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对“如何发展”的反思
  • 作为一个长期在乡政府工作的作者,杨守知一直坚持着对文学的热爱,这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而更加不容易的是,他的创作质量不断提高,他的探索与努力已得到了文坛的关注与认可。杨守知的“成功”,不仅源自他对文学的热情与执著,而且与他观察社会的独特角度、独特方式密切相关。对他来说,乡政府的工作是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当很多专业作家还在为如何“体验生活”而烦恼时,他每天所遇到的却都是鲜活的故事和新颖的经验,对他来说,不存在生活枯竭或经验匮乏的问题,当他投身于具体的工作与生活时,
  • 坚固的河堤
  • 一 “田得水,”在电话里,何生的声音陡然升高,“我以县防汛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的名义,命令你!”“命令你”三个字,何生吐得有点咬牙切齿,好像咬碎的三颗牙齿直接击打在话筒上,打得田得水的耳朵当当的。田得水的耳朵本来就有一点背,再加上窗外的雨下得哗哗的,他就以为自己听错了。
  • 在艺术的规则与官场的规则之间把玩
  • 不同于一般官场小说的庸俗化的情节模式,《国家投资》少了些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多了点风雨后的灿烂阳光,也不见官场利益之争的勾心斗角,反而是上下精诚团结斗智斗勇完成转贷重任的皆大欢喜,突破了反腐倡廉自曝黑幕的套路。这一中篇小说情节的设置不枝不蔓,张弛有度,虚实结合,有铺垫也有悬念,旨在通过跌宕起伏的情节建构来把玩微妙精细的官场游戏规则。
  • 国家投资
  • 一 陪省楚桥路建公司的黄老总和财务部长斗了一夜地主,直至早上六点半钟才散场,走进卫生间,镜子里映出的是一张苍白憔悴的脸,布满血丝的眼,黑青色眼圈,鼓胀的眼泡和“耐克”眼袋,他拍打着松弛麻木的脸颊,感觉是在拍打一张僵硬生涩了无生机的面具。都奔五的人了,还这样酣战通宵,正是在透支身体,拿“革命”的本钱开玩笑。
  • 执守理想的尊严
  • 生命因缺乏爱情的浇灌而渐渐枯萎,相信这是大多数人看过小说《哭歌》之后的共同感受。小说中的主人公小凤仙因为曾将电影《知音》中的歌曲模仿得惟妙惟肖,演绎得如泣如诉,使得“小凤仙”这一美誉不胫而走,以至于她的真实姓名竟无人知晓了。不知是不是巧合,小凤仙的命运似乎自那时起就与银幕上的女主人公相似——若隐若现地透着淡淡的忧郁。随着故事的深入,这种淡淡的忧郁渐渐转为深深的忧伤。如果说小凤仙的青春时期是一首略带忧伤的激昂旋律,那么当她韶华渐衰之后就变为一曲令人凄绝的挽歌了。
  • 时代激流中的进与退
  • 读过小说《哭歌》之后,内心充满了酸涩。《哭歌》讲述了主人公小凤仙在追求理想与渴求爱情道路上的坎坷遭际。其主题是大众最为熟悉的理想与爱情,但调子却是灰色的,字里行间满是造化弄人的无奈与辛酸。小凤仙喜欢唱,并且唱得也很不错,她一度是刘湾镇人心目中颇有影响的“小明星”。这直接催生了她心中最大的梦想,那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走出刘湾镇,成为让外地人都渴慕的大明星。然而,命运仿佛是横生的枝权,总是故意跟她为难。小凤仙的明星梦先是因为高考的落榜而黯淡不少,但她不放弃,屈身镇上的文化站,
  • 哭歌
  • 一 你们外乡人,大概不知道什么叫“哭歌”吧?哭歌呢,就是一边哭一边歌,哭里有歌,歌里有哭,是哭和歌的和谐统一,是歌和哭的完美交融。这么说吧,刘湾镇上有一个祖上传下的习俗,但凡谁家死了人,亡人的女眷就要在葬礼上哭诉,历数亡人生前的成长经历、为人处世、事业成就、家道兴衰……那可不是普通的哭,那是有调门的,嗓子要好,音色要脆亮,音准要人调。而且,这哭的,还必须是有情节、有故事的歌。盖棺定论的关键时刻,怎么能不竭尽所能地哭出亡人一生的先进事迹呢?这样的歌,听起来是朗朗上口、千回百转。
  • 差强人意说《伴宴》
  • 所谓伴宴,不同于在音乐厅或歌剧院里上演的那种严肃、高雅的艺术,它只是一种附庸风雅的点缀物,其目的只是为吃饭助兴,因此说它是“伴”确实非常贴切,它让人自然而然地联想起伴舞、伴娘,甚至傍大款之类的名词。正因为是“伴”,就不可能成为宴会这种社交活动真正的主角,而只是赴宴者“打的敬酒”、“集体过电”的背景音乐,是大家可以名正言顺加以忽视的陪衬品。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以伴宴为稻粱谋的民乐演奏者在无奈之余不免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挫伤。特别是对于那种挚爱民乐,
  • 消费时代的精神症候
  • 鲁敏的小说《伴宴》为我们真实地呈现了民乐沦为稻粱谋这一后现代消费社会的乖谬图景。小说具体说的是江南某市民乐团触目惊心的艰难处境:因为体制改革,原来由国家包揽的民乐团必须自谋生路——全无斯文的说法就是“找饭吃”。但民乐的饭食何其难找,消费社会的浮躁使人难得有心情去倾听那些雅静的民乐,因此民乐团外出联系演出常常遭到拒绝;没办法,只得想尽法子给企业庆典、富人婚嫁、谈判宴会、友朋聚会等等伴奏,“只要有钱,民乐团无不贴身而上,弦动琴响,务求主客尽欢”,全然不顾座中堪比闹市的不堪情景。
  • 伴宴
  • 1 看来这一次是让不过去了,得找她“谈话”。 仲熙半是期望半是忧焦——说实话他是最愿意找她“谈话”的,哪怕是为着—个注定不欢而散的题目。
  • 正义的缺失与正义的讴歌
  • 以反映贪腐风纪等社会现象为题材的小说在当下已是常见。然而,同是进行该题材的写作,郑局廷的中篇小说《国家投资》却能跳出既有模式,借助景正中、周雨菲、范晓斌等人物丰富复杂的形象,在作者描绘的一幅幅社会正义缺失的灰色图景下,展现了作者对社会正义问题的深入思考以及对社会正义缺失所表现出的深刻忧虑。
  • 作家的“悲哀”
  • 昨天我的邮箱中收到一篇时评,说的是某小说家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在农村的蜕变中自我解脱》,其中引用了一位让这位小说家钦佩的“擅长写农村”的作家朋友的话:“我感到悲哀的是,农村的土东西越来越少了。……更让人感到悲哀的是,农村的住房越来越城市化。”于是,那位擅长写农村的作家朋友就感叹起来:这就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吗?社会主义新农村是不是还应该保留一些优良的传统文化?
  • 文学家为什么迷惘?
  • 最近一段时间,许多报刊对文学及文学批评议论纷纷。表面上是讨论文学批评,实质上已直指文学和文学家。文学是否“终结”?文学家是否被“红包”及“文学暴政”所围困?
  • 从哪个角度更能接近小说的叙述?
  • 姜刑敏的中篇《打口融应该说是一篇较为耐读的小说,但同时也是一篇颇有争议之作。 小说讲述的故事看似陈旧,但经过作者的巧妙布局安排却也耐人深思。一次因缘巧合的机会,没有任何一技之长的农村女花枝意外获得了一份酬薪相对很高的保洁工作,命运的突变因此激起了她想在城市买房安家的欲望,而一旦他们夫妇费尽周折付了首付之后,竟然因为无形的压力——担心失掉工作买到的房子被强行收回,乃至最终精神失常。
  • 鲁迅没有得过“鲁迅奖”——兼谈三十年文学得与失
  • 一 三十年,对于一个人的年龄来说,不是个小数字。但对于匆匆的岁月之河,似乎就显得微不足道。虽然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甚至是一个人的历史,可我们还是愿意参照它。就中国历史而言,这三十年的波澜壮阔,足以在历史长河中留下鲜明的烙印。
  • 从张爱玲到苏青
  • 当李安以张爱玲一胡兰成情事来演绎《色戒》,当龙应台女士为张爱玲胡兰成“那极其深刻的爱情”而大发感慨时,笔者却认为似乎另有一位他们的同时代人更值得关注,那就是张爱玲的朋友女作家苏青。她的身世比张胡恋还要精彩,也更曲折。
  • 书法
  • 贵妃醉酒
  • 言论
  • 毛泽东在长沙求学期间(1913年至1918年),一连几年的国文教员都是袁仲谦。毛泽东钻研韩愈的文章,改写古文,将袁仲谦批注过的韩愈文集借来,仔细阅读,一一校正,并将书补好。他在1913年10月至12月所写的《讲堂录》,后面部分主要是读韩文的笔记,涉及韩愈的作品,便有《浑州溪堂诗并序》、《猫相乳》、《元和圣德诗并序》、《改葬服仪》、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