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英雄主义,是社会在发展进程中为解决伟大任务的进行斗争的产物。时代精神就是英雄话语的主题内核。所谓时代精神,就是时代的脉搏,时代的旗帜和本质,也就是构建文学价值的核心、方向与动力。文学艺术必然随着时代前进而前进,才能不断发挥推动历史前进的作用。
  • VISA卡悬疑
  • 出国、开洋荤,我这个土包子从前连做梦都不敢想,如今毕竟梦想成真了。可是几天折腾下来,我怕了,整天头晕、心悸,根本无心看风景,只盼着快点混到日子,快点打道回府。这洋荤不开也罢,一路上除了后悔就没想过别的。我的反常成了彭局长嘲笑的话柄,他笑我土,说我是“土包子开洋荤”,有福不会享。他一直以为我萎靡不振是时差没倒过来,我有苦说不出,也只好顺着他说,是时差倒得不好。
  • “潜规则”的洞察与拒绝
  • 张笑天的小说《VLSA卡悬疑》,向我们揭示了官场的一种新的潜规则:彭局长和纪检组长老许出国,带了林场场长“我”这个“土包子开洋荤”,“我”本来以为是一件好事,没想到却是让“我”去为他们埋单,这对别人来说是个进贡的好机会,“我”也想抓住这一靠近领导的契机,但没想到领导的胃口越来越大,“我”从积极到消极,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将领导无限透支的VISA卡偷出来扔掉了事。
  • 王翠花在虎牙上
  • 梁家堡子一直是沉寂的,这几天不沉寂了,因为从梁家堡子走出去的大人物回来了,他不是回来省亲,而是要在梁家堡子待下去了。
  • 无处遁逃的乡村
  • “城市/现代/西方”与“乡村/传统/中国”的同构置换从上世纪初鲁迅、沈从文、茅盾等经典作家已经开始,成为文学诠释中国现代历史的经典叙述结构。中国近百年来的小说,大部分以城乡关系隐含着这样的寓言:生命力旺盛而人情冷酷的城市,不可阻挡地侵略戕害着纯朴而颓败的乡村。城市的伦理之恶与现实之旺盛发展、乡村的伦理之善与现实之颓败失落,象征着现代中国知识分子对西方/现代文明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艰难体认和复杂情感。
  • 真相、结构与时空观
  • 被誉为“小说中所蕴含的文化含量和神秘让我们不必担心他不是一个智者,他的想象空间充满了我们永远不会猜测到的那些神奇力量,我们可以怀疑他的理性,但不能怀疑他是生活在俗人中间的智者,他走路很像一只鸭子,像马尔克斯描写的那样,是一只让所有公鸡为他让路的鸭子”(阿城语)的白天光的《王翠花在虎牙上》继承了从80年代的《孕桥》
  • 罪与囚
  • 十字街口第一个拐弯处,中心医院与两家银行大楼之间,有一个终日弥漫着甜香的水果行,那是我开的,那里集中了全市品种最齐全的时鲜水果,如果有人想要买个体面的果篮去探望病人,或者哪个单位要布置会场接待贵宾,非去我的水果行不可。这里面有些奥秘。任何生意都有它的奥秘,哪怕只是简单地卖卖水果。
  • 柔软的外壳,尖利的心
  • “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尖利的外壳包着一颗柔软的心,一种是柔软的外壳包着一颗尖利的心。”这是姚鄂梅的中篇小说《罪与囚》中的一段话。这是一个稍显残酷的小说,故事冷硬荒寒,人物外表与内心反差极大,冤冤相报,以恶抗恶,可谓是柔软的外壳,尖利的心。
  • 我对《罪与囚》的拆分
  • 姚鄂梅在创作谈《放牧自己》中曾说:“如果作家看到的只是一个浑圆的柱体,那么他传达给读者的可能只是一道圆形的虚线,只有当他把这个圆柱体拆分开来,描述成无数个侧面时,读者最后看到的,才可能是一个接近圆柱体的东西。”把生活的圆柱体拆分成无数个侧面,呈现在读者面前;
  • 扑克
  • 在玩扑克之前,王新云和宋海燕吃了夜宵。夜宵是宋海燕的同学苏敏请的,埋单的是苏敏的丈夫老陆。老陆其实不老,只不过苏敏介绍丈夫的时候就说老陆,王新云和宋海燕也就跟着叫老陆。他们四个人在南宁的中山路吃饱喝足,还舍不得分开。苏敏和宋海燕互相搂着,脸也是贴在一起。老陆就说你们今晚就住一块吧,让你们亲个够。苏敏看看宋海燕,看看丈夫,又对丈夫有所不舍。
  • 一场远未结束的牌局
  • 近读凡一平先生的新作《扑克》,颇有几分意外的欣喜。 这篇小说可解读的东西很多,然我的关注重心却在这题目中的“扑克”。从表面看,“扑克”在小说中似乎仅仅是作为一个故事的引子存在,仅具有推动故事情节深入发展的功能性符号价值。
  • 资本时代的身份认同与叙事策略
  • 凡一平的中篇小说《扑克》,表面上叙述的是一个千百年来被文学作品和民间传说反复讲述的大同小异的“寻亲”或“认亲”故事,但作品的独特处,除了对传统身世小说和寻找母题的具有当下意味的变形处理,更在于它展示了置身这一资本优先以至资本至上的时代,我们身份认同的普遍困惑。这不只是主人公一个人的窘境和难题,而是我们的“时代病”,具有明显的身份政治意味。
  • 读者的眼睛“雪亮”吗?
  • 有一句震耳欲聋的名言:“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读者是群众中的一部分,那么读者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吗?我看未必。
  • 中国为什么没有忏悔录
  • 我常常在想一个问题,我们的国家经历过“文革”浩劫,我们的民族有许多劣行,但是,为什么在我们的文学中看不到一部足以警醒世人的忏悔录? 我总觉得,我们这个民族太虚伪了,缺少一种真正的悲悯情怀和忏悔意识。我们的作家有一种“扬善”的美德,但也有一种“隐恶”的劣性。不敢叩问自己的灵魂,把自己的灵魂亮出来给人看,这是我们的作家最失败的地方。
  • 红包,红包,舍其有谁?
  • “研讨会动物” 有位作家朋友要开一个作品研讨会,需要找一位文学界的代表出席,请我帮他找一个评论家。我问他锁定的人是谁,他说出了一个名字。可是我明明记得,不久前这位朋友还向我抨击过这个评论家,因为这个名字经常与红包有关,他甚至在谈话中直呼其为“研讨会动物”。
  • 文学批评:魂兮归来
  • 当下,文学批评生态的变异有目共睹。商业批评风行不衰,学院批评一统江湖,上个世纪80年代那种“万类霜天竞自由”式的格局悄然瓦解。一种流行已久的说法是,欲当批评家,必欲先拜码头,找门子,傍高枝,寻找话语平台,方可发迹有望,不致被淘汰出局。其过程无非先是屈身为奴,之后做大做强,其成名速度堪比养鸡场里快速繁殖的肉食鸡。倘此说法成立,曾经不无神圣的评论确已成为与时俱进的垄断性行当。
  • “左联”的酝酿经过
  •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北四川路与窦乐路交叉口,有一家标志醒目的挪威人经营的“公啡”咖啡店。它坐落在老上海公共租界边缘、中西文化的交汇点上。1929年10月中旬的一天,一个“聚餐会”在该咖啡店二楼的一问包房内举行。其实这是以聚餐的名义召开的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第一次筹备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潘汉年、冯雪峰、夏衍、阳翰笙、钱杏鄙、冯乃超、彭康、柔石、洪灵菲、蒋光慈、戴平万,均为中共党员。会议在“文委”书记潘汉年主持下,商讨“左联”发起人名单与起草“左联”纲领事宜。
  • 新书展厅
  • 瑞士阿尔卑斯山湖
  • 书法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