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毛泽东和鲁迅是中国历史上的两位历史巨人,都是对中国历史已经产生并且还要继续产生影响的伟大人物。我们终生都要向这两个伟大人物学习,一代一代都要向他们学习。作为一个中国人,如果不读这两个伟人的书,那将是终生的遗憾。这两个伟人的心是相通的,是相互理解的,因此,毛泽东同志对鲁迅的评价也最准确、最深刻。最先要求我们向伟大的鲁迅学习的,也是毛主席。今天,我们重新强调向鲁迅学习,是什么意思?一句话,这是时代的需要,历史的需要,是人民命运的需要,是社会主义命运的需要。毛主席在1940年就说,“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仅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
  • 两个叫我儿子的人
  • 一 那天晚上,我迷迷糊糊地睡着觉。突然,我贴在地上的那只耳朵听见街上一辆汽车发疯似地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尖锐的声音。摩擦的声音过后,我听到那辆车停了下来,就停在我们的门口。接着,冲进来几个人。他们穿过门廊,直接冲进李小丽的房间。我从角落里睁开眼睛,发现那几个人是警察,他们押着李小丽,还有那个和李小丽在床上搞出声音的男人。那个男人用一件衣服遮挡着他光不溜秋的身体。透过门缝,我看见李小丽也是光着的,但警察叫她穿上了衣服。他们就这样被带走了。我跑到门口眼巴巴地看着,我不知道李小丽还能不能回来。李小丽今天很忙,来了好几个男人,也没顾上喂我,我只是舔了舔昨天她给我的剩饭。对了,还有她和一个男人喝酒时吃剩下的一些鸡骨头。李小丽他们被带上那辆汽车,就消失在黑暗中了。街道又开始变得安静,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有些困了,还有一点点饿,
  • 狗眼中的人情美
  • 最近小说中有不少写动物的,如《狼图腾》、《藏獒》、《中国虎》,这些作品往往在狼性、狗性、虎性与人性的对比中,探讨“人性”的缺点,比如不如狼性凶猛,不如狗性忠诚等等,但大多只从单一的视角出发,将人性理解得过于简单。在“底层文学”中,也有不少作家写动物,尤其以写狗的居多,如《那儿》、《太平狗》等,在《那儿》中,义犬罗蒂的故事与“小舅”的线索相互交织,形成了一种互文的关系,一同将小说推向了高潮;而在《太平狗》中,打工的程大种与他的狗“太平”共同经历了城乡之间的巨大差异,以它的九死一生影射了现实生活的残酷。
  • 惶恐
  • 那个编织袋一压到肩上,郑守田就有了尿急的感觉。出了银行50米就有一个公共厕所,可是郑守田哪敢进去?他甚至不放心让儿子接力一下,其实郑丰年比老子高大结实得多。父子俩疾步走过县前东街,折向环城南路,然后出了老城区,走在城乡结合部的回家路上。
  • 资本入侵下的乡土悲歌
  • 在中国知识者的文化想象中,“走出土地”曾经一度是中国农民最强劲的生命欲求和最持久的行为冲动,如《人生》、《浮躁》、《哦,香雪》等等,一批批的农村青年在现代文明的意识形态导引下纷纷离开乡土奔向城市。如果说,在国家的现代化工程重新启动的新时期前期,大批农民的城市谋生主要表现为城市发展对于乡土劳动力资源的有效吸纳的话,这种吸纳并未在根本上动摇乡土社会存在的根基,虽然它在某种程度上带来了乡村社会的空洞和凋敝。进城务工者的两栖生活以及乡土留守者的默默劳作使得中国乡村保持了它一以贯之的乡土本性,从而成为乡民安置生活和灵魂的根本。如《九月还乡》、《哺乳期的女人》、《上种红菱下种藕》等,世纪之交的中国文学中很多作品都表达了离乡背景下的乡土人生的诗意坚守。
  • 失踪的立场
  • 失地农民是一个国家在其城市化进程中不容回避的社会现象,失地农民问题又是世界各国在现代化的过程中所遇到的普遍问题,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又以农民占绝对主体的国度里,这一问题尤其显得突出。钱国丹的《隍恐》正是描写了世代以土地为生的农民们,在失去土地后的种种遭遇。作家这种关注社会现实的勇气和热忱让人敬佩。
  • 天窗
  • 上篇 鞠老二把手里的大白菜扔上锅台,就回里屋抽烟去了。日光一蹿蹿跳过墙头,从窗玻璃上探进来,刺破了升到半空的烟圈。吞云吐雾一袋烟,鞠老二终于调实眼神,跨过两道门槛来到院子,粗声大气地说,晌午把这棵菜炒了,多放点油。女人没吭声。女人刚从木板夹成的厕所里站起来,脏兮兮的脸上带着睡意。许久,女人说,多放是多少,一勺?鞠老二再也绷不住,你他妈有没有脑子,一顿一勺往后还过不过!女人从厕所走出来,傻果呆地看了一会儿鞠老二,似乎愈发不明白了,将二拇指使劲卷进衣襟里。
  •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农业大国来说,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一直是压在中国人心头的一个沉甸甸的情结,也是文学艺术一个稳定而持久的主题。孙惠芬正是因20多年来执著抒写乡村生活而在当代文坛占有了一席之地。她以前的作品多是以开阔的视野和情节,展示现实农村层层叠叠的冲突与变故以及城乡之间存在的深刻差异,观照的多是如“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般类似于乡村精灵或精英式人物的情感及命运,许多评论称她的作品有一种乡土牧歌的特殊韵味。新作《天窗》仍然生长在歇马山庄这块土地上,但是牧歌的浅吟低唱及淡淡幽怨,已经变成了一阵凄厉与疯狂的哀号。她的笔触泛动的不再是乡间的梦曲,而是深入到中国农民的最底层,揭秘他们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精神状态,让我们倾听到从他们心灵深处发出的对人的尊严的坚守和追逐。这让我们震惊,也让我们深思。
  • 如何表述农村“底层”的精神生态
  • 社会底层人群的生存生活问题逐渐成为作家们关心的文学主题,显示了文学对社会责任的担当与文学现实主义精神的回归。特别是对农村底层的文学表述,正在突破罗列苦难、堆积苦难的简单化写法,尝试着探入人物精神的深处,去发现更为复杂和原生态的农民形象,给了世人许多新的感受。但是,当前农村底层精神生态状况到底如何,又该如何表述?读了孙惠芬的近作《天窗》,感到疑惑颇多。
  • 动土
  • 南小雁匆匆走进机动记者部,把一袋豆浆和两个包子放在裘大望桌子上,转身出门时她看了一下墙上的钟,是早晨七点。坐对面正在上网的窦三虎说:“我也饿了,你不考虑我啊?”
  • 《动土》的好与坏
  • 彭瑞高的中篇小说《动土》还算是一篇不错的小说。这篇小说围绕着《东方晚报》记者裘大望的一篇揭露蓝箭足球俱乐部主力球员嫖娼的新闻报道发表的前前后后而展开故事情节,总体上看,小说直面现实社会生活,深入揭露了当今中国新闻业界存在的方方面面的真实问题,称得上是一篇新闻类纪实性社会小说。
  • 过于幸运的“现代剑客”
  • 旧小说中,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里拔牙的人,往往都是侠义、忠烈之士。小说《动土》的主人公、《东方晚报》机动部副主任裘大望就是这种人的现代翻版:“侠肝义胆”、“直率得可爱”且拥有一颗“赤子之心”,他“像一个低头搏命的剑客,逢靶就刺,甚至对老总欣赏的稿子也敢公开叫板”。
  • 贾平凹是东坡第二?
  • 近日,著名作家贾平凹举办书画展,他的一帮文朋画友前去捧场,一片叫好自然在意料之中,也是人之常情,况且贾先生有些书画作品还真不错,一个业余作者能达到这个高度就很不容易了,适当给予鼓励肯定,会让他再接再厉,更上层楼。但有些文友的溢美之辞也说得太过分,太肉麻,不能不让人想起“文人相捧”几个字。
  • 面对常识,想不通
  • 很多事,只需常识来判断。有人为混淆是非,故意把简单之事弄成复杂,搬出一堆所谓的“理论”以做“阐释”,老百姓最厌恶这样的高论。
  • 也说鲁迅文学奖没有杂文
  • 日前,拜读了陈鲁民老师写的《“鲁迅奖”没杂文,先生很不爽》,陈先生认为:“鲁迅先生是杂文的祖宗,他一生最钟爱的文体是杂文,他最见水平和思想的还是杂文,离开了杂文,鲁迅就不是鲁迅了。”
  • 围绕张爱玲、《色·戒》的争论
  • 一 张爱玲(1921—1995),女作家。大学毕业后,写过一些作品,成为当时小有名气的作家。抗日战争后期,和汪精卫伪政权中央宣传部次长、法制局局长胡兰成由姘居而结婚,作品取媚日方、攻击正在抗击希特勒法西斯的苏联。她倾心热恋胡兰成,曾赠胡照片,背面写有:“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国内战争时期作品颂扬蒋介石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后,安排张在上海文化部门工作,采取争取、团结的政策,一直没有进行政治清算。她写过一些作品,表示“紧贴共产党政治”。1952年赴香港,认为这是“从阴间回到阳问”。遂供职于美国新闻署在香港的新闻机构,继续写作反共作品。
  • 精神的沉沦与灵魂的死亡
  • 由奥斯卡金奖获得者李安编导的电影《色·戒》,在国内外放映以来,引发了空前的震动,不少人为之喝彩,称其是一部“精彩之作”,更有人说这是在“呼唤生命意义和爱的真谛”,是先进文化的体现。这些见诸媒体的张扬鼓吹之声,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和深切质疑。笔者认为,对《色·戒》的讨论,关乎道义是非,关乎精神文明建设,也关乎国家与民族的前进方向,是不能不严肃对待的。
  • 山水(中国画)
  • 新书展厅
  • 《世界歌剧总览》,《文人的另一种交往》,
  • 吴歌印象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