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底层风度及做人与药及酒之关系
  • 鲁迅先生的《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一文,精辟地分析了魏晋名士洒脱不羁甚至疯狂的行止和慷慨激昂甚至叫骂的文风与他们喜欢服用“五石散”和沉溺于饮酒之间的关系,并进而折射出世道的无常,政治的险恶,人心的粗鄙。与其说名士们因“药”和“酒”而疯狂,不如说因为疯狂所以他们不得不求救于药和酒,
  • 酒鬼张同
  • 张同喜欢喝酒早已名声在外了。他占的位子又特别的好,市建设局质检站的站长,能请到他喝酒那是他给人家面子。长年累月泡在酒坛子里,张同被人们戏称为酒鬼,也就泡出了许多有关酒鬼的笑话,还泡出了酒鬼的一副特殊的模样,张同的蒜头鼻子永久性地红着,两眼也永久性地红着,这还不算,他的颧骨上也有艳红的两块。
  • 女性、悲剧与符号暴力
  • 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开篇第一句话常常为人引用:“幸福的家庭全都彼此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可是,如果我们翻开伽音》、《家庭》这类流行读物,便会发现那上面的家庭不幸也都惊人地相似。作为效果铺垫,这些故事通常从家庭的幸福讲起,夫妻恩爱儿女绕膝,甚至比一般的幸福家庭还要格外幸福些。
  • 小说的“核”与层次感
  • 一篇小说的梗概很简单,但叙述的过程却是曲折的,叙述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好的小说往往是梗概所无法概括的,它的内容更加丰富,更加生动与饱满,如果说梗概更接近于树干,那么小说的叙述则仿佛那些旁逸斜出的枝条与树叶,正是有了这些枝叶,整个树冠才不会光秃秃的,而是充满了勃勃生机。《今天有鱼》的梗概很简单,
  • 今天有鱼
  • 杜俐死了,死时三十八岁。葬礼这天是五月三号,长假期间,市妇联的很多人是从麻将桌上被叫来的,脸上的伤感里明显透着经久不息的亢奋与疲倦。杜俐这个人,平日说话轻声低气,但冷不防又会突然陡峭起来。单位里的同事都有被她噎过的经历,抬头不见低头见,噎过之后,大家一般也只能笑笑,不予计较,但疤痕说到底还是留在那里了,
  • 神话的终结
  • 财富,这个改革开放后最重要的故事的叙述是这样的:在度过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初级阶段后,财富话语渐渐无遮无拦起来,后竟然抛弃其历史目的而自我言说起来,即故事获得了自己的魂魄和力量,成了神话,因而抛弃了叙述者,背离了叙述者设定的目标。这样的背离从实践层面上看就是:我们不再思考财富背后诸如幸福等问题的重要意义,
  • “都市”是一面镜子
  • 裴蓓的新作《我们都是“天上人”》(以下简称为《“天上人”》)将目光瞄向一个特殊的都市群体,主人公被赋予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名字—“都市”。以“都市”喻写都市人,或许略显直露,然而正如标题中复数的“我们”所显示的,“都市”只是一面镜子,重要的是我们都在其中窥见了自己的影子。在1990年出版的长诗《太阳·土地篇》中,
  • 我们都是“天上人”
  • 这个年代,一切的一切,都在瞬息问变迁。这一切的变迁中,最无常的,莫过于财富。这个年代的很多人,都在财富最无常的变迁中折腾,很轻易地就把自己折腾成了巨富,很轻易地又把自己折腾得一无所有。如果,一个人,有幸在巨富和一无所有之间折腾几个来回,基本上,他就不再是正常人了。
  • 文学感动力:别一种文学“深刻性”
  • 面对文坛流行着的文学“深刻性”,作家迟子建曾发过一回深刻的“牢骚”:“新时期以来,有一点我是不能理解的,那就是当我们不能用心灵的力量给世界以‘爱’的时候,我们就渲染‘恨’,以构筑残忍的世界为乐。而我们的批评界却把这种倾向当作一场‘壮丽的日出’,把这解释为一种深刻,不吝溢美之词。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代,
  • 一部没能把精彩进行到底的小说
  • 既不能不承认它是精彩的,又不能不承认它是有伤的,读和军校的中篇小说《薛文化当官记》真是让人爱怨交加。《薛文化当官记》最精彩之处在于它出色地塑造了村官薛文化这个相当阳光的小说人物。不是因为这样的小说人物在当下成堆的小说里难得一见,偶然遇到了“新鲜”,便觉得他好。
  • 薛文化当官记
  • 薛老犟无可奈何地说:“娃呀,你啥也学不会,别怪你大我没尽力,没别的路了,你就当个官吧!”一辈子碌碌无为的独眼龙薛老犟对独生儿子薛文化拿的劲很大,打小就不厌其烦地给儿子灌耳音:“娃呀,大吃了这只独眼窝的亏,这辈子就这样儿了,你要使着吃奶的劲儿给咱念书,让大也洋洋火火地做一回人。”薛文化是一个听话的老实娃,
  • “经”可阅读,不可当“典”
  • 在中国文化的概念中常常误以为“经”就是“典”,“典”就是“经”。其实所有的“经”在出笼之初,不过是一部学说,一家之言。
  • 觉悟就是见我心?
  • 《名人传记》2008年第6期“专栏讲坛”上发表了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的《觉悟就是见我心》。带着一份求知的心理,我一口气读完了于教授的大作。
  • 知识分子的自渎与自赎—也评倪学礼《六本书》
  • 读了倪学礼的中篇《六本书》(《怍品与争鸣》2008年第7期转载),如鲠在喉,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武本书》以它锐利的批判锋芒,直指人文精神的最后高地—高校。曾几何时,学者、教授还是最值得人尊敬的称谓,代表着知识、尊严、正义、高洁和气骨,其至被誉为“社会的良心”。但20世纪后十年以来,
  • 灯塔无光:大学人文精神沦陷于辉煌的建设中
  • 大学无论如何是研究学问的地方。常说大学是社会的灯塔,那灯塔的光,是学问,是真理和智慧。《六本书》展示的辉煌的学科建设工作主要是:扩建博硕点及其教授数量、像叫中学生完成练习册一样完成出书计划(时间越短越好数量越多越好)。刻薄地说,相当于教育系统自己糊弄自己的积木游戏。上有评估的拉动下有市场的催逼,
  • 当前文艺批评:问题与解决
  • 20世纪90年代以来,人们对文艺批评的批评就一直没有间断过。近来,人们对文艺批评的不满达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而文艺批评之所以陷入这种难堪的境地,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是人们对文艺批评的地位和作用认识不清,重视不够,导致文艺批评的社会环境的恶化,没有能够很好地发挥文艺批评在推动社会主义文艺大发展大繁荣中的作用;
  • 文学批评中的八个关键词
  • 之所以选择这个话题有两个背景:一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文学批评的公信力已经降到了冰点,最近《文艺报》连篇累牍地讨论文学批评的现状,就是想挽回一点批评家的面子,恢复批评的公信力。公信力丧失的原因主要还不在于红包批评、圈子批评,各行各业都在腐败,文学界当然也不能例外。丧失公信力的原因也不在于媒体的多样化,
  • 桂林小记(国画)
  • 新书展厅
  • 言论
  • 《文艺报》在讨论文学批评的现状问题,目的之一,是重建文艺批评的公信力。公信力丧失,主要原因不仅在于“红包批评”、“圈子批评”。各行各业都在腐败,文学界当然也不能例外。丧失公信力的原因也不在于媒体的多样化,批评家群体的多元化。根本的内伤是,批评家的价值体系错乱,皂白不辨,鹦鹉学舌,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