迅速登陆和全面扩散,投资下海炒股,成了席卷神州的狂潮,素来平静的中国城市一夜之间“商风”来袭般躁动起来。经商、炒股成了社会的热门现象与主要话题,进而成为市民必不可少的日常生活之一。在时代背景的催生下,炒股的意识在大众中觉醒并迅速蔓延,老百姓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和诱惑。
  • 美女的故乡在何方?
  • 网民们永恒的热门的话题之一就是讨论美女的产地与故乡了,参与的人要比央视每天重要的栏目呼吁观众加入的“互动”还蜂拥。连老夫我这个假正经似的登徒子今天也禁不住诱惑,甩掉披了几十年“坐怀不乱”的外衣,“赤裸”上阵说美女了。
  • 谁把李白贩卖成了古惑仔?
  • 最近,大众传播领域的学术语言越来越像在恶搞:一会儿有人吆喝“孔子是丧家之犬”,一会儿有人叫喊“李白是古惑仔”;左边的场子在用京韵大鼓语言讲经,右边的场子在用单口相声语言说史。一个劣质学术“秀场”,正在商品展销会的角落里悄悄地拉开了灰色的帷幕,试图与吴宗宪、小S争风吃醋,一较高下。
  • 当今文艺界的怪现象——神出鬼汉
  • 近年来,一种新的文学类型——“玄幻文学”在各媒体、特别是网络世界遍地开花,在文学类网站或综合性网站的文学栏里,玄幻文学总是被安排在分类目录的最前面,压过了同属于大众文学的武侠和言情。那么,当下中国玄幻文学的文本特点和流行原因到底是什么?
  • 怎能把张海迪喻为“狐狸精”
  • 著名杂文家、中国剧协副主席魏明伦昨天致电本报记者,就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山东大学教授马瑞芳在推销她的新书时竟说出“张海迪和于丹是狐狸精双胞胎”的惊人之语提出质疑,反对给张海迪和于丹加上“狐狸精”的称号。
  • 《家道》散播着什么样的气息?
  • 看过魏微小说《家道》,我心中泛起一股淡淡的疑惑,这不是一篇为“贪官”鸣冤叫屈的文章吗?
  • 自戕的青春,拼贴的游戏——“80后”文学批评
  • 21世纪初,中国的出版业蹒跚走向市场化已经10年,正逐渐走向成熟,出生于80年代的青春写手们躬逢其盛。在商业与文学不动声色的合谋操纵下,文学成为一面貌似光鲜的旗帜,汇聚着无数才情横溢的时尚才子才女们:从教育体制的“叛逆者”韩寒、拥有铁杆粉丝的郭敬明,到“青春派玉女掌门人”张悦然、“盲目而奋不顾身”(沈浩波语)地张扬生命创伤的春树、由先锋派老祖宗马原隆重推出的“80年”实力派五虎将李傻傻、胡坚、张佳玮、小饭和蒋峰等……他们已然成为新一代的偶像,成为被簇拥和模仿的对象。
  • 一部话剧和一个时代的风尚——毛泽东推荐话剧《前线》及其产生的影响
  • 苏联剧作家考涅楚克1942年9月发表的三幕五场话剧《前线》,在苏联反法西斯战争中产生过重要影响。在中国,这部话剧经毛泽东推荐和介绍后,曾在不短的时间里成为党的领导干部的形象教材,在促进发扬奋发进取、实事求是的时代风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 书法
  • 新书展厅
  • 黄雏菊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