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因为感恩,所以温暖
  • 海飞的短篇小说《为好人李木瓜送行》给人的初步印象可能荒诞不经,而我却以为这看似荒诞的下面,隐含的是一种抽象的文学思想,这一思想就是“感恩”。作者以荒诞的外在形式做了抽象的理论归纳,继而提炼出人生的一种境界,虽然以小见大,却用现代的荒诞手法直接切入到人的内心深处,触动了人类那根敏感而脆弱的神经,给读者以温暖的文学享受。
  • 为好人李木瓜送行
  • 球球坐在秋天的门槛上搓一根草绳,他把草绳搓得像这个季节一样绵长。草绳的一端是上下翻飞盘旋的稻草,另一端已经成形的绳子像一条蛇一样被球球压在屁股底下。球球搓草绳很认真,他不知道自己搓了多久,不知道这草绳搓了多长,只知道一担干草就快被他搓完了。他的手心发热,不停往手心吐唾沫,已经令他口干舌燥。这时候他很想休息一下,于是他抬起了头,看到秋天的风从他家的院门前经过。打开的院门,在秋风中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球球就知道,冬天就要来l临了。这时候,
  • 双重现实的深度开掘
  • “现实”似乎是一个已被咀嚼至无味的概念,但又是一个时时更新变动不居的概念。就拿当下中国现实来说吧,现代性发展使社会变革和生活进程都以前所未有的强力高速运转,将我们熟悉的秩序、准则、模式都一一打碎又一一席卷而去,最具稳定性的日常生活颠倒了个儿,混沌难辨。这个“现实”与80年代甚至90年代的“现实”都大相径庭,由此引起的社会形态和伦理价值的变迁也堪称纷纭复杂。那么,观察这“现实”、描绘这“现实”,也就非往昔的“现实主义”可承担的了。
  • 单向的小说思维
  • 在当下中国,由于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千千万万的农民,尤其是青年农民,纷纷选择离弃故土,涌向象征梦想的城市谋生。城市对他们而言,无疑是一个陌生的生存环境,许多不曾遭逢的生存事件对他们的影响,绝不会单单停留在日常生活的表层,更将在他们的精神世界中激起波澜和回响。《打嗝》的意图就在于通过勾画进城农民的生存断面,为他们的精神变迁保存一份浸染时代颜色的档案。
  • 打嗝
  • 搬进新家的傍晚,花枝就开始打嗝了。那时灰蓝的天际空旷而幽远,夕阳的余晖正红嫣嫣的,厚重的油彩一样均匀地涂抹在每一幢漂亮的新楼上。这景象一下子勾住了花枝,她扔下最后一只编织袋,喘喘地趴到阳台上,一时愣住。一排排房顶尖尖、砖墙深褐的楼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漂亮,这样气派,这样令人神往。晚霞好像给它们披了件猩红的斗篷,它们好像一队接受检阅的武士,肃穆而恭敬地向着花枝行注目礼。花枝悄没声息地咧开了嘴。
  • 看山只恨少峰峦
  • 孔子闻韶乐,自云“三月不知肉味”。能够带来如此美妙的生命体验的韶乐被孔子誉为“尽美矣,又尽善也”。与此相似,一篇优秀的小说作品常能使读者心潮澎湃,使之与作者虚拟的人物同悲共喜,并带来深沉的思索,留下长久的回味。但是,很可惜,晓白的这篇小说就连一丁点儿的波澜都没有带给我。可以说,这是一篇平庸之作。厂企改革类题材的小说确实比较难写,要求较高。
  • 颓唐中的崛起
  • 在现代经济浪潮的冲击下,作为一位看客或听众,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小说世界中,对那些改革弄潮儿,我们除了惊羡他们的成功之外,还从他们身上体会到了一个词——沉沦。在金钱、权力及情色的欲望漩涡中不可自拔的沉沦。我们也就此习惯了戴着一副这样的灰色眼镜去审视周围的此类人。而晓白的《刘明华的那几下子》无疑是在试图扭转这种颓势,在我们急需振奋的时候给了我们一种力量。
  • 刘明华的那几下子
  • 等老婆抢过刘明华的酒杯时,刘明华已醉得面目全非了。“小安,你不知道我能喝的,真的能喝……”说着就抓住李小安的手摇着像个孩子。李小安手都来不及擦就一把抱过刘明华的头紧紧地靠在自己的心,掏心掏肺地说:“我懂,我知道,我明白,你能的,你什么都能的。”“不,你骗我,我是个无用的人。”刘明华醉出了软话,过去不管碰到什么闹心的事情他总是能小打小敲就摆平的,可这次不行了。
  • 我们时代的金属性人格
  • 正如编者在《人民文学》2008年第11期《留言》中所言,哲贵的《金属心》是“有角度”的,在哲贵这里,“角度是乒乓球、是一颗冰冷的机器的心,是一个人感受心的温度”。初读小说,可以明显领会《金属心》的寓意:心脏手术中被置换成金属心的年轻人霍科,在现代社会和个人情感世界里所发生的心灵异化,以及最终为理想女性的诚信和善良所感动,使得已经冰冷和僵硬的心脏软化和温暖。
  • 心都“金属”了的时代
  • 现今的时代一方面是科技的进步、物质的不断富裕、人生的选择越来越五花八门,充分彰显着时代的进步;另一方面,人们的心灵却在不断物欲化的生活方式面前越来越异化,以致失去了原先对生活的灵动的感应、善良的相与以及纯净的境界。哲贵的《金属心》就是一篇关于当下人们心灵的寓言式作品。这个并不复杂的故事,寓示了一个男人在金钱与欲望、女人与归依等等方面的困惑与矛盾。
  • 金属心
  • 霍科现在唯一的爱好就是打乒乓球。可是,让霍科难受的是,他不能出汗。如果一出汗,马上喘气困难,全身麻痹,心脏的跳动就慢下来,越来越微弱,随时都有停下来的危险。所以,他的这种情况,在冬天还好一点,要在夏天的话,只要挥几下拍子,身上就黏糊糊的了,就是把室内的空调打到十七度也没有用。当然,霍科可以不打乒乓球。不打乒乓球又不会死人!可是,对霍科来说,
  • 中国作家的“最大问题”
  • 常言道:旁观者清。但旁观者如果爱说实话,善挑毛病,就可能让人讨厌了,德国汉学家顾彬就是一位这样“讨厌”的洋老头。他去年就曾说过,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里有不少垃圾,结果让中国作家很不受用,进行集体反击,骂了他个狗血淋头。其中最著名的反击观点是:文学垃圾也是繁荣。
  • 给后世留点什么?
  • 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旧时寿短,一般来说,人一过五十,就好比开始从山顶往下走了,就盘算着该给后世留点什么了。有人给子女留下肥田美宅,万贯家产;也有人给孩子留下打狗棍,讨饭碗。有人给后世留下关名四扬,让子孙一提起来就两眼放光,单是“忠良之后”几个字就让人高看一眼。也有人给后世留下骂名狼藉,君不闻“人自宋后耻为桧,我来墓前愧姓秦”的典故?
  • 散文之末路
  • 1990年代以来,“大散文”成为一个颇为热络的语词。何谓大散文?如何理解大散文的“大”?显然,仅仅注重长度和铺排不是大散文。本真意义上的大散文,应该富于内在的风骨、精神、穿透力,具备壮美、崇高、峻拔、傲岸的气象与质地,能够彰显创作主体的现代人格,思想启迪与审美冲击并重。“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苏轼:《潮州韩文公庙碑》),这话指涉的正是一种大散文特质:“大块铸人,缩七尺精神于寸眸之内,呜呼尽之矣。
  • 当下军旅文学创作的得与失
  • 如何认识和评价当下军旅文学创作,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有人认为当下军旅文学创作非常红火,证据之一就是军旅题材影视剧的火爆,证据之二就是军旅长篇小说创作量超过以往任何一个时期。以军旅题材影视剧的火爆来证明军旅文学创作的红火,只是一个方面。军旅题材的确在近几年成为影视界一块抢手的蛋糕,但军旅影视热并不能证明军旅文学热。以军旅影视热来证明或代替军旅文学热,
  • 也想说说《天上人间》
  • 编辑同志:看了2008年第8期《作品与争鸣》转登的小说《天上人间》,心中些许感慨,也想说说。《天上人间》反映了生活在大都市最低层的“那一个”非正常民众的独特生活,塑造了“这一个”特殊的群体形象。周子平、陈了午为了生存,为了挣到更多的钱,为了生活得更好,从农村出来先后加入了“京漂一族”(文中叫“跑北京的”),
  • 大漠风情
  • 新书展厅
  • 言论
  • 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就枚乘《七发》写了一篇批语:一开头就痛骂上流统治阶级的腐化。“且夫出舆入辇,命曰蹶痿之机;洞房清官,命曰寒热之媒;皓齿蛾眉,命曰伐性之斧;甘脆肥脓,命曰腐肠之药。”这些话一万年还将是真理。现在我国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无论是知识分子,党、政、军工作人员,一定要做些劳动,走路、游水、爬山、广播操,都是在劳动之列,如巴甫洛夫那样,
  • [新作评介]
    因为感恩,所以温暖(郑晓林)
    为好人李木瓜送行(海飞)
    [作品争鸣]
    双重现实的深度开掘(曹霞)
    单向的小说思维(谢刚)
    打嗝(姜琍敏)
    看山只恨少峰峦(陈永红)
    颓唐中的崛起(李新艺)
    刘明华的那几下子(晓白)
    我们时代的金属性人格(王艳芳)
    心都“金属”了的时代(周玉宁)
    金属心(哲贵)
    [随感录]
    中国作家的“最大问题”(齐夫)
    给后世留点什么?(陈鲁民)
    [文坛争鸣录]
    散文之末路(张宗刚)
    [文艺态势扫描]
    当下军旅文学创作的得与失(李美皆)
    [读者中来]
    也想说说《天上人间》(王俊霖)

    大漠风情
    新书展厅
    [言论]
    言论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