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一批以中国革命历史为题材的小说相继问世。除抗美援朝史实基本不予涉及之外,中共建党以来各个时期都已经重新进入文学,抗日战争尤其占有很大分量。这些作品,形成一种被称为“新革命历史小说”的潮流。其中有些作品因为拍摄为影视,社会影响更大。”这股潮流一方面适应了广大读者怀念、崇尚、追求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的要求,
  • 李生记
  • 有这么一个人,我们假设他叫李生,四十来岁,面色苍黄,平素表情比较严肃。他大概是湘西某地的乡下人,翻山涉水来广州打工,这一晃已经有十多年了。
  • 探索底层的内心世界
  • 读完这个小说,我们会发生一个疑问,李生为什么会想自杀呢?接通常的逻辑,他是没有自杀的理由的,他虽然没发大财但还过得去,也没有遇到突发性的灾难事件,作为一个进城打工十几年的老民工,他的妻子、孩子都在身边,生活安安稳稳,平平常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纵然有些小波折,也都是些生活琐事,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自杀呢?正如小说中所写的,走到这一步,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 左手
  • 这一年,胡当当工作的水电站发生了水淹厂房的重大事故。那一天,地下厂房负六楼地面积满了水。当人们发现水的时候,水深数米,像个幽深的游泳池。充水与排水,两股力量不停地抗衡。集水井里的排水泵向外排水;充水阀因故障不能关闭,向集水井不停地充水,水通过集水井往地上涨,如果不把这只充水阀关闭,水将淹没整个地下厂房。
  • 提出问题的方式
  • 从情节看,《左手》并不是一篇复杂的小说,水电站临时工胡当当多年来想要转正,而在十年的漫长过程中他所进行的不懈努力,却将他越来越推向工作和生活的边缘,最终酿成一出惨剧。从主题看,这篇可以归入“底层叙述”的小说有着丰富的可解读性,它所展示的并非个人的故事,而是一类人在社会转型期的遭遇。
  • 底层闹剧与自嘲叙事
  • 小说《左手》,可谓是一篇挑战“底层文学”成规的颠覆之作。小说将“苦难”处理成主人公胡当当一次又一次的咎由自取,从而直接质疑了“苦难”本身。仔细分析胡当当人生的若干节点,我们不难发现:胡当当每一次行为带来的结果,都与他的期望完全悖离,放弃入党的机会辞职来到水电站,换来的却是自己作为一个临时工迟迟无法转正的尴尬;。
  • 皇粮
  • 一步,一拐;一拐,一步,心里一美气,瘸腿竟不耽搁行程。拐上一道梁,光棍儿岁球球就想把有些疲软的身子撂倒在一面向阳坡上,顺顺气,舒舒筋。瘸的是左腿,就用手把瘸腿盘到了裆里,拿右腿抵住了前面的土埂子,把屁股安稳在一个松软的干土包上。想到自己终于被乡粮站聘为专门验收公粮的验粮员了,
  • 小说的智慧
  • 同一个题材的小说,从不同的角度展开叙述,会出现完全不同的效果。尤其是关注社会问题的小说,这一点的差别更大。如果角度选取适当,不仅能够体现社会问题的全部复杂性,而且能够产生意味深长的阅读效果,巧妙传达作者的立场,同时也能产生别样的美学效果。秦岭的中篇小说《皇粮》就是这种充满叙事智慧的小说。
  • 讨巧的破绽
  • “民以食为天”,尤其是对于贫困山区的农民而言,粮食更是有天大的意义。秦岭的小说《皇粮》关注的也是有关粮食的话题,但是他不是从文学史上经常出现的饥饿体验出发,而是从国家与农民的关系的角度出发。从标题上看,这是一部宏大题材的小说。直接关注的是2005年全国人大作出的取消“皇粮国税”的重大决议对山村生活的影响。
  • 士别三日
  • 宋汉风早晨起来,秦明月还在假寐。老宋不惯着她,没有给予任何留恋,而是一猛身,折坐在了床沿儿,再一猛,上衫和下裤穿戴完毕。搁往常,秦明月会用她骨感的两只小脚,左一挑右一撩,就把老宋的衬衫给掀开了(衣服是塞在裤子里的,且扎了腰带,秦明月只凭两只脚,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把衣服掀开),还能卷上去,啪啪啪一通猛拍,使天天开出租的老宋,背也爽了,脖颈也不疼了,郁闷的胸,舒畅了许多。当然,缺乏提上裤子再脱嫌麻烦精神的老宋,他不嫌麻烦,他嬉皮笑脸,将计就计,一切卷土重来。
  • 未完成的“底层写作”
  • 《士别三日》是一篇很有症候意味的作品。故事讲述了一个包工头的辛酸讨债经历。主人公宋汉风不同于一般流俗的建筑包工头,在发家之后试图在他的建筑生命中留下一些“辉煌”成就,于是承包了区政府办公大楼,怎奈造化弄人,区长换届,原来应付的工程款就变成了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于是宋汉风们的苦难生活从此开始,曾经的中产阶级滑向了“底层”。
  • 当底层成为一面旗帜
  • 当前,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底层文学确在文坛上占领了一块不小的市场,造出了一定的声势,成为任何一个不管站在什么立场上试图评介近几年文学现象的评论家不可回避的话题,在某种意义上。它也就成了一面旗帜。浅而言之,被视为知识分子对社会道义的自觉承担,以一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为底层发声立言,虽然其代表底层的合法性和可能性一直不断遭到质疑,
  • 诗人死后的怪论
  • 2007年10月4日凌晨,云南的青年诗人余地与妻子吵架后用菜刀结束了自已的生命。消息传出后,关于诗人自杀的原因在媒体上争论得沸沸扬扬。有知情人说这是因为生活困境和压力所致,但立即有反对者表示这是对诗人人格的贬低,诗人自杀另有不可解的原因。更有某位诗人从余地之死获得灵感,随后造出自己自杀的假消息借势来炒作自己。于是,有人联系到这两年诗坛上发生的裸体诵读诗歌、论斤卖诗稿等事情,而对诗人形象、诗歌前途乃至文学的出路发出诘问。
  • “鲁迅奖”没杂文,先生很不爽
  • 前不久刚刚结束的第四届鲁迅文学奖搞得很热闹,也颇有创意,都开到鲁迅家乡了,还坐着乌梢船,喝着绍兴老酒。作协铁主席又专门讲了鲁迅精神很重要,且有时代意义云云,32名获奖者也各得其所,弹冠相庆,喜不自禁。虽不能与诺贝尔文学奖相媲美,也算是国内一件文坛盛事吧。
  • 《曹雪芹毒杀雍正帝》一书引起争议
  • 当下的《红楼梦》研究,学院派普遍认为严肃的红学面临一个发展的瓶颈,要取得突破非常困难。与此同时,草根派的红学成果却是分外活跃,各种解读、解密的书近年纷纷出版,稍远的如《红楼梦》中暗设“生命密码”说,近的如刘心武的“秦学”说。最近,以“解梦派”自居的红学研究者霍国玲、紫军推出新书《曹雪芹毒杀雍正帝》,更是提出一个极为大胆的推测:雍正帝是被曹雪芹毒杀的!
  • 有多少经典可以胡来——近年来《红楼梦》及“红学”热述评
  •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可真不好说,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不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这不,一直沉稳、沉静、乃至有些沉闷的《红楼梦》及其“红学”研究,突然间就像有人往一池春水里扔了块大石头一样,一时间竟水花四溅,风起云涌。换句话说就是《红楼梦》“火”了,而且“火”得一发不可收拾,大红大黑。
  • 诗歌手稿拍卖:怎么看都像是闹剧
  • 全球首届“中国汉语诗歌”诗人作品手稿拍卖专场10月27日在北京举行,包括郭小川、顾城、梁小斌、西川等101位诗人的183件诗歌手稿参拍,结果四川诗人李亚伟的诗歌《中文系》手稿成“标王”,竟然拍出了110万元的天价,这也创造了中国诗歌拍卖的纪录,拍得该诗的是一位自称为黄岩的艺术家。他还拍走了此次拍卖会中60%左右的手稿,总共花了五六百万元。事后调查得知,这位神秘的买王竟是此次拍卖活动的策划者之一。
  • “鲁奖”的权威性与公信力在哪?
  • 第四届“鲁奖”已于不久前颁发,在鲁迅先生的故乡绍兴,32位获奖者分享了这一荣誉,正如一位网友所说的,鲁奖是“悄悄地评,悄悄地发”,除了在网上引起了一些非议之外,似乎看不到什么反应,鲁迅先生说过,“时间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再过一段时间,除了当事人,或许不会有人再记得这件事了。然而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我却对这样的现状颇为痛心。“鲁迅文学奖”是以鲁迅先生命名的文学奖项,是当代中国最高级别的国家文学奖(长篇小说除外),这样一个奖项竟然沦丧到今天这样的地步,竟然丧失了最起码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不能不让人为中国文学的前途担忧。
  • 书法
  • 新书展厅
  • 春到长城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