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言论
  •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打破了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局面。至此,世界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经济制度和体系,即具有周期性危机的资本主义社会体系和没有周期性危机的社会主义社会体系。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与先进的科学和生产力有着内在的统一,是世界经济相对稳定的基础。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矛盾伴随着科技进步和劳动生产力的提高而不断加深。自1907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后,资本主义世界就始终处于周期性震荡之中。冷战结束以来,资本主义世界又发生了10多次经济危机。
  • 仇县长的九圈套
  • 八点半,县常委会开会,十三个常委无一迟到。按照常委会的规定,开会前常委要把手机交给会议秘书保管。来了电话由秘书先接,除非重大自然灾害、人为政治事件、上级重要指示,秘书才把手机交给本人接听。不属于必须接听的范围,秘书就说领导在开会,会议结束后再打来。这时候,十三个手机按照主人在常委会里的排名,整整齐齐摆在秘书桌前。手机一响,秘书把它的位置一看,就知道它的主人是谁,绝不会送错。当秘书的要是没有这点儿能耐,早让领导踢到基层了。
  • 新官场小说的突破
  • 《仇县长的九圈套》字数不算多,但几个“眸子”却格外抢眼。就是因为它们,这部小说一下子就活泛了,不仅可读,还充满了不同的意味。譬如说仇实雄的九圈套,它是整部小说的灵魂。两万多字的篇幅里,写到九圈套的地方多达17处,它不仅是整部小说情节的烘托点睛之处,也是主题升华的必要道具,更是塑造仇实雄这个人物形象的神来之思。读完小说之后,我曾这样想:
  • 河边的呼唤
  • 那辆桑塔纳到达郑家湾时分,郑青禾老师正在河堤上散步。这年头,像她这种年届不惑又身智健全的人,不是忙着赚钱就是忙着当官,能优哉游哉地在河堤上漫步的实在是凤毛麟角了,怪不得她的同年堂姐郑鹂歌就说她“胸无大志”。奠耳河十分开阔,村头一棵千年老榕,亭亭华盖荫庇了半个村庄,从树下跨出去的箭啸桥,直直地射向对岸。问或有轻舟从桥洞里穿过,河面就泛起细细的涟漪。几只白鹅漂在水面上,气定神闲地好像打坐的智者。
  • 女性的悲鸣
  • 在钱国丹的新作《河边的呼唤》中,三位女性的故事尽管并不离奇曲折,但其中折射的女性的悲剧命运却让人难以释怀。三位女性用自己的智慧、善良与冷漠创造了各自的人生段落。鹂歌,无论从何种角度说,这都是一位命运的操盘手。
  • 深窥历史宿命与现实规则的人生关怀
  • 我十分认同南志刚先生在对先锋小说的代表作家马原作个案研究时的基本理念:文学首先是人的生命与心灵的美学,然后才是技术的美学(参见南志刚《叙述的狂欢和审美的变异》,华夏出版社2006年5月出版)。作为文学创作,钱国丹的《河边的呼鳓.自然要注入自己的艺术心机和技术营构,但我认为,小说叙述的精彩首先来自生命景观及其生命关系的精彩,作家的心灵首先因丰富鲜活的人生世界而颤动,然后才能由生命的美学嬗变升华为心灵的美学。只有当生命的美学与心灵的美学联袂呼唤技术的创造性整合时,
  • 都市灯火白
  • 小七有大号金玉有.其实,小七有既没有金也没有玉。小七有最倒霉的年月是他十三岁时,家里人接二连三地生了怪病,卖猪卖牛,卖粮卖家什,最后卖祖屋卖承包地,还是没保住爹娘哥姐的性命。一家七口人,就落得他和嫂子二人活了下来。村上人都说,小七有命硬。命硬归命硬,但拗不过穷。嫂子改嫁,成了村上醉鬼陈二爷的续弦。小七有从此辍学,年纪小干不了活,就那么东糊一口西糊一口,吃着村上百家饭度了很长一段日子。
  • 无所容于城乡间
  • 小说《都市灯火白》这个故事最引人注目之处在于,它写出了进城打工者的一种普遍精神状态,那就是他们在进城之后,在接受“现代文明”的洗礼之后,既无法完全融入城市的主流生活,但同时再也无法回到传统的农村生活,从而在精神上只能处于一种漂泊无依的状态。小说对这一精神状态有较为出色的把握。此前罗伟章的《我们的路》等小说,也涉及到了这一主题,从不同侧面展现出了进城打工者所处的精神困境。
  • 在爱与恨的边缘摇摆——评小说《都市灯火白》
  • “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乃人生三大不幸,十三岁的小七有猝不及防就与人生的无常和残酷撞了个满怀。一场疾病夺走了他所有的至亲,小七有成了孤儿。乡里人不知他的亲人死于何病,小七有的幸免于难也就背负上了“命硬”克亲的非议。孤苦无依还未成年的小七有所承受的身体与心灵的磨难,柯江先生只用了一个细小的情节就让读者的情感为之震颤。在陈二爷举起的柴刀下,被嫂子紧紧护在怀里的感觉,
  • 门牙
  • 三年前马树德外出打工,临走对新婚妻子说了句温情脉脉且富于诗意的话:亲爱的菊我会在麦花飘香时节回来投入你的怀抱。如果将这话的“水分”晒干,那就是说他会在麦收时回来和老婆一起割麦子。不知错了哪根筋,念书只念到初中的马树德说话总是文绉绉酸溜溜,像个有大学问的人。可从另方面说,他大概算不上个大丈夫,有言“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对菊许下的美丽诺言并没有兑现,麦熟时他没有回乡,在电话里对菊说工程正紧,老板不准假。
  • 乡村诗意的溃散
  • 小说《门牙》将社会“疼痛”的聚集点从楼房林立的都市转移到了破败、凋敝的乡村。如果说作者此前的《泥鳅》(《当代》2002年第3期)所关注的是农民工的城市生活,那么这篇小说所讲述的则是他们“逃离”城市,重新回到乡村后的故事。在这种“归来的叙述”中,城市生活的凄惨与悲切被放置到了幕后,而描写的重心转而朝向原有乡村生活和社会关系的“变局”上,这种空间的转移所彰显的惊悚“变局”具有无限深意,它所揭示的底层现状直指当今乡村社会的症结和痛处。
  • 于无声处且睁眼细看
  • 尤凤伟一向追求所谓“好看”的艺术效果,但他又说要“通过作品完成与读者心灵的对接”,而这——他认为——“才是写作的本质”(《走进现实的迷宫》)。其小说向来在讲故事方面下很大功夫,他的“石门系列”、“抗战系列”等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例子,而他也力求写出人物隐秘幽微矛盾复杂的内心波折,这在小说《门牙》中也有所呈现。但是,《门牙》显然并不是十分“好看”的小说,作者(及叙述者)显然无意营构惊心动魄的情节,
  • 话说“山寨”时代
  • 我有一个很突出的感觉,我们似乎已进入“山寨”时代。用的有“山寨”手机,“山寨”电脑,“山寨”软件,“山寨”游戏机;听的有“山寨”音响,“山寨”歌曲,“山寨”百家讲坛;读的有“山寨”《红楼梦》,“山寨”《水浒》;供人娱乐的有“山寨”明星,“山寨”歌会,“山寨”春晚。还有搞怪“山寨”版“神七”,恶作剧“山寨”版“鸟巢”。
  • 文坛究竟谁缺席?
  • 中国文坛从来就热闹,因为再没文化的中国人都知道李白与杜甫,也会背上一句“床前明月光”,不识字的人也会背几段《百家姓》、《三字经》。记性再不好,忘了自己的爷爷,忘记了皇帝,都不会忘记诗人。读六年书的就知道了屈原,给屈原当皇帝的是哪个爷儿?再读六年书他也不知道。就是读了三六一十八年书的人,他都不一定知道自己爷爷的爸爸叫什么名了,但中国文坛从不缺席关注者,老百姓穷得读不起书,不识字,但文学的情结却人人都有。
  • 文学的双峰并峙正在形成
  • 网络文学经过了十多年的发展,如今已经不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新奇的点缀,也并不是许多人想象中的小众的新的风格实验的策源地,它已经异常深刻地影响了社会公众的阅读生活,同时也在迅速改变人们的阅读习惯。从这个角度上看网络文学的崛起已经成为现实,任何人都不应该对网络文学的发展抱着轻蔑和无视的态度,因为网络文学正在改变整个文学的格局,也提供了新的文化形态。实际上,现在网络文学和传统的纸面文学之间双峰并峙的状态已经逐渐清晰,网络文学具有的生命力已经显现出来。
  • 非文学时代的文学痛苦
  • 痛苦的文学现状文学是痛苦的,也是非常严肃的。文学的痛苦至少有两种,一种就是社会的生态环境对作家带来的痛苦;二是作家思索造成的精神挣扎的痛苦。写作是一种文字表达,它是人类的一种倾诉方式,是一种习惯。文学同样是一种传承,就像一门技艺。既然文学是一种事实的存在,从业人员又很多,研究者也不少,形成了产业和阶层,国家还有机构来管理这些作家和作品,我们可以把它称为一种传统精神劳动方式,一种夕阳产业,一种不太景气的、
  • 郭沫若为“宝玉”“凤姐”诊病
  • 《红楼梦》中有一回,写贾政之妾赵姨娘,因自己不得志,便与马道婆串通,对贾宝玉和王熙凤二人使用魔法。马道婆收了赵姨娘的银两等,便剪出两个纸人,写上宝玉和风姐的生庚年月,又铰了五个青面鬼,用针合钉在一起。随后作法,使贾宝玉和王熙风暴病,几乎死去。最后还是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出现,将贾宝玉身上“宝玉”通灵,好不容易才解救了两人性命。这便是《红楼梦》中的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叔嫂逢五鬼,通灵玉蒙蔽遇双真。”
  • 水映胡杨
  • 《作品与争鸣》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

    主  编:陈合松

    地  址:北京市慈云寺邮局005信箱

    邮政编码:100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32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94/i

    邮发代号:2-314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