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驶向北斗东路
  • 整个下午,干货都特别的兴奋。 干货的两只耳朵一直留意着车上的广播。 干货自己也说不清自己是想听到那个关于寻包儿的广播呢还是不想听到,下午三点到三点半之间是说评书的时间,评书要说半个小时,要在平时,干货会在这个时间段抓紧时间拉几个客,但干货决定不拉了,先把肚子喂饱了再说!
  • 裂隙中看那一片云锦
  • 《驶向北斗东路》写一个底层人物,出租车司机干货(本名干建设)在车上捡到10万巨款后的一连串故事。小说的故事内容并不出奇,除了开头几节因为10万巨款如何处理是一个悬念外,全篇没有突兀的情节和很强烈的矛盾冲突。作者以干货在车上捡到10万巨款这一意外事件作为故事的引擎,在这个裂隙被撕开后,以深厚的叙事能力展开一幅底层生活的浮世绘,生动多姿,在庸常生活中透出变换着的人情世态,恰似一幅霓裳云锦,令人心毕赞叹。
  • 精致的说教
  • 《驶向北斗东路》以王祥夫的清醒,也还没有逃出重术失道的藩篱。故事说得简洁而精致,把一则晚报上300字就可以发掉的新闻,锻造成了一个中篇。其中波澜迭现,枝节横生,结构如蛇游走,曲折而不乱其迹;叙事细针密线,严谨而不觉其繁;语言省净,单纯而不失其腴。在叙事的小关节处略作挑逗,蕴含便逸出本事,为主人公的内心冲突提供了可信的时代背景和生存处境。
  • 大战
  • 从女儿新打理的发式上能看出她的好心情。小姑子家是她的乐土。现在,看不到我的地方,都是她的乐土。望着那兴高采烈的背影,我心中涌起一股仇恨。如果不是切身感受,我根本无法想象,人对亲生孩子也会产生如此强烈的仇恨。与其他仇恨不同的是,你不是想杀死对方,而是想杀死自己来惩罚她。
  • 身为人母,疑难遍布
  • 中学生在作文考试中“妖魔化”妈妈的事件曾经在2005年轰动一时。考生因为不堪忍受母亲施加的学习压办和成长压力,把母亲描述成“母老虎”、“会计师”、“河东狮吼”等各种形象,彻底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的以奉献、操劳为特质的宽厚伟大的慈母形象。如果说,当时社会各界对这一事件的反应更多的是直接的情感效应的话,那么时至今日,它应当被当作一个家庭教育反思,
  • 高考备战中的家庭生态
  • 对于现如今的中国家庭而言,压倒一切的核心问题莫过于孩子的教育问题。而核心的核心,则是高考。“独生子女+一锤定音的高考”不知道催生了多少家庭故事,形成了多少种不同的家庭生态!用小说《大战》中的话说:“面对千顷地一棵苗,你没有耕耘的快乐,只有守候的恐慌,雨大了,怕淹着它,阳光足了,怕晒坏它。这是场不能失败的科学实验。”唯其如此,
  • 报料
  • 记者接到洪闪闪(化名)的电话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多钟。记者被电话惊醒。今天是周末,见楼下灯火已然阑珊,记者不免感到忧伤。他听手机里说,她已是第三次给记者打电话了,前两次,电话接通后,她没有说话,又把电话挂了。现在,她终于鼓起勇气,跟记者讲述了她自己的故事。讲到伤心的地方,她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了。
  • 故事的诱惑:底层写作陷阱之一种
  • 《报考斗》在不到三万字的篇幅中,对一个底层家庭的苦难作了繁复密集的展览,出示了当下生存令人触目惊心的“现实一种”。父亲工伤致残,卧床不起,母亲不堪打击,失智发疯,姐姐为供弟弟上学不得不出卖肉体。作为全家希望的长子李竖大学毕业后急于在报社出人头地,发表了一篇专访,却又把摇摇欲坠的家庭推进了暗无天日的深渊。
  • 灵魂的拷问和审判
  • 粗心的读者,比如笔者本人,在看第一遍的时候,误以为小说仅仅是在批判一些社会丑恶现象。姐姐出卖肉体供养家庭,固然是由于不能承受生活之重,但卖淫的丑陋面孔依然不能被姐姐善良的面纱所完全遮住。我们会本能地同情姐姐的遭遇,但绝不会糊里糊涂地认同她面对苦难的方式。其他像报人李竖迫于生存的压力所做的软广告、假广告,报社为利益驱动不择手段的勾心斗角拆台倾轧,
  • 作家要有自知之明
  • 近段时间,频频看到一些对当下文学评论现状不满的批评文章,特别是对那种一手拿了红包一手写作评论推介新书开文学研讨会的现象锐意直击。其实,翻翻文学史,类似的同道们相互捧场、唱和应酬的事情也并不少。在商业化的今天,适当的炒作也情有可原,尤其是那些拿了人家吃了人家的评论家,碍于情面也总要说些让人听了顺耳的吉祥话才是。这也算是以文会友、人之常情吧。
  • “垃圾”不是繁荣
  • 著名作家王蒙不仅大作迭出,汪洋恣肆,而且频发高论,惊世骇俗。最近,他又发表高见。有人提出当代文学垃圾太多,王蒙却认为:“到处都是垃圾,也是文坛小康繁荣的表现。作品多了,垃圾自然会多,17年文学中,我们总共才出了200多部小说,现在每年都有700部至1000部小说亮相,如果按照60%来算,垃圾当然会很多。”
  • “打工文学”的全球视野与阶级意识——读王十月的《国家订单》
  • 王十月的《国家订单》与其他“打工文学”、“底层文学”不同之处,在于它并没有仅在劳资关系上把握世界,而引入了“全球化”的视野,让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打工者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地位与处境。这可以说是一个双重性的压迫结构,在工厂内部,是一种阶级性的压迫,而在全球的分工体系中,中国工厂本身则是被剥夺的,处于以民族国家为单位的产业链的最低端。
  • 历史文学的尴尬
  • 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历史文学就比较繁荣。特别是90年代以来,不论是能够引起学界关注的高雅之作,还是引起大众关注的通俗作品,多数离不开历史,尤其是电视剧,几乎成了古装的一统天下。看起来,似乎历史文学已经成了文学领域尤其是通俗文学领域中的霸主,但略一深究,就会发现,这种繁荣极为尴尬。认识不到这种尴尬,就很有可能把弱智当天才,
  • 消费时代被扭曲的女性——对阎真小说《因为是女人》的质疑
  • 说来惭愧,作为一个长期从事文学编辑的职业读者,我的阅读视野和兴趣所在都十分狭窄,对于当下十分红火的一些著名作家和时尚作家的作品,我却不大涉猎,所知甚少,可算是一个圈外“文学白丁”。然而,阎真先生则是我很关注的一位具有文化修养、现实情怀和善于思考的严肃作家,对其寄予了深切的希望和期待,但也怀有隐忧和遗憾。以我个人浅薄的学养和主观视觉来看,
  • 新书展厅
  • 碧云天·布面炳稀
  • 言论
  • 1938年4月28日,毛泽东在延安鲁迅艺术学院讲话指出:艺术作品要有内容,要适合时代的要求,大众的要求。作品好比饭菜一样,要既有营养,又有好的味道。中,国人是最会做饭菜吃的,做菜的时候适当地调配各种材料,加上油盐酱醋各种佐料,经过巧妙的烹调,便产生一种美味,并且保持了营养成分。
  • 透明的废墟
  • 这张照片很快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从废墟中飞出来,通过电视、网络、手机视频和报纸,像川甘地带铺天盖地的麻雀,飞得到处都是。人人都在争相观看、欣赏、品评,仿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幸存者一瞬间都被照片激活了潜在的艺术细胞,又在一瞬间明确了自己的审美理想、审美情趣和审美方向,同时又在一瞬间懂得了对照片主题表达的纵深思考和多元化理解。
  • 灾难题材小说的可能和高度
  • 青年作家秦岭审视生活的眼光和对人性的开掘,往往因其独特的“发现”让人刮目相看,他的中篇近作《透明的废墟》更是把对灾难下的人性“发现”推到了极致,让我们再次感受到了一位趋于成熟的小说家艺术地解构生活和揭示人性本相的能力。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