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最近两年来,从江西开始,办起“红歌会”。红歌,即赞颂中国共产党革命英雄主义、赞颂毛泽东同志等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伟大功勋的歌曲,始终存活于人民中间。尽管主流精英们宣传“告别革命”、“拒绝崇高”,否定党的历史和毛泽东思想的地位,尽管西方低俗文化由于有意的倡导和推崇,在主要媒体和一部分青年中广有影响,红歌仍然在人民大众的日常生活中,在人们自动聚集的公园、广场、街道,在田野和村庄,亦如火种之无法扑灭,蓬蓬勃勃地传播。
  • 宠物
  • 下午七点,白玉就频频地看手机。手机冬眠,配合着家里空旷的寂静,也附和着白玉心里的空寂。白玉翻到乔娜的电话,摁下发射键,立即又取消了。今天该乔娜做东,白玉不想让乔娜笑话她眼窝子浅。她和乔娜经常去异次元氧吧,在那布置得另类浪漫的大厅里,听着舒缓的萨克斯独奏曲,一边吸氧一边聊天。她们向来的做法是轮流坐庄,是另一种AA制,比正式的AA多了人情味,更富于友情的温馨。
  • “爱”为什么是不可能的?
  • “爱”、“生命”、“灵魂”、“存在”等概念,是一些论者至今仍津津乐道的命题,但在社会分层和贫富分化加剧的今天,这些笼统的命题已失去了把握当下现实的能力。抽象地谈论这些问题,尽管言辞华丽而动听,但却无法让我们认识到真正的社会问题与精神问题,甚至遮蔽了对这些问题的分析与思考。在谈论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必须进一步追问:究竟是谁的爱,什么样的生命,怎样的“灵魂”?这样,才能使抽象的“爱”在具体现实中得以形塑,我们才可以看到“爱”的光谱——在现实中从可能到不可能性的微妙波动与变化,而这对于我们理解“爱”与现实都具有重要作用。
  • 本是同根生
  • 经过三次高考,我终于考上了一所大学的中文系。虽然是地方大学,我也很满足了。农村出来的孩子,一个已经二十三岁的青年,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太不容易了。如果不是我幺舅,我也许跨不出这艰难的一步,如果没有经过一年充满血腥的打工生活,我也许不会破釜沉舟再上考场。当我白天独自坐在校园的柳荫下,当我夜夜入梦的时候,我都会时时想起我的幺舅,我都会问,幺舅,你现在还好吗?
  • “底层写作”可以容纳的空间
  • 曾几何时,“底层写作”作为一种历史性的回溯呈现于世纪初的文坛之上,并逐渐在发展中被赋予较为鲜明的“伦理”色彩。应当说,将现实生活的平常一面嵌入文字,是摆脱诸如以“身体意象”等为表征之“极端化写作”的一种趋势,它可以在表现更为广阔生活空间的同时,揭示当代生活的丰富性和深广性,就此而言,“底层写作”对于写作者本身是具有伦理意识的。不过,作为思考问题的另一侧面,“底层写作”却和“书写底层”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视觉上的差异,
  • 底层深度叙事的缺憾
  • 书写农民工在城市里的苦难生活,这类由社会问题引发的文学创作往往趋于写实,而且多有放大苦难,以引起社会的深刻同情之意。我并不否认这是一种寄寓作家道德良知的方式,从而唤醒整个社会或是权力部门的重视,并采取一定措施来关注苦难,减轻苦难的程度。但是故事的雷同令此类小说很能再有延伸的空间,唯有独辟蹊径方可深入。《本是同根生》这篇小说的独到之处在于以一个中心人物为基点,作了扇面状的辐射,
  • 比风来得早
  • 清明前一天,吴玉亭决定给乡下已经故去的母亲上坟。母亲故去十年了,在乡下种地的弟弟早说要给母亲烧五年纸,他不同意。说那样太张扬,容易被人抓了小辫子,有人可能对他将来的提升找由头,成为扶正的绊脚石。弟弟说,给娘老子烧五年纸,你一个副科,没人拿你腐败,你怕啥?吴玉亭说官场上有潜规则,回去烧纸,张扬不是,不张扬也不是,这你就是外行了,我不烧五年纸自然有我的道理,今年这十年纸得排场一点烧,我要告诉地下的母亲,我熬到头了。
  • 边缘的女性与女性的边缘
  • 陈小苗是中篇小说《比风来得早》中的一个位居小说内容边缘的女性,说其位居小说内容的边缘,是因为从篇幅上说,在近三万字的篇幅中,描写陈小苗的文字,最多也超不过三千字吧。从小说所描写的内容上看,这篇小说主要是描写县办副主任吴玉亭从农家子弟到县办副主任的一路风雨、酸甜苦辣,主要是描写吴玉亭在自以为功成名就后的锦衣还乡,乡间百姓对权势者们的子民心理,以及吴玉亭在职务失去后的人生虚无、价值虚无感。
  • 衣锦还乡的悲喜剧
  • 时下写党政干部的作品很多,大都写的是这些人物的官场生存、玩弄权术、贪污腐败等等。而《比风来得早》中的吴玉亭,虽然也深陷官场,但作者落笔重心则在他的文化性格和心理上,揭示了传统的官场文化如何改变、扭曲了一个本来纯朴、善良的小干部,使这一人物具有了现实的、文化的深刻内涵。这是一面镜子,照出了无数小干部的人生困境和心灵痛苦,让我们震动、让我们深思。
  • 且说“关爱生命”
  • 几年前,时髦着“让世界充满爱”。那歌声真是嘹亮缠绵得可以。这些年改称了“关爱生命”。报纸、电视、街头广告、官员和著名家的演讲,一路说着。红男绿女的歌声和腰腿的扭摆,也一路说着。
  • 鲁迅文学奖:悄悄地评,悄悄地发
  • 诺贝尔文学奖刚刚颁布,鲁迅文学奖接踵而至。诺贝尔文学奖颁奖的时候,许多媒体都在议论,中国文学距离诺贝尔文学奖还有多远,唾沫横飞,众说纷纭。
  • 金鸡奖在挑战人类文明的底线
  • 10月28日评出的电影金鸡奖又下“双黄蛋”,最佳女演员俩,最佳导演俩!可啥叫个“最”呢?无论咱中文的“最”,还是英文的“best”,法文的“meilleur”,意思都是居首位的,没有能比得上的。奖项都叫“最佳”了,那还不只能唯一?
  • 《你为谁辩护》存在的法律问题
  • 我是一名律师,近读《作品与争鸣》2007年第7期所载中篇小说《你为谁辩护》及两篇评论,心里感到十分遗憾。不管是小说作者,还是评论作者,显然对法律所知不多,严重误解了我国法律制度和律师制度。作者以相隔五年发生的两个案件,以及围绕着这两个案件展开的两个男律师和一个美女主播的并不算复杂的关系,苦心孤诣地敷衍成一篇中篇小说。应该说,小说立意是好的,其揭发的律师界、传媒界,
  • 块垒难消心火炽——李国文散文透析
  • 李国文先生是资深的文学前辈,早期曾以众多的长、中、短篇小说名世,如今年逾古稀而笔耕不辍,特别是近年来,李国文发表了大量以历史文化为主题的散文随笔,结集为《大雅村言》、《中国文人的非正常死亡》、《中国文人的活法》、《唐朝天空》等多部著作,面世后一版再版,颇有影响。其中《大雅村言》获得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中国文人的非正常死亡》获得首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 品得不公——易中天《品三国》指瑕
  • 6月初,易中天向武汉的老同学寄赠《品三国》,我获赠一套。读完之后,有两大感想。一是视野开阔,气势宏大,文字畅达漂亮。二是有些文字有意无意流露了一种维护滥杀无辜者的形象,责备被滥杀的无辜“咎由自取”,特别不公平的态度。这一态度使我深感不安。考虑到它可能是《品三国》的瑕疵,是品读历史必须注意的问题,我不能不写下感想和忧思,表达个人意见。下面,姑举两例说明。
  • 萧军怒揍狄克同伙
  • 多年来,坊间一直流传着狄克(张春桥)“约萧军到鲁迅墓前决斗”一说,其实不然。 我与萧军交往达九年之久,在其北京后海寓所有过几次长谈,值此萧军百年诞辰之际,特撰此文以释疑。
  • 书法
  • 新书展厅
  • 嵩山草堂(中国画)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