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英雄血
  • 周仓,这不是水,这是那二十多年流不尽的英雄血。——关羽(昆曲《单刀会》)河边的宝生“下场”那天清早,天还黑着,宝生出门时,姐朝他怀里偷偷塞了一颗烤山药蛋。从热灶洞里扒出来的山药蛋有一股好闻的草木烟火气,烫着他的身子。他把山药蛋掏出来放到灶台上,他说,“姐,你这是做甚?我又不是个讨吃的。”
  • 仇恨与信仰搅拌的苦酒——读蒋韵的《英雄血》
  • 蒋韵是一位追求精神性的作家。如果把一部文学作品比喻为一座水库的话,那么,精神性是作家构筑的堤坝,堤坝越高,水库的容量越大,这个容量我是指作品的精神内涵。而在越来越迷恋形而下与故事性的写作趋势下,很多小说都是没有堤坝的小说,没有堤坝的小说任洪水泛滥,也许会有一种痛快淋漓之感,
  • 英雄血,英雄泪
  • 蒋韵的《英雄血》,是一篇值得注意的小说,作者在常见的抗日故事中融入了新的因素,使小说呈现出了新的色彩与风貌,也注入了作者对历史的新思考。小说中“常见的故事”是:宝生的姐姐被日军轮奸而自杀,为了给姐姐报仇,宝生投入八路军参加了抗战。这是从家族意识到民族意识的拓展或升华,在抗战小说中是一个主要的模式。
  • 天堂门
  • 端木玉的生活分为好几个时段。在不同的时段里,她有着完全不同的身份和名字,当然,也有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内容。
  • 失败的拼接
  • 叙事模本的精神高度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叙事所能够达到的精神高度。而在时下大为流行的官场小说模式中,叙述的重心几乎全都集中于对官场倾轧纷争的赤裸展示,并在这种展示中满足普通读者对神秘官场的窥探欲望。揭密动机代替了批判动机成为当下官场小说的致命缺陷,并导致其精神维度的丧失。
  • 尘世中那根最冷寂最柔情的弦
  • 那是决绝的狠,把一个生命抛到尘世的最底,甚至已经过了底,在阴阳之边界了。但傅爱毛非常怜惜这个最底端的生命,给她起了一个端庄自然又美质的名字——端木玉。从尘世的眼睛看,端木玉这个女人不仅是上帝的败笔——丑得一塌糊涂,她还执拗地荒唐地以“美”为职业,企图逆转自然命运。
  • 出生入死
  • 《天堂门》开篇即向我们展开了一个时髦的网恋网婚故事,让我们误以为这将是一个才子佳人“御沟流叶”传奇的网络升级版。故事的进展当然再次证明我们的猜测还是错了。在《遗忘在站台上的包裹》中,傅爱毛描写了人们对殡仪工的歧视或者说是敬而远之。
  • 桃花梦
  • 地在摇,房子也在摇,电视“嘭”地一声灭了,墙上的插座开始噼噼啪啪冒出火花。夏语冰第一反应是:地震了!他噌地从沙发上蹿起来,冲到门外,冲下楼梯。刚刚站定,四周的楼房已开始坍塌。片刻之后,夏语冰在漫天尘土和遍地哀鸿中发现自己穿着背心短裤,正站在一株盛开的桃树旁。满树桃花妖冶多姿,丝毫不为所动地怒放着,没有一朵花、一片花瓣在这地动山摇中凋零陨落。
  • 关于生活本相的书写
  • 一个是单位的“金牌王老五”,一个是公认的单身“处花”,再加上领导与同事们的热心撮合,《桃花梦》里的夏语冰和林小惠经历的不过是一场最普通的办公室恋情;倘若作者的笔触只停留于此,倘若充斥于文本中的只是这对男女之间的彼此试探与感情纷扰,那么无论描述得多么细腻,无论故事展开得多么曲折,
  • “下一秒”干什么?
  • 轰轰烈烈的“30省市作协主席小说巡展”甫一启动,就遭到以韩寒为代表的年轻作家的否定乃至奚落。韩寒曾戏说:“如果我当作协主席,下一秒就解散中国作协。”这一闷棍,打得众多作协主席们灰头土脸,颇为尴尬。不过,被抨击的众作协掌门很快就开始联手反击了。
  • 文人的出路
  • 在我国漫长的封建社会里,一代又一代的文人们追求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人生理想,嵇康和赵孟顺当然也不例外。虽然两人生活时期相距1000年,却是生前和身后名气都响当当的大文人。他们一个要“独善其身”,一个要“兼济天下”,结果两人都“壮志未酬”,
  • 来自“意料之外”的警示——读短篇小说《县委书记失踪了》有感
  • 2008年第7期《作品与争鸣》转载的孙建邦的小说《县委书记失踪了》的结尾,属于“马克·吐温式的结尾”——出人意料之外。
  • 作家研究,岂能像梁山兄弟只讲意气
  • 在当代文坛上,贾平凹研究已成为一门“显学”。在汗牛充栋的贾平凹研究论著中,尤其以贾平凹的乡党孙见喜、费秉勋、冯有源、何丹萌等为代表的“陕西学派”尤为引人注目。丹萌先生在其“贾平凹研究”专著颂平凹透视》一书中说:“贾平凹是中国文学寻根派的开山者之一,他由苗沟水库的小民工成长为文坛泰斗。”
  • “先锋流行诗”的写作误区
  • 众所周知,近十年来,网络诗歌形成了一个新的诗歌生长点。乍看起来,网络诗歌与传统的纸媒诗歌最明显的不同,只是书写和传播工具的不同。但是,表面的不同毕竟还只是表象,它有待于我们继续探询其内质的蹊跷变化。读过希利斯·米勒《全球化时代文学研究还会继续存在吗?》一文,其中有一段话对我颇有触动:
  • 新书展厅
  •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的文化建设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本书汇集了文化部对改革开放30年文化发展进行总结的初步成果。是文化部有关司局和中国艺术研究院以党的十七大精神为指导。对改革开放30年的文化建设历程进行系统回顾和总结后所得出的研究报告。
  • 作品与争鸣
  • 言论
  •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和方法对解析一切文艺现象、特别是文艺思潮,具有指导意义。马克思、恩格斯发现了关于社会历史结构的理论,认为文学艺术属于观念形态的上层建筑,
  • 麻雀悲歌
  • 那天,我在小红的饭馆里喝酒。小红和我曾是一个工厂的工友,那时候还有人试图把她介绍给我。她当然愿意了,不过我没答应。为啥呢?她只是个熟练工,而我则是厂里的电工。你要在厂里混过一定知道:“忙钳工,闲车工,吊儿郎当是电工。”
  • 由凤凰到麻雀——从小说《麻雀悲歌》谈起
  • 对于惯用自己头脑去思考的作家,这个世界是一个喜剧。从陈铁军的小说觫雀悲歌》中,我们可以见到他对这个世界喜剧式的嘲讽并体会到他在叙述上的喜剧魅力。这是一篇在技艺上很成熟的作品,尤其是作品中那种讽刺的喜剧魅力的确让人无法抗拒。然而,我在看到这个近乎完满的讽刺喜剧的同时,似乎还窥到它灵魂的虫洞。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